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二叔老当益壮!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明:让你励精图治,你去养生?在线阅读

大明:让你励精图治,你去养生?

历史 / 两宋元明

68.84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穿越大明,附身朱棣长孙朱瞻基。被寄予厚望的好圣孙朱瞻基,面对自己短寿的结局,表示:你们爱干嘛干嘛,反正皇位都是我的,我要去养生,谁也别拦着!阵前大将:报!马哈木率军来袭,太孙殿下引兵作战!阵前大将:报!太孙殿下势如破竹,斩杀敌军前军大将!阵前大将:报!太孙殿下退了!朱棣一惊:我孙儿为何要退?大将犹犹豫豫道:太孙说,说,,他要午休....闻言,军中众将一惊。朱棣一拍额头,揉着太阳穴:明,明日再战,鸣金收兵!一旁随军太监起身:陛下,明日.....朱棣皱眉:明日怎么了?随军太监:明日周末,太孙双休.....朱棣大怒:这个小......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白色的尘.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120915092321354.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书友20200119034724026.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水浒逐鹿传在线阅读
穿越水浒,逐鹿天下!  交流群:294684407(需要粉丝认证,老新书均可)。
任鸟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带着仓库到大明在线阅读
新书《北宋大丈夫》已经发布。  ……  方醒穿了,带着两个仓库穿了!  别人穿越是带着王霸之气,方醒却是只想种田!  “我只想在这个时代悠闲的活着!”  坐拥大别墅,顺便教几个弟子,努力让他们往上爬,好给自己当靠山!  可谁想弟子有些不靠谱,居然是......
迪巴拉爵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北宋之天生反贼在线阅读
北宋元祐八年,刚穿越的宁复坐在床前。 躺在床上的干瘦老头紧紧的握住宁复的双手道:“儿啊,为父告诉你一个秘密,咱们不是普通人家,你的曾祖父,乃是周世宗——睿武孝文皇帝的第五皇子!” “周世宗柴荣?”宁复一脸懵逼。 “混账!不许直呼你高祖名讳!”干瘦老头怒目圆睁,但紧接着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继续道,“为父给你取名为复,字承志,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承袭你曾祖的遗志,复国成功!” “这名字……”宁复无语,他想到有一位与他同名不同姓的表哥,最后这个家伙复国不成,疯了!
北冥老鱼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无敌正德在线阅读
穿越到明朝成为正德皇帝朱厚照,我没别的优点就是能打!
江湖大侠客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凶兵在线阅读
天启七年,天降大灾,赤地千里,民不聊生。  蒙古袭边,后金崛起,流寇四窜,大明风雨飘摇。  这一年,一个灵魂穿越而来,成为宣府暗庄堡一名凶狠的卫所小兵。  他起于微末,血战北地,促进贸易,建强军,讨蒙古各部,血战后金,征伐流寇。  一场场厮杀,一个个外号!  终成一代枭雄!
怒江山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让你励精图治,你去养生?在线阅读
穿越大明,附身朱棣长孙朱瞻基。 被寄予厚望的好圣孙朱瞻基,面对自己短寿的结局,表示:你们爱干嘛干嘛,反正皇位都是我的,我要去养生,谁也别拦着! 阵前大将:报!马哈木率军来袭,太孙殿下引兵作战! 阵前大将:报!太孙殿下势如破竹,斩杀敌军前军大将! 阵前大将:报!太孙殿下退了! 朱棣一惊:我孙儿为何要退? 大将犹犹豫豫道:太孙说,说,,他要午休.... 闻言,军中众将一惊。 朱棣一拍额头,揉着太阳穴:明,明日再战,鸣金收兵! 一旁随军太监起身:陛下,明日..... 朱棣皱眉:明日怎么了? 随军太监:明日周末,太孙双休..... 朱棣大怒:这个小......
自知自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要做首辅在线阅读
嘉靖三十年,道君皇帝躲在西苑炼汞烧丹,首辅严嵩为一篇青词绞尽脑汁,  西北的俺答几度跃马中原,东南的倭寇在抢掠中上瘾,  张居正为了马屁文章揪着头发,  戚继光还在跪搓衣板,  李时珍默默离开了太医院……  腐朽的还在腐朽,新生的正在萌发。  江南的轻歌曼舞,燕语莺声,穿越而来的唐毅带着自信的笑容,从容打开了一幅升官图……  读者群:284-427-642,全天恭候,欢迎进驻。
青史尽成灰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从慎重开始在线阅读
弘治十一年,弘治中兴正由兴盛走向衰落,贤臣们年衰致仕,内阁三人渐渐老去,弘治皇帝励精图治,也无法将大明推向更高的太平盛世。 此时,京城西北角的破旧院落中,一个书生正翻阅着史料,检查这个大明和穿越前那个,是否严丝合缝。
一笑澄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最强族长在线阅读
族长当得好,族人没烦恼, 明末在风雨中飘零的华夏民族,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大族长!
炮兵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让你励精图治,你去养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二叔老当益壮!

  “陛下,这是长孙殿下闲暇时写的字,您瞧瞧?”

  奉天殿内,负责教导朱瞻基读书的戴纶将一卷宣纸递在了朱棣的面前。

  正查阅奏折的朱棣随口道:“打开吧。”

  “是。”

  随着这一卷笔墨书帖缓缓拉开摆在朱棣面前,朱棣这才将手中的奏折一合。

  看着这一卷宣纸上的笔墨,缓缓念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朱棣虽然对这些文绉绉的句子造诣并不太深,但并不妨碍他理解其中的意思。

  一边念叨,一边理解其中的意思,缓缓点了点头:“嗯....写的还行,但一少年写出这样的句子,有些过于暮气了。”

  一身戎马的朱棣,对这些文人的玩意儿还真不是那么在意,况且还是一国帝王,岂会对文人看重的用词用字感兴趣。

  最重要的是,这文中深意有些随性,并不合朱棣对朱瞻基期许的心意。

  在他看来,少年,尤其是皇家子弟,正该励精图治,热血挥洒。

  说完,不经意眼睛的余光扫到了脸色有些尴尬的戴纶,知晓对方心思,便又多加了一句。

  “不过这字写的还不错。”

  戴纶忙迎合道:“陛下圣明。”

  瞧着弯腰的戴纶,朱棣嘴角微翘,继续看起了奏折。

  不过看了两眼后似乎想到什么,开口问道:“朱瞻基那小子呢,干什么去了,这两日怎么没见他过来?”

  听到朱棣垂问,戴纶忙道:“回陛下,长孙殿下.....”

  戴纶似乎也不是太清楚朱瞻基的去向,不过算了算时间,又道:“长孙殿下这个时辰应该在汉王府与汉王殿下打羽毛球。”

  听到这话,朱棣顿时皱起了眉头。

  “汉王府?打羽毛球?羽毛球是何物?这小子什么时候和汉王厮混在一起了?”

  戴纶忙解释道:“回陛下,羽毛球乃是长孙殿下自己搞出来的小玩意儿,平日里玩闹之物。至于汉王,这臣也不清楚,长孙殿下也是前些日子才开始往汉王府跑。”

  戴纶的回话让朱棣不由疑惑起来。

  自己底下那几个儿子什么德性他岂会不知道,那老二向来惦记皇位,而老大却是太子,加上性格迥异,平日里吵嘴那是常有的事。

  自己这个孙儿身为老大的儿子,竟然跟他二叔日日厮混在一起,这如何让朱棣不疑惑。

  “去,把朱瞻基那小子给我找来。”

  戴纶不敢怠慢,拱手拜道:“遵命。”

  京都,汉王府。

  不得不说,作为朱棣几个儿子中权势仅次于太子朱高炽的汉王朱高煦,这汉王府修的是真气派。

  就是与那东宫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

  此时在这汉王府的后院中,朱瞻基与那汉王朱高煦正光着膀子拼命挥舞着手中的球拍。

  嘭。

  球过中网,朱高煦向前两个健步随手一挑,球过回过中网。

  而朱瞻基毕竟年轻,身手矫健,在那羽毛球刚刚过了中网便前扑一扣。

  羽毛球朝着朱高煦所在的另外一個方向快速飞去。

  朱高煦眼中精光一闪,回身补球。

  朱瞻基本以为这球稳赢,一时大意竟被他给打了回来,羽毛球稳稳落地。

  见此,朱高煦顿时高兴的大笑道:“哈哈哈,小侄子,你还得多多操练啊。”

  朱高煦丝毫不顾及自身身份,就这么光着膀子,露着一身结实的肌肉调笑着对面的朱瞻基。

  而朱瞻基也不以为意,道:“赢了这么多天,总是要让二叔赢两次的,不然这球打的多没劲。”

  同样满身腱子肉的朱瞻基,来到球场的一旁拿起毛巾擦起了身上的汗。

  朱高煦也不在意朱瞻基不服输的话,指着自己身上那一道道的伤疤,道:“这可不是你想不想赢的问题,看见没有,这些伤疤,那都是军功,是要在大战中一场场熬出来的。没有这些,你就是比我多打两天也没有用,赢的还是我。”

  正如朱高煦所说,二人虽然身材都差不多,身上也都是一身的腱子肉。

  可相比起来,朱瞻基这一身光溜溜的,皮肤细白。

  而朱高煦这一身腱子肉,却皮肤粗糙黑黄,大小伤痕密密麻麻。

  听着自家二叔的话,朱瞻基又怎么会听不明白他话中的深意,却只是摇头轻笑一声,对于自己这位二叔浓厚的胜负欲,他早有领教。

  不过瞧着二叔朱高煦说话间便要到一旁的桌上倒酒,朱瞻基还是好心的说道:“二叔,别天天喝酒了,平时喝一喝无所谓,天天喝身子会垮的。”

  说话间,便将自己手中自制的保温杯扔了过去。

  “给,喝这个。”

  朱高煦随手接住扔来的保温杯,学着之前朱瞻基的动作扭开瓶盖,瞧了眼里面那些不知名的药草,疑惑道:“你小子年纪轻轻就要喝药水了?”

  朱瞻基却晃了晃自己手中另外一个保温杯,说道:“那是给你准备的,我喝蜂蜜水。放心,没下毒,里面就是放了些枸杞红枣,不仅明目健体、益气安神,还滋阴补肾。”

  “嘿!”

  原本还拿着保温杯若有所思的朱高煦,在听到最后一个‘滋阴补肾’时,顿时瞪向了朱瞻基。

  “你小子现在本事大了,敢拿你二叔打岔了是吗?”

  朱瞻基顿时轻笑一声,摆手道:“不敢不敢,二叔老当益壮。”

  “你小子说什么呢?”

  眼看着朱高煦就要走过来动武,戴纶突然在汉王府管家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见到外人过来,朱高煦也收起了玩闹,面无表情的瞧着戴纶问道:“什么事?”

  戴纶陪着笑,道:“回汉王殿下,陛下有令,要长孙殿下过去说话。”

  朱高煦想了想后转头看向了朱瞻基,道:“找你的。”

  说完,便在一旁丫鬟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离开了。

  看着二叔离去,朱瞻基喝了两口蜂蜜水解渴后,对着走来的戴纶拱手见礼,道:“老师。”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