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南瞻台 著
连载 · 94.63万字
月票
4.6
周打赏
111
粉丝数
104.75
玄幻 东方玄幻 热血 穿越
陆景穿越大伏,沦为一位即将入赘他族的望族少年。这世界光怪陆离,陆景开局落入赘婿贱籍,又去不得妻家,前途黯淡无光。可他通读《周易》,竟开启【趋吉避凶】命格!人皆有命!于是陆景开始积累命格,获得机缘,越来越强。【趋吉避凶】:炽金命格,预测、平衡吉凶,行吉事、行凶事,皆有所得。【人仙】:帝紫命格,滴血重生,不死不灭!【大帝之姿】:帝紫命格,任何功法一眼参悟,任何神通一目洞明。【匹夫之怒】:明黄命格,于敌七步之内,体内元气大幅提升,肉体强度大幅提升。【修行奇才】:明黄命格,修行武道、元神速度大幅度提升。【美男子】:橙色命格,越长越美。这一年,北边有酒客封妖敕魔,威震天下三十载;南边有坠落凡间的老龙希望能再登天门。这一年,桃山上的道人终日修佛;雷音寺逆徒手持禅杖,早已敲出一个平等乡。这一年,夫子早已登天门,天上修文四十八年,学问不在人间。也是这一年,陆景沦为赘婿,正在忧心怎么修武道、炼元神、积累命格,好渡过今年这个寒冷的冬天。
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踏云而上,俯瞰天地,成为人上之人 · 23分钟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赘婿少年,得见秋光

  日光高照,秋风渐起。

  一身青衣的陆景,正端坐在几处假山间,正低声诵读典籍。

  “六三:盱豫,悔;迟,有悔。……”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陆景声音低沉,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晰明了,便如玉石之音,铿锵有力,手里那本《周易》上,也写满了他的注解。

  远处园林里,一处玲珑剔透的“明月亭”中。

  身穿一身镶纹红装,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却不失天然之美的盛姿,正望着读书的青衣少年。

  “陆漪,你这三哥倒是有趣,马上就要入南国公府为婿,却仍坚持每日苦读……”

  “难道他不知,成了赘婿,便不能再参加科考?”

  盛姿身旁,还有一位与陆景有三分相似的貌美少女。

  少女名叫陆漪,是正在读书的陆景堂妹。

  “也不知道他读的是什么无用的书。”陆漪慵懒抬头,满不在乎的看向陆景所在的位置:“听下人说,陆景这几个月分外认真,只是读的书有些奇怪。”

  “依我看,他无非是惺惺作态,好以此隐藏自己的羞耻之心,毕竟……南国公府几次拖延婚期,明显是反悔了。”

  陆漪说到这里,微微蹙眉,眼神里明显流露出不耐之色。

  她看到盛姿眼里的探询之色,主动解释道:“原因大概是南国公府那位武学天骄,不甚满意自己委身于如此……平常的夫婿?

  而且,我也听说南国公的病情在南禾雨归京之后,已经有所好转,想必是不再需要冲喜了。”

  盛姿长发束在脑后,好奇道:“南国公府不想让陆景入赘了?可你前日才说过你这三哥的命契地书早已经被递到了户籍司,名字被记录在南府外册上。”

  “严格来说,他早已经是南府赘婿了,南府现在悔婚,就只能由南家小姐休夫?这岂不是害了你家三哥?”

  “盛姿,你叫他陆景就好。”陆漪站起身来,脸上带起羞愤:“现在谁理他死活?他虽然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庶子,可也是我陆家的血脉,他成了赘婿,对我九湖陆家也是奇耻大辱。”

  “尤其是……尤其是现在他竟然遭南禾雨嫌弃,婚期几次推迟,这条十里长宁街多少贵门子弟都在看我陆家的笑话,我这几日出门都颇有些不自在……”

  “陆漪。”盛姿突然打断语气羞愤的陆漪:“你陆家的家事,我其实不该置喙,可是……你也知道陆景之所以成为陆家赘婿,不是他自己的选择。”

  陆漪一怔,眼神却更加锐利起来:“南国公府指名要他,要让他与南禾雨成婚,给老国公冲喜,指名道姓必有缘由,八成是陆景自己招来的祸患。”

  “这难道不好吗?”盛姿侧头:“宁老太君和大夫人做主,陆景入南国公府为赘婿,南国公三次上书进言,把贬谪远山道的陆家大老爷召回太玄京,现在已在归途,这对于陆家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盛姿眼神平静,话语句句在理。

  陆漪微微怔然,沉默不言。

  盛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其实明白陆府这些少爷小姐,未尝不知道这桩婚事本身就是一场交易。

  南国公府得到了一个出身不差的赘婿,又能为病重的南国公冲喜。

  陆家大老爷也如愿以偿,已经从贫苦的远山道启程,将要回到太玄京。

  这桩婚事里,南陆两家其实都是各取所需。

  唯一在这件事里沦为笑柄甚至葬送未来的,也就只有远处那个青衫少年了。

  而陆家的人,却仍惦记着九湖陆家的声名,将族中庶子成为赘婿视作奇耻大辱,这才会对那本就不得宠的庶子多有嫌恶、折辱。

  陆漪年龄尚小,被周遭的言谈灌输了厌恶陆景的情绪,倒也并不能全怪她。

  盛姿远远注视陆景,眼中还带着几分同情。

  “倒是一個可怜人。”

  “希望等到陆将军回来,你的处境能变好一些。”

  ——

  陆景并不知道自己在这假山罅隙中读书,还被人旁观。

  他只是在假山间默默读书。

  只是奇怪的是,陆景读的并非是这方世界的四书五经,而是一本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周易》!

  三月时光,日日如此苦读。

  日光流转,打在陆府西院的池水间,陆景终于再次读完手中这本书。

  当最后一句文字化作见解,烙印在他脑海中,又有一道白光倏忽诞生,飞入陆景思维中。

  他思维中早已有了许多白光,交织城一片,最新这道白光就好像是最后一块瓦片,落在成片光芒上,

  “轰……”

  随着一声爆响,陆景思维短暂涣散。

  当他再度凝聚意识之时,却见这诸多光芒竟然散发着金光,金光闪耀,无数信息分沓而至!

  “周易之玄,在于【趋吉避凶】……”

  “获:炽金命格—【趋吉避凶】。”

  随着种种信息出现在陆景的脑海,陆景只觉得自身的意识忽然清晰,其中还有一道金色的光辉炸裂开来!

  过往的一切也在陆景脑海中悄然浮现。

  这本周易并不属于这一方世界,只是陆景穿越时手里恰好拿着一本周易。

  陆景穿越而来,之所以如此细致的研究《周易》,是因为他发现,自从他穿越到大伏之后,每次读《周易》有所得,脑海中就会多出一道白光。

  当这些白光交织在一起,好似是在构筑一座奇特的……宫殿。

  于是本来刚刚来临着陌生世界的陆景,就像是溺水者抓到了一截救命的浮木,三个多月以来,时时苦读,日日诵念。

  就在今天,当脑海中交织的白光终于凝聚在一起,便有了那一道金色如同烈日一眼的光团。

  陆景正在因此而感到惊奇,突然间,那金色光团再度闪过光芒……

  【君子既读,便可趋吉避凶!】

  【有客旁观。】

  【凶:刻意大声诵读,引起其他人注意,让其他人不得不佩服你的刻苦。

  利:获得白色命格—[惺惺作态]。

  弊:太过刻意,可能会被有心人厌恶】

  【吉:君子不被外物所染,继续潜心苦读,直到夜深。

  利:获得白色命格—[勤勉刻苦],被旁观者敬佩。】

  陆景清楚的感知到,一行行文字闪着璀璨的光,就这么悬浮在他的脑海里。

  凶、吉似乎都在等着他做出选择。

  “千遍周易,仔细研读,终于有所回报。”

  陆景的长出一口气:“三个多月,并没有白做努力。”

  他其实早就注意到远处的明月亭里,有两个模糊的身影。

  但陆景的目力有限,看不清亭中究竟是谁,也并不在乎。

  于是他仍旧目不斜视,思索着脑海中的两道信息。

  “通研《周易》让我趋吉避凶……”

  第一道信息,看似是在那客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刻苦,可凶象之所以为凶,大概是会让客人觉得自己惺惺作态,反而落了下乘。

  而且自己这身份,在府中遭人嫌恶,作态被人看去,嚼了舌根,反而不好。

  “第二道信息是吉象,让我不染于外物,继续读书,权衡之下,利大于弊,既然如此,我自然应该选吉而行。”

  约莫仅仅两三息时间,陆景做了决定。

  “虽然要看书看到深夜,但既然是吉象,那往后应当能够对我的人生起到裨益之处。”

  陆景目光沉着,则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拿出放在眼前石桌上的另一本《知慎》,继续诵读。

  “圣人于心之有主者,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

  “天下之事变无常,而生死之所系甚大。固有临难苟免,而求生以害仁者焉……”

  吉象虽说辛苦些,可是陆景通过这两个月,已经清楚自己的处境。

  生母来历低贱,陆家老太君和大夫人,乃至那陆家顶梁柱神霄将军陆神远都厌恶陆景——也就是现在的自己。

  再加上原本要去当赘婿,结果现在似乎又被那享誉天下的南家天骄嫌弃,成为了望族之间的笑柄……

  这样的开局,哪天人间蒸发了都有可能,由不得他不努力。

  而且……

  不过是多读点书而已,和未来选择的自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第一章 赘婿少年,得见秋光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