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1981年卫校开始

从1981年卫校开始在线阅读

从1981年卫校开始

烤饺

都市·都市异能·255.0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4-01 22:06

小医生穿越到了1981年,开局成为一名卫校学生,毕业分配又被人阴,看似前途渺茫。但凭着他高超的医术、坚定的性格、加上金手指福利,且看陈棋如何从一名乡镇医院的医生,最终成为国内医界大佬,国际知名外科专家,最后更是和妻子一起成为“一门双院士”的故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开局一个卫校生

  海东省一院的手术室里非常安静,只有监护仪器时不时发出滴滴嗒嗒的声音,以及手术器械开合的轻微咔嚓声。

  站在主刀位上的陈林医生做完手术最后重要一步,仔细检查手术视野确定没有异常后,长长舒了一口气,抬头说道:

  “蒋主任,这台胆总管空肠吻合术我做完了,马上就要关腹,你要不要来检查一下?”

  手术室角落,正坐在凳子上休息的肝胆外科副主任蒋向文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手术室墙上的时钟:

  “做完了呀?花了90分钟,小陈的技术提高得很快嘛,你手术我放心,关腹吧,唉哟我这老腰,真受不了这高强度的手术哦。”

  陈林也笑着说道:“还是感谢蒋主任给我这个手术机会呀,换别的小医生,想上台都没机会。”

  蒋向文站了起来,一边扭扭身子,一边笑着说道:

  “那是,你可是咱们科室重点培养的人才,别人做这种三级手术,我还不给他们机会呢。”

  陈林低头开始做最后的手术收尾工作,其实心里一直在腹诽:

  蒋扒皮,家属的红包自己收了,手术却要他这个小主治来做,这不是明摆着欺骗人家家属嘛。术后功劳都是他这个副主任的,而真正主刀的小医生连台手术劳务费都没得拿。

  尽管心里不服,但陈林绝对不会表现出来,反而嘴上还要感谢上级医生给他主刀机会。

  没办法,谁叫他这个小主治在科室里没地位,没有话语权呢。

  还要死不死,今年轮到他当了“住院总”,24小时在医院待命,这样免费的劳动力不用,那就不是上级大医生了。

  陈林下了手术台,还在洗手的时候,值班手机又响起了。

  “喂,陈林吗?赶紧的,急诊这边有一个车祸病人,全身多组织多器官损伤,怀疑有肝破裂,需要你们肝胆科过来会诊,估计还要上台手术。”

  打电话过来的是急诊科的小主治张羽,也是陈林本科时的同学,当年没读硕士,文凭不够被直接收进了又苦又累还时常挨打的急诊科。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那么先处理,我这就安排医生过来。”

  “你快点,人死了我们急诊科又要不安宁了。”

  “知道啦,张大主任。”

  电话挂掉,陈林迅速翻开手机电话薄,寻找起今天可能空闲的科室医生来。

  陈林做为“住院总”,需要协调和安排整個科室的具体日常工作,所以医院其他科室有会诊要求,都是直接报给他的。

  “喂,王主任?急诊有个急会诊。什么,你在开会,噢好。”

  “喂,钱老师,急诊有个肝破裂要会诊,对对……你在W市飞刀啊?行,我叫其他人。”

  “喂喂,蒋主任你先别走,急诊有会诊,啊,你要去医学院上课了,好,我知道了。”

  陈林打了一圈电话给上级医生,一个个不是有事,就是有会,外科医生这群糙老爷们是一点不给他这个小小住院总面子了。

  “一群老流氓,自己一个个赚外快去了,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干。”

  陈林放下电话,快速洗了一遍手,连里面的短袖手术服都来不及换,穿着了一双拖鞋就以最快的速度往急诊大楼跑去。

  在拐弯的时候一个刹车不灵,直接摔趴在地上,顾不得揉揉,站起来继续跑,人命关天,早到一分钟就多一点希望。

  等他从急诊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了,错过了午饭时间,肚子饿得咕咕叫。

  接下来还有5台大小手术要做,陈林只能以快速跑到了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几个面包胡吃海塞吞进了肚子里,噎得差点翻白眼。

  便利店的小姑娘都看不下去了:“陈医生,要不要来瓶饮料?瞧你这干得……”

  “不用不用,喝了饮料要上厕所,下午我一大堆手术呢。”

  “哇,陈医生你真了不起,这么多手术,伱的工资一定很高吧?不像我们,一个月才3000,还要上夜班。”

  陈林刚要拿出手机付款,看到银行发来的工资短信,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短信上面写着:“工商银行:您7489账户24日13:15分工资收入6384元,可用余额……”

  他只有自我安慰,没事没事,等以后自己成了大医生,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什么工资、奖金、讲课费、飞刀费、课题补贴,还有红包、药扣、器械回扣、漂亮sexy又善解人意的药代小MM……

  一年不拿个几十上百万那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省一院的。

  晚上10点。

  病人被推出手术室,累了一天的陈林一屁股坐在地上,拧开葡萄糖液灌了几袋,这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

  上次密密麻麻都是各大上级医生的未接电话和短信提示,都让他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

  这时候手术室的小护士进来清理,看到坐在地上的陈林,打趣道:

  “陈医生,还不走啊?这么热爱工作想以手术室为家吗?”

  陈林听也,一下子就朝后躺在了地上,两只手枕在脑后。

  “热爱个屁,要不是为了五斗米折腰,我才不想天天待在手术室呢,你瞧我都累了一天,麻烦帮我去拿一床干净的被单来,我先躺会儿。”

  小护士也挺客气:“成,那你等我一下。”

  手术室里只剩下了陈林一个人,他闭上了眼睛,心想自己如果能穿越,一定要回到明朝做个游手好闲欺男霸女的王爷,再也不想当医生了。

  不知不觉间,陈林睡死了过去,电话铃声这时候一遍又一遍地响起。

  等小护士进来后,发现陈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连电话也不接,心里还是非常同情这只可怜的手术狗的,于是走过去推了他几下:

  “陈医生,陈医生醒醒,有电话来了。陈医生???陈医生!!!”

  此时的陈林,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什么巨大的吸力给吸走了,有明显的失重感,虽然听到了小护士的喊声却又不能回答。

  最后连呼吸都困难,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

  《歌唱祖国》的前奏很突兀地响起。

  陈林被这音乐吵醒了,迷迷糊糊间还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年代了,手术室谁会放这种古老的音乐?

  疫情期间,难道不应该播放什么:“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在他半睡半醒中,就听到伴随着音乐有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开始说话了:

  “国立广播电台,国立广播电台,现在是全国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时间。

  听众同志们早上好,今天是1981年7月16日,星期四,农历六月十五,这次节目的主要内容有:世界卫生组织第三十四届世界卫生大会在斯里本召开,吴猛超同志作为我国代表团的团员出席。”

  陈林猛地睁开了眼睛,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那个熟悉的手术室,没有无影灯,没有手术床,而是一个用麻布制成的,有点泛黄发灰的老式蚊帐。

  他又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穿的也不是深绿色的短袖手术衣,而是一件白色的背心和一条小短裤,背心上面还写着大大的四个字:

  “越中卫校”

  陈林一下子坐了起来,身下的床嘎吱嘎吱地响了起来,显然也不是什么正经床,而是用竹子搭成的一张竹排。

  陈林茫然地四下看了看,除了蚊帐外,就是一张破草席,还有一条洗白了的薄棉被,仔细一闻,还能闻到淡淡的艾草香味。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人生三大哲学,也难以形容陈林现在的震惊的心情。

  他明明记得自己一天连续做了6台手术,等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后,实在撑不住了直接躺在了手术室地上准备睡一会儿。

  当时他还让小护士帮他拿一床干净的床单来盖一下。

  怎么一觉醒来,手术室不见了,身上的床单也不见了,变成了这么一副鬼样子?陈林脑中警铃大震。

  “谁TM趁我睡着跟我开玩笑?还是说我……”

  陈林一念至此,一下子就拉开了蚊帐。

  眼前房内的景象更让他大吃一惊,这是一间典型的农村老房子。

  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拥挤着三张床,就一个木头衣柜子。墙壁是木质的,地面是石板铺成的,房中什么家电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空调。

  要说有,只有房中央,从天花板上有一盏灯挂了下来,还是那种圆圆的,最老式的灯泡。

  屋外的广播还有继续播放新闻:

  “吴猛超同志在1964年至1980年期间切除治疗原发性肝癌181例,总手术成功率91.2%的经历,震惊了国际医学界。会上,吴猛超被增选为国际外科学会会员,作为国际医学界对中国的肝脏外科学的肯定。”

  陈林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直觉:“我,TM穿越了?1981年?”

  这时候从屋外传出了一阵吵闹声

  “二婶,我家老二昨天都累得晕倒了,我就想问你借两块钱去公社买点肉,你不借就算了,犯得着说话这么难听吗?”

  “哎呀,傻大姐,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现在你们家四个孩子,只有你干活养家,他们仨都可以上学,你不觉得自己亏得慌?再说了,读书有什么用?你爹读到高中,还不是回村子当了个代课老师,穷了一辈子。”

  “不对,我爸说过,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爸说的话绝对不可能有错。而且我爸死之前,我答应过他,只要弟弟妹妹想念书,我一定会供他们上学。”

  “哎呀,你这孩子说你什么好,真是个缺心眼儿,想借钱没有,要借跟你爷爷奶奶说去,我哪来的钱?还吃肉,我都半年没吃肉了。”

  “不借就不借,哼!”

  两人的谈话显然并不愉快。

  陈林听到外面屋门被推开了,有脚步声朝自己这边走来,刚要躲回蚊帐里,忽然就感觉一阵天昏地暗,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睡梦中,原主无数记忆涌进了他的脑海里。

  陈林这才确定,自己真的穿越到了1981年,地点是海东省、越中地区、会嵇县、型塘公社、夏泽村。

  非常不幸,父母在七十年代先后去逝,留下四个孩子相依为命。

  有一个比自己大2岁的大姐,名叫陈琴,16岁开始就用自己弱小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

  名字虽然文艺,但她脾气有点轴,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村里人都喜欢叫她“傻大姐”。

  自己名叫陈棋,今年19岁,现在是越中地区卫校的一名学生,这是全公社难得一见的中专生。

  小弟叫陈书,小妹叫陈画,龙凤胎,今年都是13岁,在村中小学,马上要念5年级了。

  收到这些信息,陈林在梦中咂咂嘴,心想这也够惨的了,不但穿越到了起点孤儿院,更重要的是夏泽村是个山区村,非常贫穷落后。

  夏泽村穷到什么样的地步呢?

  用后世网络用语,那就叫:

  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挖掘基本靠手,耕地基本靠牛,娱乐基本没有,老婆基本靠买。

  好听点这叫保持了乡村的原汁原味。

  难听点,解放都三十多年了,整个村子除了通了上电,村口架了个广播,村支书家有辆自行车,其他基本没啥改变。

  一个字:“穷”。

  没有父母帮衬,一家四个孤儿的家庭经济条件可想而知,那就是“穷上加穷”。

  家里的口粮就靠着一点梯田,加上傻大姐去村口窑厂背砖头赚点零花钱,几乎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也幸亏“陈林”穿越的这位原主“陈棋”比较争气,从小就是个读书种子,小学时成绩是型塘公社第一,初中的时候成绩是珂桥区13个公社联考第一名。

  陈棋初中毕业后没有选择上高中,而是选择上中专。

  因为中专不要学费,每个月还给10块钱补贴,将来毕业了就成了“干部编制”,能吃上公家饭,在1981年绝对算得上出人投地了。

  脑子想到这里,陈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不幸中的大幸,虽然穿越到了这个穷苦又保守的时代,但至少专业对口了,都是学医的。

  这要是让他穿越到什么农校、师范、财校、工校之类的学校,那他就要坐腊了,专业不对口啥也不懂,考试全是零分,妥妥被开除的结局。

  重生开局就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都市异能小说

从1981年卫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