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魂旅者:坠入黑夜

灵魂旅者:坠入黑夜在线阅读

灵魂旅者:坠入黑夜

凌晨四点二十三分

奇幻·神秘幻想·4.7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1-16 22:57

你知道回光返照吗?人之将死时生命所爆发的最后的繁荣。你喜欢黄昏吗?黑夜之前最美的风景就是黄昏,因为那是太阳落幕前世界所带来的回光返照。你知道吗?我们世界的太阳已经低悬西山,夕阳晚照。这片大地的尽头已经看到了黑暗。何可和袁晓长从初中时便是要好的朋友,当身处一片黑暗的持刀少年看到那个从天而降、身着黄金甲胄的好朋友时,脑子也不免恍惚了。故事的开头还要从学校说起。群像文,微慢热。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 大梦

  树人先生告诉我们,世界的真实往往只有少数人能看到。(bushi)

  2021。

  “你必须拿到那本书。就在那个棺材里面。”

  何可敲了敲脑袋,以为出现了幻听。这时,教室外面出现了躁动。

  ......

  “你得快点。”

  ......

  “你的时间不多了。”

  ......

  “嘘。”

  别出声,出声的都被抓了。

  空无一人的教室,光线昏暗。

  何可拉着袁晓长的手臂,屏住呼吸,身躯微颤。

  两个孩子蹲在地上,头使劲往下垂,似乎在逃避着什么。两人靠着墙,头上是窗户,窗户上贴着得是怪物的脸,双眼空洞,血丝布满,黑色眼珠盯着两个小小的背影,极大的黑色嘴唇不自觉地裂开。

  怪物全身漆黑,两米的身姿把一面窗户的光线都遮挡住,在教室的地上和桌上倒影一片黑色。

  两个小孩缩在教室的窗户下面,教室好像是他们唯一的避风港。

  可是,教室的后门是打开的。

  ......

  奇怪的是,怪物也不进来。它就那样把一张脸变态地死死贴在窗面上,两颗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孩子们,像是在作怪的恶魔。

  两个孩子大气不敢踹,不愿意发出一丝一毫的噪音。

  极度的安静下,何可耳边袁晓长的呼吸声是如此清晰,好像是一种错觉,何可甚至觉得两人的呼吸声的分贝似乎越来越高。

  他的内心有点慌乱,他甚至尝试屏住呼吸。

  怪物的嘴更加地裂开了。

  “啊!”

  远方突然划过一道女生撕心裂肺的尖叫。两个孩子一阵激灵,眼睛的血丝肉眼可见。

  巨大的怪物把头扭向那个远方,转身慢悠悠地走去,脚步轻轻。

  细微的脚步声消失后大概几分钟,何可和袁晓长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掌走出教室。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教室外面显得很寂寥。

  何可和袁晓长走出教室,站在教学楼三楼的走廊上,这里一眼能望尽整个学校的操场。

  操场并不寂寥,但是很安静。红色跑道框住的绿茵场上跪满了穿着校服的学生以及老师,他们的头都低垂着,嘴巴上套着一片黑黑的东西。

  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失去了意识,但却半跪在地又没有倒地。最外层有一群怪物静默地矗立着。

  学生和老师们围成一个很大的圆圈,脸朝着圆心方向,一声不发的样子像是在朝拜。

  圆心放着一个很大的棺材。一群人和怪物守着一个棺材,一个散着莫名气息的能吓哭三岁小孩的古老棺材。

  “时间不多了。”

  那道声音又出现了。何可脑海里回荡着一道极其温柔沙哑的女声,那道声音在不断地催促着他。袁晓长听不到这个声音,全世界都听不到这个声音,只有何可能听到。

  这道声音之前救了何可一命。

  何可从外套的包里掏出一张皱皱的纸和一张笔,靠在走廊上的围墙上轻轻写了几个字。然后展示给袁晓长看。

  【我们必须得去操场。】

  袁晓长同样拿出纸和笔。

  【你确定?为什么?】

  【没法解释,但是我就是确定。】

  看着何可的冒着血丝黑白分明的双眼,袁晓长的困惑与诧异是摆在脸上的,这不是小打小脑,这个关乎生死。

  袁晓长直视着何可的双眼,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没有任何退缩,何可的眼神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坚定。

  【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偷偷跑出去呢?】

  【直觉,对不起我不能用更好的证据告诉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也知道现在咱们直接跑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决定。

  但是,相信我,真的,我觉得,我的内心告诉我,就好像不能错过什么。】

  何可的眼神炽烈而真诚,袁晓长撇开目光,他转而想了其他的。

  何可是自己最好的兄弟,我们两都不想死。新中国已经成立快七十年了,咱们不是坚定的唯物主义吗?

  看着在学校里肆虐的丑陋怪物,袁晓长除了不敢相信,就只有害怕。

  去操场不是主动赴死吗?何可是傻了吧?

  可是刚刚也是何可让自己别出声,不然那个怪物不可能放过他的。

  而且,那是何可,和他一起打过架的兄弟,小学到初中,身边的人只是他也就只有他。

  【行,怎么去?】

  【我需要你去广播站放一首小苹果。】

  【?】

  袁晓长一脸错愕的看着他的兄弟,我兄弟平常有这么幽默?现在是幽默的时候?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何可继续在纸上写字,浅红的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

  【这些怪物似乎对噪音深恶痛绝,你只需要广播出声音,他们一定马上就会去破坏那些扩音器的。然后你只要躲好就行,剩下的交给我,运气好我应该能结束这场噩梦,记得,不要出声。】

  袁晓长轻轻地推开半掩的门。学校的广播站,到了。

  袁晓长打开门,他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女孩。他知道她,她叫虞清水。

  ……

  女孩手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嘴,泪水不要命的淌着脸上。

  她躲在讲台桌子的下面,眼前是昏厥的姐妹被脸上长着长长的鸟喙的怪物粗暴的提着向门口走去,咬紧牙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班里还有一些同学躲在各处的旮旯角落里,他们都在强迫着压制自己的害怕不发出声音。教室里充斥着绝望的气息。

  只有奇迹能打破这股绝望。

  “~就像阳光穿破黑夜!黎明悄悄划过天边!谁的身影~”

  死气沉沉的学校突然像是活了起来,赞扬英雄的歌声传遍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广播的声音像是故意一般特别张扬,分贝远超以往课间,达到了噪音的地步,刺得女孩耳膜生疼。

  突然传来一声爆裂声。这个教室稍微安静了些许。

  女孩被突如其来的变动搞得失去心神,回过神只看见躺在自己面前的同学。怪物不见了,貌似。

  但是不间断的会有爆裂声传来,像是电脑主机被使劲往地下砸时崩裂的噼啪声。

  女孩听得出来,是那些怪物在把一个有一个教室内设置的播音器砸掉。随着噼噼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小,这栋楼的歌声在慢慢消失。

  过了大概几分钟,女孩心惊胆颤的爬出讲台。

  看见教室门口的扩音器已经四分五裂,以及完全变黑的天。

  ……

  躲在操场后面小树丛的何可看着所有怪物往外跑去,他屏息片刻,一步步越过沉默的仿若在朝圣的跪在草坪上的学生与老师,他走向操场中心。

  草坪的中心放着电影里才会有的六角棺柩,红色古典木制,镶嵌着银边,周围堆着一堆白色小花。这小花很是生动,在一片灰色的环境下有一种突出的白。

  在一步步走过去的同时,他在想,推开上面的盖子,会不会冲出来一只吸血鬼。

  “时间不多了,你要拿到那本书,翻开第一页。”

  “拿到那本书,翻开第一页。”那急迫而沙哑的声音更加清晰了。他有点迟疑,到了终点他反而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被蛊惑了,毕竟自己这么年轻,年轻人总是容易着了别人的道。

  自己是不是会变成潘多拉?成为那个打开灾难的魔盒的罪人。

  无所作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一道思绪从他的灵魂里流了出来。

  不同于思想上的挣扎,现实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没有怪物注意到他,好像老天爷也觉得他不该命绝于此。

  何可终究是走到了棺柩的一旁,静默的棺柩好像有一种魔咒。

  随着靠近,何可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被捏住,每一次呼吸都很困难,心脏的每一次脉动似乎带着压力,像是激动,像是害怕,何可的腿在打颤。

  那是不是魔鬼在蛊惑我,我是不是在打开灾难的魔盒,就想电影里开局三分钟暴毙的路人角色。何可的思绪在四处飘荡。

  “你的时间不多了。”

  何可突然想到现在,他平平无奇又不甚满意的人生:家庭普普通通甚至贫穷,学习不出众,没有任何耀眼的特长。

  他总希望能有人让他的生活发生根本的改变,他希望自己也能收到那只猫头鹰递来的信件。

  现在,疑似一生的转折点就在眼前。内心胡思乱想的闪过一些思绪,男孩在最后一刻还是下定决心,他选择相信那个女声。

  何可双手使劲,意外顺利地慢慢推开棺材盖子。

  棺材里面确实躺着人,一男一女,穿着古典而干净,女的黑色温雅的长裙带着紫色蕾边,皮肤白皙。男的穿着像是欧洲古时的王子,红色马甲加上一身白,人也帅得像何可。

  两人头上带着荆棘王冠,黑色的。

  所以不愧是超自然现象,千年陈尸不腐是老套路,世界观正在快速重构的何可尝试理解一切接受一切和包容一切。

  “你要得到那本书。”

  何可看向男人和女人各一只手护着的黑色的书,看着这一幕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跨越千年的爱情与狗粮?

  何可迟疑的两只手在两具躯体上空晃了一会儿,捏了捏拳头。

  他伸出两根指头轻轻的捏起书沿,在碰到书的一瞬间,何可感觉整个人被电了一下,身体飘忽忽的。他慢慢的用两根手指抽出来,向上抬。

  心里念道,别掉,别掉,哥求你千万别掉。

  男孩已经紧张得后背凉透了。

  到了内心认可的安全距离,何可握住了黑书。黑色的书不轻不重,从外面看里面的书页发黄,泛着软香。

  书壳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奇奇怪怪的红色字符,正中间金色的线条佝偻出一个曼妙的人影。

  看到那些字符,那个身影。就在一瞬间,何可的世界正在坍塌。

  他的脑海不断闪过一个白色连衣裙女孩,披着长长的黑发,嘴角不断呢喃。

  何可感觉大脑充血,浑胀。他眼中的世界已经失声,只剩下黑白默片。大脑里充斥着女声,温柔,沙哑,迷乱,急迫。男孩内心其实是带着害怕的,但是内心的声音太有迷惑性了。

  就像每次在手机中浏览到黄色信息,内心那种魔鬼一样的声音在你脑海盘旋。

  “打开它,你得打开它,打开它,打开它!”那传来的声音很乱,像是有很多人围着催促他,有老人小孩,有男人女人……

  “可啊,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我们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

  袁晓长背着他说,手里拿着两人合资买的篮球。

  “小可,别太累了,尽力就行,妈不强求你考个好学校,不行我们回老家读。”妈妈又语重心长了起来,她每天忙忙碌碌的,内心却更是没有休息过。

  “本地人瞧不起我们外来的,以后回老家找媳妇。”老爸就是这样,因为没赚到钱,看谁都觉得自己被暗地里瞧不起。

  ......

  脑阔宛如炸裂,传来万千声音。何可把眼闭上,咬牙,干脆利落的打开黑书,是死是活全看天。

  黄色的纸壳被轻易翻开,泛着一种淡香。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闭嘴了。

  “向死者,以沉默保持最大的敬意。”

  何可耳边轻轻响起这句话,是一个很微弱的女声。他感受到了阵阵风吹在他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陌生而急切的气息在他体外乱窜。

  什么东西在抚摸他的额头。

  男孩在一瞬间感受到了狂潮一般的失重,这失重感让男孩宛如站在一搜渔船的甲板上,风雨交加,海啸呼来,让他有一种剧烈的眩晕和呕吐感。

  他还感受到了暴雨雷鸣,感受到了万千生命的嘶吼,感受到一只温柔的手牵起了他的左手......

  他的嘴巴不自觉且不断地呢喃,从一开始含糊不清,到后面字字清晰。他呢喃着:阿索玛,阿索玛……

  何可好像坠入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又再度坠入了另一个梦。

  他看到了无休止的黑暗和死者,他听到下了地狱的赎罪者在嘶吼。

  无比的烦躁从内心中烧了出来,他轻轻的动了动嘴。他很自然地说:

  “给死者以沉默。”

  时间仿佛定格在一刻,整个黑色世界安静了。

  男孩安静的坐在一张巨大的布满了银剑与黑曜石的王座上,头戴荆棘般弯曲的黑色王冠。

  一束光打了过来,眼睛被黑布遮住的半透明的白衣女孩漂浮在空中,白皙的巧手温柔地抚摸着男孩的脸庞。

  她说:我的爱人,天上的星星落在了他们应行的星轨上,如你所愿。

  她吻了上去。

  ......

  死者之王,沉默的王者,执掌地下之地下权柄的天命之人。

  那些跪在地上的怪物低垂着他们的头颅,黑暗与无声笼罩住了这所学校。

  它们说:

  “阿索玛在上。”

  ......

  何可在教室中惊醒,身边的同学在交谈着题目,窗户外面的天空灰白的乌云压着,会晃过几个学生的身影,小雨淅淅沥沥。

  冷汗打湿了校服短袖,何可连忙转过头,直接与后面的袁晓长对视。

  他也是一脸惊恐。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神秘幻想小说

灵魂旅者:坠入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