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40k之混沌暴君
战锤40k之混沌暴君
欧皇是我真哒 著
完本 · 112.57万字
月票
22
周打赏
2
粉丝数
1.74
诸天无限 诸天 随身流
(新书战锤暗影之王以上线,同样是战锤,没有系统,纯粹暗黑战锤文,点击头像就能跳转。)飞船的不断震动将桌上的墨水倾洒,陈果却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书写起属于自己的自传结尾。“今天,前方最后的帝国舰队已经覆灭,蜷缩在阴影里的老鼠依旧在不停的叫器。我离最终的目标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步。现在高领主和阿巴顿这个小丑却再也无法干扰到我了。神圣的泰拉就再眼前,可我们都知道,最终只有一个人的舰队能覆盖池,并坐上那金黄色的王座。很显然,那个人必将是我。而我想,坐在黄金王座上的“人”已经期待这场面对面对峙很久了。将这场混沌的僵局迎来终焉吧!”
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朋友的承诺 · 2023-01-03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对于帝皇来说,装在袋子里的不只是货币,还有可能是穿越者。

  酷热、麻木、刺痛、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他的身上啃食,陈果的意识在的沸腾的油锅之中遨游。

  混乱嘈杂的声音当中,隐隐约约的有一道低沉的笑声传来:

  “低贱的蝼蚁,我真的很欣赏你。电击,溺水,冰冻、炙烤、神经抽离、纳米腐蚀、药剂注射......在这一轮轮高强度的实验下你居然还能活着。噢,我要给你换一个名字。我要叫你……蟑螂!”

  “蟑螂,哈哈哈哈.....我记得在档案最开始的记录,你不过是一个身体素质低于普通人,活在巢都最底端的垃圾杂种而已。

  不过,也许就是这种垃圾的人种才能让你像蟑螂一样,怎么踩都踩不死。”

  “只可惜......蟑螂也只能活在地面上。”

  声音消失了,但在短暂的寂静过后,又有其他模糊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飘进了他的意识之中:

  “小杰克,你怎么样?”

  “......嘿嘿嘿,这个小垃圾居然又挺过来了,看来那些变态还没有玩腻他。”

  “......实在想不到,这小杂碎居然那么有种。”

  “只可惜啊!越是这样,那些个变态才会越觉得有趣……也好,至少我们能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了。”

  “也许只有死才是解脱,像这样,哎......”

  “死?哈哈哈哈,死亡?”

  ......

  各种隐约、模糊的声音仿佛在黑暗中的耳语,让陈果因极度痛苦而混乱的意志稍微清醒了一些。

  哦,原来我还没死啊!。

  陈果的脑海中,缓缓的出现了一颗七彩的流星,它犹如冬日里和煦的暖阳一般,逐渐驱散了无尽黑暗并温暖了他的身躯。

  “呼......呼......”

  随着身体的动作,种种令人发疯的感觉从全身向着大脑汇聚而去,让他发出了急促犹如风箱般的喘息声。

  眼皮微微抖动,渐渐恢复了对身体微弱的感知,陈果一点一点的睁开了肿胀的双眼。

  冰冷的岩石地面,昏暗的光线。一根根婴儿手腕粗细的钢铁栏杆将他紧紧包围,形成一间狭小而沉闷的囚室,透过栏杆间的缝隙,可以看到阴暗的空间里还有着数十间这样相同规制的囚笼。

  同样,在这些牢笼中,关押着一个又一個神情麻木的囚徒。空气中弥漫着破败而难闻的气味,血腥、铁锈、汗臭发酵、排泄物……哦,种种味道相互混杂,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刺激着陈果的嗅觉。

  可就是这样的味道却让陈果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

  他没有死去!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监牢中,陈果仰面而躺,像是溺水之人在窒息前的一秒被救上了岸,贪婪的呼吸着这污浊的空气。

  此时此刻,他的身躯上依旧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

  这是刚才在那个由黑色方石块所组成的实验台上,他的身体被注入了墨绿色的药水以后,神经在药物刺激下逐渐麻痹甚至萎缩坏死、所产生的犹如凌迟一般的痛楚。

  “叹息者一号!”

  墨绿色药水的名字,专门用来审讯犹如钢铁般坚硬的阿斯塔特,没想到有一天会用到他的身上。

  难怪就连施刑者都会夸他是生命力顽强的蟑螂。

  时间流逝,疼痛和麻痹正在消退,陈果控制着手脚活动了一下,感觉到自己四肢并没有丧失行动能力后,他咧开嘴巴,脸上的笑容因为浑身痛苦而显格外扭曲:

  “嘿嘿嘿,这该死的命运呐!”

  “没想到穿越了还这么倒霉。”

  “穿越到哪里不好,非要穿越到这该死的战锤世界?艹!”

  “不过也有点好处,至少花呗、借呗、网商贷、狗东白条都不用还了……”

  躺在地上,陈果的脑子里面不停的闪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且莫名其妙的念头,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减轻身体上那难以忍受的痛苦。

  陈果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这种痛不欲生的地狱体验,事实证明胡思乱想对于疼痛减少还是很有用的。

  但作为运气不那么好的穿越者一员,陈果只是多喝了瓶口味怪怪的可乐,就毫无防备的来到这个陌生和残酷的世界。

  而就像是某个爱开玩笑的杂碎直接为他选择了地狱模式一样,睁开双眼的时候,陈果就已经是这个神秘而残酷的实验基地中的一名“实验素材”。

  从前世一个无所作为的吊塔驾驶员,变成一个如同低贱蝼蚁一般的实验素材,穿越而来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各种堪比酷刑的潜能开发实验。

  高温、高压,低温、低压,各种各样频率的电流刺激、连续不断的药物注射反应、长时间处于极限兴奋状态,绝对黑暗中生理上对药物产生的排斥反应......作为实验室用来研究生命潜能,试验不同的生物药剂,实验过程中要经受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包括陈果在内,这座实验监狱里的所有囚徒都像是一只只小白鼠,凡是进入这里的小白鼠,大部分不是当场死亡,就是被各种药剂折磨的神经坏死或者精神崩溃变成一个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疯子、傻子,并在彻底失去了研究价值之后被摆上了解剖台,成为一滩没有任何试验价值的材料。

  对于绝大部分小白鼠来说,能够在第一次试验当中就获得死亡其实是一种幸运。

  可就是在这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死亡率下,偏偏陈果的生命和意志却展现出了奇迹般的顽强坚韧,愣是在一次次生死之间徘徊挣扎,就是不肯咽下这最后一口气,硬生生的挺到了现在。

  “......小杰克,小杰克?”

  沙哑的犹如破锣嗓子般的询问打破了寂静,似乎察觉到陈果的意识已经清醒过来,旁边的的囚笼中,一个没有了下半身的中年囚徒忍不住隔着钢筋向着他低声问道:

  “小杰克,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昏暗,狭小的囚室之中,陈果头手并用,用头抵着地,疲软抽搐的胳膊,一点一点的用力,直至强撑着身躯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还好!”

  他靠坐在钢筋牢笼的角落,缓缓转过头去看向了旁边的囚室,慢慢道:

  “另外,我不叫小杰克,我叫陈果。”

  对上陈果那充满了死气的眼神,旁边的囚徒心中是一阵悸动。

  那是怎样一种眼神?

  这得多么的绝望,才能够拥有这样的一双看不见任何光亮的眼睛。

  中年囚徒被陈果的眼神吓了一大跳,又像是激起了他心中的什么念头,不再多说一句话了,也默默的靠在了牢笼的边上。

  陈果没有理会旁边的囚徒,闭上双眼缓慢的调整着呼吸,就像是一头独自舔舐伤口的孤狼。

  斜对面囚笼之中一个干瘦的汉子听见了陈果的话,神情惨淡道:

  “小杰克?陈果?看来你是真的疯了,也好,也好,疯了也好……在这个地方,除了死亡,也只有疯才是唯一的归宿了。”

  陈果瞥了瞥说话的囚徒一眼,慢慢的转过头去,笑道:“疯?嘿嘿嘿,我可没疯,我只是找回了真我,找到了走出去的希望。”

  “希望?”

  另外一处囚笼中,一个蓬头垢面的囚徒似乎被刺激到了,语气里充满悲哀的笑了起来:

  “小杰克……陈果,这个监狱深处地下数千米,不但有超过六十万全副武装的钢铁空降团士兵,更驻守着一个大连的午夜领主阿斯塔特,他们其中每一个都能空手屠杀我们这一个囚室的所有人,你告诉我走出去希望在哪里?”

  “的确。”

  另外一个眼窝深陷的囚徒低沉道: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侥幸逃出了这里又能怎么样?外面是一无所有的辐射荒野,只有一座座重兵把手的巢都,满是放射性物质工厂的钢铁工厂,没有飞船,没有食物和水,甚至连防辐射的衣服都没有,你又能在满是辐射的尘埃之中走出去多远?

  就算你能走出去一段距离,可荒野中游荡的变异人聚落会告诉伱什么才叫真正的恐怖。

  比起被他们一点点吃掉变成荒野中的一堆排泄物,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等死,也许对我们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他自嘲的笑了笑:

  “起码这里有食物,有能喝的水,还能睡一个安稳点的觉,不用每天为了那一点点可怜的食物而不停的工作,不用担心会饿着肚子曝尸荒野,就算是死了也是吃饱了死的不是么?”

  监牢中的囚徒们在被抓进来之前大部分都不是本星球的巢都人,而是帝国境内不同星球上的叛军和死刑犯。

  其中绝大部分都拥有过传奇且辉煌的过去,甚至有一个老家伙还当过星球总督,但可惜他们此刻却都是像一条条死狗一般,等待着无尽的折磨和最终死亡的降临。

  “小杰克,放弃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吧……可怜你还这么小!”

  几个老资历的囚徒都神情麻木,沉默不语,没有表示任何反对,显然心中早已放弃了一切的希望。

  “你们说的有些道理,但我还想试一试……”

  扫了眼这些行尸走肉,陈果冷笑一声,用只有自己能够听懂的话语嘀咕了两句。

  根据这些天的不断了解,陈果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就是大名鼎鼎的战锤40K的世界,而他此刻所在的这颗星球则是午夜领主军团麾下的一颗监狱巢都星球,专门用来关押午夜领主军团在大远征中所抓捕的犯人。

  说是关押,其实就是拿他们做实验,来制作和测试各种各样的药剂和武器装备……这倒真符合那句话——对于帝皇来说,所有人类都只不过是装在袋子里的货币罢了。

  然而这些囚犯愿意在这里默默等死,陈果却没有这个打算。

  “算上这一次,应该够了吧......”

  随着他的极低的自言自语,脑海中消失的七色流星也再一次出现。

  “幻想具现资料表。”

  随着陈果的意念呼唤,一道流动着七色光芒的光幕讯息从流星的上方缓缓的漂浮了出来:

  【具现力单位】:1698

  资料库列表:

  【真理之面~一期】:等级C+。出自《巫师之旅》世界,伟大的巫师王格林在弱小时所建立的史诗级巫器项目,从纸面上的文字变成实体的第一步,融合了超声波巫术和幽尽之眼,拥有了观察微观世界的能力,虽然还很原始,但却已经踏上寻求真理的第一步,附带两个随机法术。(1700/1698)

  【T病毒++】:等级E+。出自《生化危机》世界,效果为重新组合生物遗传因子,逐渐实现可控型的生物进化。普通人使用有99%的几率丧尸化,因为是++版,一经使用无法逆转。(600/1698)

  【大还丹--】:等级D+。不知道哪个世界的少林寺产出的,不仅能起死回生,而且有疗治一切内、外伤及增加内功功力之效,因为是--版,因此三个月内最多一颗(900/1698)

  【黄龙丸】:等级D。出自《通天之路》世界,能迅速恢复体力和一定程度的伤势,使用后拥有一定的辟谷能力。(800/1698)

  【亮着黄色火焰的板砖】:等级A。出自《噩梦》世界,由伟大的梦魇之神加持的神器,理论上可以砸碎并燃烧所有的一切。(50000/1698)

  【死亡歌喉】......【九阴白骨爪简易灌输版】......【虎妖精血】.....九道颜色各异的信息依次从面板上一闪而过,其中每一样对于陈果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脑海中的光板,就是陈果穿越到这个残忍世界的罪魁祸首,但同时也是他在这残酷血腥的牢房里一直苟延残喘的动力,是他唯一能够保持着理智的最终希望!

  如果没有了它,陈果可能早就会和牢房里的这些同伴一样,对未来彻底丧失希望了……或者干脆已经死在了某一次实验当中了。

  而他的灵魂说不定会被某位路过的亚空间邪神给抽走,说不定会进入帝皇……哦,现在是大远征时期,帝皇还没有坐上黄金马桶,那颗悬浮在灵魂之海上空的冰冷太阳也还没有诞生。

  但这也就是说,陈果如果死了,是连投入帝皇怀抱的机会都没有的。

欧皇是我真哒·作家说

第一章 对于帝皇来说,装在袋子里的不只是货币,还有可能是穿越者。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