镇龙廷
镇龙廷
鱼儿小小 著
完本 · 100.12万字
月票
1
粉丝数
19.26
仙侠 神话修真 热血 穿越
“我不走!”“走得出天牢,走不出天下。”谭四同目光淡然,神情平静。王五眼含热泪:“走得了今晚,我们才有明天。”谭四同笑了:“明天的事,就留给明天的人去做。我今天要做的就是慷慨就义,用我的血去激励世人……”他割破手指,写下诗篇:“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清末民初,王朝末年,列强入侵,有人大声疾呼:“师夷长技以制夷!”有人嘶声呐喊:“我们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学医救不了国,学文也唤不醒世人……这一日,有人练起拳脚,举起刀枪,明悟百家武学,布武天下,强国强种。以鲜血唤醒百姓,以刀枪抵御外侮。唯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演武令》姐妹篇,太极,八卦、形意、八极、咏春、六合、三皇炮锤……看各家武学,与洋枪洋炮血与火的交锋,用血肉之躯,筑出新的长城。PS:作者名下有完本精品小说《演武令》、《都市之国术无双》、《全民武道》……
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坐镇与分身(大结局) · 2022-11-04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别捅了,没死

  滂沱大雨中。

  长街,破碎残缺的青石板上,雨水溅起朵朵白花。

  路旁各色店铺也早早的关上门窗,以防雨水飘进屋内。

  转角处,断壁残垣,乱草杂生,垃圾成堆。

  一个衣着破烂,看不出本来面容的小小身影,瑟缩躲在墙跟底下。

  紧紧捏着拳头,青筋隐现。

  呼吸急促得,像是下一刻就喘不上来。眼睛瞪得滚圆,眨也不眨的看着离自己身前不到十丈的青石板处。

  那里平躺着一动不动,任凭雨水打落的人影。

  透过雨幕望去,那人年纪不大,头上并没有剃出时下最为多见的鼠尾式辫头,反而与洋人所留短发有些相似。

  上身穿着一件大片蓝白色看不出材质的奇怪衣裳,下身漆黑长裤,衬得脚上一双白鞋,在熹微天光之中,白得耀眼。

  “胸前中衣处有大块血迹,一动不动,是个死人吧?”

  “是突然出现的!”

  这人是一道雷打出来的,她绝不会看错。

  ……

  “蹬蹬蹬……”

  脚步声传来。

  少女陡然一惊,缩了缩脑袋,小小身形往阴影处躲得更深一些,探头望过去。

  长街尽头,一个灰衣男子跌跌撞撞的跑过,嘴里还大着舌头骂骂咧咧。

  这人尖嘴猴腮,眼神迷离,显然是个酒鬼。

  这样的人,对她有些危险。

  尤其天要黑了,又是下雨天,街上没有行人……能躲就躲着点。

  “咦!”

  酒鬼跑着跑着,突然就停下脚步。

  缓缓走近那街心躺着的人影身边,弯下腰搜了搜身,骂了一声“晦气”,就开始剥下躺着那人的蓝白衣服。

  衣服形质怪异了点,能看出质量还是挺好的。

  脱了衣服,酒鬼把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呵呵笑了两声,十分满意。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穿得露脚趾、断了后梆的布鞋,又盯上了躺在地上那人十分漂亮的白鞋。

  三下两下踢开脚上烂布鞋,换上白鞋,酒鬼还不满意,又伸手摸到了那人的腰间。

  “裤子也很好,丝质的,滑……”

  手上一紧,没脱下来。

  “裤子……不能脱!”

  酒鬼心里一惊,耳中就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来,就见这躺着的年轻人已经睁开眼睛,一双手虚弱的扯在腰间裤带之上。

  “哈!”

  这人还活着。

  酒鬼被吓得一个倒仰,随即回过神来,怒道:“爷拿你这穷鬼一点衣服是看得起你,要死就死透,还炸尸作甚?”

  说着话,眼中就闪出凶光,伸手掐住对方的脖子,狠狠往下压:“老子帮你一把,早死早投胎。”

  废园墙根处少女乞丐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半站起身体,又缩了回去,眼里的水光转来转去……

  还没等她决定,是不是鼓起胆子冲出?躺在地上的年轻人突然动了,从身旁猛地掀起半块石板,砸了过去。

  咣……

  隔着十丈远,都能听到沉闷响声。

  酒鬼惨叫一声,头上血光迸开,向旁摔倒,溅起大片雨水。

  挣扎着再爬起来,回头看了眼重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眼中就有了惊恐之色……

  再也不敢靠近,跌跌撞撞捂着脑袋,去得远了。

  少女乞丐又纠结了一阵,拿起一根木棍,蹑手蹑脚的靠近那躺着的年轻人,勾着腰远远的拿着木棍碰了碰那人的脚。

  好一会没动了。

  “别捅了,没死。”

  张坤费力睁开眼睛,看着这個胆怯得如鹌鹑般的小乞丐。

  “我先前……”

  少女乞丐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中就有些羞愧:“我先前不是故意……”

  “明白,你不出声是对的。”

  小乞丐身材如同豆芽,稍显瘦弱,依稀能从眉眼间看出,容颜清丽。

  这种少女,别说只是破衣烂衫,脸上故意抹了一些黑灰,就算只是露出一双眼睛,也能勾起某些人的犯罪思想。

  何况,那露出来的手臂,还是雪一般白。

  这家伙做乞丐绝不超过十天。

  张坤此时呼吸都困难,目光在少女面上停留了一瞬,就扫视四周……

  看着这人这景,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很不对劲。

  自己似乎是已经走进了书本。

  古老,陈旧,有着浓浓的历史气息。

  胸口心肺处一阵阵绞痛,内脏受了重伤,绝不是假的。

  “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明白,自己可能是胸骨断了。

  刚刚鼓起余力,拿石板敲打那人的时候,断骨头还戳到了内脏……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雨水打在脸上,就更显寒凉刺骨。

  让人清醒的同时,又有着极深的绝望。

  张坤知道,自己是真的已经不再处身于原本的世界。

  前一刻,还在江城第二中学高三五班、窗明几亮的课室里上课来着。

  回过神,就到了此处古色古香的街道。

  老式的房子,破烂的街道……

  砖瓦矮房,柴门古幡,以及眼前的小乞丐,还有先前的酒鬼。

  关键是,他还一眼就看清了,那酒鬼脑袋后面,可笑的金钱鼠尾辫……

  这是?

  张坤隐隐有了猜测。

  “老头子给我取的这个名字,其实用处不大。”

  “他说我很小就脾气火爆,还不会爬就开始挥着拳头,抢夺双胞胎妹妹的奶水。一不小心,就能把妹妹揍得脸肿,是典型的火气太旺,阳刚之气大盛,得取个阴柔点的名字……”

  “以坤为名,阴柔一些,却也压不住天生的爆脾气……

  所以,当平静的课堂,几只绿皮怪物破窗冲进来开始啃咬扑击同学们的时候,其他人包括老师都是第一时间选择尖声逃跑。

  趁着那狰狞的怪物吞吃同桌女生的时候,我拿着一支钢笔,捅进了怪物眼珠。并且,还绞了几绞,当场就捅死了一只怪物……”

  “网上流传的那些小道消息,比如发现空间裂缝之类的传闻,是真的?”

  这些问题,注定是得不到解答……

  此处明显已经不是江城,也不是第二中学。

  “当时那头被我捅死的怪物,临死之前挥臂反击之时,血光之中,有一道光芒扑入我的眉心……”

  想到这,张坤强行忍住心肺处的疼痛,注意力转移到额头处。

  眼前微微一花,就看到一个半透明闪着丝丝金光的方框,有着一些字迹。

  【姓名:张坤】

  【天赋:血勇】

  【年龄:17】

  【体质:10】

  【敏捷:11】

  【精神:10】

  【武学:散打(入门)】

  【技能:语言(入门)、数学(入门)、英语(入门),物理(入门)……书法(入门),绘画(入门)、乒乓球(入门)】

  龙气:0

  虚空之门:(回归0.1%)

  这属性栏,好有即视感,还有天赋……

  呵呵!

  看这样子,虚空之门,还有打开的机会,有回归的希望。

  想着还能回归,张坤心脏“砰砰”狂跳起来。

  没猜错的话,获得龙气,应该可以提升身体素质,并且提升技能……

  甚至,打开虚空之门。

  胸腹处又是一阵绞痛传来,身体皮肤竟然有了丝丝灼热痛感……

  张坤眼前发黑。

  “受了重伤,又淋着雨,感觉是还发烧了。如果真的是青朝末年……我太难了。”

  想到有可能会死,张坤只是微微有些难受和担忧,心里竟然没有那么多的恐惧。

  在那个世界,父母会很伤心吧……

  小妹就在隔壁班,她一向腿长跑步厉害,应该能跑出学校。

  不过,江城地界如果真的如小道消息所说的那般,开了虚空裂缝,连学校都进了怪物,可能处处都不安全……

  大哥去了外省读大学,应该能逃过这一劫。

  正灰心间,耳中听到细细紧促的呼吸声……

  刚刚这么一会,他自顾想着自己的心事,却没注意到,那少女乞丐已经连扛带拖的,把自己从街心挪到了一处矮檐斜墙之下,挡住了雨水淋头。

  少女拿脏兮兮的衣袖抹了一把额头,抹得脸上黑糊一片,甩去一片水滴,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

  显然,移动一个百三十斤上下的男人,对她来说,很不轻松。

  细细的喘了好一会,少女乞丐端容凝眉,伸出三根葱白手指,中指微屈,搭在张坤的左手腕上,侧首感应着,过了一会,就摇头叹息。

  “竟然是在搭脉,她难道还会医术?”

  张坤眼神微动。

第一章 别捅了,没死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