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年纪太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年轻是个宝,文凭不可少。对十六岁参加工作的韩渝而言,太年轻并非好事。由于年纪太小,分配到单位差点被领导退货,且看陵海公安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民警咸鱼翻身的故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文刀世界.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午夜★摩尔.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yu0421.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都市生活小说推荐

学霸从改变开始在线阅读
“宿主需重新参加高考,达到必要性的择优录取!” “我书都卖了,你让我复读?” “不复读,怎么送你外挂系统?” “……” 虽然是不可选的选项,但选择就意味着改变。 从选择开始,陈舟逐渐改变自己。 .............. 书友群:943133581。
一白化贝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在线阅读
混在美国的简恒一心想赚足了美刀之后回国愉快的养老,可惜的是阴差阳错之间,他成了一个穷的叮铛响的牧场主! 好在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外挂,从这开始简恒经营起了自己的小牧场,同时顺带着夹点儿私货,愣是让这帮子来牧场的美国客人适应了自创的中式‘有逼格’的生活习惯。 新书《大时代中的小农民》发布,欢迎各位大大!
醛石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生过去当传奇在线阅读
天才少年叶麟,因为一场意外,回到了过去,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年代,看叶麟……  已有两本完本精品,质量有保障,请大家放心收藏。  为方便大家交流讨论,可进书友群:292724802(无要求)!VIP群:135356857(两千粉丝值,需验证)
锋临天下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的重返人生在线阅读
新书《重返博浪人生》欢迎光临………… 重返十七岁,再历青春人生。 这是一段追寻“好好生活”的商业理想家旅程。
偷名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生逆流崛起在线阅读
破落的富二代,回到了高考结束的时候,再一次走到了命运的路口,BAT还只是萌芽,游戏行业还是荒漠,智能手机还只存在于电影之中,而这一切,都将因为陈楚而改变,这一世陈楚会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路,他将成为时代的教父!
月阳之涯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超品巫师在线阅读
十几年前,一个叫《爸爸在这儿》的节目几位父亲带着萌萌哒的小女孩走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而一位山村人士混入了其中。   十几年后,一个在青年带着一条老黄狗下山入城。。   我不玩蛇虫我家养了一条老黄狗。 PS:普通书友群:485179586 要求正版订阅书友群: 320537897
九灯和善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这个医生不缺钱在线阅读
我的目标是让病人花最少的钱,用最小的代价,治好自己的病
田间野鼠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氪金医生在线阅读
静脉切开术:入门+(充值一千RMB可以提升到专家级水平)。 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入门+(充值十万RMB可以提升到世界级水平)。 这是一个小医生氪金就变强,铸造传奇,震惊世界的真实故事!
孙帅出口成诗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道观养成系统在线阅读
【QQ阅读一组签约作品】  佛门兴盛,道门式微。  道门诸神为了解决道家香火问题,展开道门扶贫计划,并联手打造《道观养成系统》。  陈阳,一个无名道观的小道士,被系统选中,成为振兴道门的先锋使者。  “从今天开始,道门兴衰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这是一个道观养成的故事。
怜黛佳人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当前位置: 都市 都市生活 滨江警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年纪太小

  1988年8月28日,晴。

  虽然早立了秋,天气依然炎热。

  陵海县公安局大院里的树木被似火的骄阳晒得无精打采,知了在枝头上聒叫个不停,让本就烦闷的沿江派出所指导员李卫国又多了几分焦躁。

  新兵下连,老兵过年。

  来局里接新同志本是一件高兴的事,结果兴冲冲赶来一看,发现要接的竟是一个孩子。

  所里缺人,但缺的是能做事的人。

  李卫国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荒唐的事,哭笑不得地说:“王主任,不是我不服从命令听指挥,主要是这个韩渝太小,看着更小。”

  政工室王主任递上一支烟,坐下道:“十六岁,不小了,我侄子十五岁就顶替我嫂子去农机厂上班。”

  “我们是派出所,不是农机厂。我们干得是管人的工作,要的是威慑力。他看着跟初中生差不多,走出去哪有威慑力?”

  李卫国点上烟,又吞云吐雾地说:“他身高最多一米五五,体重估计不到一百斤,最小号的警服穿他身上都会松松垮垮,让他做干警不是在开玩笑么。”

  外面那个孩子哪儿都好,就是看上去太小,做民警是不太合适。

  王主任一样头疼,但再头疼也要把工作安排下去,不缓不慢地说:“老李,韩渝家是船民,祖上世代跑船,渡江战役时还征用过他家的船,招他爷爷为支前船工。

  后来县里成立船运合作社,他父亲做过合作社二大队的支部书记。再后来撤销合作社成立航运公司,他父亲做过航运公司机帆船队的队长。”

  原来那孩子家是船民……

  陵海乃至整个滨江地区历来有歧视船民的传统,尤以歧视生活在船上的人为甚。

  直至今日,还有很多人吃饱了没事做,拿自己的小孩寻开心,说你是从船上抱来的,不听话就把你送回去。

  政策上对船民也不是很好,虽然在成立航运公司时把船民都转为城镇户口。

  但很多船民到现在依然住在船上,靠水运或打渔为生,过着城不城、乡不乡、工不工、农不农的生活。

  李卫国做了两個月沿江派出所指导员,天天跟船民打交道,很清楚船民多么不容易,船民家庭能出一个中专生更不容易,有些不忍再不要那孩子。

  可干警干警,就是干活的,不能干活的人接回去有什么用。

  他沉默了片刻,抬头道:“王主任,我们现在说的是他的工作安排,不是参军政审。”

  “我是介绍他的情况,他很争气的,学习很用功,八五年参加中考,中考成绩全县第六名。我儿子学习成绩要是有这么好,我睡着了都会笑醒。”

  “学习好归学习好,关键他太小,把他带回去能做什么。”

  “能做的事多了,他是在船上长大的,对江上的事比你这个沿江派出所指导员熟悉。再说他是滨江航运学校毕业的,学的是水运管理专业。”

  “什么水运管理,江上河上的水运不归我们管,我们也管不了。”

  “总比旱鸭子好吧。”

  王主任摘下眼镜,揉起发酸的鼻梁。

  李卫国一连吸了两口烟,不解地问:“滨江航运学校是交通厅的,他属于交通系统,应该分配到交通局,怎么分我们这儿来了。”

  王主任一样觉得奇怪,戴上眼镜:“在大中专毕业生的工作分配上,我们只有接收的义务,没有反对的权利。”

  “你就没去问问人事局?”

  “去问人事局,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个政工室主任,又不是县委办主任。”

  “王主任,这事不好办,徐三野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就算把人带回去,他也会把人给你送回来。”

  “他敢!”

  王主任冷哼一声,随即话锋一转:“老李,你是老同志,思想觉悟高,局里安排你去跟徐三野搭班子,就是担心他再犯错误。今天杨局让我通知你来接人,而不是通知他来,就是希望你回去之后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如果徐三野的思想工作有那么好做,他就不叫徐三野了,更不会被发配去刚成立的沿江派出所当所长。

  李卫国不认为自己能做通所长的工作,愁眉苦脸:“王主任,我们沿江派出所是新成立的所,辖区船民渔民虽然不算多,但全漂在水上,管理难度大,光办理船民户口簿和船民证都忙不过来,你就算给不了我们人,也不能给我们个孩子。”

  这几天除了工资没涨什么都在暴涨,群众恐慌。

  好多人跑银行信用社去取钱,再去百货大楼、商业公司和各大小商店抢购。

  个个担心钱会更不值钱,见什么买什么,把货架上和柜台里的商品抢购一空,也不管买回去有没有用。

  局领导按照上级要求划区划片,都在外面坐镇维持秩序,防止有人兴风作浪。

  王主任作为局党委委员也有要负责的片区,等会儿就要去农业银行坐镇防止挤兑,不想再听老同志叫苦叫难。

  “老李,我没时间跟你磨嘴皮子。韩渝伱肯定要带走,他是七月二号来报到的,今天都八月二十八了,不能再不安排工作。徐三野的思想工作你一样要做,并且要做通!”

  “又是政治任务?”

  “可以这么理解。”

  “他是中专生,有文化,为什么不把他留在局里。”

  要是把人留在局里,让人家看到有个小屁孩在机关里跑来跑去像什么样?

  不过这些话王主任是不会说出来的,起身拍拍他胳膊:“老李,其实局党委把韩渝安排到你们所还有一层考虑,就是希望你发扬传帮带的传统,帮着好好带带。”

  “让我带孩子……我自个儿的孩子都没带过!”

  “那是你的家事,我跟你说的是公事。好好带三年,等你退休了,他也长大长高了,局里到时候就好安排。”

  ……

  韩渝就坐在政工室门口的长椅上,能清楚地听到王主任和那个老指导员的对话,却因为浑浑噩噩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并不担心工作,作为国家统一分配的中专生肯定有工作,只是好与赖。

  也不担心钱会不值钱,因为本来就没几块钱。

  更不是在想整整打了八年的两伊战争结束了,长达十三年的安哥拉内战也结束了等国际大事。

  之所以浑浑噩噩,是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道是梦到过还是经历过,觉得此情此景是那么地似曾相识。

  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但没今天这么强烈。

  那会儿问过班上的同学,大多同学也有。

  有同学甚至开玩笑说是不是跟《飞碟探索》和《奥秘》里说的那样,遇上了UFO,有了特异功能。

  再后来问老师,老师说这不是什么先知先觉,而是一种叫作“海马效应”的心理学现象。只是大脑错误的先入为主,将眼前的事物,当成记忆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然而,此时此刻,韩渝有些怀疑老师的话。

  因为今天的错觉不但很熟悉很清晰,并且产生了一系列联想!

  要是等会儿跟办公室里的老指导员去沿江派出所,很可能会因为年纪小、个子矮、身材瘦弱单薄被那个叫徐三野的所长送回来。

  姓徐的所长很强势,局领导的话他都敢不听,而且会带一个坏头。

  沿江派出所不要,别的单位都会跟着不要。

  局领导没办法,到时候很可能会安排自己这个新人去金盾宾馆打杂。

  如果只是去金盾宾馆摘菜、刷盘子倒也没什么,反正这几年工作分配很少有对口的,不然也不会有“我是党的一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放在大厦不骄傲,搁在茅厕不悲观”的顺口溜。

  可真要是去金盾宾馆打几年杂,有了摘菜、刷盘子的履历,会被所有人瞧不起。将来做片儿警人家都会怀疑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搞不好这辈子都别想翻身。

  想留在局里是不可能的,想让人事局重新分配更不可能。

  韩渝暗暗下定决心,等到了沿江派出所一定要见机行事,绝不能被姓徐的所长退回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