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韩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文娱从1999开始在线阅读

文娱从1999开始

都市 / 娱乐明星

129.62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7 22:35

书籍摘要: 开局一个碗,调教文娱圈……有人说他是21世纪初最伟大的导演……韩桥表示只会一点点……有人说他是青春文学的奠基人……韩桥表示有手就行,随便写写……当有人说韩桥乱搞男女关系……韩桥怒了……我只是想给所有爱我的女孩子一个家而已慢热非正常文娱文前期较毒建议从二十章食用群号:812783481有兴趣可以加一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时光1979.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澈丹小和尚.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痴爱成狂.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娱乐明星小说推荐

我的女友是偶像在线阅读
2014年,半岛娱乐圈。 歌谣界的发展进入了相对平稳,且新王待立的时期。 艺人们沉浸在虚无缥缈的人气里拒绝打破前辈团体维持的格局。 在这里,一家名叫帝国娱乐的事务所拔地而起。 伫立在帝国大厦前,李贤哲压着棒球帽走进大楼,这一年一个个打破记录的女团开始见证这个娱乐帝国的兴起。 (书友聚集地:746719179)
与田羊肉串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华娱科幻之王在线阅读
从另外一个位面穿越而来的陈景行,用科幻为华语电影的繁荣时代增添了更加绚烂的章节。 《彗星来的那一夜》、《致命ID》、《黑洞频率》、《源代码》、《地心引力》、《球状闪电》、《黑客帝国》、《火星救援》、《盗梦空间》、《星际穿越》、《三体》等科幻经典一一呈现,当陈景行走过这条导演之路,回过头来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世界影坛的科幻之王。
孔一老仙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没想去参加选秀的在线阅读
本来只是为了一天五百块的兼职挣钱,结果被一月三万的工资给拿下了。 我本来是没兴趣去参加什么选秀的,但是他给得太多了。 群:905429402
枯萎春天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向往之文娱之王在线阅读
做了二十年的人生龙套,才发觉这个世界其实是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所改变! 这是一个改变,也是世界的改变~ 他是李煜,带着一个世界智慧结晶而来的李煜~ 推荐新书【从管理自家果园开始】!!! 闲人新书,劳烦各位大佬们收藏一下咯!!!
一碗咸菜豆腐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孩子的妈妈是大明星在线阅读
当襁褓中的你,吃力的睁开眼睛与我对视的那一刻。 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的天使。 而在这个季节来到我身边的你,就像上帝给予我最、最温暖的小棉袄,真好……。
御小月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古爷的导演人生在线阅读
古业重生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十八岁,可九零变八零是个什么情况? 重生不重样! 古业决心走一条前世想过却没有勇气去实践的一条路,所以他成为了一名导演,一名路子不那么正的电影导演……
十二圈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户外直播间在线阅读
(新书《我种花改变世界》已发,轻松爽文,求支持!) 开局一座破道观,获得户外直播系统,于是,他开直播,采灵芝,养鹰隼,秀操作,等他回头,他才发现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他。 参加《向往的生活》,观众:“这主播是在修仙??” 参加《跟着贝爷去冒险》,粉丝:“这不叫冒险,这是度假!” 后来有记者采访他:“粉丝都说你会武功,请问是真的吗?” “我哪会什么武功。”说着,一只红色的小鸟飞过,他从十几米的高台一个跃起就跳了下去…… (书友群689581414,欢迎大家进来闲聊。)
昙花落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走进娱乐圈从入职游戏公司开始在线阅读
多年后,成为了国际巨星、顶级导演、全能艺术家、宇宙第一游戏制作人的徐来,在登上那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国际大奖的颁奖典礼舞台时,将会想起多年前自己刚刚进入一家游戏公司的那个遥远上午。 那时的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命运的馈赠,竟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猝不及防…… 某世界著名导演:有了徐来,我还拍什么电影啊?! 某国际影星:没有徐来,就没有我的今天。 书迷:三年又三年,三年之后再三年,差不多都快十年了老哥,《银河帝国》你是不打算写完了是吗? 歌迷:求求你别做游戏了,稍微做两首歌吧…… 玩家:徐来就是特么的世界主宰! 又名《关于原本只想成为顶尖游戏设计师的我,最终成了全能大明星这件事》、《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一开始我只想做游戏》、《刚进游戏公司啥项目都没有开始做的我怎么突然就火了》……
苍凉一世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我为泰狂在线阅读
为泰痴,为泰狂,为泰化身臭流氓! 那一年,面对拿着歌曲Gee询问自己的社长。 简阳颇为心虚的答道:“是的,我就是原创!” ......
抽抽饭
日更千字
娱乐明星
当前位置: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从1999开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韩桥

  (各位读者大老爷好,感谢点开这本书。

  您的小手指轻轻动一动,一个小扑街激动的睡不着觉。

  如果能小小的订阅,您就是小扑街的神!

  本书偏慢热,写实风文娱文,建议从22章开始食用,不影响阅读体验。

  小萌新拜谢!

  ……………

   1999年,冬。

  细碎的雪腻子从漆黑夜空洒落,大地灰蒙蒙的。

  一辆南下的火车上,韩桥抱着手中破旧的麻袋,目光呆滞的看着玻璃窗上俊俏脸。

  这是一张英俊看官老爷脸,剑眉星目,刀削的脸棱角分明,添了几分坚毅,美中不足的是,左脸颊上有一道血痕,血痕结疤,略显狼狈。

  怎么看怎么陌生,蛋疼。

  “唉,小锅,让一哈嘛。”

  耳边传来喊声,韩桥回头一看,原来是火车中途到站了。

  新上车的大爷扛着大包小包,招呼韩桥,韩桥站起身,见大爷行李多,搭把手帮着大爷扛起包。

  忙完落座,背靠着车厢,哆嗦着喘粗气,这么动了一下,肚子更饿了。

  不会才重生就饿死吧!

  坐着缓了缓,韩桥也想起些了。

  这辆列车K73,从重庆开往上海。

  现在是1999年,年节刚过,正是大年初三。

  原身这小子父母双亡,家里哥哥嫂子不待见,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南下闯荡,结果饿晕在火车上。

  大爷拍了拍身上的雪腻子,从包里掏出几个馒头,放在韩桥面前,褶皱脸上绽开笑容:“小锅,就几个馒头,你莫嫌弃。”

  韩桥两眼放光,眼里只剩下馒头,道了一声谢,拿起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小锅,看你年纪也不大,这是准备去哪儿?”

  “我…………不知道……”韩桥手上一愣,晃了晃头,脑子里想起些:“去横店,当演员。”

  韩桥狼吞虎咽,要说人就是贱,饿了二天一夜,馒头比烧鸡香。

  “横店。”大爷乐呵一笑,“那愣是要得。”

  韩桥填饱了肚子,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大爷,不一会就昏睡了过去。

  ………………

  次日,清晨。

  韩桥在火车呜呜呜声中醒过来,揉了揉眼睛,车窗外是矮矮的山丘。

  下意识摸了摸怀里麻袋,还在,至于麻袋里的东西,韩桥丝毫不在意,买了车票,兜里比脸干净。

  大年初三,卧铺人也不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嗑着瓜子唠嗑。

  韩桥看了看外面的地势,估摸已经出重庆到湖北了。

  站起伸了一個懒腰,浑身充满了活力,韩桥心里乐呵呵的,这可不是前世996福报透支的身体。

  “哎,小锅你醒哒啊,来,还是几个馒头,别嫌弃。”身后传来大爷的声音。

  韩桥回头一看,大爷手提着一个映着黄橙橙橘子的玻璃罐头瓶,递过来几个馒头。

  韩桥也不客气,一句话说得好,脸皮薄,吃不着。

  可不能饿死了。

  馒头撕成两半,一半递给大爷,韩桥笑呵呵说:“感谢大爷,我也不客气,实在是身上也没钱了,只是到底是爷给的馒头,我也不敢一个人吃。”

  “没得啥子得,都是重庆滴。”大爷拍了一下韩桥的肩,坐在小凳子上,就着打来的热水,有一搭每一搭聊天。

  ……………………

  韩桥前世写过小说,做过房产中介,走过天南地北,火车上胡侃也是好手。

  大爷也是朴实人,不然也不会大年初三就出门打工。

  胡侃了半天。

  “呜呜呜…………”

  火车一路行驶,到了十点,喧闹的卧铺又安静下来。

  1999年,没有好玩的手机,火车上除了睡觉就是看书看报,不过更多的还是睡觉。

  大爷昨夜一夜没合眼,胡侃了半天,扛不住,有韩桥看行李,总算能合眼睡一觉。

  这也是一个人出门在外,要找个相对信任人的原因,这个年代,火车上可是游走着很多的扒手,这些扒手团队作案,非常猖狂,在早些年,甚至敢拦停火车抢劫。

  2004年,冯老炮还专门就这题材拍了一部《天下无贼》。

  韩桥一个人无聊,梳理着脑子中的记忆,原身身份证上刚好满十八岁,但实际上只有十六岁。

  十六年岁月,可以提供的记忆实在少,这孩子父母早亡,没有上过学,好在邻居姐姐可怜他,教会他识字。

  磕磕绊绊活到十六岁,唯一深刻的记忆,竟是在邮轮上看过的一部电影—《鸦片战争》。

  这部电影1996年在横店拍摄。

  小屏幕上的光影人生给了少年巨大的冲击,有别于已经惨淡的人生外的另一种人生,让他不惜背井离乡,倾家荡产,一个人南下闯荡。

  韩桥整理了一下记忆,不知是否是继承了原身的灵魂,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比以前好了太多,前世很多熟悉的歌曲、小说都能想起来。

  这也让他舒了一口气,好歹有了依仗。

  既来之,则安之,这辈子占了少年的身体,自然也要实现少年的梦想。

  而且年入一爽不爽吗?爽翻了。

  先立个小目标,拿个影帝。

  呸,躺尸群演。

  ……………………

  火车哐哐,韩桥度过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

  马上就要到金华站了。

  韩桥收拾着自己的行李,说是行李,其实就是一个麻袋,麻袋里只有几件换洗的破烂衣服,也就是洗的干净,不然和乞丐装没什么两样。

  韩桥询问了大爷的家庭地址,寻思着以后发达了怎么着也得报答,大爷是耿直人,留了两个地址,告诉韩桥要是在横店混不下去,去上海找他,工地上不比其他地方,只要有把子力气,饿不死。

  “旅客朋友们,前方到站金华站,请有序下车。”

  韩桥提起麻袋,对着大爷弓腰行了一礼,这一路上,多亏了大爷的馒头,不然已经中道崩殂了。

  “小锅,我也没有多的可以送你,这里有点钱,也不多,就二十块,你不要嫌少。”大爷是个实诚人,见韩桥行大礼,感觉脸上有火在烧,手忙脚乱的扶起韩桥,褶皱的脸上闪过挣扎,到底是可怜这个娃,右手解开衣服,皮夹克的衣服里面缝着一个小兜,大爷打开小兜,是一把零钱,抽出两张大面额给韩桥。

  没办法,大爷一把零钱,最大的面额就是十元。

  韩桥没有接,笑呵呵说:“大爷放心,我在金华这边有个亲戚,下车就去投奔他,饿不死。”

  “感谢大爷数饭之恩,韩桥没齿难忘。”

  火车到站,韩桥扛起麻袋,和大爷挥手作别,不回头的走下火车。

  1999年,我来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