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中举,祭祖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在线阅读

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

仙侠 / 古典仙侠

80.61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你给族祠老祖奉上冥纸一摞,祖宗回馈你一勺金色气运,三月你院试取中。你给族祠老祖奉上冥纸十摞,祖宗回馈你一颗金运珠,助你长出七窍玲珑心。你給族祠老祖奉上金元宝十颗,祖宗回馈你一颗赤龙珠,你祖坟冒青烟,你气运呈青紫,命格改变。张坚自从孝出强大之后,路子越来越野。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九天仙尊玄清.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能躺着绝对不坐着.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207064733246.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退后让为夫来在线阅读
痴迷白蛇故事的许宣穿越了,成为白蛇故事中与自己同名的那个男人。 许宣撸起袖子,决定让这三界四洲大千世界好生看看自己的本事。 直到他得到了一本三界任务书。 …… “任务描述:救命啦,有只泼猴打上天庭了!” “快去请如来佛祖!” “任务描述:救命啦,师父又被妖精抓走了!” “快去请观音姐姐!” “任务描述:救命啦,我儿被东海龙王抓走了!” “快去请太乙真人!” 众仙:“你怎么老是摇人?” 许宣:“请人不是摇人……神仙的事情,能叫摇吗?” “任务描述:救命啦,我要被法海压在雷峰塔下了!” “我了个去!退后,让为夫来!”许宣撸起了袖子。 本文又叫《扯虎皮拉大旗的一生》《一直摇人一直爽》《我的老铁遍三界》《法海必须死》。
雁云鱼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道人赋在线阅读
闲看云卷云舒处,蓬乡别叙离歌。仙关辗转道曲折。本心终未改,抵首任蹉跎。  而今愿作浮生曲,叹得尘世南柯。醉拈一指笑灯蛾。只为夙愿尔,飞火又如何?  企鹅交流群:865668829
莫藏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新婚之夜:娇妻竟是妖魔在线阅读
王朝末年,妖魔横行,神佛之流视人类如草芥。 在衙门工作的南星原本觉得生活还算不错。 直到新婚之夜,南星才发现自己家除了自己全都不是人! 妖族的新娘要自己的身体! 鬼族的父母要自己的灵魂! 天魔妹妹也要拿自己种魔种! 没办法,南星只能奋起反抗。 “这个家,我说了算!”
白刃不相饶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聊斋:我家娘子是水神在线阅读
【借鬼说人事,借妖话人心。吾为九天,阅尽人间百态,悲欢离合。】 李负穿越成了府衙的一名捕快,这个世界魑魅魍魉,妖孽横行,就连家中娘子居然也是江神娘娘。 冥司十殿,奈何相望,万千魂魄必经此地轮回。 李负发现他可以引魂入忘川轮回获得奖励:五帝方钱,辟邪招福。伤寒杂病论,可解百疾应象。带上傩神戏面,便是驱疫避邪之神,敕令诸神消灾赐福…… 傩神行道,诸邪退避!
青衣远行客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右剑左执在线阅读
我本是个摆摊算命的道士,只想挣几个钱,娶个媳妇,清淡过完一生。但算着算着,我居然去修仙了。也罢,成为世人敬仰的剑仙,不枉男儿之志。可修着修着,竟修成了魔。也无妨,既然这天捉弄我,那就遂了它的愿。世人弃我,我愿成魔!
3井瘦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一剑长生在线阅读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在九州大陆西北方向,有一座高达数千米的苍龙山。  苍龙山上终年白雪,天下第一剑道宗门纯阳宫便坐落于此处。  纯阳宫每一任真传弟子,都会入世修行。  当代掌门弟子李长生,入世红尘,修得真法,于人间无敌。
金蝉氏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我有一口心魔钟在线阅读
来到修仙界,识海自带一口心魔钟。 尘世起伏,少年道士惟求长生逍遥,然而白骨、煞火、怪婴、鬼符、精魄……乱世扰尘,域外心魔更是迷心惑道! 幸有识海古钟通玄引幽,祭心念、凝心魇、化心魔、入神魂,道途渐入佳境!
丁真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梁非凡天命昭昭在线阅读
神州人杰地灵,枭雄霸主层出不穷,旁门左道混迹人间,更有邪修挑起兵戈瘟疫,借此修炼法器,致使神州纷乱上万载。十二仙门秉承天道,建道庭,赦封天宫六部、人间诸山河、幽冥阴司之神,重订三界秩序,使仙神妖鬼人各有所归。 正值此时,梁非凡身携天命穿越而来,正巧目睹林间三十二劫匪欺凌弱女子的惨案,听着耳边的绝望嘶喊,他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新人骑鹤来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聊斋当河神在线阅读
新书《赤豹》签约开启,扬帆起航,妖修为神。欢迎投资收益,欢迎品阅。
枯树倚藤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001章 中举,祭祖

  东悬神州,大乾,凤溪县

  幽月如钩

  夜黑风高

  张家祠堂中,却是灯火辉煌。

  一个皮肤白净,面容清秀的少年一马当先率从旁边的月亮门中走出来,他一身宝蓝夹纱直裰,神情从容。

  张坚望着夜色中庄严,肃穆的祠堂,眼底有些怪异。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踏足这个族中最神圣的地方。

  转瞬他挥挥手。

  一箱箱宝钞被一个个青衣健仆抬了进来。

  不远处,祠堂里再由家族的庙祝设下火盆。

  这位庙祝一身黑衣,道士装扮,看起来不苟言笑。

  “坚哥儿,你需要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微微一顿,这位黑衣道人又皱了皱眉道:“其实坚哥儿不必如此勤勉,只要心意到了即可!”

  张坚摆摆手:“义叔,先祖披荆斩棘,筚路蓝缕,才有我等张家现在的基业,侍奉先祖理当勤勉!”

  闻言,黑衣道人上下看了一眼张坚顿时不再多言,只是眼底有些古怪。

  不过他也只是觉得张坚是性情古怪。

  张坚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直接跨过肃穆的族祠。

  这一次却是名正言顺,盖因他终于顺利乡试中举,并且还取了五经魁的名头。

  五经魁并不是乡试魁首。

  乡试第三名至第五名才是五经魁,其实只是个名头,和其他举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举人已经可以做官,也算是光宗耀祖。

  祭拜祖先,感谢列祖列宗关照,也是应有之意。

  虽然张家为此已经祭过祖了……

  张坚望着眼前庄严的祠堂,但在他眼里已经成了一個巨大的聚宝盆,眼底放光,但他还是一本正经,不动声色。

  张坚是个穿越者,也可以说他宿慧觉醒。

  如今他是这张家坳族长张颐的长子,年少有为,更是大乾有名的神童,十四五岁便是乡试中举,颇得族中器重。

  张家在凤溪县这片地界上,也是有名有姓的大户。

  张家自六叔进士及第之后,已逐渐从单纯的乡绅大户朝着书香门第转换。

  至于如此热心于侍奉先祖,则是完全因为张坚发觉自身能从这些先祖身上薅到羊毛。

  此时在另外一旁的走廊中,另有一位肤白貌美,面容妖媚的罗裳女子冷眼望着这一幕,她头上戴着飞凤金钗,见到祠堂门口的动静,不满道:

  “他倒是会取悦于主君,族内耆老!”

  旁边另有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侧,其中一个是一位青衣少年,他略微犹豫,但还是忍不住道。

  “小娘,母亲说这叫孝顺!我国朝向来是以孝悌治天下,兄长勤于族祠香火,孝敬长辈,传出去也是一桩美谈……”

  见青衣少年越说神色越发正气,旁边一位粉衣女使忍不住嘟着嘴巴道:“敏哥儿,你是从小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怎么尽帮着外人!”

  闻言,青衣少年勃然作色,神情不喜,罗裳女子见状呵斥道:“绿儿,这话也是你该说的,若是叫其他人听见了,你还想不想要性命?!”

  闻言,绿儿俏脸一白,连忙低下头。

  张敏欲言又止,只是看着周姨娘神情不爽,顿时怏怏不乐,他很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总觉龌龊不堪。

  索性朝着周姨娘微微告罪,转身离去。

  周姨娘神色不佳,眼底有些黯然。

  张家虽然不是世代簪缨之家,但自从发迹后一直都在按照簪缨之家的标准严格培养子弟,张敏虽是她所生,但生下来之后一直是由大娘子养在膝下。

  这种情况,纵是她不甘寂寞,却也有力使不上。

  当下只能由绿儿扶着,返回左侧的春苑小筑。

  祠堂内

  张坚望了一眼正前方。

  上首是一列列的蓝漆神主牌位。

  “张公,友仁之灵位!”

  “张公,长生之灵位!”

  “张公,灵慧之灵位!”

  ……

  墙壁上还挂着一份份栩栩如生的先人画像,看起来庄严肃穆。

  只是祠堂中央还立着一座奇特的金身。

  那是一个女性金身。

  看起来很是威严,神圣。

  这尊金身身前还握着一面无数鸟兽纹路铭刻的石镜,看起来极为古朴,通体呈现灰色。

  这是张家的传家之物,张坚略微有些奇异,这东西他曾经想接触过,但被张颐给阻止了,说是张家传家之物,庄严神圣,不能亵渎。

  至于这金身,传闻并非是张家先祖,而是张家的恩人,据说对张家有过恩情,才立下金身请入祠堂,张家后人世代香火供奉不熄。

  张坚此时眼底分外肃穆,眼底有些希冀,他很早就发现,在一定的条件下祭祀这位‘先祖’,好像有几率得到反馈。

  他之前已经得到了七八次反馈,不过最珍贵的还是其中三次,分别是一勺金色气运,一颗气运金元宝,一颗气运金珠。

  这气运玄妙异常,却是短时间之内让他连过府试和乡试两关,还有一次则是救了一个重要之人的性命。

  得了好处,张坚原本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年,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孝子”!

  甚至为了立下这个人设,他可是苦心经营“孝子”人设。

  一担担朱砂宝钞从仆从背篓里被取出来,随后分成数堆在庙祝的仪式辅助下被点燃。

  缕缕光辉从眼前火盆中绽放。

  在张坚的目光中,眼前火盆中无数朱砂宝钞化为灰烬,其中还有他从周围纸扎店里买来的一座朱砂宝塔。

  这是镇魂塔,据说是纸扎店的新品。

  还请了有德行的老道长开光。

  能安抚亡魂,免除先人苦厄。

  很是抢手。

  张坚目光炯炯的望着这些宝钞以及镇魂塔化为灰烬,自身并无任何异样,顿时松了口气,旋即是期盼之色。

  种子已经种下,接下来就是收获之时。

  而这一次他成功乡试中举,名列五经魁,应该会有惊喜。

  据他所知,每一次他的身份剧烈变化之时,祭祖所得到的东西会更好一些。

  一切完成之后,张义上前道。

  “坚哥儿,夜已深,这里就交给我们打扫吧!”

  “义叔,就交给您了!”

  张坚微微颔首,他已经迫不急待准备回去,相信等他入睡之后,应会有反馈消息传来。

  张坚匆匆离去。

  午夜到来,张家坳之外,此时远处的黑暗中逐渐有火光在山风中忽现,一彪人马扬起尘埃,马蹄声轰鸣,夜色匆匆中,不一会儿已经接近于城寨之外,城垛上,巡视的壮丁确定了一彪人马的身份之后,连忙紧急放行!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