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宇智波义勇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在线阅读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

轻小说 / 衍生同人

48.4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01 12:50

书籍摘要: 【火影】×【鬼灭】同人。消灭鬼舞辻无惨后的两年后,水柱富冈义勇寿终正寝,本以为能在阴间与家人和战友们团聚,没想到一睁眼,成了忍界的新生儿,还是宇智波佐助的双胞胎兄弟。没有了敌人和目标的义勇慢慢长大,他无心成为忍者,也不喜欢争斗,决定把照顾家人作为自己此生的责任,平静的过完一生。直到五岁生日那天,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脑海,改变了一切【与宇智波鼬近距离相处1小时,炎之呼吸解析度+0.02%。】【炎之呼吸达到常中水平后,即可复活炎柱·炼狱杏寿郎。】于是乎,为了复活过去的战友,义勇逼迫自己走上了交朋友的道路。简而言之,这是牺牲的柱们在忍界复活后,开始新的人生的故事。【注1】本书练习日常文,写个开心。【注2】单女主蝴蝶忍。取消原著中富冈义勇有后代的设定。【注3】不死川实弥和蝴蝶香奈惠是作者上本书的重要配角,所以不会复活。【注4】作者设定呼吸法在忍界可以直接调动自然能量,能合成是仙术查克拉,所以威力很大。不能接受以上几点的读者请不要阅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萝卜蘸将.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杰行月丶.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我的AP劫天下无敌.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衍生同人小说推荐

海贼王之美食系统在线阅读
穿越海贼王世界,成为未来海军元帅‘佛之战国’的养子,雷法本以为这已经很离谱了,直到他发现自己身上还有着一个能兑换来自‘美食的俘虏’世界里的东西的【美食系统】……  ‘猿武’与‘海军六式’的碰撞!……‘暗技’与‘霸气’的交锋!……‘食技’与‘恶魔果实能力’究竟孰强孰弱?!  ——————  “宝石之肉吃过吗?没有?……彩虹酒喝过吗?也没有?……那世纪浓汤呢?还是没有?弱爆了好吗。”  “其实吧,战斗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的真正职业,是一名资深吃货……”坐在马林梵多的城头上,雷法一边吃着美食,一边欣赏着传说中的顶上战争。  【书迷群‘听涛阁’,群号:102379869,欢迎加入!】
听涛公子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骰运之神保佑在线阅读
“要是再投出大失败,我就去死!” “要是再出大失败…你就是不想死也难啊~” 被骰子决定一切是一件公平而残酷的事情,尤其被决定的还是自己的命运时~ 玩跑团桌游连续大失败,罗森怎么可能想到有朝一日这小小的骰子竟然真的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与生死! PS:书中所有的骰子,都是作者本人亲自投骰子投出来~ PS2:本人两本完结作品,完结更新有保证,请放心收藏阅读~
百年猫舌兰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从斗罗开始的扮演之路在线阅读
“摩西摩西,这里是黄猿,收到请回答~”一个身批正义披风,穿着黄白色西服的高大男子正对着手中的电话虫自言自语道。 “啊咧,教皇大人是不是没有收到呢?这可是个大问题呢~” 随后,黄猿露出了那个让人想要守护的笑容! 斗罗篇(第一卷,1~705)、鬼灭篇(第二卷)、骨傲天(第三卷) (群号是1098046855,之前放在评论里,不太好找,就放在简介里咯~)
超级大团长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开局一把天生牙在线阅读
(新书《恩兹华斯御主的二次元灵子转移》发布,欢迎阅读 穿越成fate世界魔术家族恩兹华斯家的后代,没有异闻带咱也一样灵子转移给你看。 不断穿越其他世界,在异位面召唤英灵,回来就能制做英灵卡片。 本来只存在于卫宫巨侠世界、将置换魔术玩到极致的恩兹华斯,将会在异世界中绽放怎样的色彩。 有特异点要上,没有特异点创造特异点也要上! 主世界Fate 经历的位面:爱书的下克上-在地下城寻找邂逅-……) 开局一把天生牙,没有输出只有奶怎么破? 砍谁谁回血,好尴尬。 在《落第骑士英雄谭》学会的伐刀技能,固有灵装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天生牙,没有输出我也很绝望啊。 这是主角带着固有灵装天生牙不断在二次元间穿梭成长的故事。 有病有伤砍一刀就好了,相信我,队友,这一刀之后再没有痛苦。 我这一刀下去,你可能就满血复活了。 穿越位面: 钢之炼金术师-史上最强弟子兼一-鬼灭之刃-FateZero-火影忍者-斩赤红之瞳-落第骑士英雄谭-地下城寻找邂逅(目前)-待定
小愚若智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在线阅读
夜幕下的龙难逃宿命,人类用贪婪来诉说正义。  这不是少年的成长,而是大人的救赎,纯真早已过时,疯批才是yyds!  -  纸页翻动,现在书写命运的我是谁?
我自听花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放开那只宝可梦在线阅读
陈越进入无限世界宝可梦分界,第一个副本就是在火箭队当卧底,靠着自己英俊帅气的脸,他愉快的开启了在反派组织升官发财养精灵的日常生活。 一段时间过后,关都联盟现任天王渡想起了自己曾派过一个年轻的调查员前往火箭队当卧底。 然后,他就在另一名卧底上报过来的火箭队干部名单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渡:???我让你去卧底你怎么在那里当上干部了? …… 主剧情,培育情节比较少
骑车的风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东京武侠故事在线阅读
中原少年至东京,谱写一段武侠故事…… 我叫颜开,十五岁,中原人,来东瀛留学,就读于私立神间学校,兴趣爱好是画漫画,和学姐一号霞之丘诗羽讨论剧情,和学姐二号毒岛冴子切磋武功,靠打两份工维持生活。每天回家练功四小时,打坐两小时,画漫画到天亮,校医御门凉子问我为什么还没死。 (PS:综漫背景,主角改编武侠剧画漫画,以80、90后回忆居多。)
生之羁绊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全职召唤法师在线阅读
新书:【从天才开始无敌于斗破】 【全职法师同人文,宠物流,群:230406253】 一觉醒来,梦醒时分。 白云之中有神山,天堂位立神山顶。上古虫母霸占天堂顶,亿万虫族虎视眈眈。 召唤位面,千族精灵,纯血龙族,灭国妖兽,三国鼎立,谁主沉浮。 埋藏在九寨五彩天池中的图腾之秘,五彩鸾鸟即将重现世界。 茶卡盐湖映出异世天空,一沙一世界,一盐一宇宙,异世霸主点将杀伐,湖中传来阵阵战鼓擂。 妖都神秘驭虫世家掌握远古驭虫术,是驭虫还是养蛊仅在一念之间。 暗黑王魂魄存于世间,杀人不过头点地。 亚马逊神巫施云布雨,南极神帝冰封天下,沙哈拉现幕后黑手。 世界大乱是巧合还是预谋?圣城一直扮演什么角色?世界学府之争到底争什么?
a小白b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诡秘:我给极光会当外援那些年在线阅读
诡秘之主同人。 一个外神在地球的卧底生活。 作者放飞自我,详情内容可见第一章。
天墟极光
日更千字
衍生同人
当前位置: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宇智波义勇

  “一个妖狐!一个白内障!都去死吧!哇哈哈哈——”

  “黄头发的,明明上次都教训过你了,还敢来管我们的闲事!”

  “喂喂喂,别把怪物打死啦,先让那个没有瞳孔的(其实有但一般看不见)给我展示一下白眼再处理他。”

  树林中,三个身材高大的小孩停止了对漩涡鸣人的拳打脚踢,又朝一旁瘫坐在地上的日向雏田走去。

  雏田从他们彼此间的缝隙中,看到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鸣人,心里像针扎一般的疼,本就苍白的脸色吓得发青,泪水不争气地从眼窝中涌出。

  去年冬天,就是这些人欺负她。

  鸣人见义勇为阻止他们,这些人却把鸣人打得鼻青脸肿,连他保暖的围巾都毁掉了。

  她今天偶遇鸣人,本来只是想表达对上次的感谢,所以支走了保护她的忍者。

  但没想到,同样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

  【动啊、雏田,还手啊……】

  【就像跟爸爸还有宁次哥哥做拳法练习一样——】

  【你明明能保护自己的!】

  记忆中,她一掌劈开木板时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然而现实是,那三个人离她越近,她就越是四肢发软,所学的一切都被忘得干干净净。

  而那三個人的面目,也变成了对他怒目而视的父亲和宁次哥哥,加深了她的无助感。

  “喂喂喂,这白眼妖怪还会哭哩,你们说是真哭还是假哭?”

  三个孩子中为首的那个看起来十分好奇,“照理说,她的眼睛跟我们应该不一样吧?”

  雏田身体抖了一下,紧紧闭上眼睛拼命后退,直到背部撞到了一棵树上才停下来。

  【德间(仆人)、爸爸、宁次哥哥,不管谁来都好,请救救我和鸣人吧!】

  “诶?她把眼睛闭上了。我还想再仔细观察一下呢!真扫兴。”

  “掰开眼皮看一看就知道了嘛。”

  “要是撒上点土进去,她的眼睛还是白色的吗?”

  “试试看。”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可怕又无知的主意一个接着一个从脑壳里涌出来。

  而瘦小的雏田握住双手作出祈祷的姿势,在心中大声念道——

  【谁来救救我们吧!】

  “你们三个!不许碰她!”

  日向雏田猛地睁开眼睛,三个孩子也不可置信地扭过头去。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打得鼻青脸肿、连眼睛都没法睁开的旋涡鸣人。

  他胳膊打着颤支撑着身体爬起来,用脏兮兮的手指向几人,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我们,还、还分出胜负!我现在才要拿出真正的、实力呢。”

  【鸣、鸣人!】

  日向雏田伸手捂住嘴巴堵住自己的哭声。

  【别、别再站起来了。】

  三个孩子彼此交换眼神,刚才的不可置信逐渐消失,嘴角掀起一丝狞笑。

  他们用嘲讽的语气对旋涡鸣人说道:“别大言不惭了。有本事你就走过来阻止我们啊?”

  他们都是上过忍校的孩子,一眼就看得出,旋涡鸣人现在能站起来已经是奇迹了,走不了两步路就会原地趴下。

  果然,鸣人才走了一步就差点跪倒在地。

  确定鸣人只是虚张声势后,三人再次回头准备对付白眼女孩。

  “我说过了,你们的对手是我啊!”

  漩涡鸣人拼尽全力大吼一声,趁机拾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块,朝他们三人砸了过去。

  被瞄准的那个孩子轻松躲开,正准备回身嘲讽对方时,却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裂响——仿佛骨头被打断的裂响。

  “咔——”

  三人心中一惊,赶忙转身,目光集中在日向雏田所依靠的那棵大树上,随像见了自己鬼魂似的神色大变。

  漩涡鸣人刚刚丢出的石头,像撞击地面的陨石一般,深深地嵌在大树的正中央,但这还不止。

  在那颗石头周围,还密布着圆圈状的裂纹,仿佛下雨时水面上荡漾的痕迹。一条巨大的裂缝朝着树的后方延伸,几乎要两之一分为二。

  可想而知,这一记石头砸在他们的脑门上,绝对能给他们开瓢了。

  “喂喂,开玩笑的吧……”

  一个孩子觉得腿有点发软。

  “到底是怪物唉,我们还是、还是走吧。”

  三人警惕地盯了一眼呆愣在原地,似乎不知所措的漩涡鸣人,留下一句“你给我们等着”,便要匆匆从大路离开。

  他们没走几步刚转过弯,身前又出现了另一个人影,吓了一大跳。

  三人定睛一看,发现那人是个四五岁的孩子,留着一头还算柔顺(相比佐助)的黑色短发,五官清秀而冷峻,穿着深红色的短袖上衣。

  虽然他双手充满生活气息地、提着装满蔬菜和鱼的塑料袋,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森森凉气。

  而这还不是他最惹人在意的地方。

  关键是他的眼睛,仿佛一团被迷雾包裹的深山寒潭,完全是死水一般的、深蓝色的冷寂。

  那是一双没有半点光透出、黑洞一般的双眼,仿佛暗示着其主人没有灵魂,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男孩迎着三人走来,步伐缓慢而坚定,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这三个人便自动让开路来,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他们皮肤表面浮起了细细密密地鸡皮疙瘩,一半是因为冷、一半是因为对方那不似活人的眼神。

  直到男孩从他们三人身边越过,露出了背后那“乒乓球拍(其实是团扇)”一样的家徽,他们才知道——

  “是宇智波家族的神经病!”

  “我说怎么这么吓人!”

  “快跑,不然会被警备队抓起来关进大牢里的。”

  小声交流后,他们用尽身上那少得可怜的查克拉尽快逃走了。

  而另一边,彻底脱力的漩涡鸣人正倒在雏田怀里,脸上却咧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当然,这个满足并不是来自躺在女孩子的腿上。

  而是来自那棵被石头砸到摇摇欲坠、仿佛要裂开的树。

  “喂喂喂,你刚刚看到了吧!”

  他明明连雏田的名字都叫不出,却毫不客气地用力摇晃对方的袖子,“那才是我真正的实力!之前只是没有认真而已!你们都看着吧,我、我一定会成为火影的……”

  雏田哭唧唧地点着头,耳朵里什么都听不进去,连害羞都忘记了。

  她只希望自己的仆人日向德间赶紧过来,把鸣人送到医院去。

  这时,脚步声涌进两人的耳廓,一个阴影盖住了他们。

  “呀——”

  雏田被吓得抖了一下,但却把鸣人抓得更紧了。鸣人几乎睁不开眼,还以为是那三人回来了,正要挣扎起身,却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苦,又有点香。

  “……”

  雏田每天都要给自己拳头上抹药的,很熟悉这种气味,立刻接过了那个朝她递来的小盒。虽然混杂着一股紫藤花味,但绝对是外伤药没错了。

  接着,她才抬起头,仔细看着对方的面容,透明的眼睛逐渐睁大:“宇、宇智波义勇?”

  宇智波义勇,跟她同岁,是宇智波一族族长的儿子,还有一个叫做佐助的双胞胎哥哥。

  她之所以会认识对方,不仅是因为两族相距不远,还因为父亲在批评她修炼不努力时,总是拿“富岳家那个不求上进的儿子”警示她。

  此外,她因为吃不饱肚子逛小吃街时,偶尔会看到宇智波义勇在市场上挑挑选选。比如现在,对方放在地上的那个塑料袋里,就是两条奄奄一息的鲑鱼,半米多长,很难让人不注意。

  宇智波义勇面无表情地在两人身上扫视着,日向雏田和漩涡鸣人,感觉自己像是被一道柔和的光穿透,所有秘密都完全暴露了出来。

  殊不知,在宇智波义勇的视界中,他们两个已经不再是“人”,而是肌肉、骨骼和神经组成的有机构成体。

  通过这种名为“通透世界”的观察手段,义勇一眼就看得出,这两个家伙都不是普通的孩子。

  那个黄头发、蓝眼睛的男孩受损伤的皮肤和肌肉组织,正在被来自腹部的怪异能量迅速修复。估计他只要睡上一觉,连个轻伤都不会留,体质好的吓人。

  但有点,嗯,怎么说呢?营养不良?

  真是个矛盾的家伙,就好像他的身体和那股能量,属于两个不同的主人。

  而这个日向家的大小姐,以五岁小孩的标准来看,四肢的肌肉质量发达地不得了,比他的双胞胎哥哥佐助也差不了多少,查克拉量也不在少数。

  可就是这两个人,却被那三个再平常不过的小鬼欺负。

  不知不觉,宇智波义勇的脸上浮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厌烦。

  没有力量所以不反抗的人他见多了。

  但有力量却不反抗,还把别人拖下水的人……

  他深深地盯了日向雏田一眼,也不理会对方的感谢,提起塑料袋就离开了。

  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说了那些道理也听不懂吧。寻常人,也不会有炭治郎那样的觉悟,毕竟他们没有失去过心爱的事物,也没有迫切想要守护的人。

  “刚刚那是、是谁?”

  听到脚步声走远,漩涡鸣人紧张地问道,“不是来找麻烦的吗?”

  “不是。”

  日向雏田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把那盒药膏的盖子拧开,“是个好人,他送了一盒外伤药给你。我这、这就帮你涂上吧……”

  直到这会儿,她才有了些小脸通红。

  漩涡鸣人愣了一会儿才说道:“麻烦伱扶我起来。”

  “可是你……”

  “我有问题要问他。”

  鸣人的声音有些发颤,用恳求的语气说道,“拜托你了。”

  另一边。

  宇智波义勇走到那颗几乎被打折的树下,四下张望,像是在搜索着什么。

  “有了。”

  他俯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颗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小石子,用手摸了摸,感受着上边那恐怖的高温,随后将之随手扔到远处。

  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旋涡鸣人之前丢出去的那块石头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凹痕,刚好与义勇刚才拿起的那块石子大小相吻合。

  其实是义勇从远处丢出一颗石子,击中了漩涡鸣人扔出的石块再撞到树上,才造成了这种吓人的伤害。那石子上的温度,正是石头之间的剧烈碰撞造成的。

  “用七之型·雫波纹突刺的方式投掷,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吗……明明还是孩子的身体啊。”

  宇智波义勇盯着树干看了一会儿,便打算继续前进。他还有事要做呢。

  但漩涡鸣人叫住了他。

  “等一下!”

  宇智波义勇转过头。

  和有力量却无法保护自己的日向雏田不同,这个营养不良、即便在重伤状态,依然不忘记保护“弱小”的黄发小孩,很符合他的价值取向。

  所以他愿意多浪费一点时间。

  “什么事?”

  宇智波义勇冷冰冰地问道,也是他一贯的说话方式。

  “你为什么要帮我?”

  旋涡鸣人的状态有些不对。

  他声音中隐藏的情绪与其说是感激,不如说是浓浓的疑惑,还有连义勇都能觉察到的强烈不安。

  【被人帮忙反而一副奇奇怪怪的多疑模样,这什么逻辑?这就是忍者的小孩吗?宇髓天元那家伙,也从小就这么多疑吗?】

  义勇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但是没有说出口。

  见宇智波义勇没有回答的意思,漩涡鸣人咬了咬牙大声说道:“我就是大家口中的妖狐怪物,难道你不害怕我吗?”

  妖狐?

  富冈义勇晃了晃脑袋,突然想起他刚出生不久时,在哥哥宇智波鼬怀里看到的那只巨大的红色狐狸。

  父亲称之为九尾,似乎很是忌惮。而家族也是在那天以后,才搬到了比日向一族更远的边缘地带。

  不过,跟这个小鬼有什么关系。

  他盯着漩涡鸣人的脸看了一会儿,目光在对方的六根胡须上打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漩涡鸣人同样感受到了对方目光的位置,有些释然但又沉重地低下头。

  【他一定是因为不知道我是谁,才肯帮我的。】

  【如果以后知道自己帮助的人就是怪物,他一定会愤怒吧,会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与其让他到时候后悔,不如我直接承认就是了……】

  看不清对方的反应,让漩涡鸣人的心情愈发低沉。与其让别人先喜欢他再讨厌他,不如直接讨厌他一点来得痛快些。至少后一种,他已经习惯了。

  很快,一双鞋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鸣人惊讶地抬起头,这才发现那黑发男孩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只不过他视线实在很模糊,只能看清对方大概的轮廓。

  “既然你觉得自己是狐狸什么的……”

  那男孩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子,在装萝卜的塑料袋里翻找着起来。

  几秒后,他取出了一个颇有喜感的木制狐狸面具,朝鸣人递了过去。

  “那这就送给你了。”

  宇智波义勇定作了五个狐狸消灾面具,把给自己准备的那个送给了鸣人。

  反正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不是父母和哥哥们真正的家人,只是个抢占了别人身体的外来灵魂。他宇智波义勇,和佐助毕竟是不一样的。

  那个本应该无忧无虑长大的孩子,早已被他夺走了生存的机会。

  把面具给这个因为外表而对狐狸产生身份认同感的小孩,也许正好合适。

  旋涡鸣人莫名其妙地接过面具,心情复杂地远超他这个年纪应有的程度。

  这是除了老头和一乐拉面老板及女儿外,唯一一个送给他礼物的人。

  还是个完全陌生的同龄人。

  明明已经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但对方还是愿意送礼物给他。这对鸣人来说,是一件彻头彻尾的新鲜事,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等鸣人回过神来,那个黑发男孩已经走远了。

  鸣人想大声感谢他,但眼泪却流进了嘴巴里面,咸咸的味道堵住了他的声音。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甚至不知道那人的名字。

  他转头看向日向雏田,之前好像有听见对方说“宇智波”什么的,连忙问道: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

  “雏田大小姐!”

  惊慌失措的声音打断了鸣人的话。

  一个头戴木叶护额的白眼少年,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出现在两人面前。

  “德间。”雏田脸上涌出一丝愧色。

  如果不是她把德间支走去买东西,鸣人就不会受伤。

  而日向德间发现自家小姐居然又和这个黄发小鬼搅在一起时,眉头陡然皱了起来。

  尽管看不清楚,但鸣人仍然能在对方的眼神里感到熟悉的恶意,不自觉把头埋了下去。

  “大小姐,我们这就回去吧,不要让家主大人着急。”

  日向德间没有理会鸣人,不由分说地拉着日向雏田离开了,仿佛鸣人是什么灾星一般。不论他是不是,反正家主大人特地强调要远离这样的危险人物就是了。

  直接无视对方是最好的办法。

  “请恕我无礼了。”

  “哎……等一下……”

  事发突然,雏田几乎是被强行带走的,连手上抓着的药罐都没能给鸣人留下。

  后者看着远去的两人,肿胀的眼皮下涌出一丝落寞。但当他低头看见手中的面具时,发青的嘴角却又露出微笑。

  “之后再去还礼吧。”

  漩涡鸣人打起精神,满意地对那颗布满裂痕的大树比了个“耶”的手势,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开始琢磨今天晚上要吃哪种口味的杯面。

  一分钟后。

  戴动物面具的忍者出现在大树前。

  他才轻轻碰了一下那枚镶嵌在树干中的石子,大树就咔嚓一声向前倾斜,伴随着轰隆巨响倒下了。

  暗部忍者停在半空的手,戏剧性地抖了一下。

  “得禀告三代大人,必须约束村民,绝不能再让人柱力受刺激,不然他的力量随时有可能失控……”

  说完,他一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自从这天以后,鸣人再也没被村子里的人蓄意殴打过。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