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试试就逝世

  吞了淮知安,刚准备品品味的梦貘遗脉愣在原地,表情有一些异样。

  梦貘遗脉感觉肚子有点难受……

  难受到像是吃掉了一只早就死透多时,尸体都发霉长毛的蜚蠊,腹中绞痛到恨不得跑去茅厕通个三天三夜的感觉一样。

  下一瞬,如月下溪水般灿亮的剑光竟从梦貘遗脉体内“流出”,每一道剑光的出现,就在梦貘遗脉那凶悍的肉体上由内而外的扎出一个血洞。

  “这是……”

  山语愣住,呆呆的看着那她从未见过的璀璨剑光。

  道归山中那位被师尊誉为有“剑仙之姿”的余默师兄,如今为修那心中“剑道”已十余年未曾开口,未曾出山。

  余默虽全力镇压身上之凌厉剑意,可每次见到那位师兄的背影时山语都不敢多看一眼。

  只因多看一眼,便可能此生再也看不见!

  山语本以为余默师兄的剑意已经到了“天下无双”的境界,可师尊却只是笑了笑说:

  “天下修士如云,你余默师兄顶多算是其中颇有天赋的那个而已。”

  “山语,可莫要小看天下修士,你余默师兄的剑道如今也就勉强能看罢了。”

  山语心中本来有些不服,师尊修为绝顶,已是天人,以师尊他老人家的实力,完全有资格说一声“天下修士,不过尔尔。”

  可天下又有几个师尊这样的羽化境修士?

  山语曾远远感受过余默师兄的剑意,所以在下山游历大秦仙朝时从未有任何剑修能让山语侧目,因为都不及余默师兄分毫。

  但如今看着面前那冲霄剑意,山语不只是侧目,甚至感到了惊艳!

  强!

  很强!

  强到山语都判断不出来这一剑究竟强到什么程度,那是超出她认知的一剑!

  可这样的一剑,又怎会是一个山间小道能斩出来的?

  而与此同时,近距离……不,甚至是负距离感受到这道剑光的梦貘遗脉已经是面色苍白无血色。

  无与伦比的窒息让梦貘遗脉心跳加速,致命的危机感涌上心头,难以言说的大恐惧席卷它的脑海,让它害怕到瞳孔巨震!

  本来梦貘遗脉准备是挑個软柿子试试水的,没想到“试试就逝世”了。

  一道剑光笔直的从梦貘遗脉体内斩出!

  剑气冲霄,云海摇曳!

  这道剑光下,梦貘遗脉之前的惶恐,不安还有恐惧统统消失,它竟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仿佛回归母亲怀抱一般的安心感,安心到让它想要就这么永远的睡过去。

  梦貘遗脉闭上了双眼,面色祥和,以致于都没看见自己的身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崩碎着。

  不过短短数个呼吸,梦貘遗脉化为虚无,只留下了一颗幻梦色的圆珠,落在了淮知安脚边。

  站在梦貘遗脉消失处的淮知安轻甩了一下手腕,将剑身上的血液震落,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后怕。

  鬼知道突然眼前一黑,仿佛被人强行关了灯的淮知安受到了多么大的“惊吓”。

  淮知安实力弱,胆子小,最恨有人吓他。

  所以突然被人关在那乌漆嘛黑,伸手不见五指,还难闻的要死的地方,淮知安想都没想就是一剑砍了出去。

  没想到一剑下去,竟然把那片漆黑直接砍了个粉碎,又见到了光明。

  事情转变的实在是太快,快到山语到现在小脑袋瓜还有些没转过来。

  “你……”

  看着平安无事,被梦貘遗脉吞入腹中竟然毫发无伤的淮知安,山语呆呆的喊了一声。

  淮知安看到山语愣愣的望着自己,再看那已经化为一堆经验值的梦貘遗脉,淮知安有些羞赧的挠挠头,还以为对方是埋怨他抢了人头这件事。

  “啊,多谢山语姑娘出手相助!如若不是山语姑娘之前将这妖物压制,小道我可能真没办法出来。”

  别人又是长剑又是符箓,在那辛辛苦苦打了半天,最后竟然让他收了人头。

  这事整的淮知安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虽说当时情况是迫不得已,但抢人头终究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行为。

  可是当淮知安目光一转,看到那猛蹿一截的经验条时心里还是乐开了花。

  就连那之前性子有些冷淡的青衣少女,此时在淮知安眼里都可爱了不少。

  三清祖师保佑,好人一生平安!

  “……”

  不知道淮知安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充愣的山语沉默了。

  她之前是压制住了那妖物不假,可那妖物也并非善茬,就算伤不到她,可她想要斩杀那妖物也需要费上一番手脚。

  更别说那妖物血脉神通奇特,肉身强横难以破开,除非那妖物于她死斗,否则对方真想要走的话她几乎也拦不住。

  而就是这连她都有些棘手的妖物却被眼前的年轻道士轻轻松松一剑斩了,甚至连渣都没剩下……

  这种落差让一直以来都领先同辈之人的山语有些挫败,而更多的,则是对眼前年轻道士的好奇!

  此人究竟是谁?

  为何如此年轻却有着如此剑道修为?

  如此人物又为什么会待在这大秦仙朝的偏僻之地,甚至从未听说过?

  别说那令她都心惊的剑意,就凭那张脸,这道士都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

  以眼前年轻道士这张脸,怕是能让长安城的所有姑娘都夜不能寐吧?

  淮知安不知道眼前一直盯着他看的少女心里在念叨什么,此时的淮知安正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道袍。

  之前被那妖物吞入腹中,淮知安自己倒是安然无恙,只是苦了他这一身道袍,被腐蚀的七七八八。

  一个穷的顿顿吃野菜的山间小道士能有多少换洗的衣服?如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毁了一套,淮知安气的恨不得把那妖物骨灰都扬了。

  “介意吗?”

  一件月白长袍递了过来。

  虽然淮知安那“春光乍泄”的肉体确实很养眼,也很好看,但山语觉得自己还是要矜持一下。

  道归山的弟子什么场面没见过?

  “谢谢啦,之后洗了还给你!”

  人家小姑娘都不介意,淮知安还扭捏个什么劲?乐呵呵的直接接过。

  然后淮知安就当着山语的面,一把将破烂的道袍撕扯掉,扔到一边,披上了那对他来说有些小,不过还算能蔽体的长袍。

  不过当淮知安套上山语递过来的长袍时,下意识的嗅了嗅,闻到了一股类似道观檀香,又隐约带着点竹子清香的味道。

  “香味……”

  淮知安忽然想起了什么,眉头为不可查的皱了皱。

  看着长袍下那若隐若现的八块腹肌,山语面色如常,只是余光却忍不住偷瞄又偷瞄。

  道归山的弟子什么场面没见过?这场面她还真没见过!

  那就再多看一眼!就一眼!

  “话说,那是什么东西?”

  换好衣服的淮知安余光瞥到了山语手中的幻梦色小圆球,他记得这是之前那妖物死后掉出来,莫不是什么掉落物?

  “你不知道?”山语视线这才从淮知安的腹肌处艰难移开,疑惑地看向淮知安。

  仙路七重楼不知道,连内丹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只是还没等淮知安回答,便听到一阵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几乎已经变调的狼嚎传来。

  “淮知安!原来你小子在这啊!你乱跑什么,吓死我了!”

  只见一捕快模样的汉子眼含热泪,三步并作两步走,直接来到淮知安身边来了个强人锁男,按住淮知安的肩膀大声怒喝道。

江亭晚色·作家说
新人新书,求各位点点收藏,免费的票票投几张,拜谢!

上起点读书APP支持我

第一时间看更新

立即下载

第17章:试试就逝世

新人海量作品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