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水同源在线阅读

湖水同源

历史 / 民间传说

15.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12-28 14:48

书籍摘要: 墨白二村世代同饮一湖水,然为各自村的利益,二村结下了不可调和的世仇。世间突变,外敌入侵,二村又如何选择……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1章 洪灾

  江南连下暴雨,横溏湖水暴涨,随着大风刮起,湖水掀起层层高浪,肆虐着那本是脆弱堤坝,堤坝在大水的冲击下遥遥欲坠。

  横溏湖是一个时令湖,夏湖冬地,也就是说,夏季积水成湖,冬季无水成地。一条长江支流的通入横溏湖,成为了湖水的主要来源。支流水涨,水就自然地流入湖中,支流水落,水自然地退出湖中。

  冬季河水断流,横溏湖湖水枯干,除了一些低洼地外,都不积水。在春季大水没来之前,湖地上的花草长出嫩叶,如躺在地上,仿佛进入了一个“南方草原”,人们可在湖中放牧。到了夏季,横溏湖白茫茫的一片,住在湖周边人们,为防止湖水泛滥,都沿湖筑起了堤坝。秋季湖水退去,横溏湖又呈现出一派“南方草原”的景象。

  这年夏天,湖水高涨。青年突击队队长白水海带着白家庄的年青人正在堤坝上查看险情,他看着横溏湖掀起的层层波浪,心情有些复杂,面对洪水的到来,他也不知所措。庄里将这防查汛事交给他,是因为他不但是庄里在年青一代中长得最高最大的一个,而且庄主有意培养他,想让他将来能和他的祖先那样,为他们白家庄争光。

  乌云翻滚,大风吹起,湖中高浪突起,并且在湖面上生起厚厚的大雾。透过大雾,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湖对面的墨村。

  湖对面墨村的堤坝上也似乎站着人,墨村与白家庄一样,都是沿湖而住的村庄,湖水的暴涨,险情是不可避免的。老天爷一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几乎没停,他们都在经受着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考验。

  “海子,坝的西边发现漏洞。”雨稍微停息,年青的白水伢急匆匆跑来道。

  “啊!”白水海立刻率众顺着堤坝向西边奔去。

  水坝的脚下确实出现了一个像面盆大的漏洞,向上冒着水。也就在这时,老天爷突然翻起脸来,狂风暴雨加大,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然而,白水海看着漏洞道:“伢子,你也太大惊小怪了,这点小漏洞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抛一些石头在漏洞对面堤坝的水中,这漏洞定会阻上。”

  白水伢白了一眼白水海,心道这漏洞还小么?抛一些石头就能阻上,有这么容易么?于是他就向白水海建议道:“海子,我们是否趁着这漏洞刚起,水流不急,我们下去,先用人墙挡住水流,然后用石头和装有土的麻袋阻住漏洞,这样把握性就会更大了。”

  “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白水海强硬道。

  白水伢听到白水海说这话,也就没再作声,随即他就听到白水海不慌不忙地道:“向堤坝水边抛掷石头。”

  “是!”其他的人都齐声道。

  他们顶着狂风暴雨,迅速排成一列。让人从早已准备在堤坝上的石堆中,搬起一块一块的石头,然后递给他身旁的人,身旁的那人再递给另一身边的人,直至将一块一块的石头抛入那漏洞的水中。

  白水海在接龙队的最前端,他接过一块一块的石头,不急不慢地抛向那堤坝边的水中,但这时的水中已形成一个大的旋涡,抛下去的石头立刻被旋涡吸走,不断地从那漏洞中被冲走,这不但见不到旋涡的缩小,反而见到那旋涡越来越大。这都是由于石头小,而漏洞大,眼见漏洞没被阻死,相反使漏洞有所扩大,而那白水海还是一个劲的抛着他的石头,没有改变任何可行的措施。

  白水伢从漏洞堤坝的另一边看到了那冒水漏洞,水流更激,突然井喷,白水牙子吓一跳,他急忙来到白水海身旁道:“海子,这样下去不行,那漏洞正在扩大,已出现井喷了!”

  “啊!”海子这才意识到这个抛石的阻漏的办法不对,就放弃的抛石,来到堤坝的另一侧一看,由于堤坝左右二侧水位落差太大,那水像喷泉一样射出。

  就在这时,白家庄的庄主白普仁得知险情后,带着的庄里的其他人也赶到现场。

  白水海见那水漏洞不能被阻,眼看着白家庄的良田将被淹,这才有些焦急。他看到庄主到场,就想表现一番,撸起袖子,准备跳下水中。

  白水伢见此,一把拉住了白水海道:“海子,你现在不能这样,危险!”

  “你刚才还说,下去用人墙挡住水流,现在怎么又说危险了?”白水海反问道。

  “先前漏洞小,水流不急,人墙能挡住水流。现在不行了,漏洞变大了,水流太急,现在如人再下去,那就很危险了,此一时,彼一时嘛。”

  到现场的庄主白普仁看到那堤坝边上的大旋窝道:“伢子说得有道理,如现在人下去,确是有危险。”

  “庄主,你看多么好的良田啊!它们将要泡汤了!”白水海显得很焦急。

  白水海说罢,就将白水伢的手甩开,看他的样子,还是想自己跳进水中。不料,他这莽力一甩,将白水伢掀入水中。

  白水海发现白水伢落入水中,就想和他一起冲入水中,但庄主白普仁抱住了白水海,并迅速令人手拉着手,这样才让白水海冲入水中,否则,这太危险。

  白水海只能听令,但是当白水海手拉着手到了水中,就想用手去拉白水伢,将他救上岸,只是差一掌的距离,然而不巧的是,只见一个大浪扫过,就将白水海和白水牙分开,且那大旋涡很快要将伢子吞噬了。

  “伢子!”白水海见白水牙已被那大旋涡吸入,就急叫道。

  “海子……”白水伢最后叫喊了一声,就被淹没在旋涡之中。

  白水海又想入水中相救,一旁的庄主白普仁一把拽住了他,并狠狠地道:“白水伢已没了,你还想去死么?!”

  这一次白水海没有再挣扎,只是随庄主白普仁上了堤坝,看着那凶涌澎湃的大水,大叫道:“伢子……”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白水海蹬着脚道,且悲痛地跪在堤坝上哭喊着。

  其他人也纷纷跪下,看着那卷走白水伢的滚滚的洪水。

  突然间,白普仁似乎看到了那堤坝有些摇愰,所有的人已处于极度危险之中,于是他就大声喊道:“不好!快撤离!堤坝将被水冲塌了!”

  堤坝上的众人听到庄主白普仁这么一叫,就像受到了惊吓的一窝蜂子一样,一下子撤离了危险的堤坝,来到了安全的堤坝。

  所有人刚刚撤离,就听到轰轰隆隆几声巨响,洪水将堤坝冲出一个大缺口,好在没有人伤亡。

  由于水的落差太大,那水就奔腾而下,滔滔不绝流进了白家庄的庄稼地。

  “破圩了!”

  而那老天好像有意与白家庄的人过不去似的,破圩后,天忽然就变好了。庄主白普仁对大家道:“事已至此,大家还是先回庄吧。”

  庄民们听了庄主的话,都无精打采地回到了白家庄。

  “伢子呢?!伢子上那去了?是你有意害死我家伢子的!”白水海他们一上庄,一个中年妇女迎了上来,哭着向白水海要人。不知是那位好事者,早已回庄,并将白水伢死的原因,告诉了他的家人。

  白水海流着泪道:“上天作证,如是我有意害死伢子,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您老也知道,伢子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弟一样,这怎么可能?这事在场的人都可作证。”

  这时,许多在那现场的人为了平息此事,都说是个意外。

  庄主白普仁也站了出来道。“耀宗嫂,这事纯是个意外,不是海子有意的,这事不能完全怪海子,我也有责任。”

  “你们赔我的伢子!……你们赔我的伢子!……他爹死的早,……我们家就他这么一个劳力,……他还有一个孩子,……这叫我们怎么活呀!……”那耀宗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边哭边躺倒在地。

  “娘……”

  “奶奶……”

  就在这时,一个年青的少女拉着一个小孩一来,就扑向了耀宗嫂那身上哭着,那悲惨的情景可想而知。

  稍后,耀宗嫂突然停止了哭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白水海的胸襟道:“你还我的伢子!”

  白水海并没有反抗,他个子高,就顺势跪了下来,就是这样他还与耀宗嫂矮不了多少,且道:“伢子娘,如你不嫌弃,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儿子。”

  而耀宗嫂听到白水海这话,心想,这海子从小没爹没娘,到我家来当我干儿子倒也合适,不过他一想到她那媳妇……,就道:“不不不,这……怎么行?”

  而那年青的少妇,听到白水海的话,不由地用眼瞟了一下他,心道:“难不成,你要顶替伢子?”

  “我从小没了爹娘,吃百家饭长大。既伢子的死是我无意造成,我就做你儿子也是应该的,你就允许我叫你一声娘吧。”白水海说后,他就接连叫出几声娘娘来了。

  白水海的这一举动,在场的人好像忘了伢子刚死的悲事,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大笑。

  “伢子尸骨末寒,我怎么能忍心另找一个干儿子?莫非你有其他的想法?”耀宗嫂并没答应,但她却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抓白水海胸襟的手。

  “我有什么想法?你不是说,伢子死了,你家没了劳力。我只是想帮你家,顶替你家伢子,当你家的一个劳力。”海子道。

  “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

  “是的。”

  “你不愿说出真实想法,我来替你说,你是想代替我家伢子,与我媳妇桂珍在一起过,是不是啊?”耀宗嫂一针见血地道。

  耀宗嫂这话一说出,立刻引起了在场人七嘴八舌的议论。

  “啊呀,伢子娘,你想到那里去了?我是真心想帮你们家,而没想过非要和桂珍在一起过。伢子娘,你想多了!”白水海这话还是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少妇桂珍这时听到白水海说这话,把脸一横,毫不客气地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过,难不成,我还愿意?!”

  白水海听到桂珍说这话,不但没使他生气,反而深情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好了,好了,海子,耀宗嫂,桂珍你们快别说了,伢子是为庄里的事而死,庄里不能不管。”白普仁道,“海子,你通知一下庄里长老,我们明天就在祠堂里开个会吧,商议一下伢子的后事。”

  “是。”白水海应道,并借机离去。

书友还看过

民间传说小说推荐

想当年,榕树下在线阅读
从前有条村,村前有棵榕树,树下有位老爷爷,老爷爷正在讲故事:“从前有座山……”
刚好刚刚好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谭国传奇在线阅读
本书主要以谭国为切入点,涉及早年的社会形态以及变革。以个人了解程度与推测记事,部分内容纯属虚构。
策拙言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寻月之夜在线阅读
一场大雪过后,一切都变的死气沉沉,一个老人打开门准备扫雪,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雪人,老人吓了一跳,走向前,那个人站在天地之间,雪地之中,她双手交叉的站着,雪落的全身。老人问她:“姑娘,你在这站了一个晚上?”虽然现在是早上7点,可是太阳也没出来,依然很冷,姑娘睁着眼睛,却露不出一丝情感,老人不知道怎么办,问什么她也不说,老人就去扫雪,却看见了她背着的那把伞,还有……那把剑……七千年前的一场惊天阴谋,江湖上的五大家族从此没落,从而崛起了一个神秘的家族,传闻那个神秘的家族世世代代守护着一个东西,那个东西,牵连着整个世界的真相。而他,就是要找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悦悦的月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别闹有鬼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农少轻狂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血柳和血米在线阅读
世人皆说:辩机和尚后来和唐太宗李世民的闺女高阳公主私通,被李世民一怒之下给腰斩了。但是真相却是因为一个植物——一种沙漠里面的植物,这种植物可以治好士兵的一种皮肤病红斑狼疮,这对于当时的朝廷来说非常的有用,甚至安史之乱也是因为如此,战场上的阳光其实非常可怕。阳光因素:红斑狼疮患者常在晒太阳后发病,可能与紫外线使皮肤部分细胞凋亡,引起抗原暴露有关。
赵丽黄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湖水同源在线阅读
墨白二村世代同饮一湖水,然为各自村的利益,二村结下了不可调和的世仇。世间突变,外敌入侵,二村又如何选择……
广止戈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独伫在线阅读
荀瑜枫看着残阳如血的这片世界,喃喃道:“这他么是第几次了?”随即一声叹息,城下的千万大军,早已做好了破城的准备。这次,恐怕是要攻下城头了。
居易不黛玉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在线阅读
又开新书了,还是一样的风格,传统艺术加民间江湖行当,熟悉的风格,不一样的配方和味道。这一次为大家讲述民国初年北京民间小市井的风貌,还有一个“戏精”在民国初年的混迹史。 这大概是一个不正经的评书学徒加一个很正经的戏法艺人,在民国初年的北京扫黑除恶的故事。
唐四方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辰州检校侍郎漫评水浒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辰州检校侍郎
日更千字
民间传说
当前位置: 历史 民间传说 湖水同源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