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零杠六有问题吗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线下约架,她貌美如花在线阅读

线下约架,她貌美如花

都市 / 都市生活

71.08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一言不合线下约架,唐促原本以为对方的游戏定位跟自己隔着十万八千里,却没想到……“你叫唐促是吧,我记住你了。”这是临走之前,秦筝跟唐促说的最后一句话。再次相见之时,他的眼中有光。—————————单女主日常文,高甜无刀,懂得都懂。作者已有同类型百万字完本作品《阎王少女竟在我身边》,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柠泣.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祖安狂忍.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机智帅清风.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都市生活小说推荐

重生之大设计师在线阅读
不是所有的重生都那么完美,不是每个重生的人都能记住那么多小说和歌曲。  一个普普通通的室内设计师,回到十年前刚上大学的时候,挽回着不能挽回的遗憾,追求着以前不能追求的梦想!  作者友情提示,书中案例,切勿模仿,如若模仿,死的很惨!!  新书《设计鬼才》发布,喜欢设计类小说的同学可以来看看……
帅到掉渣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被催婚!我的假女友是高冷总裁在线阅读
老群以满,欢迎添加新群号:711982778 【单女主,狗粮高甜】 林远本想应付一下老妈的催婚,找个假女友缓和一下家庭气氛。 没想到,手一抖,居然把是冰山女总裁沈郁夕。 家人们瞬间沸腾。 高冷的沈郁夕选择摊牌,“大家好,下个月我准备和林远去领证。” 林远一脸懵,“???” 和蔼可亲的外婆,乐呵呵笑,“好好好。” 老妈立即收回私发给儿子的菜刀和炸弹表情,一脸惊喜,“什么?我就要抱孙女了?” “需要带娃义不容辞,不需要我们立刻失踪,绝不打扰二人世界!” 老爸:“别租房了,我们搬出去,房子给你们!” 林远赶紧制止,“爸妈,你们听我解释,她还是我的女朋友啊!” 老妈直接红牌警告,“臭小子滚一边去!我和乖媳妇好好聊会。” 林远当场石化:“???”
白茶小仙女吖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开挂的住院医在线阅读
素有学霸之称的住院医言非凡,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昏迷一年又三个月。  他却因祸得福,成为了一个开挂的学习天才,踏上了通往医学巅峰的道路……  PS.等更的书友可点阅完本精品老书《妙手心医》、《广告界天王》。
陈家三郎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真有钱了怎么办在线阅读
2020年8月25日,七夕节  苏泽原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平平凡凡的度过了。  直到他的脑海里传来一声机械音。  一个平凡的社畜,真有钱了怎么办?  谈恋爱?做神豪?衣锦还乡?  苏泽:“咳咳,这些我全要!”  【前期慢热,望多些耐心!】
糊涂书包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你好,我的1979在线阅读
身患绝症的机械工程师苏何,一眨眼就到了1979年的夏天,成了一个中考失利的落榜生。 还好重生前他买下并装修的一个大型仓库跟随他一起过来了,里面还有他报复性消费的一个大仓库的物资!以及仓库里的几个工作间和里面的机器! 在这个大有可为的时代,苏何带领全村人走向致富的道路!
六月听涛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戏法罗在线阅读
老荣、老柴、老渣、老月、老合,此五老谓之五花。 金、皮、彩、挂、评、团、调、柳,谓之八门。 五花八门谓之江湖。 写一个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江湖;写几个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行当;写几种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手艺。 写几位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手艺人;写几件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所熟知的事情。 吴州戏法罗、湖南鬼马张、江东快手刘、西南傅家、北方穆派、华北韩家门、京城单义堂…… 徐徐揭开一副真实存在的江湖彩门画卷。公布个读者群:558430470
唐四方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继承两万亿在线阅读
白小升,一个平凡打工族,继承了两万亿世界级大财团! 按遗嘱,他要从底层做起,来一次职位升级之旅。 解锁层层系统辅助功能,解锁海量资金,纵横集团下各行各业子公司,笑傲人生。 “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虽然我是员工,但其实,我是你老板!”
侠想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韩娱之魔女孝渊在线阅读
金孝渊的梦里来了一位女明星!!!  于是,孝渊拿起了吉他,拿起了笔,学会了更多的事物。  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去谱写更加辉煌的未来!  ————————  这就是全新的舞后的故事!!!
九翅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最牛首富在线阅读
重生2005年,富可敌国。  PS:已有两本都市精品时代巨擘和硅谷大帝,可放心阅读。
百刹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当前位置: 都市 都市生活 线下约架,她貌美如花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零杠六有问题吗

  【会不会玩打野啊,不会玩就卸载吧】

  【就是就是,自己野区不刷,总是来吃我中线】

  晚上七点,自家开的蛋糕店内,唐促闲极无聊本来想玩两把游戏活跃气氛,却遭遇游戏内队友疯狂打字挑衅。

  他本就一直被反野区,自己家辅助在下路跟射手连体,中单清线又清不过对面周瑜,他能怎么办,他只能暂时放弃野区。

  从对面周瑜二级直接闪现进来把他的蓝buff吹走的那一刻,唐促就知道,这把游戏注定又是天崩开局了。

  即使如此,唐促也仍旧选择默默发育不去理会那些人一直在挑衅的言语,毕竟现在这个游戏的氛围就是这样,你改变不了别人,只能不让自己被他人影响。

  游戏的冲突点最终爆发在八分钟时,上路的程咬金已经是零杠六开局了,问题是并没有人去抓他,他一直被对面吕布单杀还是不知道猥琐发育非要硬刚,所以唐促就选择打字提醒了一下他。

  【程咬金别送了,打不过就在塔下守塔就行】

  他不打字不要紧,他一打字,本来就对线被单杀六次的程咬金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开始不停打字回应。

  【那个吕布一直去跟队友混经济,本来就比我经济高,我怎么打得过他啊】

  【要是我一直猥琐塔下不去抢河蟹的话,那我带个惩戒有什么用啊】

  【我大招能回血又怎样,他砍我几下我就没血了啊,我又不是无限大招】

  这局游戏很快就在队友之间一派欢乐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唐促叹了口气,感慨现在moba游戏的环境确实令人窒息,而且他只不过是玩了一把小号,明明队友只要不摆烂认真打,就算前期大逆风开局,他也有信心在后期反败为胜的。

  只是在游戏结束他回到最初界面的时候,却收到了一条好友消息。

  他仔细一看,是程咬金发来的好友验证。

  不用想,肯定是游戏结束过来找自己对骂的,唐促本来不想理会,但是无奈对方一直发送好友申请,唐促只觉得有些无可奈何,便选择了暂时通过,想要看看这个程咬金想说些什么。

  唐促刚一通过好友申请,好友聊天框里就迅速传来许多条消息,让唐促不禁感慨,要是他在游戏里有这么快的手速,肯定不至于八分钟零杠六了。

  【程咬金本身就打不过吕布,你野区炸了他跟队友打团混到一些经济我就更打不过他了啊】

  【我又没办法去帮你,你也没办法来帮我,我们各有各的难处,你为什么要指责我啊】

  【你以为程咬金就能一直不死吗,你怎么不试试去用程咬金去对线吕布呢,你知道有多难打吗】

  唐促一脸黑线,觉得对面这家伙还真是委屈。

  不过他也不想予以计较,毕竟游戏都已经结束了,低分段人菜话多爱找借口的队友本身就数不胜数。

  所以他只是简单回了一句。

  【你字多你说得对】

  就是唐促这一句回话,似乎让原本便怒不可遏的对方更加生气了。

  【你微信告诉我,我要当面跟你说清楚】

  唐促一看就乐了,怎么着,还想跟我高铁站线下互砍?

  唐促刚才看了一眼那个程咬金的资料,他的称号定位在苏杭,那里距离他所在的沈城就算坐飞机也需要将近三個小时呢。

  难道还真有人打游戏气到这种程度,跨越千里当面骂人?

  唐促只觉得好笑,便把自己的微信号告诉了对方,因为他觉得不会有人真的能做到这种程度。

  加了微信以后,对方让唐促发定位,唐促便直接了当发了过去。

  毕竟蛋糕店是自己家开的,明天他就上学去了,到时候哪怕这个大兄弟坐飞机过来找自己单挑,店员也会跟他说不清楚这件事,也许是哪个客人在这里吃完就走了,到时候那个大兄弟肯定特别生气,然后对方疯狂给唐促发消息让他出现的时候,他再把微信好友一拉黑。

  啧,这种做法真是太狗了。

  现在正值夏季,晚上七点天还没完全黑下来。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可是天气不太好,下了一整天的雨,到现在还处于淅淅沥沥的状态尚未停止。

  唐促在楼上一个人待着无聊,便跑到楼下的蛋糕店里凑凑热闹,顺便蹭吃蹭喝。

  蛋糕店里原本的员工只有一名糕点师和一名店员,现在这个时间糕点师已经下班回家了,只剩唐促和身为店员的王阿姨在店里。

  蛋糕店的附近就是一所小学,有的小学生放学后会被家长带到这里来买些蛋糕甜品吃,今天天气本来就不太好,学生们周末又不用上学,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

  “王阿姨,我看估计也没什么客人会来了,您先下班回家吧,毕竟今天天气也不太好。一会儿要是有客人来,买什么我帮对方装一下就行了。”

  唐促一脸和善对王阿姨说道,可王阿姨却站在玻璃窗户附近,望着外面的小雨,笑着摇了摇头。

  “拿了别人的工资就要尽职尽责嘛。”

  唐促选择了沉默,既然王阿姨执意如此,他也没什么办法。

  没过多久,店外不远处的马路边上便停下了一辆红色的出租车。

  唐促隔着窗户就看到了出租车停在自己家店门口,然后车门打开,里面的人撑开雨伞走了下来。

  这个时间点特意打车来自己家的蛋糕店买东西,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死忠粉?

  那是个女孩,她撑着伞自雨中走来,唐促看不清她伞下的面容,但她的绿色百褶短裙随着步伐略微起落,裙下的双腿白皙修长,更勾起人无限遐想。

  她在店门口收起雨伞抖了抖上面的雨滴,然后推开了店门。

  她推开门,唐促便转头看向她,两人正好四目相对。

  栗色的长发发尾带卷,一双大眼睛灵动有神,挺翘的鼻梁在唐促的视角中可爱好看,本就精致的五官搭配上白皙的肤色,再加上白色卡通短衫和绿色百褶短裙的组合,完美到无懈可击。

  唐促从没见过这样的一个女孩,他甚至在那一瞬间忘却了呼吸。

  女孩并未说话,只是从短裙侧面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她拨通了一个微信语音通话,而唐促的手机也在这时响了起来。

  唐促拿起一旁桌上的手机,看着上面来自那位约架程咬金的微信通话,他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连握着手机的手掌都显得有几分颤抖。

  明明没有接通电话的必要,但当时的唐促大脑一片空白,还是鬼使神差般点击了接通语音通话。

  蛋糕店内,少年和少女各自将手机放在了耳旁。

  “伱就是如月孤身一人?”

  耳畔的电话里,传来了少女如银铃般的澄澈嗓音。

  唐促看到她的嘴角露出好看的俏皮笑容,但他觉得这笑里藏刀。

  “嗯,你就是零杠六的程咬金吗……”

  唐促的表情十分精彩,口中话语也基本是勉强从嗓子眼挤出来的。

  要知道在一个日活跃用户几千万的游戏内,想要在一场普通的排位赛里遇到同城队友,概率并不是很高。

  而且唐促在发定位之前已经确定了对方的定位在苏杭,那完全的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如果没有筋斗云都不可能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女孩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唐促的心也跌落谷底。

  “我程咬金零杠六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当然没有问题……”

  唐促强颜欢笑,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行为买单。

  两个人在店内明明距离不远还要用电话联络的方式让一旁的王阿姨感到新奇。

  “唐促,这是你同学吗?哎……这不是秦筝吗?”

  王阿姨的声音透着些许惊喜,看上去应该是跟这个女孩相识。

  唐促的心里莫名松了口气,毕竟这样一来的话,事态就不会更加严重了……

  要知道,全国第一个庇护男性的家暴庇护所就位于沈城……

  等等,他为什么要想这些,这和家暴完全是两码事啊……

  再说了,于情于理,他被一直反野,他也是受害者啊……

  女孩望着王阿姨,脸上立刻呈现出灿烂的笑容。

  “小姨。”

  小姨?

  唐促一头雾水,王阿姨连忙给唐促介绍。

  “唐促啊,这是我外甥女,她妈妈是我姐姐。”

  “啊,这样……”

  唐促挠着头,脸上仍旧保持着强颜欢笑。

  “对了,你们怎么认识的?我看她是来找你的吧?”

  “……”

  唐促无言以对,只能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秦筝。

  秦筝双臂抱在胸前,姣好面容上的笑容意味深长。

  在之后的短暂时间里,唐促从王阿姨的口中得知,面前这个叫秦筝的女孩是王阿姨的外甥女,但是之前一直生活在苏杭,也是最近才搬到沈城这边来的。由于秦筝家有自己的房子,所以就没跟王阿姨住在一起。

  由于时间也不早了,再加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在唐促的强烈建议下,王阿姨这才带着秦筝下班离开了。她们要一起去吃火锅,王阿姨非要叫上唐促一起,但唐促以已经吃过晚饭为由委婉拒绝了。

  他可不想跟这个叫秦筝的女孩扯上关系,一言不合就线下约架,这谁顶得住啊……

  “你叫唐促是吧,我记住你了。”

  这是临走之前,秦筝跟唐促说的最后一句话。

  望着两人牵手走出店外的亲昵身影,唐促只觉得无言以对。

  她记住自己有什么用?

  沈城这么大,人口近千万,他们又能有多少交集。

  天色已晚,雨也在此刻停了。

  蛋糕店打烊后,唐促站在自己家居住的二楼窗口,远远眺望着沈城的万家灯火。

  这座城市永远这么安静,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到来而波澜壮阔。

  只是今天与她初次相见的小插曲,倒是在唐促的心里泛起了涟漪。

  “你说我还能有机会再跟她见面么,龙崽。”

  唐促低头看向脚旁黑白相间的狗,微笑着说道。

  龙崽像是没听见一样,转了个头,再次沉沉睡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