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忍界伐冰之家

忍界伐冰之家在线阅读

忍界伐冰之家

范仪同

轻小说·衍生同人·20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03 21:18

孝子:“想要成为影,总共分几步?”严父:“三步!首先,创造一个国家;其次,建立一个忍者村;最后,挤掉五大忍村之一!”孝子:“我还是换个理想吧!”严父:“孺子可教!吾儿生来就是人上人,不必舍近求远当什么忍者,就算是忍界最强的火影,也不敢造次……”孝子:“您……确定?”慈母:“伐冰之家,不畜牛羊!和忍者一般见识,因小失大!”父子闻言,无言以对!许多年后,孝子谓其父母曰:“你们说的都不对,我证明给你们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永远的前辈

  木叶三十九年,春!

  忍者学校门口,竖起了数杆长幡彩旗,上面写满了对即将新入学的村中孩童的祝福。

  显眼的展示牌上,贴着一份公告。

  『补缺入学合格者:古杉卜水,户隐日出。』

  数天后,工整的印刷公告栏上,多了一个新名字——迈特凯,字迹明显是手书,和先前的颜色深浅、大小对比有较大的差别。

  ……

  木叶五十四年,一名约莫二十来岁,衣着普通,脸颊素雅,神态恬淡的黑色中长发青年,收回了满是希冀的目光。

  『又落选了,当真是……不给人任何希望与错觉!』

  收拾好情绪,强打起精神的青年,转身离去,让出了最佳观榜的位置,很快,大批十多岁的孩子,夹杂了三三两两的家长围了过来,此地又恢复了先前的喧嚣。

  “果然,今年也没有通过考核,都这么大了,还死乞白赖和一帮孩子坐在同一个教室,也不觉丢脸?”

  “嘘!小声点,他还没走远,小心被听见。据说他家里的能量很不一般,连三代目都不好随便将其赶走,收拾我们这样的升斗小民轻轻松松!”

  “我听隔壁的老酒鬼絮叨,他不久之前喝多了,花大价钱押注那个家伙再次不合格,今早出门还在懊恼喝酒误事,现在估计要乐疯了……”

  “这么幸运?听得我都想去搏一把了,说不得也能大赚一笔。”

  “村子里不是不准开黑盘么,哪里能够押注?”

  “这位小哥,借一步说话!”

  “要我说,三代目还是不够狠心,这种没有才华的纨绔子弟就该早点赶走!”

  ……

  林林总总的嘈杂之音,落入不疾不徐远离人群的黑发青年古杉卜水耳中,心头不由得泛起丝丝羞愤,也夹杂着些许无奈。

  小孩子的窃窃私语尚且还有些克制,那些大人的冷嘲热讽就非常可恶了。

  由于不是首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古杉卜水也没有自取其辱地上去理论,而是加快了步伐,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如此姿态,不出意外地让人觉得当事人作风软弱,没有胆量和人多势众的村民们为难,哄笑与调侃的声音越发大了一截。

  对会投胎的贵人子弟有多羡慕,就会有与之相应的嫉妒,其出丑或者落魄时的幸灾乐祸也如影随形。

  逆着人群,走过转角的黑发青年,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瓶廉价的苏打汽水,舒爽地喝了一口。

  初春的天气已经变得越发温润,但在阵阵凉风的吹拂下,还是略有些凉意。

  一边打嗝,吐着泛酸的口气,一边深呼吸调整情绪的古杉卜水正思量着要不要去借酒浇愁的时候,一个清冷且礼貌的声音传来:

  “卜水前辈……”

  “是你?”

  古杉卜水定睛一看,来人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栗色齐肩短发,双颊倒三角红色面纹,显得十分和善的小女孩。

  这個偶遇的姑娘名为犬冢花,和古杉卜水看似有较大的年龄差距,两者其实是当过一段时间同桌的熟人。

  同为木叶村忍者学校的学生,犬冢花入学,古杉卜水已经就读九年,毕业班留级三次,打破了建校以来的记录。

  当了五年的学长后,古杉卜水也顺利地和犬冢花成了同班同学。

  这些年来,被古杉卜水“目送”着毕业的同学不知道有多少,来来去去那么多人,只有古杉卜水依然是毕业班的“钉子户”,死活都没法顺利成为正式忍者,又不肯放弃,结果,“永远的前辈”古杉卜水都快成为校园怪谈一般的存在了。

  都是补缺入学的幸运儿,古杉卜水和迈特凯还当过几个月的同学,很快,只有体术拿得出手的热血少年,就调入了旗木卡卡西、猿飞阿斯玛以及一众木叶村忍族子弟云集的精英班中。

  在那之后,古杉卜水也先后与药师兜、水木、伊鲁卡等“平庸之辈”成为同学,如宇智波鼬这样的天才,还来不及“有幸”和忍者学校的传奇学长成为同级生,就提前毕业了。

  至于和古杉卜水同一年入学的那一批人,因为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压力,几乎都是提前毕业,最为出色的旗木卡卡西就不提了,野原琳和宇智波带土在古杉卜水五年级的时候成为中忍,夕日红和静音晚了一年,其它同龄人也大多在这个年纪晋升。

  “吊车尾”宇智波带土在忍界大战中大放异彩,光荣“战死”上了慰灵碑,古杉卜水正迎来第三个毕业季。

  一年之后,九尾袭村,木叶村损失惨重,古杉卜水正因为第四次毕业考核失败,心情欠佳,告病在老家的度假山庄休养,同时为突如其来的人生巨大变故而仿徨。

  直到今天,和犬冢花一年的同学之缘终结,过不了多久,新的一年开学季,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犬冢牙、春野樱、日向雏田以及油女志乃等人,将会成为忍者学校新学生。

  身为穿越者,出生大富大贵之家,古杉卜水也算抽了个上上签,但在忍者之路上混成这样,当真是给“前辈”们丢脸了。

  “那些人实在是太讨厌了,不知道真相就乱说。以前辈的实力,应该不会毕不了业,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吧,要不去问问三代目?”

  犬冢花略有些愠怒地说着,似乎在为古杉卜水打抱不平,身为当事人的古杉卜水反而洒脱地笑着摇摇头:

  “三代目是要去见的,但不是为了问忍者学校毕业的事情,而是另有要务……”

  连续十次毕业考核失败,忍术水平和综合素质肯定不是主因,真正的拦路虎甚至并不在木叶村。

  “那……前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谢谢你的关心,花同学!以后我就不是你的前辈了,不用太客气!至于将来,不出意外的话,我不得不放弃了……”

  “是嘛!以前辈的实力,哪怕当不了忍者,也能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说着的犬冢花递过来一方手绢,指了指古杉卜水的胸前。

  原来古杉卜水豪爽地喝苏打汽水的时候,不经意间,几滴橙色液体掉落在胸襟。

  黑发青年也没有客气,接过来后擦拭了几遍,将手绢还了回去。

  “谢谢你,花同学!”

  “嗯!”

  犬冢花微微低着头,装作不经意间看了看古杉卜水的衣衫。看似挺普通的款式,做工却相当考究,面料也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

  所谓低调奢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明明是木叶村如今相当普及的风格,却有着不一般的韵味,搁在普通人眼里,大概也就显得更加合身得体,更显得有精气神,只有真正懂得且细心观察的人,才能发现一些端倪。就古杉卜水这一身衣服的材料价值,几乎等同于木叶村中普通家庭的大半年开销了。

  『果然是非同一般的权贵子弟,大概是看不上犬冢家提供的实习机会了!』

  当不了木叶村的正式忍者,并不代表就没有地方修行忍术,康庄大道走不通,也有羊肠小道可以通行,只是更加困难罢了。

  和犬冢家族一贯的火爆脾气与耿直作风不同,犬冢花是少有的沉着、冷静且聪慧的才女。因为一些意外,得知了古杉卜水些许秘密,才有了更多来往,进而和这个“学园怪谈”的熟稔起来。

  “冒昧问一句,前辈接下来是要回去继承家业,还是继续留在木叶村?”

  刚刚显露出清丽之姿,没有长成后的干练与风韵的犬冢花,像极了略微早熟、聪慧、懵懂且好奇的少女,近十岁的年龄差距,能有共同的话题,也算是难得。

  “继承家业还早,父母正值壮年,大显身手的好时候,还不需要我来挑大梁。不过……有很多私事要回去处理,木叶村也会常来。”

  ……

  远离火影之家的一处密室中,满脸疲惫之色的古杉卜水,从绘满封印阵纹的祭坛中央站起来,待浑身上下由内到外的剧痛缓缓消退,才勉力抬起酸软的右手,灌注些许查克拉,定睛观察了片刻,面色不变,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果然……消失了!到底是何方神圣,跟我开这种玩笑?』

  沉思了片刻,不得其解的古杉卜水顺势捋了捋被汗水浸润,糅成一团的额发鬓角。

  “三代目,麻烦您了!”

  封印阵边缘,点燃烟斗,猛抽了几口的长袍老者客气地笑道:

  “如此煎熬都能一声不吭,少督毅力当真十分惊人了,相比之下,对我们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尊贵的客人要是在木叶村出了事,我这张老脸可就挂不住了。”

  “客人么!”

  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古杉卜水很娴熟地掩饰了双目中的失望。

  『这么多年下来,还是没把我当“自己人”,终究还是失败了!』

  是不是举手之劳,会不会丢脸暂且不论,每次劳烦木叶村中封印班最精锐的高手,甚至还得火影三代目亲自压阵,一个A级任务是跑不掉的,丰厚的酬金让见多识广的木叶村长都忍不住动心。

  既没有危险,又不用出村子,甚至都不用花费太多精力,就能捞到那么多钱。更何况,委托人还是有权有势的宗亲世子,确实值得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放下身段,卖个人情。

  “总之,这些年给贵村添了不少麻烦,稍后会有谢礼奉上……”

  “喔?”

  对古杉卜水的话有些意外的猿飞日斩问道,

  “不再继续了?也许今年会有不同……”

  “算了,三代目,下半年我就二十一岁了……”

  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得认清现实,这里,到底不是家。

  “也好!”

  吧嗒吧嗒吸着烟斗的火影三代目,也释然地点头同意,

  “很感谢少督的善意,如有需要,木叶村会随时恭候大驾!”

  整理好仪容的古杉卜水,十分周全地行礼告退,在侍从的带领下离开。

  室内恢复了平静,不久之后,一个苍老的身影从门后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三代目,你太固执了,如果留下他,对村子有莫大的好处!”

  “团藏,你眼里只看得到有利的地方,却没想过对方的目的……”

  三代目头也不回,漫不经心地解释着,这样的态度,让执掌“根”组织的“忍界之暗”十分不满。

  “那你觉得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不知道!”

  猿飞日斩很自然地脱口而出,

  “正因为搞不清楚,才不敢贸然接纳!九尾袭击过去没几年,村子还没有恢复实力,无力弹压各方异动,那些宇智波家族的激进派越发不好控制了。我们不能冒险,身为在任火影,负有让木叶村顺利传承下去的重担,得稳妥行事……”

  “你就是太优柔寡断,才让局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好了!”

  猿飞日斩打断了志村团藏饱含怒火的指责,

  “我才是火影,自然会将村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你安心为暗部培养人才就够了,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若有若无的暗示,让“忍界之暗”心头一凛,稍微收敛不忿的态度后冷哼一声,进而转身离开。

  “唉,我又何尝不知,要拉拢更多有价值的‘盟友’么?实在是没有办法,把握不住啊。”

  前些年第三次忍界大战打得昏天黑地,自然不可能让不太好得罪的大金主兼大贵族嫡脉子嗣成为普通忍者后打发上战场当炮灰。待战争的余波彻底平息,已经错过了好时机,没法妥善安排了。

  那个青年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了,除非自己亲自收为学生,或者让纲手和自来也回来教导,否则,派谁去当带队老师?

  从古杉卜水入学到放弃,总共十五年时间,等同于一代人的成长期。

  有什么不得了的理由,值得一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贵族子弟,花这么长的时间浪费在对他来说并不重要的忍者学校里?

  除了以上缘由让人捉摸不透,古杉卜水体内那奇怪的异变也让身为火影三代目的猿飞日斩有些忌惮。

  这些年来,古杉卜水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最顶尖的封印阵来压制异变并消除痛苦,委托任务所需的酬金加起来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天知道将那个贵族青年留下,会不会有什么隐患?

  九尾袭村的惨剧,木叶忍者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轻小说衍生同人小说

忍界伐冰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