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琉璃厂的日子在线阅读

混迹在琉璃厂的日子

历史 / 清史民国

15.33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09-19 17:48

书籍摘要: 融合了几部年代电视剧,《人生几度秋凉》《狼烟北平》《五月槐花香》等,对古董这块儿比较感兴趣,随意穿插一下,剧情尽量以原创为主,电视剧为辅……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可以看到生产日期

  北京南城海王村街上。

  天刚蒙蒙亮,隐约听得见“豆汁儿”“薄脆”“大肉包子儿”的叫喊声,这是街边的早市零零碎碎的开张了。

  北京城,就是被这一阵阵的吆喝声惊醒的……

  尚珍阁新晋的小学徒韩子奇睡眼惺忪的从炕上爬了起来。

  时值夏末秋初,早上正是一天最凉快的时候,盖着薄薄的被褥,最适合困觉。

  因韩子奇来的最晚,每天早上开板儿这费力气的活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确切的说韩子奇是一个月前“来到”这里的,他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应届大学新生,家庭美满,父母双全,成绩优秀,工作努力(暑期找了个超市收银员的兼职)。

  可一觉醒来,莫名其妙的却穿越到了一个小乞丐的头上,阴差阳错的进了这尚珍阁,成了一个平平凡凡是小学徒……

  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卷帘门,大多店铺的门面都是用长木板拼接起来的。这样可以使店铺门窗开的宽大一些,同样也就能更加的吸引客人。

  长板一般使用樟木或松木,板子上下有凹槽,从一边取出或者关上,为了防止弄错顺序,大多还编了号(壹、贰、叁……)

  尚珍阁的门脸儿够大,一张板子近仗长,约半米宽,单大门就足用了六块板子,再算上窗户的横板,韩子奇每天早上的工作量也着实不小。

  他今年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多年乞讨生涯使这个小小的身体严重的营养不良,头发干枯,面部凹陷,也就是这段时间在尚珍阁吃喝不愁,这才渐渐将养的有了几分人样儿。

  下板这活儿对他而言还是有些吃力,韩子奇两条胳膊瘦的跟柴火棍儿一样,比板子也厚不了多少。

  才将将拆了第一块儿板子,韩子奇额头上已经隐隐有了一层细汗。

  这板子比他高出近一倍,往下拆的时候除了手上用劲儿,脚下也得稳当,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栽个跟头。

  “长贵儿呢?”

  韩子奇正在拆第二块板子,一个满头花白的脑袋从第一块板子的地方伸了出来,吓得韩子奇两手一哆嗦,板子猛地朝那颗脑袋的方向砸了过去……

  “老掌柜?!”

  看清来人之后,韩子奇受的惊吓比刚才更大!

  老掌柜今年可都七十多了,这么一板子下去,尚珍阁的领导层可就要提前发生变动了!

  “哒——”

  好在没等板子砸下去,一只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稳稳的搭在了板子上方,这才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子奇,你师兄哪儿去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觉吗?”

  周彝贵因为昨天捡了个小漏儿,晚上跟师傅小酌了两杯,所以也就住在了店里,没想到早上起来就碰到了这事儿。

  “师傅,没关系的,这活儿本来就该我来的。”韩子奇见状赶忙回道。

  “这孩子……”周彝贵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韩子奇说的并没有错,陈长贵已经算是店里的老人了,学徒干了三年也该出师了。当然学徒要是接着在店里干,那就得正儿八经的发薪水了,相当于是转正。

  既然陈长贵已经“转正”成功,那日常打杂之类的活计自然就属于刚刚“入职”的韩子奇。

  新员工干的就是别人不愿意干的杂活儿,要不然公司招新人做什么!

  “子奇,你这身子骨儿可得好好将养一下,连块板儿都降不住,以后拿什么娶媳妇儿呢?”周彝贵一边帮着韩子奇拆板子,一边笑着打趣道。

  “师傅,我晓得呢,这不每天早上起来锻炼着么!”韩子奇点头回道。

  周彝贵闻言点了点头,说实话刚开始收这孩子的时候他还有些不情愿,要不是怕累着老掌柜,他可没功夫收什么入门弟子。

  这不是周彝贵对韩子奇有什么偏见,而是他周彝贵自己有儿子,他儿子周子贵今年不过十七岁,生的随了他娘,白白净净一表人才,画儿里走出来的一般。偏这孩子行事还颇为大气,性子又像极了他,肯吃苦能出力,脑子也活泛。

  周彝贵早年丧妻,儿子周子贵是亡妻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他爱极了自己的儿子,但又怕慈父多败儿,忍着心痛从小儿就把儿子送到老朋友居上坊的吴德章那里当学徒……

  吴德章是个手艺人,他师傅是宫里造办处官仿窑上的,皇上被赶下台后,自己就在琉璃厂边上弄了个烧瓷器的小作坊。作坊虽小,但出的都是好物件儿。

  官仿窑自明朝就有了,巅峰时期当属景德镇御窑厂成华官窑,吴德章的师承就可以一直追溯到这个时期。

  要知道,明代景德镇可谓是中国历史上瓷器的最巅峰时期,各地名师巨匠云集,有“工匠来八方,器成天下走”的美誉。

  吴德章又是个心气儿高的主儿,他的手艺不仅超过了自己的师傅,造办处的“巧手刘”,其技艺放在当年的景德镇也算得上最一流行列的。

  吴德章将自己的瓷器作坊起名居上坊,取的就是“后来者居上”的意思!

  周子贵手艺上有吴德章这样的师傅,眼力上又有周彝贵潜移默化的培养,加上自身悟性也是不俗,前程自然不可限量。

  而一心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儿子身上的周彝贵,现在阴差阳错的多了一个徒弟,这让他一时间有些不大适应。

  “子奇,你来店里也有一个多月了,有什么想说的没。”周彝贵一边帮韩子奇拆着板子,一边随口问道。

  韩子奇微微沉吟了一下,转眼间来到民国已经一个多月了,他也渐渐开始适应起了这边的生活。

  凡是穿越者,大抵都是有系统傍身的,金手指是穿越者赖以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之一,韩子奇当然也不例外。

  许是穿越之前在超市打工的缘故,韩子奇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得到自己所接触物品的生产日期!

  就拿手上这块儿板子来说,生产日期为一八五三年六月初八,也就是咸丰三年,距离现在足足有六十一年时间了!

  这对于曾经生活在日新月异的新世纪中国的韩子奇而言,无比惊奇!

  “历史。”韩子奇想了片刻后朝师傅回答道,“来到这里一个多月了,如果说有什么东西给我感触最深的话,那应该就是历史了。”

  “没错!”周彝贵闻言忍不住赞道,“你这孩子确实有几分灵气。”

  “咱们古玩儿这行,最讲究的就是这历史二字。一个小小的杯盏,一张薄薄的字画,甚至一片丑丑的陶瓦片,它只要经过了时间的积累,经历了历史的沉淀,那么它的价值就会变得无法估量……”

  “无论是文人墨客的琴棋书画,还是将军侠客的斧钺钩叉。上到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他们曾经的生活,曾经的思想,曾经的经历,都会通过古玩儿这东西,历经千百载之后,活灵活现的再次展现在咱们面前……”

  “古玩儿这一行,里面的学问可深了去了,咱爷俩儿加在一块儿,几辈子也学不了这万中之一啊。”周彝贵感慨道。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动手,很快就把店门给打开了。

  周彝贵接过韩子奇递给他的毛巾,一边擦着手,一边随口问道:“子奇,师爷给你的《金石录》和《宣和注录》读到哪里了?”

  《金石录》乃是宋赵明诚与其妻李清照合著的中国最早的研究金石的著作之一。

  《宣和注录》则是宋徽宗赵佶命文臣编纂的内府所藏历代法书著录书。

  这都是入古玩这行的基础读物,也是韩子奇这一个月来所要学习的重点科目。

  “已经粗略读过一遍了,我正细背着呢。”对于刚经历完高考洗礼的韩子奇而言,区区两本儿书的学习,确实不在话下。

  “咦?”周彝贵惊讶了一声,“那师傅我今天倒要考考你,你看咱门前那板儿有多长时间了。”

  “六十一年。”韩子奇答道。

  “……”

  “没错!”周彝贵稍稍惊讶了一下,这才接着道,“这是咱尚珍阁自咸丰三年在这琉璃厂挂了招牌之后。就一直用到了现在,就连老掌柜也不比这几块板子大几岁,这就是历史!”

  周彝贵顺手又拿起柜上的一个青花瓷茶碗儿,朝韩子奇递了过去。

  “师傅,这是上周的吧?”韩子奇默默感应了一下,苦笑一声回道。

  这次周彝贵则明显的愣了一下,这套茶具是老友吴德章最近才烧出来的,儿子周子贵昨晚拿回来放柜上的,韩子奇不可能提前见过的。

  “那你再看墙上那幅画。”周彝贵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副奇石图问道。

  韩子奇上前摸了一下,想想后回道:“有个十四五年了吧?”

  “嗨!”周彝贵先惊后乐,古董这行考的就是个眼力,而眼力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人天生吃这碗饭的你想怎么骗也骗不过他,有人则如顽石一般,你想怎么点也点不透他。

  韩子奇,明显属于前者啊!

  周彝贵一连指了柜上的数样东西,想试试韩子奇是运气使然,还是确实有这么一番看物件儿的灵气儿。

  韩子奇却也不慌,身为一名穿越者,该有的金手指还是配备了的,若是身无一物又如何在这乱世生存下去呢?

  打开系统“鉴宝台”,韩子奇将这周彝贵指的几个物件儿一一识别了出来,年代自然也大差不差。

  “子奇,单凭你这眼力价儿,就注定是咱们古玩儿行的人了!”周彝贵惊喜莫名道,“这下咱们尚珍阁算是赚大发了,别的不说,在识人这方面,你师爷算是独一份儿了,要不然随随便便收留一个小乞丐,居然能捡到这么个宝?”

  听周彝贵这般说着,韩子奇也生出几分庆幸来,要不是尚珍阁老掌柜梁有德收留,恐怕他的穿越之路就莫名的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梦回关山在线阅读
(原名:当骆驼祥子遇见那啥总裁)某现代宅男,因为怀着“大志”,穿越到民国初年,却无意中卷入一系列历史事件。在家国处于危难之际,他终于挺身而出……到底最后他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故事,就从1922开始…… 【兴之所至,工余写作,更新蜗速,敬请原谅】
钟楼番薯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烽火之我在北大当讲师在线阅读
三十多岁的刘思成正看着《觉醒年代》,没想到竟穿越成为北大的讲师。
长歌怀采葳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道心惟危,仁者无敌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虞夏无逸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叛贼在线阅读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震动九州,满清应声而倒 …… 不对!等等!这是康熙朝?老天你玩我是吧?
夜深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戏子伶人在线阅读
(学生党写书,想喷就喷吧)南京城里,有着许多茶馆,在江宁街上就有这么一家“裕和茶馆”,来里面喝茶看戏的不止平头百姓,还有少自诩仁人志士的读书人。可当南京城被小日本鬼子攻打的时候茶馆里的人又在干嘛呢?最贪生怕死的馆主上了城楼,最爱财的驻场出钱采购粮饷、军备,骂政府骂的最狠的弹琴老头给战士们打起了气……这群下九流的戏子伶人也不尽是雪月风花,倒是台下自诩仁人志士的贵客却还是在画舫游船里纸醉金迷,商议着国家大事......
作家w2k9IK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蜕变成蝶在线阅读
一个农民的女儿经历一系列变故,不断奋进冲破阻挠,毅然决然的加入队伍,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
飘动的树叶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重生包国维,我真没想当大文豪!在线阅读
(司丹康梗,包氏父子同人文,没看过原著和电影的也可无障碍阅读) 沪市,黄金大剧院门口。 所有的记者都围绕在诺贝尔文学奖蝉联获得者、近代文学活化石、民族之光、现代科技引路人、民族慈善家包国维的身旁,长枪短炮几乎将他身边塞满。 “包国维先生,您对于如今的文坛现状的‘包派’怀旧文学有何感想?” “对于您如今的成就,是否有什么建议可以分享给21世纪的年轻人呢?” ...... 当通往21世纪的钟声随之敲响,站在人群之中满头银发的包国维如今已是87岁高龄,他往后捋了捋头发,精神帅气的背头下是一张看不出年纪的面容。 “只能说起初我只是想赚钱买个司丹康头发油......”
不早八的方糖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穿越大清当王爷在线阅读
穿越大清,没有得到想象的荣华富贵。反而是一个命不久矣的皇子,为了活命,逃出皇城。一路跟皇帝斗法,把江湖各帮派,聚拢手下。
赵残阳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鸡血百灵在线阅读
为生存兄弟闯关东 ,意外分离;因为一批文物(巴林石上品雕件红色百灵鸟)和日本人周旋;哥哥和弟弟重逢;哥哥和弟弟投身家国大业。 以一批文物(巴林石上品印章、雕件)为 故事主线。
二月春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混迹在琉璃厂的日子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