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游戏账号回古代经商
我带着游戏账号回古代经商
秦颜洛 著
连载 · 66.72万字
月票
4
粉丝数
4488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 美食 轻松
现代网瘾少女乔芸打游戏时遭遇意外,一朝穿越到古代农家,一睁眼就躺在破庙里。
爹娘去世,一个恶毒后奶奶,孤苦无依的她像个小白菜!
不慌,她带着自己辛苦肝的账号一起打拼,开食肆,卖方子,游戏在手,天下我有!
只是,为什么她招来的都是美女姐姐?说好的男主男配呢?
明艳动人的酒楼老板娘:这个乖乖是我们酒楼的小福星!
清丽绝尘的长安第一绣娘:这分明是我们绣坊的小锦鲤!
柔媚婉转的贵妃娘娘:嘤嘤嘤你们不要欺负我不能出宫~
高冷冰山的酷飒女刺客:是我先遇见她的……
乔芸擦了擦口水:嘿嘿嘿能跟这么多美人姐姐一起赚钱实在是太好了!男主?那是什么能吃吗
关键词:经商、奋斗、致富、轻松、日常、超级金手指、苏爽、家长里短、轻极品,主温馨,无雌竞。
架空,轻考究。
只配角有言情线,女主只想赚钱。
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报仇? · 24小时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怎么这就穿越了

  此时的轩唐正值初冬,凄厉的寒风像是尖利的刀子,狠狠的扎向大地。

  乔芸在刺骨的寒冷中睁开眼,一时间有些迷茫。她想起身,可手脚还有些酸软无力,根本没法支撑身体,只好躺在地上环顾四周。

  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瞧见豁了牙的破门半开着,吱呀作响。

  寒风拍来,直往人衣服里钻,似是要割破人皮肤才罢休。乔芸惊觉自己身上只有一件破烂不堪的麻布夹袄,原本就薄如纸不说,风一吹里面塞的草絮子就往外飞。

  乔芸一边抱着胳膊,一边颤巍巍的起身来到门前。

  屋外的天空上堆着分布不均的乌云,云缝中依稀漏下些浅黄色的月光,像捣烂了的蛋黄。

  远处有几点小米粒儿大的灯火,看起来离这里有相当一段距离。

  “醒了?”屋子的角落里,传来一个男声。

  乔芸被吓了一跳。

  这破房子里还有别人?

  黑暗中,角落里有个黑糊糊的人影,他似乎站起了身,来到门前。在乔芸的注视下,把破门关上了。

  “别开,漏风。”

  他是个身量比乔芸稍稍大一些的少年,穿着一身皮子做的圆领袍,看起来就暖和,不知道比乔芸的那身破烂夹袄好多少。

  那个少年又慢慢踱步回到了屋角的稻草堆后面,不说话了。

  乔芸一脸懵逼,还是没消化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附近应该都是农田,农民把割下来的稻草暂时放在破庙里也是有的。

  只是,可能这稻草堆在这里太久,稻草的主人都忘了这破庙里还有自家打下来的一堆稻草呢。

  倒是便宜了来这里夜宿的旅人。

  乔芸跟着踱步到稻草堆后面,跟他并排躺下,蜷缩起来,往手心里哈气,活动了一下冻得僵硬的手指,搓搓胳膊。

  这稻草堆后面吹不到风,身上搓久了是可以聚起来热气的。

  乔芸其实很不解。

  她明明前一刻还在家里,趁着睡午觉的时候戴上头盔玩会儿全息网游……为什么突然穿越了呢?

  她一边搓胳膊一边想,想着想着,意识就有点模糊,越来越困。

  她做了个梦,她梦见前世她打游戏的时候,突发地震,身在游戏内的她来不及逃跑,被掉下来的预制板砸中了头……

  乔芸一时有些崩溃,她着实不能接受这么惨的事实。

  前世她死之前,她和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刚刚考上同一所心仪的大学。因为乔芸住不习惯学校宿舍,家里人便帮她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小公寓。

  本来男朋友经常会到她租的公寓与她一起住,地震来时可以及时叫醒她。但恰逢那天男朋友老家有事,回家去了。

  就是这么巧……

  她不敢想,她的父母、小姐妹们、她的男友听到这個消息会有多悲痛。

  也许是老天爷也觉得她死得太冤枉了,就让她穿越了。

  梦中画面又一闪,跳出了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原主同样叫乔芸,家中还有个尖酸刻薄的奶奶吕氏,乔老爷子早些年就死了,只剩续弦乔老太太寡居在白荷村,她手里攥着一家子的经济大权,四房儿女每日吃穿都由她照看。

  乔芸的爹在家中排行老大,是乔老太爷先妻之子,故而被吕氏很是看不顺眼。

  他每日上山打猎,给家中添些荤腥,也去县上的酒楼换些钱,回来分文不落的上交给吕氏。

  可以说,自乔老爷死后,乔家的一家的主要收入来源都要依赖乔大。

  饶是如此,吕氏还把家中劳苦活计都推给乔芸的娘亲甄氏,让她一个人做,只因甄氏肚子不争气,嫁过来十一年,只生了乔芸这一个女儿,没有儿子的甄氏被吕氏理所当然地揉圆搓扁。

  一个月前甄氏与二房的李氏发生口角,争执之中被闻讯赶来的吕氏猛推了一把,结果肚子里刚怀上,还未来得及报喜的一个胎儿就没了。

  可吕氏竟连小月子也不给她安生养,让她大冷天的洗衣服,于是甄氏又添上了下红之症,只得卧病在床。

  三天前,乔大趁下雪前最后一次进山,结果被熊瞎子生生咬死。

  甄氏听后大恸,竟一命呜呼。

  乔芸是大房独女,其他几房谁都不愿意养。吕氏为了省一人口粮,便撺掇着李氏把乔芸带到这座破庙,给她灌下蒙汗药,让她生死由命。

  乔芸醒了,她回想起梦中的内容,一时又悲又怒,悲的是她前世的亲朋该如何哀恸,怒的是怎么会有如此心狠手辣的奶奶婶婶,竟有胆子害死大房遗孤!

  不过,从今以后,她会替可怜的原主好好活下去。

  原主原来的乔家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她不如就舍了那里,开始自己新的人生。

  乔芸前世的时候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她会做菜,厨艺还算不错,她可以去酒楼或者大户人家的伙房里谋个差事;她会刺绣,前世她报了蜀绣班,一手针法绣得连老师都称赞不已,她可以去绣坊做活,她还会吹笛子弹琵琶……

  思绪至此,她忍不住感谢爸爸小时候给她报的各种兴趣班,她原先还为自己忙乱的童年抱怨过,没想到一朝穿越,这些真的都成了她可以谋生的手段。

  眼下该怎么办呢?身上越来越冷,一身破烂草絮芯的袄裤,怎么能御寒?就算聚起来的热气也很快就散了。

  她好不容易白捡了一条命,可不能又被冻死,若是冻死了,那她有再多的谋生手段都白搭。

  她试探性的喊了一句:“你睡着了吗?”

  少年没回声,但是她听见了翻身的声音。

  乔芸又问:“你冷不冷呀,怎么不生火?”

  黑夜中,少年道:“没柴。”他也想生火,要是能生一堆篝火,他就能暖一暖自己冻得冰凉的手和脸,烤一烤自己带的干粮,总好过现在只能蜷缩在这破庙的角落,冷的要死。

  乔芸又问:“你打哪儿来?是不是住在这庙里的小乞丐?”

  乔芸自然知道他不是乞丐,乞丐能穿毛皮做的袍子?她只是激这少年跟她说说话。

  可少年又不说话了,乔芸能猜到少年那被她的“蠢”气到无语。

  不过乔芸自信自己的声音很好听,他对她必定不会反感,黑灯瞎火的他也看不清她长什么样,方才她往这边躺下的时候少年并没有把自己赶走,所以他大约不会厌烦自己的。

  乔芸又用一种很谄媚的语气央求起来:“小公子,打个商量。你睡外面好不好,我睡里面,外面太冷了,我都快冻死了。”

  乔芸这副身体是十一岁左右的年纪,胸口的两块已经因为发育偶尔会隐隐作痛了,声音最是清脆悦耳。

  那少年不过也才十四五岁,哪里受得了小姑娘这么个语气求他,便是再高冷也要心软那么一下下。

  他猛地起身,站起来脱下那毛皮外袍,盖在了乔芸身上。自己又从自己的包袱里摸出另一件毛皮外袍穿好,走到乔芸外侧躺了下来。

  乔芸喜滋滋的裹着那尚且带着体温的毛皮袍子,脆生生的答:“谢谢小哥哥!小哥哥,你为什么会睡在这个破庙里?”

  她知道,少年肯这般妥协的照顾自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和他多聊聊,套一些这个朝代的信息也不错。

  “过路人。”少年总算愿意回答她的话了,虽然还是这么简短。

  “过路人?那小哥哥你要去哪呀?”

  “神都。”少年的声音低淳如箫,好听的紧。

  神都不就是洛阳吗?看来她莫非穿越的不是什么架空世界,难道是真实古代不成?

  “你去洛阳?去做什么呀,能不能带我一程?”这可是大城市,好想去看看。

  “做官。不带。”

  少年的语气又恢复成了冰冷淡漠的情绪,他刚刚确实心软了那么一下下,但也仅此而已了。

  “行吧,不带就不带!”乔芸撇了撇嘴,困意袭来,她翻了个身背对少年,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带着花香的微风袭来。

  不对,现在是冬天,哪里来的花香?

  乔芸猛地睁开眼。

  月光清亮如昼,眼前是大片五颜六色的花田,一直蔓延到山脚下。花田周围是绵延不绝的群山,整片花海在夜色下分外静谧,飞舞的流萤将花海妆点得如梦似幻。

  乔芸瞪大了眼睛。

  面前花海并没有虚无缥缈之感,而是实打实的,她甚至能闻见花香,伸出手来还能摸到花瓣,耳畔是轻盈的风声。

  嗅觉、触觉、视觉与听觉都一切正常,这不是做梦!

  这是哪儿?她明明刚刚还在破庙里睡觉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空间?

  乔芸眨了眨眼,意识到存在的可能性之后,她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这位姑娘~您是需要花种、丝线还是丝绸呢?”

  正当乔芸乐不可支时,她旁边响起一个软糯悦耳的女声。

  声音有点耳熟……

  回头一看,原来自己身旁还站着个清丽的小姑娘,她一身精致丝绸裁剪的长裙站在石质路灯旁,瞧着分外婉约文静,背上却背着个远行时才背的大竹箧,里头一卷一卷的丝绸和荷包,她却也不嫌重。

  记起来了!乔芸惊的倒吸一口气。

  这不是全息网游《江湖客》里的望月谷吗?这个小姑娘是望月谷的声望商!

  这好像正是她穿越前在游戏里最后站的地方?

  之前游戏内更新了一些新的配方,声望早就到达钦佩的她刚买完商品,正在原地学习,等待那长长的读条,地震就来了。

  难道……!她这是把游戏数据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吗?

  她心里一阵激动,看来穿越大神还是眷顾她的啊!

  如果是这样,那这可比什么金手指都强啊!天胡开局!

  记得她前世的时候,随着全息游戏头盔的研发成功,原本一直在走下坡路的MMORPG终于在游戏市场中再度抬起头来,那些MMORPG类的游戏各个都有自己构建的一个个完整弘大细节完备的世界观,自然是全息化的最佳选择。

  而《江湖客》就是这众多MMORPG网游之一。这游戏背景在大唐开元年间,游戏中的场景百分百真实还原,而又多了几分美术渲染出的壮丽;玩法内容更是极为丰富,自由度超高,是时下最热门的古风武侠游戏之一。

  望月谷是游戏里的一个用针的江湖门派,以丝绸工艺闻名,其门下弟子们以花瓣做染料,染出的绸缎与丝线五光十色且经久不褪,就算在玩家之间也是千金难求的奢侈品。

  她在游戏中既不爱pvp也不爱pve,她是个生活类玩家。经过开服至今数年的辛苦经营,她的财富积累已然跻身进入游戏内荣华榜第二名。

  乔芸迫不及待地伸手在空中一划拉,想把游戏菜单调出来。

  她想确保带来的确实是自己的账号。

  但她打开菜单后,她愣住了。

  界面上赫然显示着,ID:乔芸,头部装备无,上衣“破旧的夹袄”一件,腰带无,裤子“破旧的麻裤”一条,鞋子“破旧的木屐”,戒指项链腰坠武器统统没有。

  玩呢?她辛苦做的装备去哪里了?莫非穿越一趟自己的号被系统洗了?

  而且,为什么家园界面一直显示数据加载异常?

  她曾经多如繁星的店铺,奢华得堪比大观园的庄园,在家园界面的资产列表里统统变成了空白。

  总不会是要让她从头玩起吧?

  游戏开服了六年,她起早贪黑肝了六年才混到荣华榜第二!

  眼看自己起高楼,眼看自己楼塌了……

  经历了情绪上的大起大落之余,乔芸还觉得自己的肝隐隐痛了起来。

  现在,她游戏里和游戏外都是一穷二白,别说荷包比脸干净了,寒冬腊月里她身上的衣裳都比树皮还薄,这还得肝双份!

  乔芸颤抖着双手打开荣华榜,想看看现在其他玩家都在什么水平。

  看到排行榜是第二位那醒目的人名,她愣住了。

  闲云,这是她自己的游戏ID。

  闲云这个玩家的头像居然是彩色的,赫然是在线状态!

  可自己明显不在账号上,那在线的这是什么玩意?

  她的游戏账号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连她男朋友都不知道。

  往日烂熟于心的游戏ID在此刻分在刺眼,乔芸点开了闲云的角色详情,该账号名下的所有店铺、仓库、作坊都在正常运营。

  见了鬼了?

  乔芸的手腕僵在半空中,半天也没消化明白巨大的信息量。

  “这位姑娘~您是需要花种、丝线还是丝绸呢?”

  声望商在长时间待机后又发出了悦耳的语音对话。

  乔芸回过神来,关掉荣华榜,对这位姑娘笑了笑:“不了,暂时先不用。”

  闲云的在线状态没有隐藏,显示此刻该角色正在家园中,她要去看看对面是人是鬼。

  说着她一手划拉出宅园排行榜,点击排行第一的庄园选择造访。一阵白光闪过,她已经站在了一座雕梁画栋的大门外。

  望月谷四季如春,而游戏内整体还是在冬天,这点倒是和游戏外是一样的。乔芸刚落地就打了个寒颤,她搓了搓胳膊,仰起头。

  朱漆木门紧紧关闭,椒图衔环是纯金打的,斗拱阑额上彩绘着精美的飞天舞乐;飞檐檐角上悬挂着三叠铁木灯笼,大门左右两侧的石狮威武轩昂,石狮旁边分别摆着一架赤漆灯联,这灯火通明的大门熟悉得让乔芸鼻头发酸。

  她走上前去,以门环叩门。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的家园是设置了只有拥有请帖的人才可进入的。她,应该敲不开门。

  可眼前的大门确确实实开了。

  门后是一个生得清俊又温润的男子,他对她微微行礼,说:“贵客,我家主人候您多时了。”

  这不是她雇的管家吗?

  乔芸目瞪口呆,她很想呵斥一句我才是你的主人!

  可是她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双腿不由自主地迈进了院子,直奔正殿。

  屋里的人会是谁呢?

第一章:怎么这就穿越了

新人免费读3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