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此间青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远赴红尘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仗剑独行,会世间鬼神!q群:94495795
最新章节 59:火烧

更新时间 2022-08-14 23:06

58:赶路 21小时前
56:酒 2022-08-13
55:赠别 2022-08-12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斯无邪.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1加一等于三.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言二二言.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开局召唤君子剑在线阅读
这里有江湖,有朝堂...... 赵恒身在他国成为质子,一晃时间近十年间,总算要回归王朝。 前路漫漫,波云诡谲。 生死关头,激活武侠召唤系统。 葵花震天,达摩渡苦,不老逍遥,太极三丰,剑魔独孤,越女阿青…… 开局便召唤君子剑岳不群。 伪君子也好,真君子也罢,都能为我所用...... “我要这皇权,凌驾于所有力量之上!” (非横推召唤流,前期重权谋,宫斗,不喜勿入)
吾名花满楼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无限之神话逆袭在线阅读
警告:病毒入侵。 这次是一个穿越者! (新书不易,还请诸位书友多多支持,大鹏拜谢)
倾世大鹏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能穿越的修行者在线阅读
作者平平淡淡讲故事,诸位开开心心看小说。新书已发,书名《修行高手在都市》
神秘男人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择日飞升在线阅读
作为捕蛇者,许应一直老老实实勤恳本分,直到这一天,他捉到一条不一样的蛇……  三月初一,神州大地,处处香火袅袅,守护着各个村落、乡镇、城郭、州郡的神像纷纷苏醒,享受黎民百姓的祭祀。  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天下已乱。  本书又名《九九六修仙》《零零七也修真》《内卷》《卷到死》《谁TM也别想飞升》《好坑》《坑大坑深》《扶我起来》《三十五岁那年,我的福报来了》及《许大妖王现形记》等!
宅猪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截教弟子诸天行在线阅读
一不小心被混沌珠砸中,穿越成了截教二代弟子灵牙仙的徒弟,号称虎力大仙,还有两个师弟叫鹿力和羊力。硬生生的被师兄弟们拉去偷南极仙翁家养的仙鹤吃,和阐教结下了因果,大踏步的往封神路上狂奔。还好有混沌珠的存在,不时穿梭在各个位面,努力收集气运,为截教拉抬气运。穿梭位面有大唐双龙、权力的游戏、火影忍者、一拳超人、斗破苍穹、遮天……
谢山君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在线阅读
魏天穿越了,穿越到了一本仙侠爽文里,然后发现自己居然是从头到尾被主角一直打脸血虐的大反派??? 空有强大的家族背景却只会吃喝玩乐;空有一副帅气皮囊却只会作奸犯科;空有优渥的修炼资源却只会混吃等死……甚至连躺平都做不到,因为主角马上就要杀上门来抢老婆了! 曾经我也想做个好人,但现在是真没得选啊!
围城外的钟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长生从散修开始在线阅读
修仙,不是只有打打杀杀,还有柴米油盐。 吕仲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成了一个小散修,既无身份也无背景,该如何在这个弱肉强食,尔虞我诈修真界活下去? 只能寄希望于符箓,一步步补足根基,砥砺前行罢。 --- 凡人流,已有百万老书,人品保证
菠菜真的菜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的外挂跑路了在线阅读
本书曾名《益在人间》  人间有仙,是一座山、是一道菜、是一句诗、是一柄剑,也是一个瘦削的背影。  人间便是仙,在高原、在海岛,匿于现在,显于过去。  顾益意在人间,顾益亦在人间。  这是一个从外挂跑掉开始的故事,本书又名:顾益被外挂抛弃漂流记。
幻羽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觅仙屠在线阅读
世人都知成仙难,敢问仙路在何方? 且看一位小人物的挣扎求仙之路。 群号:451982940
风中的秸秆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道士夜仗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此间青年

  庙,是荒野破庙,山神断首。

  月,是皎皎圆月,照破西南角一地瓦砾腐木。

  庙中神像左边有一堆火,火堆边有一人背靠神台,叉腿而坐,腿上横着一柄黑鞘长剑。

  细看他屁股下坐着的正是断的山神头颅,对于山神毫无敬意。

  楼近辰看着山庙西南角破洞里照进来的月光,这一刻的他有些想家。

  沙沙的风声吹入庙中,吹起着他的思绪落在从前。

  从小习武,家传剑术,初中在学校的联欢晚会上表演过剑舞,但在后面的日子里,只抓过一次小偷,从来没有与人打过架。

  因为从小学习剑器,爷爷又规定自己得背诗,爷爷说诗是剑的魂和鞘。

  所以在大学里也是学的国文,再后来,又爱上了喝酒,喝多了的时候,他就会想要是生于一个刀剑江湖的世界,若是如此,那便一定要带剑出门,走江湖,喝遍美酒,见名人。

  于是,他怀着这样的憧憬去探险,在钻过一个山洞之后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爷爷,爸爸,妈妈,弟弟,你们若知我来到此间,必定会为我高兴,因为这就是我梦中世界啊,奇诡,神秘,黑白着墨,虽非刀剑江湖,却是神鬼天地,绚丽多姿,我来了,活当活的精采,死亦得其所,你们不必担心我!”

  微微的闭上眼睛,寂静的庙内外没有任何的虫鸣鸟叫,静的可怕。

  他感觉到了危险,后脑有些发冷,汗毛微立,这就像是他的本能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凭此本能逃过几次诡异的袭击。

  他知道,自己等的东西终于来了。

  “此山中有一妖物,乃秘食派修士异化为妖,失去了清明神智,却仍然狡诈恶毒,力大无穷,身坚若硬木,其声惑人心神,喜吸人血,食人脑、心脏,凡器浊力难伤!”

  楼近辰的心中闪过这妖物资料,而他,手中的剑是合金剑,虽然坚硬,却也是凡剑,他身无内息,更无法力,一身力气自也是浊力,但是他依然来了。

  他感觉到那妖物来了,但是他无法确定对方怎么进来,是从门口,还是从那庙西南角破了的口子。

  忽然,那一股迫在眉睫的危险感隐去了,他心中疑惑,一会儿之后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颇为凌乱,很快他就看到有人走了进来。

  先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吊眼厚唇,手里提着一把单刀,敞着衣襟,露出古铜的胸膛,整個人都透着一股凶意。

  而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只一眼就看出是一对母女,她们看上去很狼狈,身上的衣服并非是行走江湖的人所穿的,大概是因为赶路的原因,她们的衣衫都有些不整,一些原本应该系着腰带的地方,此时都是用藤条系着。

  三人进入庙中,见到楼近辰时并没有意外,因为他们本就是看着火光过来的。

  那位提刀的汉子,朝着楼近辰抱拳道:“这位朋友打搅了,在下错了过宿头,欲在庙中借宿,还请朋友行个方便。”

  楼近辰看着这个汉子,心中多了几分警惕,因为这个汉子相貌实在是有些凶。

  他甚至怀疑,这一对母女是被这个刀客抢来的,而这刀客也可能不是普通的江湖人,也许是个劫匪或江洋大盗。

  “哦!”楼近辰状若沉思般的说道:“山野小庙,本就无主,在下只是先至片刻而已,只是此处并非善地,朋友还是尽早离去的好。”

  那带刀汉子眉头一皱,说道:“山野小庙,确非久居之地,但妻女已经疲乏,只能在此暂歇了,朋友不必担心,若有危险,赵某手中之刀自可应对。”

  既然他这样说,楼近辰也就不再劝了,萍水相逢,提醒过了已经仁至义尽,只是今日的等待与狩猎似乎难有好的结果了。

  只是没一会儿,他竟是又感觉有一股危险感弥漫着在心头,仿佛有人在背后盯着自己,这种感觉比之前那感觉更加的明显,不加任何掩饰。

  楼近辰发现他们三个并没有什么警觉,心中已经在想好退路,未知总是可怕的,他以凡器浊力来这里猎妖物本就冒险,但这不代表他是莽撞人。

  妖魔环视,破旧山庙,四个心思各异的人。

  寂静里,楼近辰闭目养神,那三人喝了些水,吃了一些干粮便睡着了,然而大概是屋子里人气较旺,庙外的东西也不轻易的进入庙中,它们比楼近辰想象的要有耐心。

  时间被风吹动,即使是楼近辰也有些困了,在那种危险压迫下久了难免疲惫。

  大概是在半夜的时候,楼近辰发现那三人之中的母亲悄悄的起身,她似乎有一些内急,来到庙外,也并没有走远,然后便听到悉悉索索的撒尿声,撒尿声在一半时突然断了,过了好一会儿后,那妇人才走了进来。

  楼近辰靠在斑驳的山神像上闭着眼睛,但这一刻的他格外的清醒,他觉得有一股恶意就像是墨汁一样的涌入了庙中。

  那妇人已经死了,她已经不再是她,而是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夺了身体,这是楼近辰心中的想法。

  他心中叹息,又紧张,因为意外出现了,不是他不想救人,而是他感觉到那妖魔已经到了庙外了,那种来着心灵的危险感如抵在眉心的锋芒。

  妇人如之前那般躺下,楼近辰偷看她,想看清其面容是否有异,妇人的脸被头发遮挡,楼近辰细看,突然,他发现妇人头发上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那是一双充满了恶意,却又有着智慧与狡诈的眼睛。

  楼近辰心中震动。

  “哗!”

  山庙西南角屋顶破开,一个破衣烂衫,形如猿的人冲跃而下,这一刹那之间,楼近辰会觉得它如猿,是因为它的身上长满了灰黑的毛,但是其脸型却又是人,一双赤红突出的眼,突出的獠牙,带着浓重威慑声的低吼,从庙顶而降,直接朝着楼近辰扑来。

  那个刀客本是在做恶梦,梦中有魔鬼来到了身边睡下,却骤然惊醒,然后看到月光里有怪物跃下。

  他身上汗毛乍起,拔刀在手,却手脚冰凉,他的心志已经被妖物所慑夺,十分的力气也只能够发挥三四分,更是浑身僵硬。

  楼近辰面临着同样的情况,而且更重,那一声低吼有着震慑心神的能力,而且它主要是针对楼近辰。

  小时候,小孩子面对大人的一声怒吼,会惊恐,慌乱,不知所措的呆立在那里,正是此时那刀客的样子。

  而楼近辰乍然被袭击,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被封冻,又似被无形重物给压住了,身心都不得动弹。

  他眼看妖物自上而下的落下,却闭上眼睛,心神深入内心深处,那是他的心湖,仿佛是一切意识的源头。

  收缩到极至,方有伸展的力量与机会。

  他猛的睁开眼,精光自眼眸深处涌出。

  闭眼是意识的收缩,睁眼是意志的伸张,以身体的动作引导意识的变化。

  那压于心头的威慑,像是乌云被破开一线,透出亮光。

  他身体随着动了起来,跃起身来,脚往后辙出一步,让开被扑击的位置,同时一道剑光应手而出,点刺上空,应着心中冲破的那一道光亮,合于手中的剑,意志凝于剑尖,划过这妖物扑击的双手之间那不过几寸的空隙,直接点在它的眉心上。

  凡器难伤鬼怪,浊力不敌妖魔。

  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但是有一种情况下则是可以伤得到,甚至可以杀死。

  只要意志足够的凝炼,并且伤到了如眉心这样特殊的地方,便有能够重伤它们,意念附着于剑,便常被称之为剑意,可伤神魂。

  楼近辰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剑上涌撞而来,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朝后大退几步,坐跨抱剑,形成一个剑架,剑柄抱于腰,剑尖在前,指着前方。

  他感觉自己的剑像刺在了硬石上。

  整条手臂都在发颤,胸口发闷。

  一边的刀客,眼中满是震惊。

  刚刚他被妖物所慑,无法反抗,但是在楼近辰一剑刺中了妖物眉心之后,他的思绪便如决堤的水汹涌起来。

  “心志凝炼,附于剑,可斩妖异。”刀客心中闪过这样话,紧接着他又看到那全身长毛的妖物竟是朝着庙外跑去。

  它在恐惧。

  楼近辰岂能够让它逃走,仗剑追了出去。

  庙外是密林,密林下方是空旷的,只见一根根树杆,枝叶全都在上方,遮蔽着月光。

  那妖物像因为被伤了神魂,所以跑动的速度并不是特别的快,但是楼近辰肉体凡胎也最多只能够远远的吊着不被完全甩开而已。

  他此时也顾不得这周围还有没别的什么豺狼虎豹,或者什么毒蛇,只盯着直追,穿过一片密梦,冲上一个山坡,他气喘吁吁,月光之下,一片苍茫灰绿,竟己失去了那妖物踪迹。

  雁过留声,人过留痕,更何况被自己一剑重创了神魂意识的妖物,不可能会去掩盖痕迹。

  楼近辰借着月光,细心的观察,果然,发现了山坡一角,有一处阴沟里有可供一人钻进的地方,他小心的跟了进去,发现来到一株大树下的根部,有一个土洞,土洞周围光溜溜,显然时常有东西进出的。

  他从怀中拿出一根火折子,划着之后,一点火光照亮周围。

  深吸一口气,钻了进去,立即发现这里应该是一处墓穴,而且应当是一座大墓,穿过墓道,通过火光,他看到有一尊大黑棺摆在正中间,而地上隐约可见一具骸骨被扔在了地上,或许是原本墓主人的尸体,也或者是不小心摸进来的探险者或盗墓人。

  楼近辰小心的靠近,发现那黑棺的棺盖是盖着的,就在他想着怎么打开这棺盖之时,棺盖‘砰’的一声翻飞朝着楼近辰压来,一道黑影从随着棺盖跃起,藏于棺盖之后。

  楼近辰灵动的避开棺盖。

  那人影攀爬于洞顶,朝楼近辰扑下。

  楼近辰此时无比的冷静,然而又有一种矛盾的兴奋,

  手中的火折子向那扑下的人影抛射而出,紧随其后的是出鞘的合金剑。

  一个左斜步点刺。

  剑在火光里闪过,竟生发一抹灿烂。

  曾经日日夜夜在家乡的树下刺落叶练剑,感怀于生不逢那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练得一身刺叶百中的剑术而无用武之地,此时这一剑,是他的心意,是验证他的往日所练剑术的功果。

  他眼中、心中只有这妖物的眉心一点。

  剑光在火光里一闪即隐于黑暗,人亦从其旁边穿过。

  扑通一声,重物扑倒在地,火折子掉在地上,照着一个扑倒在地的长毛的人,一双脚就站在旁边,剑尖在火光里可见残留着一抹绿血滑落,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