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当从移宫案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1620年,这一年大明更换了三个皇帝,铁头娃努尔哈赤还在和熊廷弼死磕沈阳。东亚战场最精锐的白杆兵和戚家军才刚刚出发北上,局势尚好。卢象升埋头苦读,孙传庭还是小小知县。大小曹寂寂无名,东林党尚未变质。只是内朝党争再启,外朝西南土司将叛。父亲朱常洛初登大宝,兄长朱由校无心帝位。一声哀嚎,天子驾崩,妇人歹毒。要改天下命运,当从移宫案起……皇太极:“我大清远胜大明!”朱由检:“说完了?来人,放炮!”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乖乖小皮皮.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Cz丶.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浅浅之思.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从揍了武宗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穿成了庶子怎么办?自然是拜师抱大腿,然后走上人生巅峰啊! 可是,为了抢烧鸡作束脩,竟然揍了这世界最大的大腿——皇帝! 这可怎么办,在线等,八百里加急!
张六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锦衣状元在线阅读
正德十年,湖广安陆。穿越锦衣卫世家子弟的朱浩,智入兴王府,三救朱厚熜,身兼未来嘉靖皇帝恩人、挚友、同窗和老师四重身份,解元、会元、状元三元傍身,更有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等一班小弟拥戴,就问这大明天下,还有谁比我站得更高,更稳? …… …… 曾创作《再生传奇》、《光速领跑者》、《越境鬼医》、《铁骨》、《寒门状元》的天子,召唤老友回归支持!
天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末代锦衣卫指挥使在线阅读
现代兵王来到崇祯十七年的1644年4月25日,农历三月十九,成为了一名守卫皇城的锦衣卫,历史上也就是这一天,李闯的农民军攻破了京城。主角试图救下崇祯未果,却救出公主和太子……
铁血坦克兵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在线阅读
南宋末年,风雨飘摇,山河破碎。 金国朝不保夕,南宋宫闱霍乱不断,蒙古人磨刀霍霍。 一瞬醒来,竟身陷囹圄。 重回嘉定十三年,附身未来的荣王赵与芮。 为把握自己的命运,为挽救破碎的山河。 赵与芮,该如何抉择?又该如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荆州勇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1642在线阅读
视野中的人们麻木、绝望,他们眼眶塌陷,骨瘦如柴,早早没了人形。 他们行走在荒凉的大地上,枯木残阳是最后的背景,这是天地给他们的唯一悲鸣。 崇祯十五年,辽东战局彻底溃烂,中原流贼起势已成定局。 卑贱者如同草芥,肉食者侵吞天下。 江越只想活,再带几个不该死的人活下去。
姐妹你苏菲掉啦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试锋在线阅读
明末天下,狼烟四起,盗贼横行,朝廷乱弱无力,人祸大于天灾。 一人来到崇祯年间,高喝一声:“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十年磨砺,今朝试锋。
温风如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重铸刚明在线阅读
天启六年,这是一个乱世的初始,现代青年穿越大明末代皇帝朱由检!他能否改变这个乱世?重铸大明。 这是一个悲惨的乱世,也是天灾不断,失去了数千万条人的生命,中原大地为之一空,无数人为之叹息! PS:建了一个书友群,大家可以在群里聊聊天,灌灌水!群号:1109274903
青史昭昭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天才小厨子穿越到大宋,开动头脑风暴忽悠到万贯家财开了家饭馆。  杨怀仁看着水深火热之中的大宋子民大声宣布:“哥来拯救你们了!”  百姓们说:“吃了他做的面,腰不酸腿不疼了,上楼都不费劲了!”  皇帝说:“吃了他做的菜,朕觉得龙体康泰,一夜十八次郎不再是梦!”  将士们说:“吃了他做的饭,砍起胡人来如砍瓜切菜,爽!”  番邦蛮子们说:“我要做宋人!我再也不要做胡人!”  烹东西南北四方菜肴,品酸甜苦辣百味人生。  友情提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打妖妖灵。  书友群:567,499,926,欢迎各路吃货前来指教。
呼啦圈大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之生存危机在线阅读
倒霉重生在明末乱世,乱世人不如狗,生存才是第一要务!庆幸自带文武全才属性,孙铭被迫上演乱世生存危机,为毛还有拯救秦淮八艳的任务?不想当种马,只是……
流沣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家兄朱由校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当从移宫案始

  “父亲!!!”

  五更天、漆黑的月空下,秋日紫禁城中、一声悲戚的喊声出现,听得人毛骨悚然,也叫醒了一个在卧榻上的孩子……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黄梨木的天花板,或者说是床顶。

  当他睁开眼睛、他第一反应就摸向了枕头下方,随即心安。

  “还在……”

  他眼神明亮,随即从枕头之下慢慢掏出了一把锉刀。

  这锉刀扁平,可若是用力刺下,也能轻松取人性命。

  “殿下,殿下!”

  一道低声却十分急切的声音响起,见状他也立马起身穿上了靴子,从类似拔步床的床中走出,掀开帘子。

  站在床外的,是一个低头垂目,额头满是汗珠,神色十分紧张的老太监。

  “殿下……万岁他……万岁驾崩……”太监牙齿打颤,显然十分惊慌,连话都说不完全。

  “我知道了。”话听到这,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举起双臂,沉着道:“为我更衣。”

  “是”太监见状,连忙为他穿衣,只是那不停发颤的手,证明了他到底有多么惊慌。

  站立的孩子可以感受到这一切,因为他知道在他不远处的偏殿卧房内,一个足以影响东亚格局的男人去世了,而这个人、或许他该叫对方……父亲!

  曾经的这个孩子叫做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此时的他,应该叫做朱由检。

  没错、正是那個自缢在景山歪脖子树上的明朝崇祯皇帝,朱由检。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他继承了原身的一切,包括记忆、语言。

  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洪武正韵,南京官话,没有丝毫露怯。

  眼下是大明泰昌元年九月二十六日、夜五更。

  就在刚才、历史上的一月天子朱常洛驾崩,而眼下、朱由检的皇兄朱由校,与一个他眼下的大敌,正在隔壁的偏殿,惊慌失措……

  不出意外、在半个时辰后,会爆发明末三大案的最后一案……移宫案!

  一个女人妄图挟持朱由校,成为大明朝的武则天。

  随后她的妄想,会被大太监王安和东林党的杨涟破坏。

  移宫案让东林党名声鹤起,并逐渐成为明末第一大党派……

  朱由检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很久,不管是做王爷、还是做皇帝,想要活下来,他都必须从这一天开始改变历史!

  想到这里、他对正在服侍他穿衣年轻太监开口道:“我皇兄呢?”

  “太子……太子正和选侍娘娘瞻瞩万岁……”

  太监哆哆嗦嗦的说着,而朱由检听到这里微微皱眉,随即再问道:

  “王安和魏进忠也在吗?”

  “不在”虽然不知道朱由检问这个干嘛,但太监还是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那好!”见状,朱由检立马吩咐道:

  “你去文华殿找方阁老,记住别让其他人注意。”

  “奴婢领命……”太监虽然不解,却还是点了头。

  “你找到他后,告诉方阁老,带人直闯乾清宫,就说李选侍要胁迫我皇兄,企图效仿吕雉!”

  “这……这这……”

  朱由检语出惊人,太监被他这话说的精神恍惚,如雷贯耳。

  “告诉了方阁老后,若是他不敢来,你再告诉其他官员,快去!”

  “奴婢……奴婢这就去!”听朱由检这么说,太监也知道自家这殿下不是在开玩笑。

  一想到自家殿下近来仿佛神情大变的所作所为,他不敢怠慢,连忙冲出了偏殿,在乾清宫门口带着几名太监朝着前殿赶去。

  朱由检见状,也紧皱着眉头,走出了偏殿,看了一眼四周后,他没有走进哭声满天的那间偏殿,而是走进了旁边的偏殿。

  这偏殿内的桌上,摆有各样的胭脂水粉,还有数面被工匠精心打磨的铜镜。

  然而朱由检的目光没有放在这些东西上,他的目光,一进门就锁定在了拔步床旁边的小床上。

  “殿下?”

  站在小床旁边低着头的两名宫女听到脚步声,苍白着脸抬头,却看到了朱由检,不由疑惑发出了声。

  朱由检假装啜泣,鼻涕眼泪在一瞬间就涌出了眼鼻,可怜道:

  “娘娘让我来叫你们,带八妹过去见她……”

  说话间、他还止不住的抽搐啜泣,模样让人怜爱。

  那两宫女不曾想朱由检会骗她们,连忙弯腰,小心翼翼的将小床内睡着的那名小女孩抱起,小步走向了朱由检。

  朱由检见状,继续啜泣,随后带着宫女走到了旁边偏殿门口,没有开门,转身就从她们怀里将这小女孩抢到了怀里。

  “殿下!!!”

  宫女没有料到朱由检会突然出手,加上朱由检本人虽然只有十岁,却已经高到她们肩膀,猝不及防下,被他抢走了小女孩。

  “别动!”

  原本啜泣可怜的朱由检,模样在一瞬间变得威严,怒目圆睁,让两名宫女不敢轻动。

  只是她们的叫声,让朱由检背后偏殿内的哭声变小了,而这时朱由检也慢慢后退,一手小女孩,一手推开了殿门。

  “王兄……”小女孩惊醒,迷迷糊糊看着四周,抬头看到朱由检后,不解的询问。

  “徽媞别怕……”朱由检安慰着小女孩,而殿门也被缓缓推开。

  下一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群跪在床榻前的宫女太监,以及跪在最前面,身着青色圆领袍的怯懦少年,和满脸惊愕,身着贵妃服,头插各种饰品的俏丽少妇。

  “皇兄出来!”

  朱由检抱着小女孩,背靠着门,时刻注意身后宫女的同时,朝着那怯懦少年大喊了一声。

  少年好似被朱由检的声音惊醒,连忙起身,却在准备离开时,被旁边的少妇抓住手臂,猛地挣向后方,退了几步。

  “检儿!你抱着徽媞要干嘛?”

  “快,把徽媞交给我……”

  这少妇先是惊愕恼怒,随后立马和颜悦色,温声温气的与朱由检沟通。

  短短几秒、将女人变脸的技能展现的淋漓尽致。

  但看模样、她雍容华贵,生的俏丽非凡,黛眉轻挑,绝对是一眼就能勾走男人魂的那种女人。

  加上她那和善的模样,任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会明里暗里下手,将作为她对手的女人纷纷折磨致死!

  朱由检忘不了、他忘不了记忆中,他母亲是怎么死在自己面前的。

  那是活生生的、被朱常洛用腰带抽死在了偏殿之上,并且在死后,由于朱常洛害怕被万历皇帝抓住把柄而废太子,因此将她的尸体藏在了偏殿之中数日,才草草埋葬在了西山的一处角落。

  朱由检的记忆里、他忘不了自己母亲在被沉重腰带抽打时,还大喊叫自己“回宫”的凄惨模样。

  他更忘不了、自己母亲死后数日被太监藏在木桶抬走时所发出的恶臭。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看似和蔼可亲,人畜无害的女人。

  是她说了谎,自己的母亲才会被活生生的打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