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侧写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古神在低语在线阅读

古神在低语

科幻 / 进化变异

150.2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3 01:02

书籍摘要: 这是人类和古神族之间的战争,追溯到太古,延伸至未来,贯穿历史长河,谱写史诗。古神们带着破碎的世界入侵现实。亘古的隐秘神话揭露真相。升华者在时空的间隙穿梭,往返两界。现实与超凡,刀与剑,血与火。当末日降临,古神从长眠里苏醒。大幕渐起——我的父亲曾因调查某位神明的复活而失踪,至今生死未卜。我很慌,但不完全慌。因为那个被复活的神明,就是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薇拉0205.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阳乃.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时矣止之.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进化变异小说推荐

交租了,各位仙佛大神在线阅读
天灾异变让人类失去了关于之前的记忆和记载。 三百年后,被柏氏家族二次扫地出门的柏溪杨本想没事开开车收收房租罢了。 然从他发现自己可以进入镜像激发技艺和开启宝箱后,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 有个长得跟女妖精似的女租客天天惦记找小白。 还有一个没事喊着大威天龙的秃子。 带狗的租客听说有三只眼。 多毛的瘦子喜欢玩棍子。 扎着丸子头的小屁孩玩两个轮子无敌。 还有一个看自己眼神怪怪的胖子。 其他稀奇古怪的租客窝在小破楼里也不知道琢磨什么。 这帮人各个神秘兮兮。 柏溪杨发现他们都担心自己发火!难不成和积累的杀气值有关? “今天交租日,别惹我生气,赶紧麻溜的给钱!”
亮底牌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我在进化在线阅读
外科医生杨立发现自家的衣柜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突如其来的死亡袭击让杨立对这个异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探索之中,越来越多的诡异世界出现在了地球......  群号:727197228
跳起来的鱼干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高武枪魂在线阅读
李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已经奋战了三年,虽然是肉身穿越,甚至当时还有不少人目睹了他的突然出现,但是没有人有在意他这个普通人是怎么出现的。  这是一个高武的世界,但世界的真实远不止如此。  异兽侵袭着人类的土地,压榨着人类的生存空间。  而他所能做的,只有跟随无数先辈继续战斗下去。  本书目标是写一个轻松又不失剧情的故事,欢迎大家前来品鉴。
赳赳火洌鸟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从一株杂草开始进化在线阅读
李肆穿越异界变成了一株杂草,依靠“自己的努力”,一路进化成神: 【幸运的小杂草】→【奇形怪状的蛇根草】→【会飞的隐翅草】→……→【堪称一方大佬的王草】→……→【呆毛才是本体的神草】…… 〖轻松愉快的进化之旅〗 〖简介无力,请看正文。〗 〖注:本文不会出现人类。〗
苍天护佑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升维游戏之超凡玩家在线阅读
世界的升维?链接多个世界的平台? 王泽重生之后世界却变了样,超凡开始显现,与之一起的是世界的污染。 诸天万界的竞争,以自身为本金,与世界一起,共同求得升维。
从前有只水溅跃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桌上的小世界在线阅读
苏御做了个梦,自己是一个病人的胚胎细胞。  病人的医生交给了他一个艰巨的任务,送给他一个小世界,让他培养无数的高手,共同抵御入侵病人身体的妖魔。  成功,则病人活,苏御和他所在的世界继续存在。  失败,则病人死,苏御和他所在的世界都会遭受妖魔的杀戮,生灵涂炭。  苏御原本不信。  可当他按照梦中医生要求,将大量的泥土放置在桌球桌上的时候。  他发现,桌球桌上,竟然真的有一个世界!  为了对抗妖魔,苏御进入桌球桌上的世界,开始创造一个文明,培养无数的高手!
加油吧大叔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我能看见经验值在线阅读
贺晓天在睡觉前,只是抱怨了一句无聊。 结果却在醒来后,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眼睛左上角的光屏,成为了他唯一的依靠。 “好吧,这一切我都能接受。可是最起码,你不应该告诉我,到底该怎么获得经验值吗?!” ...... ( PS:新书《我的前世模拟器》, 简介:一个货到付款的快递,让贺曌走上了从未设想过的道路。 “各位前世,我谢谢你们祖宗十八代呀!”) 书友群:626830698,答案:红颜三千。
红颜三千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僵尸围城在线阅读
一头被封印的僵尸王,无意中被盗墓贼释放,于是灭世之劫来临,无数的人类感染僵尸病毒,化作吸血怪物。 社会体系随之消融,无数的国家因此破灭,幸存者如丧家之犬,苟且偷生。 且看来自道门的龙九,凭借几手龙虎山道法,如何在末世之中生存下去。 本书又名:《你走开,别咬我》《僵尸大王饶命》《来啊,互相伤害啊》
玄坷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超凡危险游戏在线阅读
【小白文】【文笔简洁】 绝望的荒野,异常的都市。 随着全球灵境数量的不断增加,人类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压缩。 灵能者,人类当中可以和灵能产生共鸣的变体,被称为新人类。 …… …… 林琛,一个穿越而来的社畜。 依靠着的体内古塔不断突破自身极限。 ”演练完成,提刀术达到第七层!“ ”衍化完成,自创提刀术第八层!“ “世界不过是一场游戏,超凡是具备游戏能力的玩家,探寻最危险的地域,享受最刺激的人生。” “这是一个只有超凡才能享受的危险世界。”
爱摸鱼的河神
日更千字
进化变异
当前位置: 科幻 进化变异 古神在低语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侧写

  四月五号,清明节。

  马路上的水坑倒映出台北路福宁园的标牌,被淅沥沥坠落的雨滴砸出一圈圈涟漪,偶尔有驰骋而来的车辆碾过,破碎的水花迸射四溅。

  今天是个周五,刚过早上七点半,街上已经喧嚣了起来,街边小铺纷纷开张营业。

  街边的护栏旁边,少年站在树下打着哈欠。

  年纪最多只有十七岁,一头黑发凌乱散落着,隐约挡住了眼睛,面容如雕塑般线条明晰,棱角分明,很好看。

  “三十岁,律师。”

  “四十二岁,煤老板。”

  “五十七岁,外科医生。”

  “二十五岁,舞蹈主播。”

  “二十一岁……鸭!”

  顾见临神游物外,眼角余光扫着街上来往的行人,打发着时间。

  看似是一些没有逻辑的话,可那些路过的行人们却纷纷投以诧异的视线。

  有的是觉得莫名其妙,还有人露出一副看到神经病的表情,少部分人则是满脸的猜疑。尤其是最后那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帅哥,神情又惊又怒,轻啐一口,快步离开。

  “神经病。”

  顾见临毫不在意,仿佛那根本不是骂自己一样。

  他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墓园也要开门了,拎起大包小包就准备走。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一条微信消息进来。

  “小临啊,我今天先跟你苏叔叔先回一趟胶西老家,微信给你转了一千块钱。别忘了去给你爸上坟,别在园区里买花,贵得要死。好啦,妈妈要上车啦。你刚出院不久,早点回家休息。”

  语音里播放着女人的声音。咚的一声,戛然而止。

  “没想到妈妈还记得啊。”

  顾见临轻声说道。

  他收起手机,跟门口保安大爷点头笑笑,进了园区。

  保安大爷看着这孩子,只见他穿着峰城二中的校服,背着一个大书包,左手提着行李箱,右手拎着好几大袋子的贡品,明显是个住校生。

  昨晚刮台风,整个城市的交通都停了,学校为了安全起见,肯定也不会放人。

  峰城二中是这座城市里最好高中,教育水平是顶尖的,但离这里有三十多公里。这孩子来得这么早,应该是一大早就从学校里跑出来的。

  保安大爷有些感慨。

  他在这個园区当了十多年的保安,见证了时代的更迭。

  时代越进步,人情味就越淡。

  现在这年头,来墓园给家里人上坟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了。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生活本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人忙起来,不是九九六就是零零七,整天早出晚归的,好不容易放个假就该在家里歇着,哪怕是打打游戏也好。

  十多年来,这还是头一次见孩子自己来给家里人上坟的,真稀奇。

  顾见临并不知道那位保安大爷在想什么,他只是习惯性的要把一切事情给做好。

  多年前,爸爸每逢清明就会带着他来这个地方祭拜家人,每年都是这个时间。但凡来的稍晚一点,街上就会被堵得水泄不通,园区门口人挤着人,只能一点点儿的往前蛄蛹。

  所以爸爸每次都不到六点把他喊起来,那时候他还不情不愿的。

  现在爸爸也不在了,母亲也早就组建了新的家庭,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独苗了。

  当初父母离婚的时候,感情就闹得很僵。

  本以为爸爸出事以后,妈妈投入到新的生活里,很快就会把前夫这档子事给忘了。

  没想到她居然还会来提醒自己上坟的事。

  顾见临摇头失笑,沿着记忆里的那条小路爬上山坡,这个园区里有很多个墓园,爸爸的墓碑分在西区十三号,旁边还有一个小喷泉,很好认。

  墓园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奔驰,驾驶座的车玻璃降下来,露出一张顶着黑眼圈的脸。

  这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穿着警署的警备服,在车里默默地抽着烟,然后朝窗外招了招手,打着哈欠说道:“小顾,这里。”

  顾见临一愣:“周探长?您怎么来了?”

  这辆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两个年轻的探员,手里捧着鲜花。

  爸爸是警署特聘的侧写师,除了工作之外没什么别的人际交际,要说他死后谁还会来看他,也就只有这些身为探员的同事们了。

  所谓侧写,就是通过对作案手法,现场布置,犯罪特征等的分析,勾画案犯的心态。

  从而进一步对其人种、性别、年龄、职业背景、外貌特征、性格特点等进行画像,对其下一步行动等做出预测。

  侧写师对破案很有帮助,所以爸爸在警署很受人尊敬。

  “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周叔就行。”

  周泽搭着车窗抽烟,感慨说道:“我跟你爸认识二十多年了,接手的不少案子,都是多亏了他的侧写才能解决。再说,这阵子但凡放假,你就指定会去警署那边蹲我,那还不如我自己送上门来呢。”

  “喏,这都是你爸带过的年轻探员。”

  他指了指身后:“你们应该都认识了吧?”

  “小顾那么孝顺,为了顾教授的事天天往警署跑,想不认识也难啊。”

  那两位年轻探员笑呵呵说道。

  顾见临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周探长的职务是峰城市警署的大队长,身兼要职公务繁忙,忙起来半个月都未必能回次家,没想到会特地跑一趟。

  “抱歉,这阵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顾见临想到这段时间,自己天天去警署麻烦人家,也有些歉意:“如果真的忙也不用来,反正你俩那么熟,我爸也不会怪你。”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周泽耸了耸肩,推开车门下车,掐灭烟头:“那还不是得来看看你么?他就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也得帮他照顾好了才行。说起来,你最近伤养的怎么样了?”

  顾见临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回答道:“还好吧,反正出院的时候,医生说没事了。”

  “那就行,当初找到你们的时候,你爸已经没了,你也满头是血,昏迷不醒。”

  周泽端详着他的脸,略微放心了一些,唏嘘说道:“医生说就算能捡回一条命,也有可能造成脑部创伤。所以你得多休息,这几天放假就好好在家待着,别老往治安署跑了。”

  “知道了。”

  顾见临回想起四个月前的那场车祸,还有这段时间里浑浑噩噩的经历。

  感觉就像是一场噩梦,到现在都没清醒过来。

  周泽宽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走吧,别在这杵着了。先去看看你爸他们,花就不用去排队买了,我让人给你带了。”

  顾见临抿着嘴唇,微微点头。

  以前他总是听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感慨世事无常,人们的相遇和别离都太匆匆,往往再重逢时早已经物是人非,时间在无声无息间流逝了。

  当初他对此并无什么感受,毕竟他还年轻。

  但现在他明白了。

  因为顾见临怎么也没想到,时隔四个月再次见到爸爸,他坟头的草都有半米高了。

  ·

  ·

  墓园里五座墓碑,从左到右,排列整齐。

  爷爷,奶奶,二叔,三叔,爸爸。

  墓碑上印刻的遗照,看起来走得都很安详。

  好在妈妈活得好好的,否则真就孤儿院开局了。

  全家祭天,法力无边。

  顾见临瞥了一眼最边下的一小块空地,感觉刚好就是给自己留的。

  等自己哪天要是嗝屁了,就埋在这里。

  一家人整整齐齐。

  顾见临放下行李箱,按照记忆里的那套流程,从袋子里取出鲜花和贡品,挨个摆在墓碑上,然后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表示哀悼。

  仿佛一切都跟以往过清明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这次添了一座新的墓碑。

  要买的鲜花多了一束。

  要思念的人,又多了一个。

  周泽默默点了一根烟,最好的兄弟英年早逝,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那两个年轻的探员也觉得很惋惜,毕竟顾教授是峰城市最厉害的侧写师,这些年帮忙破了不少大案子,结果就这么英年早逝了。

  唯一庆幸的是,顾教授还留下了一个孝顺的好儿子。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们忽然听到少年的窃窃私语。

  “你说你一个心理学教授,放着高薪不做,非要去给警署当侧写师。工资低不说,还到处出差,哪里有案子哪里就有你,到底图什么呢?”

  “最后钱没存多少,人也没了。妈妈当年说得对,你这人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好像就没什么优点了。但我没想到的是,我长大了以后,居然也是这样。”

  “当年你干这行,我就劝你多买几份保险。毕竟太容易得罪人了,容易晚年不详。你多买几份保险,要是哪天没了,我的日子还好过一点。可你非迷信楼下那孙半仙的屁话,觉得自己能活过八十。结果呢?四十岁就出事了。”

  “后来我去找那孙半仙对峙,让他退钱。结果他说他是个半仙,算命只能算对一半,我问算对了哪一半?他说算对了寿命的一半,就算要退钱,也只能退一半。”

  “如果你真死了,就赶紧显显灵,把楼下孙半仙也给带下去吧。我跟他儿子约好了,给他也买几份大额保险,等他下去了,我俩对半分。”

  “你那么迷信的人,也不想死后没人给你烧纸吧?”

  顾见临摆贡品的时候,都是按照份额来的,唯独到了他爸爸这儿,就不一样了。

  掏出一个苹果,先啃一口,再摆上去。

  又摸出一个面包,也是先咬掉一半,在往上一扔。

  还有条烤鱼,被他啃得就剩一个骨架子了,也给凑合着放上去了。

  探员怔怔的看着这孩子坟头前疯狂偷吃他爹的贡品,真是孝死人了。

  周泽也忍不住吐槽:“小顾,同样都是来上坟,怎么你小子跟别人的画风差距那么大呢?”

  顾见临抬起头,不知不觉已经八点多了,墓园里零零散散的也来了几波人。

  耳边尽是那些人的哭泣声,四处望去都是一些沉默的脸。

  乍一看,还都是伤心人。

  “那怎么样才算正常呢?”

  顾见临瞥向旁边一个趴在墓碑上嚎啕大哭的女人,淡淡说道:“像这样么?”

  周泽循着他的视线望去,感慨道:“哭得真伤心,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那是一座被砌成假山样式的墓碑,风华正茂的女人跪在前面,抱着遗照哭得撕心裂肺,她的家人就在后面默默的看着,神情麻木或悲戚,各不相同。

  “伤心么?”

  顾见临平静说道:“但是我看她笑得挺开心的。”

  周泽愣了一下:“笑?她什么时候笑了?”

  要知道这可是清明节,但凡脑子正常的人,也不会在别人的坟头上笑出来,除非想找揍。

  “我爸时常说,看人不能总看表象,伤心也是可以装出来的。”

  顾见临又往那边瞥了一眼,摇头:“坟里的那个是她老公,墓碑刻的七零年生的,今年五十二。而这女的最多二十四。她是来上坟的,却打扮得那么精致,化那么浓的妆,浑身上下都是名牌,那包就值八万。”

  他顿了顿:“坟里的有钱,娶了个年轻老婆。这女人不爱他,他死了对她是好事。”

  因为有大笔的家产可以分。

  周泽一愣,乐了:“合着你小子还在研究你爸的侧写呢?侧写那是需要大量人生阅历和知识面的,哪是那么快就能学会的?再说,你这依据也不对啊,你就不兴这女的是人家女儿?”

  顾见临没说什么,他的理由有很多。

  比如,后面站着的几个男的都在墓碑前喊了一声爸,明显是死者的儿子。

  可问题是,这女的跟他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再比如,那些男人看这女人的眼神,满是愤恨和不屑,明显关系不好。

  这个女人无名指有戒指的勒痕,今天却没戴婚戒。

  风里飘过来的香水味,衣服和包的品牌,之前走路时的姿势,妩媚的神态……

  当然,这些细节都不是重点,也没有绝对的说服力。

  顾见临之所以说那个女人在笑,是因为他真的看到了。

  在他的眼里,这个抱着墓碑的女人浑身颤抖,嘴角一点点的咧开,压抑着得意的笑声,笑得前仰后合,明明长了一张挺好看的脸,笑起来却像是个青面獠牙的女鬼。

  “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真刺耳。

  按理来说,她笑得那么神经质,早就会惊动身边的人才对。

  然而事实是,无论她背后的那些家属,还是周边的人,仿佛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

  顾见临倒是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

  他们当然看不见。

  因为这是他侧写出来的画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