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公孙九娘

  曲兰镇,春花楼顶层。

  一腰如细蛇的窈窕女子坐在窗台边,身披澹色短衫,腰下素白烟罗纱裙,长长青丝随意披散,对着铜镜略施粉黛。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只是如果错过女子背影望向镜中却会发现,那镜中竟空无一人!

  “九娘,还没好吗?”屋门外,一声音问道。

  “还请稍等片刻嘛。”女子生意妩媚如细柳勾人。

  “嗨呀你这丫头……”

  门外女子甩了甩手帕,来回踱步两次,却也只能无奈道:“那九娘你快点,莫要让赵公子等的着急了。”

  名为九娘的女子嗤笑一声:“放心吧,就算那赵公子现在不急,等过会见了我,他会比谁都急的。”

  门外女子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开,因为她知道屋里的女子说的是实话。

  虽然公孙九娘来她这春花楼的时间不足一月,可不管是各家公子,还是那些个员外,亦或者是走南闯北的武人,无不拜倒在九娘的石榴裙下的。

  如今的九娘,已经是她们春花楼的绝对花魁!即便是其它两位清倌人也唯有服气!

  听到屋外那沉闷的下楼声,铜镜前的女子轻笑一声。

  等到挽起秀发,插上最后一根玉鱼发簪后,女子轻轻一晃,铜镜里从无到有,一年轻貌美的女子便浮现出来。

  九娘一笑,笑弯秋月,羞晕朝霞。

  “还不错……”

  九娘满意的点点头。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即便是她也不例外。

  可正当九娘准备起身下楼,迎接那人傻钱多的赵公子时,一道阴风却忽然从窗外席卷而来,屋内温度骤降!

  与温度一同冷下来的,还有公孙九娘的嘴角。

  “席长越,你不去办正事,跑来我这作甚!”

  公孙九娘柳眉倒竖,看着那气喘吁吁,坐在木桌前青衫男子。

  不过那青衫男子并未搭话,只是摆了摆手,急匆匆给自己倒了杯润喉的花茶,一饮而尽。

  青衫男子嚼也不嚼,连茶带花骨朵一起下肚,长舒一口气,这才稍稍冷静下来。

  “出事了!”

  席长越一句话就让公孙九娘神色戒备起来。

  “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收割普通百姓的神魂,给王上收集魂炎吗,出什么事了?”

  “本来收割的好好的,没想到中途碰上了道归山的弟子前来搅局……”

  “道归山的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发现了我们的计划?”

  席长越摇摇头:“不清楚,反正就是来了。这件事你注意下,是个女娃,年纪不大,却有着荡魔铃和混元伞护身,怕是在道归山里也地位不低。”

  公孙九娘上下打量了一眼神色有些狼狈的席长越,嗤笑一声:“所以你被那道归山弟子打了回来?”

  席长越并未恼怒,只是沉默了一会道:“不是她,那道归山弟子不过是个灵海境修士,是另一个人,一个很年轻的道士。”

  说到这里,席长越又抬起眼皮斜了一眼眼前女子:“如果根据你的标准,那大概是個皮相好到能让你倒贴上去的年轻道士。”

  “哟,竟有此事?”

  公孙九娘眨了眨眼睛,提起了十二分兴趣。

  能让她倒贴上去的男子?世界上真的存在?

  “不过能让你如此慎重,那年轻道士总不能只有皮相好这一个特殊之处吧?”

  “当然不是……”席长越叹息一声。“那道士很强,非常强,强的离谱!”

  公孙九娘长了长嘴巴:“我给你的那只梦貘遗脉呢?那可是能和神台境都比划一下的妖兽!”

  席长越扶额:“死了,被那道士一剑秒了。”

  公孙九娘惊愕的看向席长越。

  “别说是你那只梦貘遗脉,就算是我莽上去,下场也不会有区别。”

  本来席长越以为那年轻道士是个弱鸡,打算下场连同两人带着竹花村的村民一起包了。

  可当那年轻道士拔剑,席长越就把伸出去的左脚默默收了回来。

  等到那年轻道士挥剑,席长越早就转身一溜烟跑回了曲兰镇,停都不敢停一下。

  “此地,竟会有如此强者?”公孙九娘语气干涩,她是知道席长越的实力的。”

  席长越沉默以对。

  “之前张府那个被我点化的怨魂貌似就是死在那道士手里的。所以以后见到那年轻道士躲远点,绕着走就行。”

  “他们斩了那梦貘遗脉,大概率会以为梦貘遗脉是真凶,不会怀疑到其他地方,更不会发现你我二人的真正谋划。”

  “所以这几天先别闹出太大动静,给他们营造一种已经风平浪静的错觉,等到他们放松警惕,我们再暗中行动。”席长越说道。

  公孙九娘无声点了点头,认同了席长越的提议。

  他们的计划太过重要,一旦被发现便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既然那道士如此厉害,那就暂且不去招惹便是。

  “可惜了,妾身还想去看看那小道士究竟何种模样呢~”公孙九年咯咯一笑。

  而另一边的竹花村内。

  虽然做了个不可描述的,有关于春天的美梦,但当柳石醒来的瞬间就意识到他们怕是在不知不觉间中了妖物的妖法。

  而在警惕的朝四周探查过,发现几个年轻捕快都在,唯独少了淮知安后,柳石当时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那妖物施展妖法将他们困在梦里,那说不定当时就躲在暗处正观察他们。

  如今他们几个平平安安,毫发无伤,唯独少了淮知安那小子,柳石用脚想都能猜到,要么是淮知安那小子将那妖物引开,要么就是那妖物看中了淮知安的美色,将其掳走了。

  淮知安那张脸,通吃妖魔鬼怪柳石都不奇怪!

  可无论哪种情况,淮知安本身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柳石并未放弃淮知安,而是提着刀,咬紧牙关,含着热泪就冲了进来。

  淮知安那小子是他柳石带来的,两人关系也算兄弟一场,他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没想到预料中的一场恶战并没发生不说,淮知安那小子更是和一个明显不是普通人的少女凑在一起。

  那少女周身环绕的符箓,柳石也就年轻闯荡江湖时曾见过几次,再加上那少女身上传来的那中修道之人特有的玄妙之气,柳石意识到竹花村的妖物可能就是眼前少女除掉的。

  并且当柳石靠近再看到淮知安身上那明显属于少女的衣服时,柳石脸上的急迫顿时一收,放下心来,朝着淮知安挤眉弄眼,暗送秋波,坏笑道:

  “行啊伱,我就说你小子就凭这张脸都不会是什么早夭之相。”

  淮知安刚因为柳石那浓厚关心而升起的感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没好气的道:“老柳啊老柳,我在这边打生打死,你搁那做美梦,打完了你才跑出来,你良心不会痛吗?”

  “嘿嘿,谁让那妖物实力太强呢?”柳石嘿嘿一笑,丝毫不以为意,只要他没有道德,就没有人可以道德绑架他!

  “对了,那妖物呢?”

  “得益于这位山语姑娘的帮助,那妖物已经被斩杀了。”淮知安指了指一旁在外人面前自然恢复冷淡神色的山语。

  山语抬眼看了一眼柳石,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还是个冷美人……”柳石心中暗自腹诽道。“没想到淮知安这小子喜欢的是这种调调。”

  “哈哈,在下柳石,曲兰镇捕快,代竹花村村民谢过山语仙子拔剑相助,斩妖除魔!”

  柳石朝山语深深一拜。

  “之后在下会如实上报烛龙司,为仙子争取功勋!”

  “功劳不在我,多在于他身上,要谢就谢他好了。”山语摇摇头,并不打算吞下这份功劳,反而指了指淮知安。

  柳石抬头:“诶?又是你?”

  “没,那妖物厉害,是山语姑娘先行压制,之后被我一剑收了人头。”淮知安实话实说。

  他之前拔剑一斩,感觉斩杀这梦貘遗脉和斩杀那千尺江蛇妖,甚至与那后山幽冥火都没什么差别。

  可这梦貘遗脉明显比前边那两种妖物要强的强得多,思来想去,淮知安只能认为是山语之前的符箓起了作用,大幅削弱了这梦貘遗脉的实力,这才被他趁机斩杀。

  嗯,一定是这样!

  “行,到时候我会把你们两个的功劳都汇报上去的。”柳石大手一挥,笑道。

  “这边收尾工作交给我就行,两位请自便!”

  柳石促狭的朝淮知安眨了眨眼睛,然后吆喝着身后的年轻捕快们,去处理竹花村的后续了。

第18章:公孙九娘

新人海量作品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