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京都血夜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十七年前,一场皇前政变,彻底改变天下格局,各国时局虽趋于安定却又暗潮汹涌,生民陷当权者暴虐无道,大国间权谋不绝之苦已久,隐显乱世雏形,在此天下大棋恢宏展开之际,一位少年自冰雪中入局,却成为了棋盘上的惊鸿一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王朝争霸小说推荐

风姿物语在线阅读
暴风的前兆,即将撼动整个风之大陆!场内幕重重的婚礼,引来各方人士觊觎,令暹罗城成为七大宗门明争暗斗的角力场。胸怀大志的兰斯洛、剑术卓绝的花次郎、神秘多智的鸿五郎和混水摸鱼的天地有雪,乘着这股暗流,或有意,或无心,在因缘际下齐聚暹罗,共同掀起冲击风之大陆的滔天巨浪。被后世史家冠上“我意王”尊称的男子,兰斯洛,在风之大陆史上留下无数丰功伟业,他的王座在鲜血与火焰中闪烁生光。异世界奇幻冒险钜作,兰斯洛王传奇故事,正式从这里展开!
罗森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运朝:从打开神话卡包开始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人族式微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人族沦落成为了万族血食。 人族的反抗自携带着系统降临此世的姬宁起! ………… 这里有二郎真君代天执法,巡视万界诸天。 这里有孙大圣挥棒涤荡一切人族之敌! 这里亦有陆压道君威压苍生,镇压一切不服。
炼尸小道童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开局召唤杀神白起在线阅读
周元一朝穿越而来,发现自己各位王兄全领了盒饭,自己成为大夏王朝最后一个王子。 仇家上门寻仇,父王夭折,丞相想架空王权,藩王趁机叛乱。 好在手握仙武皇帝签到召唤系统,开局召唤号称人屠、杀神白起。 白起:“陛下,这方王朝竟敢不知死活派军攻打我大夏,末将决定杀光他们的两百万士卒。” 周元:“两百万太多了,杀个一百万就够了,剩下的一百万留下来当劳动力。” 白起:“陛下,这方皇朝不知好歹,竟敢出言侮辱陛下,末将决定活埋了他们半个皇朝的子民。” 周元:“不行,你若活埋了半个皇朝的子民,那以后让他人怎么看朕?活埋个两三亿就够了。” 白起:“陛下,这方天朝竟敢杀害我大夏子民,末将统帅‘赤血军团’去屠光他们。” 周元:“那个,白起将军,这方天朝的君臣听到你要带军进攻他们,现已举国投降,没必要去屠光他们了。” …… 乱世将起,群雄乱舞,仙朝当立。 周元俯视满朝文武,用着傲慢语气道:仙朝建立之日,朕要天都得朝拜。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南瓜知我心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在线阅读
新纪元来临,天地异变。 地星本土动植物疯狂变异、返祖,异界物种沦落地星,最终新纪元人类诞生一种全新的职业御使。 收服怪物,培养怪物,训练怪物,这就是御使。新书《神宠进化》已发布~猛将读者群:六一零五九三零二四
酒池醉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兵法密卷在线阅读
一个穿越之人。  一个烽火狼烟的世界。  试问苍天该如何?  哲智慧的象征,一步一步的将原本混乱的社会拨乱反正。
哲智也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我乃商朝战神尔等可敢上前半步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诸天魔尊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亡离调在线阅读
一个传说,教出两个弟子。弟子怀着梦想,在这个世界留下足迹。 时间会遗忘许多,但有的,永远屹立在长河之中。
留香茶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我的圣皇路在线阅读
在元国最困难的时期,第六代元王商熠继位。在内忧外患的国际局势下,他要如何逆风翻盘?
尘天子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异界之极品奶爸在线阅读
【起点一组出品】  小说,讲述了一名身怀绝技的奶爸在异界的故事。  他让异界的人知道了从奶爸到爸爸的全过程!(因为他泡上了孩子他妈)  他是矛盾的组合体,他对自己的孩子象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象冬天般冷酷。  他,就是那无敌的——极品奶爸!
圣骑士的传说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当前位置: 玄幻 王朝争霸 器棂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序章:京都血夜

  十七年前,中原,安晏国都晏京。

  夜色笼罩的城墙之下,血腥味弥漫滔天。

  城墙内,一队精练的黑袍轻骑兵,胯下驰黑蹄黑马,背后负黑剑黑弓,一刻不停地追赶着前方一匹同样疾驰的白马。

  远远望去,黑压压的骑兵仿佛一群掠食的乌鸦,显得阴森可怖。

  黑骑所过之处,已经横七竖八躺下了无数具尸身,大道上人首分离,残肢断臂横飞,血浆碎肉四溅,其状惨烈,有如修罗炼狱。

  这些惨死的人们长相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他们的衣服上,清一色地印着一副暗红色的凶兽图,看样子应该来自于同一个团体,只是这些衣服与满地的鲜血融为一体,图案已经难以分辨。

  而最后一个身着这种兽身服饰的人,正坐在黑袍杀手穷追不舍的那匹白马之上。

  这是一位鬓角斑白的苍颜老者,看起来已经年过七旬。

  老者背后背负着一件被粗布包裹着的巨大兵器,只见他一只手拉着白色马匹的缰绳,另一只手深揽入袍中,竟然还抱着一个熟睡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牧野老儿,今夜京都巨变,你派几乎死伤殆尽,下马交出世子,本帅念在你忠心多年的份上,求情免你一死,休要再执迷不悟!”

  黑骑为首的中年男人高声喝道,希望如此能让老者停马束手就擒。

  白发老者闻其言,却未作回应,只是冷冷一笑,双腿夹紧马腹,腾出那只牵着缰绳的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黑乎乎的球状物,头也不回地扔进了后方的马群。

  京城闻名的毒暗器:瘴气球。

  “屏住呼吸!”中年人心道不妙,连忙指挥身后的一众黑骑屏息遮面。

  顷刻间,黑乎乎的瘴气球如同泄气的皮球般在马群中炸开,一股浓烈的绿色气体登时弥漫起来。

  黑衣男子一声令下,大部分黑骑都迅速屏住了呼吸,但还是有几个避之不及的,已经眼前发黑,摔落马下。

  瘴气球并非剧毒之物,杀伤力一般,只能短暂做到致晕致幻。但此刻用来打乱敌方阵型却出了奇效,一时间,黑骑内部乱作一团。

  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一丝愠怒。

  “老东西,你是自寻死路,弓弩手!”中年男子举起了一只手。

  “属下在!”

  “放箭!不能让他们逃出城门半步!”

  “是!”

  黑骑末端,身负黑色弓弩的几排兵士齐刷刷地卸下背上的强弓,起身搭弓拉箭,瞬息之间,一排锋利的箭矢便越过前方黑骑的马匹,向老者飞去。

  黑色箭矢整齐划一,如压城雨。

  不难看出,这队黑骑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精锐士兵,身为指挥官的中年男子,基本可以做到令则行,禁则止,使得几十人的骑兵群即使在狭窄的城墙之下,也能如臂指使一般,发动凌厉的攻击。

  不过,这个名为颜牧野的老者明显也非等闲之辈,只见他双腿猛地一夹马腹,胯下白马便如通人性一般地止住了马蹄,颜牧野借助这急停的惯性一跃而起,脚尖轻踏白马背部,只一个翻身,便轻盈的落地。

  如此一番动作下来,怀中的幼子竟然没有受到一丝惊吓,仍然睡得十分香甜。可见老者身法之轻盈,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颜牧野双脚刚刚落地,还未等思索分毫,乌黑的箭雨便接踵而至,他只好猛地向前一个翻滚,这才给自己争取到了几息的反应时间。

  几息时间虽短,却已足够。

  只见老者抓住身后的庞大武器的末端,向前一甩,借势立在了自己和怀中婴孩的身前。

  轰隆一声。

  中年男子瞳孔微缩。

  只见那庞大武器的尖端刚刚接触地面,便将石质的地砖砸了个稀碎,直塌陷下去几寸才草草立住。

  叮叮叮叮叮叮……

  飞驰而来的箭矢撞击在庞大武器之上,就如同鸡蛋碰石头一般,蔫落了一地。这巨物挡在一老一幼身前,成了一道无法攻破的屏障。

  黑骑的箭矢都是安晏国的名铁铸就,有些甚至还镶了流金在其中,不要说一般的兵器,就算是射在国都的城墙之上,只怕也要留下不少深坑。

  可是现在,黑雨般的箭矢却没有损伤到这庞然巨物一丝一毫,只是将其表面包裹的粗布击碎了个七零八落。

  同样的震惊,并不只表现在中年男人的脸上,身处队尾的两排弓弩手也跟见了鬼一样,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不可置信。

  随着箭雨落下,这件神兵利器也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这是一柄外貌粗犷张扬至极的大剑,剑身的铁质光泽万丈,如同水晶般剔透,但却少了水晶制品的脆弱感,反而充斥着一股坚毅霸道之气。剑柄一端雕刻着一副惟妙惟肖的凶兽雕像,雕像怒目圆睁,分外凶狠,仿佛斥责着这满街的血腥罪恶。

  论材质,黑骑中人根本无法想象这重剑是何等珍贵的材料铸就而成,才能有如此金刚不坏之身;

  论成色,这等气势恢宏的神兵,也根本不是一般国家的工匠能锻造出来的,只怕是出自锻器高人之手。

  “恭驰,成王败寇,老朽无话可说,但我派今日已经落得如此境地,何必再赶尽杀绝?”

  颜牧野躬身护紧怀中的世子,躲在重剑后,略显狼狈之态,沙哑的言语中已经染上了一丝明显的疲惫和无奈。

  “赶尽杀绝?”中年男人恭驰冷笑道:

  “你既然懂得成王败寇之理,也应该明白我等今日是尽人之事,忠人之命,常言道,斩草除根,方能永绝后患。世子性命乃是你派最后的火种,换作是你,可会就此收手?”

  颜牧野闻言,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黑色箭雨攻势稍减,很明显,一波箭矢已经用尽。

  脱身时机已至!

  颜牧野眼中精芒闪烁,反应如鬼魅般神速,只一瞬间,便已站起身来,将小世子连同襁褓紧紧绑在白马脊间,自己则左脚发力,右脚猛踏重剑尾端,借势飞身而起,轻盈上马。

  刚刚反身坐上马背,就是干脆利索地一脚,踢在白马股间,白马吃痛长鸣,又向前飞驰而去。

  白马疾驰的刹那,颜牧野腾出双手抓住重剑剑柄,将整把重剑轰然抬起,向空中重重一扬,一股霸道无比的剑气轰然而出,将新一波箭雨悉数挡下。

  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在黑色的箭雨包围下活生生地拼出了一条生路。

  向前望去,前路一片开阔。

  恢宏的城门已经出现在了所有人视野之中,而城门外是等待多时的接应队伍,出了城门,变数万千,一旦白马踏出,那便是鱼之得水,再图杀之就难上加难了。

  恭驰目眦尽裂,诛杀世子是今夜京都政变的最后一环,虽然世子还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但他们这等混迹江湖间的人,都懂得斩草须除根,否则变数无穷的道理。

  “拿弓箭来!”

  恭驰一把抢过身后下属的弓箭,一跃而起,竟是直接稳稳站在了马背之上。

  只见他左手稳持弓臂,右手拉弓如满月。

  咻!

  白马铁蹄踏出城门的最后一刹,一柄箭矢如流星般划过,趁颜牧野防备松懈之际,穿过重剑的间隙,刺透了襁褓中世子的肩胛,将小世子连同襁褓震飞出几米开外,摔落下马。

  “世子殿下!”

  颜牧野大惊失色,顾不得马匹和重剑,飞身便跳下马背,接住了被震飞的小世子。落地后接连两个翻滚,才勉强稳住身形。

  但是,小世子的肩胛处已经被利箭刺透,不断地溢出鲜血,白色的襁褓几乎瞬间被染红,小世子连哭喊都没来得及,便已呼吸渐弱,失去了意识。

  重剑于颜牧野之后落地,震的石砖地面轰然作响。

  宫门外,接应的队伍见此情景也是怒火焚身,一个个也顾不得自身安危,就欲冲进来与黑骑拼个鱼死网破。

  恭驰双臂已经无力地垂下,嘴角溢出淡淡的笑容,他这一箭耗尽气力,即使是颜牧野肩胛中箭,恐怕也要身负重伤,更何况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幼童。

  颜牧野眼中悲痛与自责交加,已经失声涕零,他抱起血流不止的小世子,缓缓捡起身旁的重剑,本就佝偻的身躯一时间仿佛又老了十几岁。

  他伸手拦住了城外红着眼欲要冲进来的小队,再次将重剑负在身后,背对黑骑,缓缓道:

  “世子性命难保,你们此行目的已经达到,老夫入江湖伊始,便料到有这般境地,而今别无所求,只求放过老夫一把老骨头,为世子安葬,尽我人臣本分,也算是,你等积个善缘,将来面见阎罗时,也能罪减一等。”

  恭驰盯着颜牧野,没有马上接话,眉目蹙成一团,手中的长弓也禁不住握紧,神情中写满了犹豫二字。

  颜牧野虽未转身,却仿佛看到了恭驰脸上的表情,笑道:

  “你犹豫不决,无非就是怕老夫离开京都之后再生变数罢了,既如此,那老夫便证明给你看!”

  老者缓缓说完,右手高举过颅,浑厚的内力在掌间凝聚成气,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轰然落下。

  砰的一声,重重拍在了胸口。

  噗。

  颜牧野吐出了一大口精血,面色瞬间变得惨淡如灰。

  一代江湖高手,竟选择了自断全身经脉以求一条生路。

  恭驰失色,眼中流露复杂之感,他嘴角微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这份魄力,他自愧不如,也自敬不如,直过了许久,才缓缓道:

  “罢了,我与你相识多年,既然世子已死,你也自断一身经脉,那便算我对今日欠下血债的一点偿还吧,你们走吧。”

  恭驰闭上眼摆了摆手,似是不忍再看。

  颜牧野依然没有转身,只是抱着生机几乎断绝殆尽的小世子,迈着艰难的步伐,一小步,一小步地,随着七八人的接应队伍走出了晏京城的大门。

  不多时,便已渐行渐远。

  城门内,时间仿佛定格一般。过了许久,有人忍不住发问:

  “大人,真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恭驰望着颜牧野佝偻的背影,沉默良久,只说了两个字:

  “收兵。”

  号角响,起鸡鸣,黑骑偃旗息鼓,收兵回朝。这一整夜血染长街的屠戮,终于画上了句号。

  第二天清晨,安晏国皇室宣布:旧帝驾崩仙去,扈拥王临危受命,诛杀乱臣逆党,肃清皇室,上承天道,下顺民心,遂大统继位为帝,改国号堰,是为堰帝。

  自此,安晏国顺国号为堰国,国都也因此更名:

  堰京。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