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自桃源来

我自桃源来在线阅读

我自桃源来

吴四柳

仙侠·现代修真·222.4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7 23:12

只要你想会,你就可以会。在和老瘸子生活了十八年之后,束观发现修行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蔚蓝的海面上,庞大的钢铁舰队在乘风破浪。深海之下,一条巨龙睁开了金色龙眸,冷冷注视着上方。……战机呼啸,划破云海。前方,大翼垂云,鹤唳长空。……激战的阵地,炮火连天,子弹横飞,隐约间,却有剑气纵横碀鸣。……这是一个科技已然崛起,但神话尚未消散的世界。长生之路已断,只有一个背影,依然在踽踽独行。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穿越在某呗到期之前

  束观穿越了。

  就在他某呗还款日的前一天晚上。

  果然,穿越这种事情,真的是为了拯救世上的失败者而存在的。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束观很开心。

  当然,没过多久他就绝望了。

  什么是绝望?

  比如你中了五百万彩票,然后发现自己得了癌症。

  这就是绝望!

  绝望就是趴在希望身上***的王八蛋。

  ……

  束观穿越的时间,是2045年11月1号,深夜11点30分。

  地点则是在他那不足十平米的出租房中。

  当时,束观正躺靠在床上和小艺聊着天。

  床边的桌子上,杂乱放着吃剩的外卖,倾倒的饮料罐,快要被烟头堆满的烟灰缸,还有一个撕开的小包装袋。

  “明天就要还某呗了……”

  束观叹了口气,接着伸出一只胳膊,将抽了半截的香烟插进烟灰缸中。

  “是的,准确地说,还有30分钟,哥哥你这个月的欠款就要到期了。”

  小艺在他耳边甜甜说道,声音中既有三十岁左右女子的温柔体贴,又带着一点十八岁少女的娇嗲,让束观烦躁的心情得到了稍许抚慰。

  “欠款数额一共是6500华元,而小艺已经帮哥哥你查过了,你名下所有的银行账户余额加起来一共是36.85华元。”

  “……呃,有这么多吗?”

  “哥哥你感叹的是欠款还是余额?“

  “……”

  束观朝小艺翻了个白眼,接着继续道:

  “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有三个办法。“

  “居然有这么多,说来听听。”

  “第一个办法,就是把我卖掉,我现在的身价大概可以卖1300至1500华元之间,足够哥哥你先还清最低还款额了。”

  束观的手指在轻轻滑过小艺的躯壳,已经三年了,指尖传来的感觉依然是那般的润滑,没有半丝瑕疵。

  “呃……下一個。”

  “真的不考虑这个办法吗?这是最好的办法。”

  “不了,舍不得你。”

  “第二个是找人借钱。小艺刚才看了下哥哥你近三个月和别人的聊天信息记录,在哥哥的通讯录好友中,有两个人有90%的可能愿意借钱给你,另外还有三个有80%以上的可能性。”

  束观再次沉默了一下。

  如果愿意找人开口借钱,他也不会烦恼的抽了一晚上的烟了。

  而且束观对小艺的结论也持怀疑态度。

  真的会有人借钱给自己吗?

  虽然小艺的智商肯定比自己高,但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关系,不是靠智商可以分析地出来的。

  “第三个呢?”

  “到其他借贷平台再借点钱。”

  “你知不知道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话,我的生活会更加一团糟?”

  “知道,所以这只是一个建议。不过我要提醒哥哥你的是,伱现在的信用还能在其他平台借到钱,但是过了明天,如果欠款逾期的话,哥哥你的信用评价会跌三个等级,几乎不可能在任何正规平台借到一分钟钱了。”

  “还有其他办法吗?”

  “……哥哥,人家只是一部手机。”

  束观叹了口气,摘下了刚才为了啃鸭脖带上的一次性手套,将手机放在了枕头边。

  是的,这就是小艺。

  一部手机。

  准确的说,刚才和束观聊天的,是他自己手机中内置的人工智能。

  而束观当初给自己手机人工智能设定的主人格,则兼具了御姐的成熟妩媚善解人意,又有一半少女的天真娇憨纯洁。

  束观听完小艺的三个建议之后,半天没有说话。

  这部手机他已经用了三年的时间了,但漆黑色的合金机壳依然光洁如新,手机的运行也依然无比流畅,所以刚才人工智能小艺才会说自己在二手市场上还能值至少1300华元。

  那要不要真的把这部手机先卖掉,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呢?

  束观犹豫着,几次打开了某个程序,将大拇指按在了屏幕上。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按下那个开始键。

  那是格式化手机人工智能的按键,只要按下去,小艺就会被清洗掉这三年的所有数据信息,恢复到出厂设置。

  因为小艺知道他太多的私人信息,如果真要把这台手机卖掉的话,自然要把小艺的所有数据记忆都清洗掉。

  而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就等于是它们的生命被毁灭了。

  当然,人工智能不是真正的生命,但这种可成长的人工智能,真的会给人一种自己养成的孩子般的感觉。

  几秒钟后,束观又叹了口气,做出了决定,他的手指从那个按键上移开。

  “……好吧,那帮我看一下,哪家平台的利率最低,还款期限最长。”

  在接下来的三秒中内,他的手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被自己的决定感动到了?

  人工智能不是没有真的感情的吗?

  束观刚有些疑惑的时候,小艺甜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好了,已经帮哥哥筛选了三家合适的借款平台,要现在就发起申请吗?”

  果然,只是一个只会按照指令行事的人工智能,也不知道劝阻自己一下。

  “申请吧!”

  束观咬了咬牙道,说完这句话,他的身躯疲惫往床上倒去。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样,明知在你眼前的是一颗毒药,可生活却总会逼得你不得不去吞了它。

  “结果明天再告诉我。”

  然后束观闭上了眼睛,不管结果如何,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就在这个时候……他穿越了。

  穿越地猝不及防。

  ……

  束观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往下坠落而去,似乎身下的床垫突然消失了。

  束观慌忙再次张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已经不在自己的床上了,也不在那间狭小的出租房中。

  他的身体的周围,漂浮着一朵朵的白云。

  这一幕自然很诡异。

  上一秒他还好好躺在自己的床上,下一秒却好像突然来到了天空中。

  ……做梦……

  ……自己还没睡着啊……

  ……猝死……上了天堂……自己有资格吗……

  ……难道,是穿越?……

  无数的猜测在束观的脑中瞬息间闪过。

  做为被网文熏陶长大的一代,束观觉得自己现在遇见的情况更像是穿越。

  在这一刹那,束观竟然有些如释重负。

  好了,明天可以理所当然地不用还某呗了!

  这是当时束观的第一反应。

  反正他从小在起点孤儿院长大,谈了两年的女朋友也在上个月痛下决心,跟他分了手。

  原来的那个世界,好像没什么事或者人是让自己难以割舍的。

  不过,在经历了最初的那一刹那的兴奋之后,束观终于还是留意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下一刻,他的口中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

  因为这个时候,他好像正从极高的云层处,飞快地往下坠落。

  不会刚穿越就被摔死了吧?

  束观心中涌起一股荒谬绝伦之感。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明明尖叫了一声,口中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就像他现在明明正从高空落下,却没有任何失重感一样。

  当然,正常人在这种时候,也想不到这些。

  此时的束观,在经历了最初的兴奋之后,脑中正被惊恐的情绪填满。

  他急速地从云海坠下。

  下方是一片连绵的群山,那些高耸入云的山峰就像是一柄柄利剑般朝他眼前插来。

  束观下意识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但这个动作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帮助,束观依然能看见那些利剑般的山峰朝他极速刺来。

  我的手呢?

  束观茫然地低头看了一眼,他想看一下自己的身躯,却发现什么都看不见。

  他的手消失了,身躯也消失了。

  魂穿?

  束观意识到了什么。

  于是刚才所有的恐惧和紧张顿时烟消云散,束观再次开心了起来。

  ……再见,二十五年的艹蛋人生……

  束观在心中毫不留恋地跟过去的自己告了别,准备投入新生活的怀抱。

  带着愉悦的心情,他坠进了群峰之中。

  ……

  束观看见了一条小溪。

  清澈的溪水上飘着一个木盆,木盆中躺着一个似乎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婴儿的身上盖着一张毯子。

  而他的身躯,哦,不对,灵魂,此时正朝那婴儿的身上落去。

  自己不会要魂穿到这婴儿的身上吧?

  这开局的起点会不会太低了点?

  先不说自己一个成年人穿越变成了一个婴儿,前面那些年会有多么难熬,如果你给我穿越成皇子王孙,或是大富大贵之家,我咬咬牙坚持几年,以后总归有盼头。

  但漂流在溪水的这小家伙,一看就是被人家抛弃的婴儿,周围还尽是荒山野岭,这分明开局就是地狱模式啊!

  自己上一世就是孤儿,这一世难道又要重来一次?

  这些念头在束观的意识中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束观终于落到了那婴儿的头顶上方,他也看清了那婴儿的模样。

  我艹。

  然后束观情不自禁地爆了句粗口。

  因为这婴儿长得实在太TM难看了。

  倒不是说他五官长得如何丑陋,主要是这婴儿全身都长满了红色的脓包,包括脸上也长得密密麻麻,不少脓包已经破裂了,正流出淡黄色的脓液。

  这自然是一种极致的痛楚,特别对于刚出生的婴儿来说。

  所以那个木盆中的小婴儿四肢不停地曲蹬着,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在刺耳的哭泣声中,束观的灵魂,从婴儿的头顶落了进去。

  束观看过很多穿越的小说,按照那些小说中的描写,接下来就该是接收宿主记忆的时刻了。

  “潮水般的记忆涌进了他的脑海中。”

  一般那些穿越小说开头都是这么描写的。

  接着穿越者就会知道宿主的身份名字以及自己穿越到了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可惜束观现在是穿越在一个刚出生的婴孩身上,婴儿的脑中是一片空白。

  所以没有潮水般的记忆朝他涌来。

  涌来的是潮水般的疼痛。

  真的好痛!

  除了痛,还有一种麻麻痒痒的感觉从全身传来。

  让人疯狂的瘙痒。

  真不知道这婴儿在这样的痛苦折磨之下,是怎么还没痛晕过去。

  这种痛苦就算他这样的成人也完全忍受不住。

  于是更加响亮刺耳的哭声飘荡在溪水之上,飘荡在空旷的山谷之中。

  这哪是开局地狱模式,简直就是必死开局啊。

  在这样的荒山野岭,一个生了怪病的婴孩,又能活多久!

  难道自己这次穿越,只是让自己原本磕磕碰碰的一生,有一个更加倒霉的结局?

  束观一边哭的声嘶力竭,一边疯狂吐槽着。

  而他躺着的木盆,依然随着溪水朝下游飘去。

  没过多久,在排山倒海的痛楚感之中,束观只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哭声也渐渐暗哑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鞋子。

  照道理来说,像这种刚出生的婴儿,眼睛只能感受到光线的变化,是看不清任何事物的。

  但或许是束观穿越的原因,他现在能够清晰看见周围的一切,包括那双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鞋子。

  那是一双草鞋。

  鞋上沾满了泥垢,一前一后站在溪水之旁,两只草鞋中间隔的距离有些过于开阔,并且一只草鞋的脚尖朝前,另一只则是朝后。

  这是一个很怪异的站立姿势,很少有人会这么站立的。

  接着,束观视线中又出现了一张脸,从上往下看着自己。

  那是一张老人的脸,脸上满布着树皮般的皱纹,相貌普通却又让人觉得有些诡异之感,因为这老人其中的一只眼睛,眼眶中没有瞳孔,只有泛着渗人光芒的眼白。

  老人低头看着束观,一只眼睛很诡异,但另一只正常的眼睛中,却有许多怜悯。

  “可怜的娃咧。”

  老人伸手从木盆中将束观抱了起来。

  他的双手很粗糙,抱在新生婴儿娇嫩的肌肤上,本来就是让人不适的事情,何况束观此时的身上,长满了脓包,被老人的手一碰,不少脓包顿时破裂开来,流出腥臭淡黄的脓水。

  意识本来逐渐模糊的束观,顿时痛的再次哇哇大哭。

  老人醒悟到自己弄痛了孩子,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不过他马上认真看了一下束观身上的那些红肿的脓包,接着小心翼翼地把束观放在了溪边的鹅卵石上,然后从身后的竹编背篓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陶罐,轻轻揭开包裹着束观的小毯子,从陶罐中倾倒出一种墨绿色的浓稠的汁液。

  老人将汁液仔细地涂抹在束观的身上。

  一阵清凉的感觉顿时传遍了束观的全身,虽然深入骨髓的痛楚和瘙痒并没有消失,但却缓解了不少。

  束观终于有机会喘了口气,神智也恢复了一定的意识。

  然后他看向了救了自己的那个老人。

  世外高人?

  看多了网文小说的束观,第一时间开动了脑筋。

  果然老天爷是不会让自己平白无故让人穿越的,穿越者总会有些福利。

  只是在看清了老人的穿着打扮之后,束观却有些失望。

  老人穿着一身样式古怪而又简朴的布衣,上面有许多补丁,按照束观初步的判断,这好像应该是古代人的衣物。

  裤管高高卷起,腿上鞋上都是泥巴,像是刚从田中回来,不过只有一只脚站立着,另一只脚则软软地拖在身后。

  这是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瘸子。

  同时他的左胸深深凹陷进去,就像是一个稻草人,被扎成的时候这里少塞了一捆稻草般,说不出的滑稽。

  怎么看,这老人都像是一个普通乡下的老农,无非长得有点怪异而已。

  见束观不在哭泣,老人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抬头看了溪水上游方向一眼,他那只正常的眼睛内,流露出些许疑惑之色,接着又摇了摇头,俯身将束观抱了起来。

  “可怜的娃咧。”

  他再次叹息了一声,低头看着怀中婴儿那张长满脓包的丑陋小脸,浑浊的老眼恢复了原先拙朴的平静。

  “以后就你就跟着老汉一起吧。”

  老农对着束观露出了一个笑容。

  笑容丑丑的,憨憨的。

  然后老农抱着婴孩,背着竹篓,一瘸一拐地朝远方走去。

  束观的视线从老人的臂弯中越过,可以隐约看见下方的山谷中,淡淡的薄雾笼罩下,有一个村庄的轮廓。

  这就是我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的起始地吗?

  此时的束观对自己的穿越之旅,依然还是有些期待。

  ……

  只是几天之后,当束观大致弄清楚了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村子后,当即陷入到了深深的绝望中。

  如果可以重来,他发誓自己宁愿丢掉自尊,去找人借钱老老实实还某呗,也不希望有这一次穿越!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现代修真小说

我自桃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