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大晋国运昌隆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天道今天不上班在线阅读

天道今天不上班

仙侠 / 幻想修仙

24.9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无论是环境的刺激,还是物质的侵蚀,无论是能量的伤害,还是概念的规则。一旦威胁生命,祂会迅速免疫,一旦伤害身体,祂会快速进化。此为绝对适应。在这如炼狱般的乱世里,妖怪见了要吃祂,仙人见了想炼丹。祂是世界上最好的天材地宝,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鼎炉。然而道术、法宝、符箓、神兵、真火、雷劫、死光、杀阵……种种一切杀不死祂的东西,都会使祂变得更加强大。……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风逝_流年.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仆谓懿.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风间花音.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一念永恒在线阅读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  唯我念……永恒  这是耳根继《仙逆》《求魔》《我欲封天》后,创作的第四部长篇小说《一念永恒》
耳根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蛇得道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重生白蛇四处种地的故事。 冬眠醒来妖皇陨落,妖域破损,但这和我一条混吃等死的种地小蛇妖有什么关系。
白蛇仙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星空最强大圣在线阅读
夜晚的星空多美好。  那颗水蓝色的大星总也看不够。  何时才能再次踏上那方土地啊!  超脱、唯有超脱!  修仙世界多繁华,  怎比家乡情味浓。  为了回家,  我要超脱!
紫雨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道空间在线阅读
新书《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已经发布,欢迎新老书友前来阅读!  一个父母双亡的穷小子,偶得一神秘空间,踏上修仙大道,从此种灵草,炼仙丹,开商铺,练军阵,建立仙国……  本文为修仙种田,凡人流。  书友群:815190609
刘周平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山我作主在线阅读
师父闭关去了,现在千里仙山都由陈景来作主。 一个穿越者,带着宠物们,一步步建造出想象中的乐园,并顺手拯救了修仙界的故事。 种田,宠物,经营,养成,穿越,单女主,无系统,日常文
五龙海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道祖是克苏鲁在线阅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嗯,说不定还有个‘名’,叫孕育万子千孙的森之黑山羊,呵呵……” “我悟道了!我悟道了! 嚯嚯嚯哈哈哈哈嘎——嘎——嘎——!!!” 看着裂开头颅,撕裂肋骨,化出肉翅,飞上天空的道友, 李凡心有余悸得停止了今日的讲道。 “唉,道德经不能瞎讲了,又给整疯了一个……”
板斧战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道剑阁在线阅读
(仙侠经典、这个九月,逆天而行) 天材地宝、福缘悟道、因果转生、地煞天罡; 这千般法术,万般大道; 吾虽一剑,也亦求长生。 …… 这是一个剑仙当立,拔剑可斩九重天的世界。 此时,仙魔争锋,仙道世界,已去其三……
仙先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这个武夫好凶猛在线阅读
天日煌煌,人间苦难。 曹武夫横空出世。 拳上能立人,臂上能走马。 他只想做一个安静、低调、有内涵的老实人。 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面对漫天高手,曹武夫微微一笑。 “我只想打死各位,或者被各位打死。 ———————————————— 书友群号:522021855
山南路北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抱剑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的故事。江湖,庙堂,世外,当一人抱剑而行走入这些浊浊大世后,一切,就都变了。无论是仗剑醉酒,鲜衣怒马的江湖,还是魑魅魍魉,鬼怪神谈的传说,或是震古烁今,传颂千载的绝唱,我都曾走过,见过,杀过…… …… “人活天地间,如何得逍遥?” “不过……道在人为罢了……” …… …… 《本书无限流。》
梦入秋水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天道今天不上班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大晋国运昌隆

  神州,大晋皇朝,太熙元年正月十九。

  河洛之地寒风呼啸,大雪覆地三尺。

  然而皇都城外一处豪门庄园中,却有流光萦绕,溪水穿流其间。

  乃至桃花灼灼,柳丝袅袅,楼阁亭树交辉掩映,蝴蝶翩跃飞舞于花间,一派鸟鸣幽林,鱼跃荷塘的美景。

  庄外寒风大雪,竟然丝毫没有波及园内!

  抬起头,可见一片晴空,空气中甚至有微微暖风,好似正值阳春三月。

  “石翁,你这金谷园果然美妙!”

  “我只道这‘金谷春晴’被誉为洛阳八景之一,为人传诵,当在阳春三月风和日暖的时候,方能得见。却没曾想,如今这时节也能见到!”

  说话的是园内一名貌之不恭的贵公子,其面白如凝脂,脸颊敷着金粉,眼眉描妆泛紫,佩戴玉萝香囊,浑身散发着醉人的熏香。

  他穿着单薄,衫领敞开,袒露胸怀,正斜倚在几案前赏雪,手持金樽痛饮,神态微醺。

  而在他对面,有一名神情威猛须发花白的锦衣老人,正伸出那戴满金玉的手,把玩一株四尺高的珊瑚树。

  老人姓石名宠,乃大晋朝开国元勋石苞之子,官拜九卿卫尉,世袭修武县侯,食邑万户,曾任荆州刺史而劫掠商户大发横财,又兼善于钻营,时至今日富可敌国。

  他这金谷园,不过是诸多别院之一,但最为豪奢!

  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乃是依河洛之地的山形水势筑园建馆,又挖湖开塘,引渠通流,使得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

  又用绢绸围障,花椒图墙,金玉装树!

  还去西域、南洋换回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贵重物品,把园内的屋宇装饰的金碧辉煌,胜于宫阙。

  大晋朝奢靡之风盛行,而石宠当属第一。

  “老夫的小园不过是世间俗物罢了,也就是以万斤赤石脂,求得终南山张仙人为老夫设计了这套金谷春晴阵。”

  “此阵以十二万九千六百粒金谷所布,暗合乾元星斗,才保得园内四季如春!”

  石宠嘴上谦虚,然眼中含有自得之色。

  他习惯性地夸耀炫富,仿佛万斤赤石脂、十二万金谷皆不值一提似的,可忽然反应过来眼前乃得道高士,荆州紫盖山的公羽真人,琅琊王氏出身,为当世显赫望族。

  自己富甲天下的家当,或许在‘公子羽’得道以前,能够炫耀。

  但凡俗有别,对方身具‘上上品’仙骨,师承东海蓬莱仙宗,后来更是机缘巧合,得到一处天然无主小洞天,以三十载道行便踏入‘得道境’,吸风饮露,水火辟易,乃为世间少有的天才。

  恐怕其游诸名山,踏行海外,天地间的奇珍唾手可得,哪像自己,还要豪掷金钱,四处求购。

  想到对方还是自己的晚辈,石宠心中微酸,当即又道:“唉,区区玩物,何足道哉!哪及得上真人的‘紫玄洞天’之神妙?”

  “真人若爱此景,可于园中常住。老夫奴仆逾万,足以伺候真人上下。”

  公子羽哈哈大笑:“那张吉莲可是与石翁有仇?亦或是你在哪得罪了他?”

  石宠茫然:“张仙人与我河内石家,乃是世交,老夫有一族孙便拜入张仙人座下,不曾有得罪……唔,还请真人明言,可是这阵法有何差池?”

  公子羽一笑,饮尽杯中酒,胸口散发着阵阵热气。

  旁边当即有美艳的侍女含香上前,持金壶倒酒,琼浆落入杯中,发出轻盈悦耳之音。

  忽然,公子羽眼中迸发青光,直射于空。

  霎时间,地涌金谷,共计十二万九千六百粒,皆散发金光,浮现空中。

  “呀!”

  公子羽忽然作法显现阵图,那倒酒美人吓了一跳,手一抖,琼浆洒出,沾上了公子羽那纤纤玉手。

  美人的小脸瞬间煞白,浑身都在颤抖着,牙齿不断的碰撞在一起。

  公子羽并不在意,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随手泼掉了酒,将金樽放回案上,不再喝了。

  手上沾的酒水也在不经意间,化为热气升腾不见。

  公子羽玩世不恭道:“石翁,那张吉莲精于阵法,岂会犯这样的错误?必是故意为之啊……”

  石宠瞥了眼不远处的侍卫,随后口中应道:“哦?什么错误?请真人明示。”

  虽然什么命令都没传达,但侍卫心领神会,轻轻上前,拖走了腿脚已经发软的美人。

  那美人直到拖出门外,才敢向侍卫出声求饶,梨花带雨,哀婉之色令人生怜。

  但侍卫什么也没说,抽出匕首刺进美人心口,转了半圈拔出,随后熟练地用白绢布擦拭血迹。

  又招来两名奴仆把尸体拖走,面色如常地看向门外等待的数十名美婢。

  每当石宠宴请宾客,必令众多美人轮流倒酒,好让宾客每饮一杯,都能看到不同的风情。

  “下一个。”

  听到侍卫冷冰冰的话,数十名美婢皆瑟瑟发抖,为首一女子颤声道:“那仙人与翁主商谈大事,已不饮了……”

  侍卫依旧道:“翁主没说停。”

  那女子没办法,面色凄苦地捧起酒壶。

  见侍卫忽然掏出匕首,女子连忙反应过来,整理表情,换上笑颜,莲步而出。

  然而公子羽确实不饮了,他右手撑着下巴,左手指天道:“我不懂阵法,可也知此阵无须如此麻烦!竟要仿造整套乾元星斗图?他洞府的大阵也不过如此了吧?”

  “想要四季如春,大约只要其中的苍龙宿,甚至只要‘见龙在田’之象即可,三百二十四粒金谷足以布阵。”

  “当然,以石翁之富,定然是不在意些许靡费。”

  石宠飒然一笑:“原来如此,不当紧!”

  “十二万与三百,又有何区别?”

  石宠的财产如沧海之大,宏丽室宇连绵如山,良田以万顷计,后房的上千姬妾,都穿着刺绣精美无双的锦缎,身上装饰着璀璨夺目的珍珠美玉宝石。

  凡天下美妙的丝竹音乐都进了他的耳朵,凡水陆上的珍禽异兽都进了他的厨房。生平奢侈无度,已成习惯,哪里在意是不是只要三百金谷就能布阵这种小事?

  如果当初张仙人有和他说明,那以他的性格,反而会舍弃省力方案,故意选择用途一样,但更加宏大的阵图。

  公子羽紧接着说道:“但问题在于,阵眼不在这……所谓阵法首重于变化!阵主可操控自如,运转阵势,变化万方才行,否则与画地为牢的结界何异?”

  “咦?”石宠心头一惊,他确实不能操纵阵势,甚至都不能关闭。

  这阵法自布下以来,就不需要任何人控制,每年端午张仙人都会派一名童子前来,补充阵势里的法力,以此维持四季如春,至于其它,从未和他提及过。

  “原来可以运转变化的才叫阵法吗?阵眼不在这?所以这金谷春晴阵,阵主不是老夫,还是那张仙人?”石宠这才感觉到自己受骗了。

  他花了万斤赤石脂请张仙人布阵,又靡费巨大,凑齐了布阵所需的材料。

  到头来,这阵法还掌握在别人手中?亏他每年还好吃好喝宴请那童子,又以灵芝、云母、真珠、白玉酬谢,合着人家是在维缮自己的阵法?

  石宠并不在意这些花费,可张仙人什么也没告诉他,就是纯把他当冤大头。

  而且明明只要见龙在田之象,却构建了整套乾元星斗图,是否别有他用?暗藏玄机?

  石宠一时间想了很多,但公子羽也没有过多解释,石宠求问这到底是什么阵,公子羽也只说:我不懂阵法。

  “这张吉莲好不要脸,他若早说,些许财货老夫送他又如何?哼!汝南张氏不过如此。”石宠心里不爽,嘴上对那张仙人再无恭敬。

  那张仙人道行虽深,但论门第也不过是‘中上’品级,差他远矣!

  想到这,石宠极为心酸,正所谓玄士无庶民,仙者无寒门,自己堂堂上品门第的俊才,怎么就没有仙骨呢?

  公子羽淡淡一笑:“张吉莲区区中上门第,小家子气,石翁不必气恼,我游历名山,遍访洞宫,终有一日会去那终南山玄德洞天,与太白峰三大真人论道,届时为石翁讨回阵眼便是。”

  “哎呀,太好不过!那张吉莲就是欺我不通道术,往来无玄士啊!如今有真人在,看谁还敢小瞧老夫!”石宠连忙站起身来,夺走美人所手捧的酒壶,亲自为公子羽倒酒。

  这让新进来的美人,眼角含泪,暗松了一口气。

  就在二人谈话之间,侍卫已然连杀二女,她是第三个进来的!

  如今石宠亲自倒酒,就没她什么事了,可以安然退下了。

  公子羽瞥了眼这杯酒,没有饮。

  只是说道:“石翁虽不通道术,却是富甲天下,便连玄门也羡慕啊。采服丹炼靡费巨大,那张吉莲供养不起,眼看寿元将尽,还没有踏入得道境,怕是急了……这才哄骗石翁。”

  “而以石翁之富,若是自己修行,有生之年踏入得道境,也不是不可能啊。”

  石宠心里一顿,公子羽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他要是能修仙,他还在这?

  可紧接着又想到,他石宠没有仙骨,士林皆知!公子羽不可能不知道,此刻故意提及……难道没有仙骨也能修行?

  想到这,石宠对于长生的欲望更加炽热到了极点。他钻营一生,富可敌国,到头来还不是归土之人?

  他河内石家乃当世豪族,若论财富,就连皇室都比不上!奈何只从上一代人开始崛起,属于开国新贵,这一代没有仙骨。

  小辈中倒是有,可还都是不争气的,出去与人谈论玄学,只惹得贻笑大方。石家虽为上品门阀,却没出过有道真修。

  如今好不容易搭上个说话爽利的,无论如何也要把握机会。

  “还请真人明示,老夫没有仙骨,如何修行?”石宠将酒杯敬上。

  公子羽一副喝醉了的样子,飒然一笑:“石翁虽出身名门,奈何天道不眷,亦如我父,生而没有仙骨。但世间总有些奇异,可另辟蹊径!晚辈则刚好……”

  说到这,他打了个酒嗝。

  石宠听得心砰砰直跳,可公子羽却不往下说了。

  意识到对方是要好处呢,石宠连忙堆笑道:“那张吉莲收了老夫如此多的宝货,却不曾有过半点指教。不像真人,短短半日就令老夫受益匪浅,实乃有道真修。”

  “若早结识真人,老夫囤积的灵芝、云母、雄黄、宝玉、金银、真珠、草药、丹砂、松脂……岂会便宜他了?”

  他这是暗示自己的修行资源应有尽有,请公子羽深入指点一下。

  然而公子羽不为所动,伸了个懒腰:“求仙之道,无外乎采服、炼炁,其余杂修外道皆不足道。我与那张吉莲,虽然同为采服丹术之士,但他重于‘服’,而我重于‘采’……”

  石宠并非完全不懂玄学,当即明白公子羽精于阴阳采补之术,不禁眼睛一亮,拍手大笑:“这好说!”

  他马上下令,将金谷园内的姬妾招来,不仅如此,还派人从别院运送。

  不多时,院内莺莺燕燕,就已经聚集了三百余名美人,皆绫罗绸缎,宝石璀璨,院外更是站着数不尽的侍女。

  “老夫有姬妾美婢者千余人,真人不必客气!”

  公子羽打量了一番,却是不急道:“晚辈已得道,如此庸脂俗粉与我修为无甚补益。”

  石宠错愕,他明明看到公子羽想要,结果却拒绝了?

  紧接着又见公子羽表情微醺地说:“我修炼采补之术已达化境,出身卑贱之人再无用了,需得以修士为鼎炉方可有所突破,退而求其次,有仙骨之人亦可。”

  石宠骇然,哪一位修士不是出自名门望族?只有出身世家门阀的贵族才可能‘命属生星’、‘玉骨天成’,具有修仙的资质,这就叫做仙骨。

  朝廷按照家族出身,把士人门阀分为九个等级: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当提升官员品级或者选拔新的官员时,均按照这九个等级安排。

  其中上品无寒门,下品无望族。

  修仙之姿亦然,至少得是士族,且传袭三代才可能滋生仙骨,这就叫跟脚!

  他河内石家,乃是‘上中’的豪族,这些年来虽然没有出过知名的修仙者,但有仙骨之人倒是不少!

  “老夫族中贵女……”石宠低声呢喃。

  他们石家贵族女,也不是谁都能娶的,以后都是要嫁给一流门阀子弟,就连嫁到‘上下’品级的家族,都算是下嫁了。

  公子羽出身琅琊王氏,乃是当世第一望族,又是得道高士,嫁给他算是高攀,做妾也没问题,可是当鼎炉……

  石宠挥挥手,让下人们都退下,不多时院内只剩下他与公子羽。

  只见他开门见山道:“不知真人,需要多少?”

  石宠也算是豁出去了,仙骨之人都是各个家族的宝贝疙瘩,他还能上哪弄?只能凭着族长的权威,从自家里出人。

  人少还好说,从家族的旁支里选几名出来就行了。

  怎料公子羽张口说了个数字,差点把他气炸。

  “第一批,先十五人吧。”

  石宠脑袋嗡嗡的,石家有仙骨的人总共就这么多!

  能精准说出这个数字,公子羽是有备而来!难怪他邀请那么多修仙者,只有公子羽爽快答应了。

  “真人说笑了,老夫族中有仙骨的贵女,仅仅六人……”石宠说着,忽然僵住,难道……

  公子羽果然说道:“我没说不要男人。”

  “哈!”石宠几乎就要拍案而起!

  他只觉得公子羽欺人太甚,张吉莲也就要了他一些财物,他富可敌国,无所谓。没想到这公羽真人,竟是来要人的!

  真当他是再世孟尝君,什么都可以送人不成?还男女不限?还只是第一批?

  他深得皇帝喜爱,就算是琅琊王氏的族长王恺在此,也不能对他如此无礼,一个小辈,安敢放肆!

  此事传扬出去,必遭士林唾弃,修仙者又怎样?不要脸了吗?

  眼见石宠暴怒,公子羽却十分淡定:“族中无论出多少修士,都不如自己长生要来的快意啊……”

  石宠心里砰砰直跳,压抑住了火气。

  他想结交修仙者,本不指望自己能修行,只求能买到延年益寿的丹药。

  但他也知道,这样的丹药极其难练,都是各个世家内部消化了。

  而且非修道者服用,效果极差,药力大多浪费,甚至还有凡人吃了暴毙的情况,根本不存在凡人也能长生的丹药。这也是自秦皇汉武以来,皇帝皆求不得长生的原因。

  若想长生久视,寿与天齐,唯有自己入道!

  可没有仙骨,就肯定不能修仙,如今公子羽竟然说他有办法,石宠隐隐感觉,这可能是此生仅有的机会!

  人间富贵他已经享尽了!只要他自己能修道,能长生,家族什么的真的那么重要吗?

  而且也并非一定要自家出人,别人家的也可以啊,一些三流门第,乃至寒门士族,也不乏会有仙骨之人……他想尽办法,用尽手段,也不是不能把这些鼎炉凑齐!

  “请问真人,到底何为另辟蹊径……”石宠耐下性子询问。

  公子羽飒然一笑,终于说了:“我于道中得一理,理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能成后天仙骨,名曰‘借运’。”

  石宠大喜,后天仙骨?还有这种好事?闻所未闻!

  “借运?借他人气运而成己身?若真人助老夫入道,十五名仙骨鼎炉,老夫……一定奉上!”石宠果断答应。

  公子羽半张着眼眸:“此术逆天,代价奇大,而且借运,非借他人气运……”

  石宠愣了:“不是他人气运?那是借什么?”

  公子羽吐出两个字:“国运!”

  石宠懵了,好家伙,直接朝国运下手?

  不是说修仙者都畏惧皇气、红尘火之类的看不见的东西吗?怎么竟还能夺国运?这不玄学!

  石宠感觉有些不对,忽然想到一点,问道:“真人的叔父王恺亦无仙骨,为何不以这夺运之术,助其入道?”

  公子羽解释道:“此术晚辈受限于皇气而无法施展,还需石翁襄助啊。”

  石宠想到自己身为外戚内臣,难道说……此术要在宫中做手脚?洛阳宫中,有三朝皇气加护,修仙者当然不敢妄为。

  “石翁不必忧心,此术他人或许难办到,但对石翁来说易尔!石翁棋艺高超,又得陛下恩宠……只需持我棋盘入宫与陛下手谈一局而胜之,即可得大晋国运。胜得目数越多,则得之越盛。石翁携气运而归,我自有办法令石翁入道!”公子羽所言,令石宠茫然。

  原来不是在宫中动手脚,而是和皇帝下棋?

  这是什么法术?手谈一局便夺国运?

  他虽然不通道术,可因为仰慕修仙,也常谈玄论道。这种妙术,有点太不玄学了!

  又或者是……太过于玄学了?

  毕竟自己只是粗通一二玄学,想必是这借夺国运之术太过奥妙的缘故,他不懂也正常。

  石宠定了定神,问道:“大晋国运被夺,会如何?”

  当朝与世家门阀共天下,他当然不希望大晋国动荡。如今几个皇子都不咋地,不是年幼就是痴呆……可别来个二世而亡……

  公子羽哈哈大笑:“石翁莫慌!是借,而非夺!”

  “大晋朝立国二十余年!一统天下甚至不到十年!当今开国之君还在世,正值国运鼎盛。”

  “我等借走一二,无伤大雅,无非是让即将到来的盛世,稍微平淡一些罢了。”

  石宠一想也是,乱世刚刚结束,当朝又有九品之制以世家名门治天下,可谓众正盈朝,未来必然大兴!

  如此鼎盛的国运,稍微借他一点又怎么了嘛?

  反正这个度把握在他手中,下棋时稍微赢得小一点,少借一点国运就是!这种事只有他能做,毕竟皇帝只爱与他下棋,也只有他能让皇帝赢得刚刚好……到时候反过来,他自己侥幸赢一点就是。

  皇帝输了不开心又如何?他能修仙了还管这个?

  石宠越想越激动,心情大好,亢奋道:“真人放心,此事包在老夫身上,且还请真人在园内住下,鼎炉必不会少,给老夫一些时间,定能凑齐!”

  “嗯……这些庸脂俗粉暂时还请真人将就一二,这可是老夫心爱的姬妾,绝非一般。”

  公子羽好奇地问:“哦?哪个?”

  石宠指着院内的一大群:“这三百名都是!”

  公子羽乐了,全都是心爱的姬妾?

  “此三百美姬乃老夫从天南海北收罗,精挑细选的美人,不乏从塞外、西域来的胡姬……”

  “一律穿着锦绣,艳丽夺目,日夜熏香。又请名师指导,精通音律,歌舞曼妙,善咏诗词……”

  “养在后院,给她们系玉龙配,戴金凤钗,穿百鸟服,命其在老夫床榻之侧昼夜歌舞,声色相接,交替轮转,一年四季旋舞不休!称为‘恒舞’!”

  “每次老夫有所召幸,不呼姓名,只听佩声看钗色。佩声轻的居前,钗色艳的在后,次第而进。”

  “行欢之后,又洒沉香屑于象牙床,让所宠爱的姬妾踏在上面,没有留下脚印的赐真珠一百粒,若留下了脚印,就让她们节制饮食,以使细骨轻躯……”

  石宠洋洋洒洒,如数家珍。

  这下子,就连出身高贵的公子羽,都不禁动容,拍案赞道:“好一个恒舞!石翁雅兴!”

  “往古之时,黄帝有圣德,九星辉耀,于是御女三千,乘龙而去。少昊有圣德,百鸟来朝,于是凤鸟自鸣,鸾鸟自舞……”

  “当今之世,虽不见鸾凤,然石翁以美人为鸟,听玉石之音以为凤鸣,赏众女之旋以为鸾舞……意象古圣人之礼乐,情趣旷达!”

  石宠得意大笑:“真乃老夫知音也!”

  “此恒舞昼夜不息,天长日久,老夫已成习惯,若无恒舞,几乎睡不着觉啊!但无妨!真人喜欢,可任意享用。”

  公子羽却淡淡一笑:“然而石翁意境深远,却不知神仙礼乐!”

  石宠连忙倒酒:“愿闻其详!”

  公子羽再次痛饮一壶,好似已经醉了,任由酒水流撒自身,放浪形骸道:“一年四季旋舞不休,太过单调!”

  “伏羲以俪皮为礼,作瑟以为乐,名曰《立基》,当为春之舞!”

  “黄帝使伶伦伐竹于昆溪,斩而作笛,吹作凤鸣,名曰《咸池》,当为夏之舞!”

  “炎帝乃命刑天作扶犁之乐,制《丰年》之咏,当为秋之舞!”

  “惟天之合,正风乃行,其音若熙熙凄凄锵锵。帝颛顼好其音,乃令飞龙作乐,效八风之音,命之曰《承云》,当为冬之舞!”

  公子羽声似洪钟,气势磅礴。

  石宠初听起来感到惊惧,再听下去心神又逐步松弛,再往后听却又感到迷惑不解,最后神情恍惚无知无识,不知所措。

  待他回过神来,竟见有清白之气如大风雪般飞舞于空。

  顺应着公子羽的话语,排列成八个大字,刹那间又金光闪闪,正是《立基》、《咸池》、《丰年》、《承云》!

  冥冥中,似乎已经听到了来自上古的神乐!

  石宠感慨万千:“老夫享人间富贵,不知仙人之乐。”

  “此神乐皆上古圣德之君所作,至今早已失传,还请真人传下!”

  公子羽听了,淡淡点头,挥手间取出四块宝玉,那八个大字立刻遁入其中。

  他说道:“也好,大晋国运昌隆,立国二十载,正值盛世……盛世当歌,我便留宿金谷园,传授上古礼乐于三千玉女,以全石翁恒舞之乐,成就一番风雅故事!”

  石宠心里微微一愣:什么?三千?还是玉女?也罢,三百与三千又有何区别!

  他欣然笑道:“真人安心住下,老夫两日之内,必集三千玉女,向真人学习神仙礼乐!效上古圣德之风!”

  “大善!”公子羽哈哈一笑,从怀里摸出两颗冰润如玉的丹药塞入口中。

  霎时间,身腾热浪,气焰如蒸,他摇摇晃晃,头顶青烟缥缈,恍若仙人。

  之后,一连十日,园中歌舞不休,琴瑟和弦,觥筹交错,日夜笙歌,昼夜都有凤鸟高鸣声传出,外人皆道金谷园仙人在卧,士林闻之,拜访者络绎不绝。

  时年,北地大雪连绵,饥寒冻毙者无数,青州人食人。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