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个目标

第六个目标在线阅读

第六个目标

万俟渊

悬疑·侦探推理·10.5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2-28 23:48

两市接连发生连续杀人事件,揭露了六年前的一宗惊天大案,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为之。羁绊了六年的案件能否解开,其中又有什么耐人寻味的隐情?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1

  夕阳西斜,华灯初上,天色也逐渐昏沉起来。渐渐地,阴云密布,慢慢遮蔽了原来晴朗的夜空,月亮也在挣扎一会之后终于被乌云所吞没,地面上只剩下一片漆黑,只能靠一些微弱的路灯去维持着它原有的光亮。

  根据报道,从今晚开始,到未来的半个月期间,都会有持续的降雨。

  过了一小会,果然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了小雨,雨水不停地拍打在刚长出的树叶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在一处公园的僻静深处,微弱的灯光下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穿着雨衣,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拿着一把十字弓,对准不远处的一个男人。雨衣的帽檐正好遮住了脸部,在昏暗的灯光下完全看不清长相,甚至无法分辨性别。

  站在对面不远处的那个男人在雨里瑟瑟发抖,出于恐惧,还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雨水不停地淋在他的脸上和身上,他却无暇顾及,只能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是他们指示我这么做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杀了她的,你放我了好不好。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放了我,我马上就去向警方自首,揭露他们所犯的一切罪行。”

  穿雨衣的人没有说话,只见他轻轻扣动扳机,一枚十字箭瞬间射出,直直的刺向对面那个男人。

  男人捂着胸口,缓缓倒了下来。血水从胸口慢慢流出,染红了地上的雨水。

  穿雨衣的人走到那个男人身边,俯下身去,喃喃地说着什么。

  由于光线较弱,男人看不清那个人凶恶的目光,只能依稀的看见嘴巴在动,似乎在说着“血债血偿”!

  男人看到这里,也顾不得疼痛,拼命向前爬去,只留下身后一排鲜红的血迹。

  不久后,男人因为失血过多,最终倒在了血泊中,神情中依旧带着惊恐万分的模样。

  穿雨衣的人拄着拐杖缓缓地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在他身边放置了一枚骰子,点数为“三”的那面被涂层红色,之后便拄着拐杖离开了现场。

  2

  从拥挤的地铁站出来之后,唐觉加快了脚步,“再不快点就赶不上了,”他这样想着,但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是让他举步维艰。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半了,这是早高峰的时间,难怪会有这么多的人。早一点出发了就好了,他这样想着。

  虽说是很焦急,但是他看着手里攥着的一张餐饮券,还是沾沾自喜的。这是河东市非常有名的一家早餐店,店内的早餐样式多种多样,而且味道可口,凭此券可以免费用餐。这是半个月前唐觉和朋友来这家店吃饭的时候抽奖得到的,一共只有五个获奖名额,也算是非常幸运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截止时间是上午9点,唐觉本来准备再补一个人的费用,带他老婆一块过来的。但他老婆所在的医院今天有一个外科专家座谈会,而她恰好又是外科医生,不能缺席,所以就早早的去医院了,他就只能一个人过来了。

  前一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没有休假。终于有一个假期,准备两个人一起出去吃顿饭,结果又有了其他的事情,真是时运不佳。虽然有些失望,但唐觉又不想放弃这张用餐券,于是就独自一个人去了那家店。

  冬天刚刚过去,大地也卸下了一层银色的大衣。南风过境,吹醒了青蛙,吹绿了柳树,同时也送来了希望。但今年的河东市却显得异常的寒冷。虽说春天将至,但这么寒冷的天气,反倒像是冬天的延长,也确实是一件反常的事情。

  从昨天开始,就已经下起了小雨,而且根据天气预报报道,河东市及其周边几个城市还会有长达半个月的降雨,这无疑是寒上加寒,这也让唐觉很不自然的打了个寒颤。

  唐觉顶着伞无奈的跟着人群缓慢地移动,同时又在抱怨着这反常的气候。行人都撑着伞,使得本来就狭窄的街道变得更加拥挤。为了加快脚步,唐觉收起了伞,本来雨下的也不大,没有撑伞的必要。但似乎事与愿违,他的做法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好不容易走出了拥挤的人潮,唐觉快速的穿过街道,再往前走一点,就是中央公园。这座公园正好坐落于河东市正中央,也是河东市最大的一座市区公园,里面休闲娱乐设施一应俱全。闲暇时间,父母会带着小孩来这边游玩,这里同时也是老年人饭后散步和年轻人打球、约会的好去处。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时代,能在市中心建造一个规模庞大且设备齐全的公园已经让市民无比欣喜了。

  在公园附近,有一座建筑物,乍看之下平平无奇,但这却是让所有犯罪分子为之胆寒的地方,也是唐觉工作的地方——河东市警局。

  突然,不远处中央公园门口的几辆警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走近一看,是警方的人在办案,周边还设立了警戒线。

  警戒线以外站满了围观的群众,纷纷在议论些什么。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唐觉向一位拎着菜篮子顶着伞的大妈问道,菜篮子里盛满了新鲜的蔬菜,她应该是才逛完菜市场准备回家。

  “听说是发生命案了,来了很多警察。”大妈回答道。

  “谋杀吗?”

  “不清楚。不过这个公园就在市中心,来往的人员很多,敢在这里杀人,胆子也真够大的。”大妈摆弄着菜篮里的新鲜蔬菜,自顾自的边说边走远了。

  警察的直觉让唐觉有一种侦破案件的冲动,这时候也顾不得用餐迟到的问题了。

  他挤过人群,走到最前排,却被守在现场的警员拦在了警戒线以外。唐绝注意到这个警员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而且还很年轻,应该是刚进警队不久,可能不认识自己。在出示了警察证,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顺利的进入了现场。

  因为下雨的缘故,现场的地面十分的湿滑,同时还伴随着阵阵泥土的味道。

  由于命案现场的特殊性,人流量较大,所以警方便封锁了整个公园,以便现场遭到破坏。

  唐觉顺着鹅卵石小路大步向前走去,在不远处的一个长椅附近,站着几个警察,还有几个法医在现场取证。

  其中一个男警员注意到了唐觉,率先喊道:“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应该在休假吗?”

  “路过,就进来看看了。”唐觉也注意到他,应声回答道。

  “那也太巧了吧,你不会能嗅到案件的味道吧?”

  “我要有那种功能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案件发生,早就能防患于未然了。”

  “也对!”

  “现场情况怎么样?”唐觉一脸严肃的问道。

  “你这难得的假期不会有打算奉献给这次的案件吧?”

  “不管了,反正休假也还是一个人在家,说说看情况吧。”

  “好吧,跟你汇报一下!”男警员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之后又一本正经的汇报工作,“这是一起杀人案,死者名叫吴勇,是一名货车司机,是被今早一位晨练的老大爷发现的。因为长时间被雨水浸泡,具体的死亡时间还不能断定,只能靠后期的司法解刨了。但可以确定,死亡时间至少超过六个小时。”

  说话的人叫周乾,是刑警队一分队的队长,也是队里的骨干成员。唐觉大他两岁,同时又是他的顶头学长,以前在警校的时候就相互认识。后来到了刑警队一分队,在唐觉手下任职,那时候的唐觉已经是一分队的分队长了。后来,唐觉升任了刑警队副队长之后,一分队的分队长就由周乾担任了。

  “那就是昨天半夜遭到杀害的。”唐觉自言自语道。

  说话期间,唐觉环顾四周,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大爷在录口供,这应该就是那个尸体的第一发现人。

  “这么冷的天,还能起早锻炼,还真是有毅力。”唐觉这样想着。

  唐觉在周乾的带领下大步走向案发现场。

  死者躺在鹅卵石路面的尽头,本来是面部朝下而死,由于需要取证,所以已被法医翻了个身。死者面相黝黑,虽然还穿着厚厚的冬装,但还是可以看得出,他的身材是较为魁梧的,这也可能跟他的行业有关。

  他的表情略显狰狞,应该是死前受过什么惊吓,可到底经历了什么无从得知。

  在死者附近的路面上,还有一把撑开的雨伞落在那边,应该是死者生前用来遮雨的。

  道路两旁种满了四季常青的绿化,雨水不停地拍打在枝叶上,然后顺这叶子的纹路往下流,滴落在地面上。

  唐觉觉得面前的这位死者看着很面熟,但又忘记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面。应该是之前办案的时候见过的人吧,唐觉不断地回忆着过去办案过程中遇见的人,但丝毫没有印象。

  “死因呢?”唐觉看着眼前的尸体,再次问道。

  “我们在死者胸口发现一个箭头,箭头不大,应该是通过十字弓之类的弩机发射出来的。”周乾说话期间拿出一个透明的密封袋,里面盛放着一个带血的箭头,这是从尸体身上取下的证物。

  “有预谋的杀人吗?”唐觉在瞄了一眼那个箭头之后说道。

  “暂时还不好说,他的钱包被丢出三十米左右,里面的现金和银行卡被偷走,好在身份证和驾驶证还在,我们这才知道了死者的身份。所以我推测也有可能是抢劫过程中误杀的。”

  “未必!”

  “可是钱财被抢,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障眼法。”唐觉平静的说道。

  “什么?”周乾疑惑的问道。

  “拿走现金和银行卡只是障眼法,凶手的目的不是钱,而是那名死者。”

  “为什么这么断定?”

  “谁抢劫带十字弓,这种东西还是比较碍事的,而且相对来说还比较笨重。”

  “不是有一些比较轻便的十字弓吗,而且还比较小巧。”

  “即使是这样,那种东西依然不方便携带,很有可能被发现。在还没行动之前就被发现,岂不是功亏一篑了,所以歹徒没必要去做这些冒险的事情,用匕首不是更加省事吗。”

  “这么说也对,但是……”周乾想反驳,可是无从开口,毕竟唐觉说的是事实。

  唐觉看着四周,对周乾说道:“我刚才观察过了,这边的绿化没有损坏,也就说明现场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

  “如果是抢匪用十字弓威胁被害者呢?”周乾反驳道。

  “也有这种可能,可是以被害者的体型来说,他完全有反抗的机会,可现场一点迹象都没有,这一点也很可疑。”

  “那凶手会不会是从背后偷袭他的呢?”

  “被害者是胸前被攻击的,所以他当时应该是和凶手面对面的。”

  “也是。”

  周乾对唐觉的推理感到很赞同,同时又对这位学长充满了敬佩。他的观察很细致,眼光也很独到,而且分析的精辟入理,完全是一个只能望其项背的人。

  “用这么繁琐的手法去杀一个人,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唐觉自言自语道。

  “会是什么呢?”周乾看着眼前这位陷入沉思的学长,也跟着一起思索这个问题。

  “不清楚,所以等着你们去调查啊。”

  唐觉注意到,在他的衣服上有许多的擦痕,尤其是袖口周围更加密集,而且这些痕迹还是刚形成不久。

  “你们看他的衣服上的擦痕,有什么想法吗?”唐觉问道。

  周乾看着这些痕迹,托着下巴,低头思考了一下后,不紧不慢的说道:“受害人被攻击之后想逃走求救,但已经不能行动,只能爬行,所以才会有那些痕迹。”

  “没错,被害者不是当场死亡,他中箭之后想逃走,所以他应该是在爬行的过程中断气的。”唐觉结合现场的线索推理道,“这么说凶手一直在他的身后注视着这一切。”

  “让被害人在恐惧和痛苦之中死去,这名凶手应该也是带着恨意……那么仇杀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周乾恍然大悟的喊道。

  这也是此刻唐觉的看法,凶手在被害者受伤之后,完全可以再上去直接攻击,可是他没有,而是让被害者在痛苦中挣扎着死去,这比直接攻击更让他难受百倍。唐觉猜想,凶手一定是对被害者有着莫大的仇恨。

  “你们快来看,这边有情况!”

  就在几个人分析案情的时候,法医突然大声喊道,于是几个人闻声而去。

  在尸体的旁边,放置着有一枚筛子,点数为“三”的一面被涂成红色。这枚筛子放置在路边,那位晨练的老人因为发现尸体后,顿时慌了神,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不经意间把筛子踢到了道路旁的草丛里,直到刚才才被发现。

  唐觉一直盯着这枚筛子,他不知道这枚筛子和这起案件会有什么关联。突然,他像是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似的,对着周乾说道:

  “马上联系死者家属,并且把他周边的人际关系调查清楚,另外把他最近一个月的行程安排也调查一下。”

  “明白!”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侦探推理小说

第六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