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嵇苏的悲惨人生

嵇苏的悲惨人生在线阅读

嵇苏的悲惨人生

阖昙

悬疑·侦探推理·16.9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6-18 22:10

顾月潭原是蠡浦市优秀的刑警队长。由于一次行动意外,被免去职务,自此成了警校的一名教师。茆薇是晏州市的一名出色的刑警,在一次出任务时,发现一件蹊跷的案件,本市市民在爬山途中被毒蜘蛛咬伤后中毒身亡,毒蜘蛛来自于晏州市著名药企明瑞生物研究所。这次事件虽然离奇,却又找不出人为谋杀的痕迹,最后不了了之。一个星期后,当死者的妻子在家上吊自杀后,茆薇敏锐地察觉到这两桩事故并不简单。她找到了顾月潭合力侦办此案。两人协力合作,破开重重迷雾,一步步接近真相······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东边,太阳正在缓缓地升高,阳光穿过雁居岭上空层层薄雾,照射在树林里,岭上遍布香樟、枫树、石楠······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树林中传来声声鸟鸣,此刻黑夜早已隐去,破晓的晨光唤醒了万物的生灵。

  雁居岭东面有一条山路,蜿蜒曲折,直通山顶,山路狭窄,只能容纳两辆小车并排而行。雁居岭的山顶分为南北两块,南边是观景台,北边是晏州市著名药企明瑞生物的研究所。

  就五月底而言,这个早晨要算是凉爽的。

  此时,在岭间的山路上,两名男子手持登山杖正在缓步上山,看样子应该是晨起上观景台健身的人。两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走在前面的老者头戴鸭舌帽,体魄强健,看上去像个登山运动员;跟在他后面的老者头发有些花白,身材发福,他正勉力跟随着同伴的步伐。

  两人的距离正在逐渐拉大。

  后面的老者实在走不动了,开始不停喘气,他用绑在手腕上的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看了看前面的同伴丝毫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心中不免有些埋怨。

  又坚持走了一阵,他的眼睛忽然一亮。

  “老史···停下来歇歇吧?”

  前面的老者抬头看了下四周,回过头来,笑了笑,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屑,“我说义成,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长进?每次爬山爬到这里就要停下来歇歇,你就不能一口气爬到山顶吗?”

  “你···你是不是···要我老命啊?我···我那像你,你···天天山上山下地爬来爬去···早习惯了,我可没有你那份耐力。”义成喘着粗气跟了上来。

  看着义成气喘吁吁的样子,老史一脸无奈,“行了,那就歇会吧。”

  一听到这话,义成一脸喜色,露齿一笑,屁颠颠地向一棵大松树跑去,大松树下有块岩石,坐在上面大小正合适,这也是义成每趟上山必定在此休息的所在。

  看着义成坐在岩石上一副舒畅的样子,摇了摇头,老史并没有找地方坐下,而是在一旁做起来拉伸运动。

  这里是半山腰,山路一边是悬崖,能看到山下的高楼大厦,另一边是树林,树林里偶尔传出鸟鸣声,伴随着些许微风,呼吸着清凉的空气,两人在此享受着这静谧的清晨时光。

  “义成,你这退下了也有一年多了,平时除了和我一起爬爬山,也就整天窝在家里,没什么事做,你要不要和你老伴一起跟我们报个旅游团好好出去玩玩啊?”老史蹲在地上拉伸着腿部肌肉。

  此时的义成将手腕上的毛巾解了下来当作了扇子,不停地扇动着。他摆了摆手,“别,你就让我安安心心地在家待着吧,我老胳膊老腿了,爬个山都费劲,让我跟你们去外面瞎转悠,万一弄出个意外,我这今后不得一直躺病床上。”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突然驶过,扬起了一阵灰尘,车子向山顶驶去,看车身上“明瑞生物”的标记应该是去山顶北边的。

  被这突如其来的汽车打断了老史的笑声,他的嘴里被呛了口灰尘,连声咳嗽起来。

  义成将毛巾搁在岩石上,连忙走过来,他从老史的背包里取出水壶,给他漱口。片刻过后,老史已经没事了,义成又坐回了松树下的岩石上。

  “你那侄子最近有没有来看望看望你们啊?”老史一边问一边将水壶放进背包里。

  义成那边没有回声。

  老史抬头向他看去,只见义成用毛巾擦了擦后颈,一脸落寞的表情,似乎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

  老史向义成走去,面对着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找机会好好跟他聊聊,毕竟那孩子是你们两口子带大的。”

  “唉,其实我们也就照看了他七八年,说起来他还是跟爷爷奶奶更亲一些。”说完这句话后,义成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劲,他摸摸后颈,又闻了闻毛巾,朝头顶的松树看了几眼,最后还是放弃了。

  “七八年,那也不短了,既要供他吃穿又要供他上学,他能有今天的成就那都是你们两口子的功劳。”

  “不说这个了,扫兴。”

  “叫我说啊,是你们两口子那时候心太软了,没有好好教育教育他,总是惯着他,所以他才会这么不把你俩放在眼里的。”老史有些好打不平,气鼓鼓地走开,去拿背包准备再次出发了。

  “我们俩又有什么办法,毕竟不是亲生的,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哎呦······”义成伸左手迅速向后颈拍去,啪的一声,然后将手掌递到眼前,手掌上什么也没有。

  “怎么啦?”老史重新转过身来,“被蚊子咬啦?”

  “应该是吧。”义成摸着后颈站了起来,他侧转身,抬头看着自己栖息的这棵大松树。

  “呵呵······”老史正要笑话他,突然看到义成后背上爬着一只手指头大小的蜘蛛,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蜘蛛,它五彩斑斓,背上似乎还有一个奇怪的图案。

  “你不要动,义成,就这样,千万别动。”

  老史想尽量稳住他,然后找找地上有没有树枝什么的,好将这不知哪里来的鬼玩意弄走。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义成的好奇心。

  义成一听到这话顿时心里一阵紧张,他也想听从老史的吩咐,可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这时,他也察觉到了后背肩膀上似乎有东西在爬动,他小心翼翼地缓缓转过脑袋,他已经看到了肩膀上的诡异蜘蛛。从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蜘蛛,硕大的灰色脑袋上有四只大小一致的眼睛排列如同骰子上的“四点”,黑漆漆的。仔细看,还能发现这四只眼睛的左右两旁各有一只小眼睛,埋藏在长长的绒毛里不易被发现。它的步足上布满黄色的绒毛,镶嵌着黑色条纹。此时,它正盯着义成,眼中似乎充满了敌意。

  义成被它盯着极不舒服,心慌害怕,终于,他无法控制住自己,开始拼命抖动汗衫,同时像只猴子上蹿下跳,想要将这鬼玩意抖掉。

  老史一看急了,他手拿毛巾急步走过来,帮着抽打义成的后背。

  一阵忙乱过后,老史反复检查义成的身上,没有看到蜘蛛的身影,他不由得松了口气。

  两人远离大松树,各自惊魂未定。

  “你没事吧?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老史关心地问。

  义成活动了下手脚,又转动了下脖子,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

  “你刚才脖子后面是不是被叮了一口啊?”

  听老史这么一说,义成伸手想要去摸后颈。

  “你别动,我帮你看看。”老史抓住义成的手,跟着凑近,仔细查看义成的后颈。稍显黝黑的后颈皮肤上没有看到任何被咬伤的痕迹,只是闻到一丝丝植物的香味,

  “还好,没有伤口,应该没事。”老史想笑一笑,缓和下紧张的气氛,却有点笑不出来,“要不要叫辆车,去医院检查检查?”

  义成扯了扯衣领,深呼吸了几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还好,用不着叫车,只是感觉有点累了,咱们还是下山吧?”

  老史仔细瞧了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那就下山吧,回去好好休息。”

  两人收拾背包,缓步向来时的路走去。

  义成忽然咧嘴笑着说:“今天碰到这事真晦气,好好的,怎么会跑出这么一只古怪的蜘蛛。”

  “我在这雁居岭爬了这么多年的山,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子的蜘蛛,也没听其他人提起过。”

  “哈哈哈···我也是······”

  义成的笑声有些诡异,老史不由得回头向他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只见义成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双手正在有力拉扯衣领,仿佛被勒住了脖子喘不过气。

  “义成,你怎么了?”老史快步走到义成的身边,抓住他的双臂。老史只觉得手心湿哒哒的,这才发现义成浑身上下大汗淋漓。

  “哈哈哈···哈哈···哈···”义成的笑声越来越低。

  老史将他扶着躺在地上,“义成,义成,嵇义成···”老史不断呼喊义成的名字,忙里慌张地掏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

  电话一下子接通了,老史急忙大声求救,“那个···我们在雁居岭去观景台的山路上,我朋友被毒蜘蛛咬了,你们赶快叫救护车过来······”

  还没说完,老史突然察觉到嵇义成僵住了,一动不动,脸上还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

  雁居岭北,一块完整的平地上耸立着两大一小三栋建筑物,两栋大的建筑物连接在一起矗立在平地的正中央,那栋两层楼的小建筑物则被安置在两栋建筑物的后面。

  这里是明瑞生物在雁居岭山顶的研究所。

  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药企,明瑞生物实力雄厚,他们在二十年前就购置了这块风水宝地,现在作为公司的研究所对于整个企业的发展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叮咚···叮铃铃咚咚···叮叮咚咚···”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清新悦耳的铃声。

  廖莱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来,长长的秀发将她的整张脸都遮住了,她在床头柜上摸索着,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按了下侧边的电源键,铃声随即停止了,她缩回手,又沉沉地睡了。

  没过多久,廖莱在床上突然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撩开眼前乌黑的秀发,露出一张憔悴的脸,她的眼圈因为熬夜有些发黑,双眼微闭,还是一副没有完全清醒的样子,她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凑到面前,手机显示屏上的光芒照亮了她漂亮白皙的脸庞。

  “啊···”

  她大叫一声,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急匆匆地跑进卫生间。水流声响起,她匆匆洗漱着。

  不一会她从卫生间快步出来,她一边用牙咬着打开一根条状发夹,一边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照射进了这间二十多平米的房间。房间陈设比较简单,除了一张床和两个床头柜,以及一套衣柜,再无其它家具了.

  廖莱心急火燎地收拾好后,拿起柜子上的工作证就出门去了。

  刚走出房间,迎面走来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白发老者,廖莱一不小心撞到了他,也幸亏老者反应够快,及时闪到一边,不然就要被她撞倒了。

  “赵博士,真对不起,你没事吧?”廖莱一边扶着老者,一边道歉。

  “我说你能不能悠着点,别老是着急忙慌的。”赵博士虽然嘴上在责怪她,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

  想来两人平时关系很不错,廖莱见赵博士没什么问题,又告罪一声,挥挥手,急匆匆地下楼去了。

  看着廖莱飞奔而去,赵博士笑着嘀咕了一声“这丫头片子”。

  廖莱从这栋标记着“明瑞生物”的员工宿舍楼离开,向五十米外的两栋连体建筑物跑去,她面带微笑,仿佛有什么惊喜的事物在等着她。

  来到右首边全玻璃墙面的大楼前,廖莱掏出工作证在门口处扫描了下,然后推开大门快步走了进去。

  她直接跑上了二楼,熟门熟路地冲进了一间多人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只有中间位置坐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显示屏。

  “大黄,东西到了没有啊?”廖莱来到男子对面的座位,她一边问,一边从靠背椅上拿起一件白大褂穿在了自己身上。

  “没大没小的,叫黄主任。”男子厉声喝道。

  “副的。”

  “副的也是主任。”

  廖莱吐了吐舌头,笑着撇了撇嘴,然后乖乖地叫了声“黄副主任”,她来到黄副主任的座位旁边,以极其温和的口气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下,请问,东西到了没有啊?”

  黄副主任似乎还在生着气,故意撇过头看着电脑显示屏没有去理睬她,然而他的左手食指却指向了斜对面的方向。

  “谢谢你,大黄。”

  廖莱兴奋地跑开了。黄副主任独自面对电脑显示器无奈地摇了摇头。

  快步进入斜对面的实验室,廖莱终于看到了期盼已久的东西,一个足有半米长的玻璃箱,就像一个大鱼缸正放在实验台上。玻璃箱很精致,它的外框是用银色的金属条镶嵌的,玻璃箱里面有一些精巧的装置,看上去像是空气循环系统,它的底部铺满了金合欢花的花枝和树叶,让人十分好奇,这个玻璃箱里到底养着什么样的生物?

  廖莱半蹲着趴在实验台上静静观察,她面带微笑,像是特别期盼的样子。

  突然,金色的花枝动了一下,紧接着钻出来一只灰色的毛茸茸的脑袋,脑袋上镶嵌着四颗黑钻一样亮晶晶的眼睛,它们大小一致,排列整齐,就像骰子里面的“四点”。它慢慢地爬了出来,黄色的步足跟金色的合欢花浑然一体,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终于它整个模样展露在廖莱的眼前。

  廖莱站直身子,俯视它的背部。只见它分前后两部分躯干,后面的躯干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恐怖的人脸的图案,令人望而生畏。

  “鬼脸蜘蛛!”廖莱收起笑容,喃喃自语。

  玻璃箱里断断续续地又爬出几只“鬼脸蜘蛛”,廖莱一只一只紧盯不放。过了好久,她忽然眉头皱了起来。

  “一,二,三,四,五······”她反复地数着,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不对啊······”廖莱双手搭在玻璃箱上,沿着玻璃箱突然发现箱子上的锁竟然一直打开着······

  --------------------------------------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嵇苏的悲惨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