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成了朱厚熜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

历史 / 两宋元明

38.02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一觉醒来,红旗下的少年林羽发现自己出现在武当山上,那既然当了道士吧,那就好好当,道士也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而且这个世界还有武功。但是当林羽十四岁突破先天师傅惊为天人,自己洋洋得意之际,竟然要拉我去登基,他喵的早干嘛去了,我什么都不会呀。结果就是林羽彻底的取代了朱厚熜,成为了新一任的道士皇帝,虽然没有学过治国理政,但是凭借现代人的思维,再不济也不可能是个昏君吧。群臣:“陛下,还请早立太子。”朱厚熜:“都在这咒我早死是吧,老子先天高手,最少再活二百年,生儿子干嘛,造我的反么,都给我拉出去打,谁再敢提,直接打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星河皆所愿.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黄黄的黄.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随心而看望.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明朝小侯爷在线阅读
穿越成明朝极品二世祖了,生活简直不要太幸福!新书《大唐逍遥驸马爷》欢迎大家品鉴。
难山之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庶子风流在线阅读
本是个平凡少年,意外得到光脑,一朝回到大明正德年间,成为士绅家族的一个私生子。 聘为妻、奔为妾,老爹居然是和娘私奔才生下的自己,生母身份卑微,作为庶子,叶春秋誓要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 在家族不被重视?那就科举来打你脸! 生母出身低下,不妨就为她去讨诰命! 朝堂上明枪暗箭,无妨,无妨,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伴君当真如伴虎?不然,不然,而今天子是正德。 传奇人生刚开始,娶娇妻,立高门,叶春秋从此不再低调做人,就是这样狂拽霸气狠炸天,美好生活从此开启。
上山打老虎额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最狠暴君在线阅读
靖康之耻乃至于大宋灭亡真正根源,不在所谓的冗官冗政冗军之类的问题上面,那些不过是用来挡住屁股蛋子的遮羞布而已。 真正的根源,就在赵大得位不正上面,就在赵二斧光烛影上面,就在赵宋这些没有血性的怂蛋皇帝身上,在这些敢喊“此非儒臣待遇”,被惯坏了的士大夫们身上! 朕,功盖三皇五帝,德配尧舜禹汤,诛卿九族,掀了这桌子!都是你们逼朕的! 普通书友群:791584487,入V群找狗管理拉人。
天煌贵胄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一品江山在线阅读
庆历五年春,范文正新政改革失败,富弼也跟着被下放,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欧阳修喝得烂醉如泥,韩相公却依然高帅富,文彦博彻底成精;狄青成了大宋吊丝偶像,拗相公和司马牛才刚刚参加工作,包青天还没资格打坐开封府,苏东坡正在换牙,仁宗皇帝努力造人中……  就像上天的安排,大宋朝乃至华夏民族最杰出的一帮家伙,全都挤在这个年代粉墨登场。这是最华丽璀璨、最开明自由的年代,空气都令人迷醉。  但还有一个甲子,这个迷人的时代,就要毁灭在异族的铁蹄之下……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有没有幸免的可能?  一只蝴蝶,穿过千年的时空,来到了这个流光溢彩的时代,带你阅尽市井的繁华,带你‘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带你与最顶尖的家伙把酒言欢,带你找到所有的答案。  只是不知他扇动小小翅膀,能为这个世界,带来多少改变……
三戒大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官居一品在线阅读
数风流,论成败,百年一梦多慷慨有心要励精图治挽天倾,哪怕身后骂名滚滚来。轻生死,重兴衰,海雨天风独往来。谁不想万里长城永不倒,也难料恨水东逝归大海。
三戒大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乱明者皇太子在线阅读
万历十五年,即1587年。  这一年,距离明亡还有57年!  这一年,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建州女真开始崛起!  这一年,万历皇帝已经怠政。  这一年,国本之争的大幕已经拉开。  这一年,大明最后的名将戚继光溘然长逝。道德楷模海瑞也与世长辞。  这一年,西班牙和英国为了海上霸权之战如火如荼。  而这一年又被历史学家称为无关紧要的一年。  但这一年却被一瓶二锅头改变了。  ……….  新建了一个书友群:492635934
帅锅大马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气吞大明在线阅读
李自成乱于内,满清盘于辽东,大明江山风雨飘摇。穿越者崇祯,看着朝廷里的东林党,阉党,齐党,楚党斗成一锅粥,心想:做一个独裁暴君也没有什么不好。
官笙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黑太子在线阅读
崇祯十二年,即公元1639年,奸相主政,党争不断,勋贵贪腐,藩王暴敛,国库告罄,民不聊生,饿殍遍野,边塞危急,风卷狼烟,强虏铁蹄,频频叩关,朝廷兢惧,社稷将倾,最后一个汉家王朝行将覆灭……
牛笔老道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人在南宋,开局救了柔福帝姬在线阅读
被某个无良系统拐去穿越的朱云,原本要降临穿越者重灾区——明末位面。 但穿越过来后,摆在眼前的现实却让他欲哭无泪。 一、在404之光的照耀下,系统被打残了,处于残血状态……暴兵平推什么的就别想了!!! 二、自己走错片场,穿越过来的时间点提前了差不多五……五百年!!! “今夕是何年?” “靖康二年” “你又是何人?” “妾身柔福帝姬。” “你爹爹是赵佶?” “正是” “……” 这是一个本该降临明末位面的倒霉穿越者,意外走错片场,在混乱的南宋初年求(gao)生(shi)存(qing)的故事。
陇右道大总管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我成了朱厚熜

  我叫林羽,现在的我非常的懵逼。

  本来我正在武当山修仙,呸,练武呢,我刚突破了先天之境,师傅冲虚感动的都哭了,百年难遇的奇才啊,江湖上多少年没有先天出现了。

  林羽也心里美滋滋的,十四岁啊,十四岁的先天是什么概念,反正用冲虚老道士的话来说就是非常牛掰,牛掰普拉斯。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策马奔腾,纵向人世繁华的时候,他喵的朝廷来了一个使团,说是要接他回去登基。

  当时他都傻掉了,说好的武侠剧本呢,咋说变就变呢,我这好不容易晋升的先天。

  后来才反应过来,这具身体他喵的叫朱厚熜,现在因为他堂哥死了,而且没有孩子,所以顺理成章的接他回去当皇帝。

  说实话,林羽现在的脑子也是懵懵的,他本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少年,也不知道因为啥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一来就在武当山,大家都叫他灵虚子,他也没当回事,后来发现有武功这么个东西,他一心学武,谁能想到他喵的刚突破先天境就来告诉他,他现在是皇帝了,要回去继承大统。

  “靠,我要是知道我以后要当皇帝,还学个锤子武功啊,当然要学一学治世之道了。”

  现在就有点尴尬了,这当皇帝他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虽然他知道这具身体就是未来赫赫有名的道士皇帝,但是他对嘉靖这一朝,知道的真的不多啊,或者说对任何一朝的历史了解的都不是很多。

  “应该没什么问题,反正明朝有内阁,实在不行都给内阁做就是了,而且我是皇帝,嘉靖后期玩修仙都能玩的这么溜,我没道理不行的,加油,实在不行,耗也把那帮家伙给耗死。”

  “呼,我以后就是朱厚熜了,林羽这个名字就让他尘归尘土归土吧,等我哪天退位了再叫这个吧。”

  林羽,不对,现在是朱厚熜了,他不断的给自己加油打气,他也是有资本的,他修行的不是正统的武当山的心法,而是朱厚熜在一本道经中找到的一本《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

  这门功法也不知道怎么出现在武当山的,朱厚熜当场就喜欢上了,威力虽然不强,但是活得久啊。

  而且也不知道是功法契合还是什么缘故,他进步贼拉快,现在他已经先天了,不说长生不老,二百岁应该没问题吧,他就不信当二百年皇帝还不能把国家给治理好。

  “臣内阁首辅杨廷和携众臣叩见陛下。”

  听到外面的声音,朱厚熜心中有些突突,主要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候说多错多,毕竟现在他还不是皇帝,先糊弄过去再说。

  “陛下,首辅大人带着众臣在外叩见呢,您需要叫他们起来。”谷大用看朱厚熜没有反应,连忙上前说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这些做太监的,要是没有皇帝的宠幸,那他们啥都不是。

  “嗯,你叫他们都起来吧。”朱厚熜也没有多说,先糊弄着呗,在他入主这具身体的时候,之前的事情还真不记得了,不然他也不会不知道自己是朱厚熜啊。

  不过知道之后估计也没有那个心思练武了,现在也不可能到达先天,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

  “众卿平身。”谷大用扯着嗓子,努力的表现自己。

  “陛下,援引宋程颐议濮王礼,请陛下尊孝宗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以皇太子之礼由东安门入居文华店,择日登基。”

  虽然杨廷和说的很客气,但是朱厚熜听着很不舒服,怎么滴,我爹都不认啦,而且还择日登基?

  虽然不知道正史中的朱厚熜怎么干的,反正在他这不咋行,这不仅是认爹的问题,更关乎皇帝的颜面,上来我不给你一个大逼斗子就算不错的了,你倒是给我来下马威了。

  朱厚熜也不让谷大用传话了,冷声道:“遗诏是叫我来当皇帝的,可不是来当皇子,杨大人,您说呢?”

  朱厚熜目光如炬,此刻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很生气。

  杨廷和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压迫感,他没想到陛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势,连忙跪倒在地,“陛下,臣等不敢,只是按照礼法,必须如此。”

  虽然被朱厚熜的气势所压,但是杨廷和并不退缩。

  “大胆,竟然如从同陛下说话,杨廷和,我看你这内阁首辅是不想干了。”谷大用看出朱厚熜心情不悦,连忙出来献殷勤。

  他早就看杨廷和不满了,现在有机会在新主子面前卖好,那肯定是极好的。

  朱厚熜眼睛微眯,他终于知道古代皇帝为什么都喜欢用奸臣了,这些家伙听话啊,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自己还没说啥呢,谷大用已经冲上去了。

  杨廷和也不说话,就跪在那里。

  “好,很好,那就在这耗着吧,你们想跪就这么跪着,等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找我,大不了我回去当我的兴王。”朱厚熜也不生气,他倒要看看这些家伙什么时候肯服软。

  他入主大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在这僵着大家都不好看。

  朱厚熜笑盈盈的望着下方跪倒的乌泱泱的一片大臣,感觉很难搞的,明朝时期的臣子权力极大,朱厚熜就在网上听说过一种说法,说是明朝就是被东林党给败坏的,到了后期皇帝已经不得不扶持太监和这些朋党打擂台了。

  何为朋党,就是非我既死,一旦朝堂上出现一个统一的声音,那对于皇帝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在朋党的裹挟之下,皇帝只能听到这一种声音。

  虽然朱厚熜不是特别相信这种说法,因为明朝后期的皇帝奇葩特别多,比如自己堂哥那个将军皇帝,自己这个道士皇帝,后面还有木匠皇帝之类的。

  要说都是朋党害的,那也不尽然,你皇帝不管事,人家报团取暖,好像也是挺正常的事情。

  但是吧,既然有这种说法那就不是空穴开风,总要预防一下的,总不能人家说什么,一味的退让只会导致主弱而臣强。

  朱厚熜和这帮家伙耗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朱厚熜确实挺佩服这些家伙的毅力的,这么大太阳在那跪着,但是今天朱厚熜是不可能服软的。

  最后还是皇太后当了和事佬,遵从朱厚熜的意愿从大明门而入,然后直接到奉天殿继位。

  看着殿下乌泱泱跪倒的群臣,朱厚熜也感觉到一股英雄豪气,都说大明是最有骨气的一朝,但是后期实在是糜烂,没有一位有作为的君主出现。

  现在他上位可就不一样了,虽然他可能不是一位好皇帝,但必然不会让悲剧重演,更加不可能让一百年后江山易主,使得汉人被外族所统治。

  “众爱卿平身。”朱厚熜身着黄袍,大手一挥,这一刻,他好像真的掌握了天下。

  随后又是一番繁琐的礼仪,光这继位就搞了整整三天,朱厚熜那叫一个心力交瘁啊,好在他底子够厚,先天强者,别说几天睡不好了,我就是不睡也没问题啊。

  不过经过繁琐的礼仪,这个皇位总算是定下来了,从此以后他就是正统,只要没人造反把他撵下去,那么他就代表着大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在古代可不是一句玩笑话。

  “陛下,内阁首辅杨廷和觐见。”朱厚熜正躺在乾清宫的暖阁中享受着宫女的服侍呢,虽然他精力充足,但这几天实在是麻烦,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躺下,还不得多舒坦舒坦。

  “叫他进来。”这几天朱厚熜也不是啥都没干的,他第一时间就派跟随自己而来的心腹葛景接管了东厂和锦衣卫,别的不说,情报是一定要有的。

  对于杨廷和这个人,朱厚熜虽然不是很了解历史,但是他知道这是个能臣,不管他想怎么做,前期还是要仰仗这些人的。

  “微臣参见陛下。”杨廷和很恭敬,并没有因为朱厚熜刚登基而有所怠慢。

  “杨阁老不必多礼,来人,给杨阁老看座。”朱厚熜摆了摆手,不过他并没有起身,而是半躺在床上,旁边的宫女还在喂着葡萄。

  “多谢陛下。”杨廷和也没有太过客气,他身为内阁首辅,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这点场面还是可以应付的,不过他看到朱厚熜如此轻浮,还是微微有些皱眉。

  “阁老所为何事啊?”朱厚熜也不在意,他需要时间,一方面他还有点小,另一方面他需要培养自己的心腹,之前一直在武当山窝着,真没啥认识的人,这才是最让他头疼的,无人可用啊。

  那个葛景还是他母亲给他的,其他的目前真的是一头雾水。

  “是这样的,陛下如今已继承大统,请陛下尊孝宗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杨廷和一脸正气,一副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想要从气势上压倒朱厚熜。

  但朱厚熜怎么可能如他所愿,实际上他也有些无奈,这杨廷和真是个狗皮膏药,就这件事,他来来回回不下说了五次了,今天不彻底绝了他的心看来是不行了。

  “此事不必说了,朕年纪尚小,且常年居于武当山,对于国家大事尚有不足,还需内阁的支持与帮助啊。”朱厚熜暂时不想和他撕破脸皮,对大家都不好,先托着就是了,以后等自己羽翼丰满,还不是想干啥就干啥。

  “为陛下排忧解难,乃是微臣之福分,这也是内阁的本分,只是这皇考之事,还需及早定下随即昭告天下,以安天下臣民之心。”杨廷和不卑不亢,三句话没说又绕回去了。

  朱厚熜眯着眼睛,暖房内的气氛瞬间凝固,杨廷和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势在压迫着自己,就和那日在北京城外一样,一时间冷汗之冒,看来不是错觉,这位小皇帝陛下真的不简单啊。

  朱厚熜起身一步一步的来到杨廷和的跟前。

  此时杨廷和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不明白陛下才刚登基,为什么就有这样的气魄,他就算是想起身都感觉自己做不到。

  朱厚熜将手轻轻的搭在杨廷和的肩膀上,凑到杨廷和的耳边轻声道:“杨廷和,这是你的意思呢,还是说是大家的意思呢?”

  朱厚熜的声音虽然非常的温和,但是在杨廷和的耳朵里却如雷霆炸响他知道,要是自己回答不好,可能真的要小命不保啊。

  “这这这,这自然是群臣的意思,微臣只是代为转达。”杨廷和强装镇定,经过几次交锋,他知道这位皇帝陛下可不是安分的主,可不如上一位好糊弄啊。

  “嗯,不是你带头的就好,朕刚刚入主紫禁城,很多事情都不了解,这段时间就多仰仗杨阁老了,最近几天我就不上朝了,有什么事阁老组织内阁,然后找司礼监批红就行了。”

  看到杨廷和低头,朱厚熜也见好就收没有过多的纠缠,不就是权利么,我都放给你们,但是这权利是我给你们的,你们要记住自己的定位。

  “是,陛下。”杨廷和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

  “嗯,那就先这样吧,希望能与诸公携手,开创大明之美好河山。”朱厚熜拍了拍杨廷和的肩膀,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

  “老臣受宠若惊,必追随陛下的脚步。”杨廷和也不是不长眼的人,连忙跪下表决心。

  “阁老快快起来,以后的大明可要仰仗阁老了,见到朕礼节也就从简吧,不要动不动就跪下,阁老可是我大明的功臣。”

  “多谢陛下抬爱。”这多是一副君臣和谐的美丽画面啊。

  “呵呵,那杨阁老无事就且退下吧,朕乏了。”朱厚熜摆了摆手,今天先这样吧,目前他还需要杨廷和稳定内外局势。

  “那臣便先行告退了。”

  朱厚熜眼睛微眯,望着杨廷和离去的背影,这老狐狸虽然迫于自己的气势,嘴上答应的很好,心里怎么想的,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他不是自己的皇兄朱厚照,一个皇帝落水淹死了,这何其可笑,但自己可不是他,杨廷和听话还好,不听话那就换一个,这天下,现在可是我的天下。

  “葛景。”朱厚熜望着窗外的夜色,看着杨廷和已经完全离去的背影,呼唤着自己唯一可以暂时信任的人。

  “陛下。”葛景连忙跪倒,要知道他的权利都是皇帝赋予的,如果陛下不给他宠爱,那他什么都不是,所以他只有,也必须拥护朱厚熜。

  “找到王阳明,秘密昭入宫中,我要见他,记住,不要让别人知道。”对于这位当世圣人,创办心学的能人,朱厚熜倒是要见上一见,此人虽然有能力,但忠诚是必要的。

  “陛下,这王阳明…”葛景一时间有些踌躇,他也刚刚跟着主子入主紫禁城,东厂锦衣卫朱厚熜一股脑的都推给他了,还有司礼监,他一时间真的有些忙不过来啊,而且手下也没有多少可用之人。

  看到下面跪着的葛景,朱厚熜叹了一口气,简直不堪大用啊,要不是实在没人用,自己也不至于用他。

  “找时间,找个时间把他带过来,你是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的?”如果可以,真想给这家伙一个大逼斗子。

  “诺。”葛景擦了擦头上的汗珠,这几天他忙坏了,一堆的事情,忙都忙不过来。

  “行了行了,下去吧。”朱厚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手下真没什么可用之人啊,看着也挺糟心的。

  不过还好,现在他占据正统,只要慢慢来,总能有所发展的,实在不行,大不了做个暴君,只要能让国家发展起来,老子随你史官怎么写,就算你想写老子坏话,也得等我死吧,慢慢等吧,看谁熬得过谁。

  朱厚熜虽然有些叹息,但也非常的庆幸,还好此时的大明还有的救,真要是到了崇祯时期,那真的是回天乏术了,现在还有的救。

  朱厚熜让人寻一蒲团过来开始修炼,这不老长春功可是自己的资本,只要自己牢牢占据这个皇位,就算是一点一点的改,他也有信心将大明给掰回来。

  第二天一早朱厚熜就起来了,确切的说是修炼了一晚上。

  “陛下,该准备早朝了。”一名小太监进来将朱厚熜唤醒。

  朱厚熜睁眼一看,外面天还乌黑,难怪说有不少昏君,这么大早上就起来准备早朝,晚上又要批阅奏章,这活脱脱的要把人累死的节奏啊。

  “今日不上朝,给我拿一套便服,带我去一趟翰林院。”这几天他都不打算上朝,先看看杨廷和他们要搞什么花样再说。

  不过也不能闲着,宫内的藏书肯定不少,他的长春功是有所残缺的,虽然晋升先天,但也潜力差不多到尽了,他得寻求一下后续的功法,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现在还小,没有自己的心腹,上朝也听不到真实的声音。

  “诺。”小太监还是很有眼色的,皇帝陛下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朱厚熜洗漱之后就带着几个小太监朝着翰林院走去。

  翰林院的主事看到朱厚熜过来,连忙跪拜,“微臣参见皇上。”他稍稍有些疑惑,这时候陛下应该去上朝才对啊,翰林院的几个修撰都去上朝去了,陛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平身,大内藏书都在这边么?”朱厚熜四下瞅了瞅,也没看到多少书啊,而且这些肯定不是自己想找的。

  “启禀陛下,大内藏书一般都在文渊阁,翰林院只负责一些书籍的修编还有破损书籍的修复,主要的藏书并不在这边。”那官员不敢隐瞒,新官上任三把火,更别说这是新皇上了,谁知道新帝什么性格。

  “带朕过去。”朱厚熜也不在乎他在哪,反正找到就行了。

  “诺。”

  这边朱厚熜正带着人往文渊阁赶去,那边群臣已经早早的在太和殿外守候了,要知道,今天可以算是陛下登基的第一次早朝了,大家都非常的重视,都希望给新皇帝留下一个好印象。

  当时左等右等也不见有人过来,大家都开始议论起来,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啊,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过来?

  “杨大人可知陛下这是何意啊?”毛纪望向杨廷和,这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这可不是个好苗头啊。

  “毛大人,等着就是了。”杨廷和也没有多说,虽然朱厚熜昨天是这么说了,但是毕竟没有下正式通知,他也不好说什么,该来还是要来的。

  很快就有小太监过来通报。

  “陛下有旨,今日不早朝。”

  下面的大臣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这怎么可以,上班第一天就旷工,这是要闹哪样啊,难道这是第二个正德?

  “陛下这是要干什么,这才第一天,不行,我要去找陛下,还有哪位同僚随我一起。”蒋冕最先站出来,这确实有点不像话。

  “我随蒋大人同去。”

  “我也是。”

  “我也是。”

  这些都是不怕死的,特别是那些御史言官,这还了得,第一天上班你就撂挑子,你看我喷不喷你就完事了。

  就在大家漱口严阵以待的时候,杨廷和发话了,“诸位同僚稍安勿躁,昨日陛下已经和我通过气了,陛下近几日又要事要做,诸位都散了吧,这几天应该都不上朝,要事有什么事可以上交内阁。”

  朱厚熜确实和他通过气,他一时间也摸不清朱厚熜的路数,所以这种情况是最好的,大明依旧交给他们管理,而等后面摸清楚朱厚熜的路数,再行定夺。

  “陛下能有什么是,今日可是登基后的第一次早朝,不行,我要去找陛下。”

  杨廷和虽然这么说了,但是总有不怕死的呀,特别是那些言官,怎么滴,小老弟你是不是和陛下沆瀣一气来糊弄我们,那不成,我要进言。

  让陛下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成了名垂千古,败了也名垂千古,反正怎么都不亏。

  “走,我们要见陛下。”于是一群言官倒是鼓吹了不少人要进宫见朱厚熜。

  杨廷和也不出声,他也想看看皇帝陛下呼如何处置这件事,要知道,不上朝肯定是皇上的不对,正好让这些家伙探探路。

  “杨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几位内阁大臣聚拢过来,他们不相信杨廷和一点东西都不知道。

  “随他们闹去吧,几位大人,随我一同回内阁,咱们安排一下工作。”杨廷和笑了笑,也没有正面回答,我他喵的怎么知道陛下怎么想的,我知道的不比你们多多少好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