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滇南的雨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从影视我的团长开局在线阅读

从影视我的团长开局

军事 / 抗战烽火

32.39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内容简介在滇南的偏远小镇上,我看见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一眨眼,本是勾肩搭背的他们变成青山绿草间低矮的无名墓碑;再眨眼,他们依旧是那副浑浑噩噩的样貌,我走过去,和他们一起仰望那座一生都难以释怀的高山一一南天门。团长说他欠一千多座坟墓,然后他怔了一怔又说,虱子多了不怕咬,都是些死了没人埋的'臭虫‘。团长哭了,他想和那些臭虫一起长眠,可他又怕死后没了希望……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风中飘舞的水牛②.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兽医一有病找我.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想问问吗.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抗战烽火小说推荐

熢火之下在线阅读
特别纪念小知闲闲,抗战普通人的平凡故事,平凡人简单抗争才是这个世界主旋律,缅怀先烈。
横霸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最强区小队在线阅读
抗战烽火起,神州遍地哀。 初来乍到,就是看不惯那遍地的小日本。 拉队伍,找组织,我要打鬼子!
山巅一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从亮剑开始打卡在线阅读
穿越到《亮剑》世界,通过卡牌,王岩获得了魏大勇的少林内家拳精通、段鹏的铁砂掌精通、李云龙的亮剑精神…… 还有山本一木的特种作战精通! 终于,王岩成了抗日战场上的“阎王”。
寂寞剑客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从军旅影视开始在线阅读
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为了这片大地,为了这个民族,我们必须要站出来,抛头颅、洒热血的和任何敌人血战到底! 李大本事:“石头兄弟,咱哥俩去端了鬼子炮楼吧!” 李云龙:“特娘的,有好处也不说跟咱分一分!” 石磊:“老李,我那门37炮你啥时候还我?” “炮?还借你的?你看看我这独立团是穷的叮当响,哪有什么炮。”
奶油蘑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亮剑从准备狙击山本特工队开始在线阅读
529766011交流群已经修改好,可以搜索了,欢迎加群~ 刘剩穿越到了亮剑世界,成了独立团的一个小兵,想着马上就可以手刃小鬼子,刘剩就兴奋。 谁知道,只给三发子弹! 后世的小鬼子干了那么多操蛋的事,就三发子弹怎么怎么打的爽? 刘剩追着连长要子弹,连长被追的不耐烦了,说: “行,这次打鬼子炮楼你要是能百发百中,我就多给你子弹!” “这可是你说的!” 刘剩偷着笑。 他早就触发了系统,【精准】一开,不管小鬼子怎么走位,他都能一枪干掉! 就是喜欢看鬼子身上冒血花的样子! 慢慢的,刘剩枪法“越来越准”。 原本全身而退的山本特工队留下几具尸体;楚云飞的公母枪秀枪法被刘剩的步枪劫了胡;平安县城,意大利炮还没拉上来,山本就被刘剩爆了头……
红皮蒜心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亮剑特种兵:谁说我是兵王在线阅读
…… 杀鬼子,攒装备,升级装备,研发新装备…… 老套筒?升级半自动步枪! 汉阳造?升级狙击步枪! 驳壳枪?升级20毫米高射机关炮! 掷弹筒?升级88炮、203毫米榴弹炮! …… “空投即将到达……” “3、2、1……” “嘭!” 晕!差点被砸到脚! 要命!什么空投!连降落伞都没有! (无女主,和尚文)
八月少尉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亮剑:不装了,是我在辅佐李云龙在线阅读
陆明穿越亮剑世界,开启神级参谋系统。 孔捷:“战场抗命,他李云龙竟然没事!” 丁伟:“团直属骑兵营,李云龙真气派!” 上级: “李云龙鬼精鬼精的,一点把柄都没有了。” 陆明:不装了,是我在辅佐李云龙。
抗战天马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抗战从民兵开始在线阅读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风马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 万里长城十亿兵,挥师十万虎狼旅,跃马扬刀,在红星的照耀下,谱写一曲荡气回肠的铁血赞歌。 这一切,便从穷山僻壤中的民兵开始。
谈兵弄月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浴血山河在线阅读
一寸山河一寸血,穿越回百年前战场上的最强战兵率领着一队残兵用牺牲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其实,这是一个叫刘浪的家伙带着一群人慷慨激昂守卫家园的故事!所有人都叫那个猥琐胖子:浪团座! 顺便宣传新书《从八百开始崛起》,这算是本书的续集吧!
汉唐风月1
日更千字
抗战烽火
当前位置: 军事 抗战烽火 从影视我的团长开局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滇南的雨

  滇南的某个偏僻小镇上,陈余紧了紧身上脏兮兮极的尉官副,领子上的上尉军衔已经不见。

  这里什么都能当,女人、小孩、破衣服···乃至步枪、迫击炮,就是当兵的人当不掉自己的命。陈余回过头没好气的看了几眼饿的眼冒绿光的杂碎们,这些人真是个杂碎,不折不扣的杂碎。

  来了已经半年多,但来这个地方才两三个月。一开始居民们会给自己献上食物和水,现在他们会给自己献上唾骂和白眼,我们与日本兵的区别就是虱子、蟑螂,和过境蝗虫。

  他们憎恨过境蝗虫,但不意味着喜欢虱子和蟑螂。

  陈余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不想去当铺,最关键的是这里有一个能让这些杂碎吃饱饭的地方,只不过躺在椅子上磕着西瓜子的黑汉实在让他难以逾越。

  黑汉吐出西瓜子皮,指着柱子上的木牌,“欠削的玩意儿,你龙爷这里不欠账。你们这群瘪犊子玩意儿,有本事打赢我,我屋子里的东西可劲儿拿,拿少了我给你塞裤裆里带走。”

  陈余讪讪一笑蹲下身捏着迷龙粗壮的小腿,殷勤十足。

  “龙爷你这话说的,这群瘪犊子玩意儿落这地步也拉不下脸,可我不一样,不装犊子。没钱就没钱,可不像阿译官长,整天侍弄那几朵破花。”

  “行,老子就喜欢你不装犊子。”迷龙话语一怔然后指着木牌说:“你不装犊子也不行,我知道你想干啥,屋子里那些玩意儿全都是些没种的,挨上我三拳不倒,老子就送你三罐头。”

  “龙爷说笑了,我这身板能挨上你三拳?”

  陈余四处瞅了瞅,收容站的渣滓们个个伸出头。不辣坐在地上在给要麻抓虱子,豆饼舔舐干涸的嘴唇望来,老不死的兽医为难的指向屋子里,意思自己屋子里还有一大堆伤员,你小子快点。

  “龙爷,我没钱,但是我有手表。”

  “一个罐头。”

  “腕表是银子的。”

  “五个。”

  “表是女士手表。”

  迷龙一听顿时不耐烦的挥手赶走陈余,“拿走、拿走,我一大老爷们要啥女人物件,给谁送啊?”

  “总有一天要送出去的,您瞧瞧!”

  陈余有些心疼的将一块崭新的手表从内衣口袋里取出来,这手表是他一醒过来就有的,表是一对,一块女士、一块男士。男士表给东市祁麻子换磺胺了,那家伙看见这表是好东西,准备坑自己一把,然后迷龙出现······

  迷龙是陈余特意求来的,说是请他吃粉,顺带和他攀亲戚,说自己也是东北的,可‘东北’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迷龙就给了他一巴掌。

  说陈余一嘴的北平口音,跟孟凡了那个死瘸子差不离,让自己掌眼怕被坑就直说,装什么东北人,犊子装到他老家去了。陈余有苦难言,普通话的口音跟北平挺像的,但是自己是湖南人,正儿八经的湖南人。

  从此以后陈余就不和迷龙装犊子了,这家伙得顺毛捋,直来直说顺带加点人情世故。陈余知道迷龙看上这块表不是一天两天,故意在自己面前装样子,鬼知道一个爽朗大气的东北汉子为什么变得如此市侩?

  “龙爷。”陈余侧身在迷龙耳边说道:“兽医那个老家伙没吃的了,屋里的伤员都算不上病死,都是饿死的。大家伙都是一口锅里搅食吃的兄弟,让他们临死也吃一顿饱饭,这表算我抵这里,您看行吗?”

  “关老子屁事,全天下饿死病死的人老多了,是不是老子都要管?”

  “这话说的。”陈余苦笑一声道:“如果我有本事就不会让兄弟们挨饿受苦了,生前也没落着啥好,死了也不能让兄弟们饿着肚子上路,拿表换,能换多少换多少。”

  迷龙起身站在屋檐下,然后猛的一脚踹在一旁羊蛋子的屁股上。“混蛋玩意儿,给老子把屋里的罐头拿十个,再把饼干拿一盒,没点眼力劲咋地?”

  “唉唉唉···”

  羊蛋子连滚带爬的走进屋子里,片刻就拿出一堆罐头和饼干,小心翼翼看着迷龙然后放在桌子上。

  “龙爷,都在这里,十个罐头加上一盒饼干。”

  迷龙挥手转身,然后拿起桌上的罐头往不辣、要麻、康丫那群杂碎们丢去,揽着陈余的肩膀,宽大的手掌差点没把陈余拍矮三寸。

  “你们这群瘪犊子玩意儿记得,死鱼是我兄弟,这兄弟我认了,都给我记清楚了!”

  “别别别,我可不敢跟你龙爷做兄弟,龙爷抬爱了。”

  “又装犊子,说你是就是,狗日的世道老子第一个看见你把他们当兄弟的,是个好爷们儿,值!”

  ······

  虽然交了一个兄弟,可是手表还是被迷龙拿走了,陈余就知道这个貌似很是神经粗大的家伙心细的比小媳妇还要细。

  罐头和饼干第一时间被兽医收走,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想偷拿,然后就被陈余带着一群喽啰们围攻,尤其是不辣和蛇屁股。不辣不是陈余的兵,陈余原来是个连长,逃命路上看见不辣于是说自己也是湖南人,看陈余人挺好就跟在他后面跑。

  蛇屁股是厨师,对于食材最是上心,一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等闲三五好汉不能进身。有个不长眼的家伙挨了蛇屁股一刀,但是没人在意,只有兽医大喊大叫抹眼泪,那个倒霉蛋挨刀都没哭,但进的兽医的伤员间后硬生生被吓哭了。

  陈余蹲在墙头,手指上夹着一根香烟。同是一身尉官服的康丫将烟屁股夺了去,陈余气不过踹了他两脚,后者笑呵呵的吞云吐雾,然后被呛的大骂‘死鱼,挨千刀的咸鱼’。

  “老子加了干荷叶卷的,呛不死你才怪,那个死瘸子哪去了?”

  康丫虽然被呛的受不了,但还是舍不得丢下这节烟屁股。“鬼知道烦了跑哪儿去了,早上就看见他瘸着腿顺墙根溜走,叫都叫不回来,我估计八成找坑把自己活埋了。”

  说话间,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尉军官迈着踉仓的步子走了进来,肩膀上扛着一个大南瓜。

  “呦喂!哥几个怎么都吃上了,小太爷窜了小半个禅达才找到的南瓜不用被开瓤了,吃的啥啊?走门口就闻见香味,能给小太爷匀上一口吗?”

  “匀个屁,妈的!这死瘸子没饭吃!”陈余看见烦了肩膀上的南瓜气不打一处来,早知道有南瓜吃就不用换自己手表了。

  “烦了,你来的正好,死鱼身上还藏着好货,我们两个把他搜搜。”康丫丢下那节烟屁股站起身喊道。

  “那表是他未婚妻的,你还想从他身上搜出啥来,指不定他兜里现在比你脸还干净。接着,今儿可累死小太爷了,怎么没人给我捏捏腿啊?”

  “我来、我来。”

  刚吃了一碗罐头饼干糊糊的不辣接过南瓜,然后扶着气喘吁吁的烦了走到屋檐下,卖力的给他捏腿捶背,好不殷勤。

  “烦了,这南瓜子能给我留着密?我打算种到地里,这样我们明年就有南瓜吃了,你看我聪明不?”

  “哟喂!哥几个听见没,今儿我们不辣哥开窍了。”烦了开始阴阳怪气的嘲讽道:“明年,你能活过明天就是好事,明年你有命吃吗?”

  “也是哦!”

  不辣反应过来,明年自己有木得命恰南瓜都是事。“不种了、不种了。”

  陈余开口道:“蛇屁股,把这南瓜开瓤,趁太阳大把南瓜子晒干。那个谁,谷小麦,明天赶早去外面拾柴,过几天炒了给迷龙送过去,我看他整天磕西瓜子嘴都磕歪了。”

  “好嘞!我明天早点去,官长。”一旁正在抱着土瓷碗吃饭的豆饼兴致勃勃应承着。

  “磕你大爷,你姥姥嘴歪了老子都不会歪!南瓜子给老子炒好送过来,值一罐头。”

  不远处正在仓库里的迷龙大骂一声,可是没有拒绝南瓜子。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