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两脚青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从太平要术开始在线阅读

从太平要术开始

仙侠 / 古典仙侠

58.1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11-15 18:00

书籍摘要: 天地不清,妖邪生乱,活人坑藏,死人拦路,赤狐拜月,老狗刨坟……“我有一术门,名太平经,可治病炼丹、可作符催咒、可观天望气、可司御天雷、有通天之能呼风唤雨,有彻地之威撒豆成兵。”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荒谬怪诞.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米歇尔.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张寒山.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英雄老犹壮,月下小剑仙。  这是一本“正经”的仙侠小说。  读者QQ群:703480517
流浪的蛤蟆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从县令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大宋妖魔乱世,鬼怪横行,山河剧变,民不聊生。 陈牧重生大宋,成为大宋泰州府雄安郡清河县的一个县令,清河县内精怪妖鬼遍布,县内百姓水深火热,就连他这个刚到任的县令也被妖怪所杀! 重生福利山河图卷,斩妖鬼,诛精怪就可获得丹药、道法、法宝等各种奖励! 陈牧觉得清河县的精怪妖鬼太少了点,应该吸引更多的精怪妖鬼进入自己的辖地。 已有百万字老书《灵符仙途》,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商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从道法古卷开始在线阅读
天罡三十六法,地煞七十二术,能否斩尽这世间妖魔? 周长青来到了这古代世界,凭借梦中一页古卷,修得无上妙法。 醒来时,大劫方起! …… 本书又名《聊斋之神通宝鉴》、《扑街作者咒我穿越》、《我在大明建仙朝》,已有一百五十万仙侠老书,人品杠杠……
仙先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西游:开局觉醒前九世记忆在线阅读
新书《九叔:十二符咒横推诸天》已发布,欢迎各位读者老爷。 ...................... 穿越西游,成为了金蝉子,但是还没等他开始浪起来,就被送去了轮回,待到唐三藏这一世,他才觉醒了记忆,恰巧此时唐三藏前九世的记忆也被激活了,融合了前九世记忆之后的玄奘在记忆中看到了这九世的遭遇。 这一世,我玄奘必将踏碎凌霄,覆灭佛教,魔临天下!
玄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重生之续道长生在线阅读
大道高在天上,不显人间! 漫天神佛不知踪迹,地狱轮回之门紧闭。厉鬼即将冲出人间,各地城隍拼死一战。 于一个落魄道观之中,许青山身持一座小塔穿越而来,默默打量这个似曾相识的世界。 有渔村走出的少年,弯弓搭箭,熄灭了九天之上的熊熊烈火。 有偏远小城走出的兔妖,奔赴明月,在清冷的广寒宫中不舍昼夜。 有寒酸寺庙走出的僧人,一苇渡江,在无名山菩提树下悟道成佛。 有官宦世家走出的凡人,持戟而立,于大江之中斩杀蛟龙,平定水患。 有石猴蕴育于巨石之中,碎石而出,手持铁棒将人间搅的天翻地覆。 ……… 历史在他眼中演变,乾坤早已颠倒,天道滚滚大势之下,众生皆被裹挟。 天发杀机于无形,万物生灭皆含其中,于此煌煌大势之下,他该何去何从?
三月红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白骨真人在线阅读
画猫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一个变了味道的聊斋世界?叶卿成为了一具白骨,成人是成仙的第一步,仙途浩渺,去伪存真!
逐末的一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运朝之主在线阅读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功名! 建无上天朝,聚天下气运,破己身业障,证长生不死!
枫雪乱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从地煞七十二术开始在线阅读
原名《开局签到地煞七十二术》 王朝末年,妖孽横生,人心如鬼魅,乱世人命如草芥。 陆凡被签到系统带到了这方世界,符水、剑术、斩妖... 一个又一个熟悉有诡异的故事、画皮、伥鬼、判官... 地煞七十二术能否斩尽这世间妖魔?荡尽不平?
浮梦三贱客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吾来此世开大道在线阅读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若此界亘古为黑夜,那我就是照亮亘古的那束光,开明大道传仙圣,指引众生了真玄。 术士魂穿异界古代,天降火雨,灵机复苏,致使天下大乱,妖魔鬼魅横行,方仙道装神弄鬼,存神,符箓,丹鼎,食炁,导引,西方佛门,香火神道,百家争鼎…仙佛万法,谁为掌道尊? 书友群:764641042
黄梁梦蝶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从太平要术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两脚青羊

  “神不明,三炷灵香不拜。”

  “鬼不清,一纸冥宝莫敬。”

  日落西山的昏黄斜阳拉伸人影,绵延的将其打在记载百年历史的老城楼上。

  一名青年道人手持方正布幡缓缓走进西城门,城门口的百姓看着青年道人手上持着的方正布幡低声颂念着幡上的幡语。

  这青年道人便是许渊,于樵山学道,如今年过十七,方从百里之外历练回山。

  许渊并非此世之人,前世因缘际会之下得了一九节杖,后被雷击中之后才来到这方世界。

  浑浑噩噩于九岁之时才清醒,醒来之时就在樵山道观,被观中老道师父养在身边。

  这八年来也跟随在老道师父身边学法,自三年前出山,每年都要外出历练。

  如今回山之际,见县城里热闹,数月不见此景,心生憧憬便入了城。

  他一身藏蓝道袍之上沾染尘土,足靴之下有些泥叶,左侧腰间挂着一个黄皮饮水葫芦,面容清瘦,眉宇之间留有一丝稚嫩,尚未长开。

  右手持着竹挂方正黑白布幡,两面各书一幡语,幡头以红绳挂着三枚盘出包浆的黄澄澄方孔古制铜钱,随着走动发出叮叮脆响。

  随行踱步张望着,也有周遭百姓好奇看来,本是见幡语觉的奇妙,可等一乍看这持幡道人是个年轻的,心中几分升起的期许又落了底。

  如今世道,坑蒙拐骗者不知几云,若是白须飘飘有几分仙家气派的或还可以让人心敬几分。

  走进这县城之后,可见四处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已是夕阳黄昏却似正起闹腾之意,红黄灯笼高高挂起,映的人面容红润。

  车水马龙之间,人潮涌动,是夜市却更像是一年一度的大集会,十里八村各户人家都聚到了县城,炊烟袅袅,食气腾腾,尽显人间烟火胜色。

  东头炸油糕的妇人挽起衣袖,弯腰低头揉搓着面饼,两缕长发搭下,姿态丰腴;西头老人家撑着一个皮箱,打着烛光,白布后佝偻身影手持竹挑皮影说的欢快。

  许渊看的心里欢喜,闻着香味肚子里也起了馋虫,右手从怀中拿出一个折叠整齐的小布包,打开一摸,就剩下零散的十一个铜板。

  眉角露出喜色,好在还有些余钱,左手拎着布包,右手将方正布幡往上一送,抗在肩头走进闹市当中。

  左看右看四处驻足停留也是惬意的很。

  忽而听到前方一阵锣鼓喧天,一群人汇聚围成一团。

  许渊也好奇是什么热闹引来的这般多人去看,三两口吃掉手中的油糕,有些油腻的手随意的往幡面上蹭了蹭就径直小跑过去。

  “借过借过。”

  从人群中挤到前列,却见中央搭着一個木台,一个络腮胡的长发中年道人手中提着铜锣敲打,身后一排木箱,上面裹着红布,保持着神秘感。

  络腮胡身边另有两名青年道童捧哏一般的卖力吆喝着。

  “各位乡亲父老,贫道乃是安阳郡修道之士,如今行到贵宝地没了盘缠,无奈之下贱卖贫道随行的有灵青羊,欲换些钱财赶路回山。”

  “然此有灵青羊也并非谁人都能买,还是要看些缘分,有缘人得之,若是将其养于家中可改风水气运,得赐福泽,若是将其食用,亦可延年益寿,破病消灾。”

  闻言,聚拢的百姓嘘声一片,这种噱头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每次都有人信,可偏偏就是假的,也没见改了运,该得病还是得病。

  “兀那道士,你这般肚大腰粗络腮胡,可没一点得道高人的样子,我看你也是个坑蒙拐骗的!”

  “说的不错,一看就是骗钱的!”

  “骗子!骗子!”

  百姓大笑着跟风去谩骂,台上络腮胡道人脸色一沉,咣当一声将手中的铜锣扔到地上,脚踏罡步,手捏法印,怒喝道:“贫道行得正坐的端,怎能将贫道与那些亵渎道门的货色相提并论!”

  “你们且看好了!”

  络腮胡道人袖子一动,一张黄符捏在指间,口中更是喃喃自语念念有词,不过三息时间,手中黄符无火自焚,此火不生青烟,符灰不落一角,就这么飘荡在道人身前一动不动悬空。

  围观的百姓顿时眸子瞪大,好事者的嘴巴也迅速闭上,震惊不已的看着这一幕景象。

  络腮胡道人目光微微转动将台下众人目光收归眼底,只是看到许渊这个道门弟子之时微微停顿一瞬,借着灯光看清许渊年轻面孔之后这才不放在心上,随后手中法印转动,那符灰随着络腮胡道人的法印轨迹游动起来,看的人群喝彩连连。

  络腮胡道人脸上露出笑容,喝道:“今日我就给各位父老乡亲看看什么是呼风之术!”

  说罢右脚猛然一震,踩踏魁罡,手中向上一拍,符灰震动飞上天空。

  “请风婆助我!”

  络腮胡道人朝天大喝一声,突兀间,一股股微风从四面八方袭来,不知其出处,不知其去往。

  风吹的许渊肩上布幡震动,吹的百姓衣裳挥卷。

  “道长实乃真高人也!”

  人群中那最开始质疑络腮胡道人的汉子惊喜激动的出声称赞,紧随其后一声声夸赞和吹捧之词络绎不绝,更多的百姓围拢过来,将这一处地方围的水泄不通。

  台上的络腮胡道人眼中满是得意之色,两袖道衣翻动,好一番得道高人的做派。

  那台下百姓见这络腮胡道人的本领,心中也由不得不信,这能呼风的必定是高人!

  络腮胡道人见氛围已经烘托到了这,右手往后一背,那随行的两位道童立即得令,迅速掀开那大红布。

  台底下一双双眼睛看过去,只见那红布之下的牢笼里有五头身形差不多大的青羊,这青羊生的稚嫩,一身青色羊毛色泽鲜明,像是颜料染上去的一般。

  这五头青羊那双眼睛更是灵动异常,看着就不同普通羊类的呆板,对视一眼,确确实实能看到那眼睛里的情感流露。

  “果真是灵羊啊!你看这毛!还有这眼睛,真的有灵啊!”

  人群瞬间吵闹起来,牢笼里的青羊顿时害怕的缩在一团。

  许渊见到这青羊的一瞬间眉头微微皱起,随后手中捏了个指诀缠绕一缕玄光从眼前划过。

  原本略显疑惑的面容瞬间冷若冰霜,和许渊离的近的几人瞬间莫名的打个寒颤,汗毛乍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道长!您看在下和这有灵青羊可有缘分?”人群中,一名公子哥颇为期待的询问。

  络腮胡道人看过去,见这男子身穿锦衣,腰间配饰蓝带缀挂青玉,珠圆玉润一派富贵气息,眸子一亮装模作样的沉吟掐动手指微微点头道:“公子生有大气运,倒是的确与贫道这青羊有些缘分。”

  这贵公子闻言当即面色一喜,躬身笑道:“请道长成全这缘分!”

  “也罢!既是有缘,那便予你一只青羊,至于钱财,你随意给贫道些盘缠就是。”

  络腮胡虽然如此说,但是这公子哥可不敢随意,拿出一个钱袋子之后又从怀里取出三张银票道:“在下身上就只有这么多了,一共二百三十二两银子,若是不够,我再回家去取!”

  “公子客气了!”

  络腮胡微微一笑,轻咳一声道:“天干地支,你们两个还愣着作甚?”

  两名道童反应过来,赶紧一前一后一个取来银票钱袋,一个打开牢笼准备抓一只有灵青羊出来。

  “且慢!”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冷喝,所有人都扭头看向扛着布幡突然开口的许渊。

  络腮胡道人眉头一跳,看着许渊道:“这位小道友有何贵干?”

  许渊看着牢笼之内蜷缩成一团的青羊话语冰冷道:“敢问道长这青羊是四蹄的还是两脚的?是爬行的还是直立的?”

  四周百姓疑惑不已,不知道许渊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台上的络腮胡道人和那两名道童却是瞬间脸色一变。

  “小道友这说的是哪里话?青羊自然是四蹄的,又怎会直立?”络腮胡道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许渊回道。

  “道长孤陋寡闻,小道却是知道有一两脚直立青羊。”

  许渊轻笑一声上前一步,肩上布幡滑落到手中,三枚油光发亮的铜钱闪烁着幽幽寒光叮当脆响。

  不等络腮胡回答,就直指络腮胡冷漠道:

  “道长既是没见过,今日小道便让道长见见如何?”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