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倒霉!

  碰碰几拳下去打得陈凡口歪眼斜,莫德雷德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不过依旧没有起身,继续坐在陈凡身上镇压住他。

  颤颤巍巍伸出手按住自己变形错位的鼻梁,陈凡深吸一口气,随后喀嚓一声脆响将其扳正,鼻音极重地嘟嘟囔囔开口:“莫德雷德你下手也太狠辣了,这样子不利于你以后的生活。”

  俯下身子拍打着陈凡的脸颊,莫德雷德猩红的眼眸中满是讥讽:“怎么个不利于法?难道说是日后不好找个对象吗?”

  撇撇嘴心说你找不找得到对象关我屁事,陈凡呵呵冷笑:“呵呵,那种事情算个屁。莫德雷德,你也不想自己这幅模样被自己的母亲知道吧?”

  说着,陈凡空着的那一只手微微松开,露出里面不知何时凝聚出来的奥丁之眼。

  见识过这种保存录像的神器物件,莫德雷德却丝毫不慌,手指微动,以陈凡勉强能够用视觉跟上的速度戳爆了他手中的奥丁之眼:“闹呢?就这还想威胁小爷?”

  “哼!”擤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挤出来一些逐渐凝固的血块到地面上后,陈凡继续冷笑,“亲爱的小莫,你不会真以为我的东西不会保存下来吧?那个只是备份而已,如果不想被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的真实面貌,就乖乖服从与我吧!桀桀桀!”

  笑到一半,陈凡却忽然笑不下去了,盖因莫德雷德默默用手抓住了陈凡的嘴巴,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其生生撕扯下来。

  用暴力手段让陈凡收声之后,莫德雷德淡淡看向一旁靠在舱壁上,双手抱胸欣赏好戏的贝利娅:“贝利娅,我要是弄死这个王八蛋,你会怎么跟外面的人说?”

  “彩虹桥受到两大‘罪’的攻击余波影响,产生了不稳定波动,我和莫德雷德身为三级飘灵勉强无事,可惜陈凡一介刚觉醒的小可怜,在此过程中不幸殒命。”

  想都没想,贝利娅直接说出这番话,熟练到莫德雷德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早就想弄死陈凡了。

  不过这话说完,莫德雷德低头看向陈凡,面上的微笑无比温柔:“听到了吗?姓陈的?”

  沉默片刻,陈凡的双手缓缓抬起——

  ——做出一个标准的投降动作。

  …

  …

  一左一右坐到趴在地上的陈凡身上以示惩戒,莫德雷德和贝利娅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徒留陈凡一个人默默看向舱外伴随上升逐渐浮现的彩虹样波纹。

  “没想到彩虹桥真的看起来跟彩虹差不多,我还以为就是取自北欧神话里,连通阿斯加德(Asgard)和米德加尔特(中庭/Midgard)的巨大彩虹桥呢。”

  忍不住感叹一句,陈凡这番话立马就迎来了莫德雷德的白眼:“这话就扯淡,你真以为外面那些看上去跟彩虹一样的是什么好东西?错了,那可都是一些漂浮独立的地狱碎片,就跟野外长的蘑菇一样,越是绚丽就毒性越强。”

  “而且每个地狱碎片的流速与外界时间也完全不同,记得父亲说过,有一次他们去某个地狱碎片中探索时发现了一个覆灭的营地,根据番号能够推测出是上个月失踪的一支队伍,但找到时所有活物都完全白骨化,装备设施也都饱经风霜,宛如度过了十年之久。”说起地狱碎片,贝利娅也顺势说了一下自己关于它的见闻。

  “是啊,虽说地狱碎片里面也会有不少好东西,但一般情况下还是远离比较好。”忽然看向贝利娅,莫德雷德的神色有些好奇,“话说回来,听说这次的新秀赛选择的地方也是一个地狱碎片,据说还和扶桑有关系,贝利娅你知道什么内幕不?”

  犹豫了一下,贝利娅还是点点头:“有所耳闻,据说是通古斯大爆炸时期跌落云裳的扶桑碎片之一,掉落到地狱后逐渐被侵蚀成为了地狱碎片,由于和路茜法签订的协议中,有一条是每年都会送上来几块儿随机的地狱碎片,这块儿也是今年送上来的碎片之一。”

  “这样啊……”莫德雷德若有所思。

  陈凡却有些好奇:“被侵蚀的话,原本的地狱碎片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还是很大的,”对于再次满血复活的陈凡,贝利娅无奈摇头,“本来地狱碎片是由于各种各样原因,从七层地狱崩落的细小碎块儿,里面包含自成体系的食物链和大量来不及逃离的地狱种,运气不好的话就连‘特级’也会被包裹在内。

  但是如果是云裳塌陷下去的碎块,要想在下落过程中保持完整的话,里面就一定会有一些宝物维系,而在被地狱侵蚀后,这些宝物也会被感染,威力更强不说,还会变的相当邪异,致使原本保护的云裳生物凶暴邪魔化,比一般的地狱碎片更可能诞生强大的怪物,但价值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哦,”陈凡点了点头,没等贝利娅喘口气就继续问道,“那么这个所谓的‘特级’是什么啊?”

  从口袋里摸出一瓶水,贝利娅拧开瓶盖后一边喝着,一边看向莫德雷德,表示该你回答这家伙的问题了。

  莫德雷德倒也不推脱:“就是地狱种按照实力划分的一个层级,因为和云裳不同,地狱种诞生之初就具备超凡能力,所以最基本的炮灰就是一群一级的小恶魔,甚至连名字都不配有。”

  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同为一级的陈凡,莫德雷德却没发现他有什么负面表现,不由得啧了一声:“然后从二级开始就摆脱了炮灰的命运,被称为‘高等’,更进一步的话就是‘特级’。在此之上,是拥有智慧的‘领主’,以及极其罕见,专门为‘罪’打下手的‘贵族’。”

  “原来如此,就是一级到五级的称呼分别啊,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懂了吗?”

  只是陈凡这番话却引来了贝利娅和莫德雷德严肃的注视,让他下意识一缩脖:“怎,怎么了?”

  相互对视一眼,莫德雷德主动把机会让给了贝利娅:“不要小瞧了地狱种的实力,四级之下,同级情况时,一对一咱们云裳的飘灵很难是地狱种的对手,二对一被反杀的例子也不是多么少见,你要抱着不过如此的想法,是会吃大亏的。”

  “哎?”陈凡倒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差别会这么大?”

  “因为人家地狱种一出生就在相互厮杀,每个个体之间都可以相互捕食,通过这种方法强化自身的实力。除此之外,人家可没有什么白天你死我活,睡觉的时候就安安生生这种说法,要想活下去的话,睡眠中也不能放松,”没好气地拍打着陈凡的脑壳,莫德雷德下意识磨了下牙,“所以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跟地狱种每时每刻都在相互厮杀的,货真价实的‘地狱’相比,咱们云裳培育出的正常飘灵真的就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干不过地狱种很正常。”

  “哇哦,那还真是辛苦呢。”没心没肺地发表一番自己的感想,陈凡倒是想起来另一回事,“那按照你们的意思,‘罪’单个拎出来是不是比云裳的英灵单体更强啊?”

  “这很难说,”贝利娅摇摇头,“与自上而下面积越来越大的深渊不同,地狱的面积反而是越往深处去越小,但更加凝实。掌管第一层地狱的欲望之罪莉莉丝按理来说应该是七大罪里面最弱的一个,但是究竟实力如何也没有真正展现过。”

  “啊,这个我知道,毕竟一旦对地狱发起攻击,其他的七大罪也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搞不好就会变成云裳和地狱的全面战争。逆潮之战时最底层的怠惰,不喜欢诉诸武力的莉莉丝都没有参战,甚至就连发起者路茜法也没有直接参与进来,尽管如此,云裳还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回忆起那段故事,莫德雷德也是一阵心悸。

  “那七大罪之间看起来很喜欢相互扯后腿啊?”陈凡倒是发现了盲点,“你看,怠惰,欲望都没有参战,路茜法更是坐镇幕后,明显在防备其他‘罪’背后捅刀子,既然如此——”

  “贪婪之罪玛门,和暴食之罪别西卜,怎么忽然之间大打出手起来了?”贝利娅和莫德雷德也反应很快,一下就领会到陈凡想要表达的意思。

  “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被莫德雷德和贝利娅压在屁股底下的陈凡竖起一根手指头,“这两位另有目的什么的?”

  沉吟片刻,贝利娅不敢确定:“不好说,毕竟地狱之间的冲突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每一层直接你死我活都很正常,但是‘罪’级别的存在之间互相开战,这还真是头一遭。”

  莫德雷德倒是大大咧咧:“另有目的也跟咱们没什么关系,就算是真的假打,坑的也是其他想要趁火打劫的‘罪’或者贵族,无论哪种情况咱们已经上了彩虹桥,等回到云裳之后,就可以边吃边喝,看着手机上的报道了解真相。”

  陈凡倒是还挺好奇,想和贝利娅深入探讨一番贪婪之罪玛门和暴食之罪别西卜之间的战斗到底是想要阴一把别人,还是最开始猜想的那样进行权能融合,但看莫德雷德明显兴趣不大,也就顺着她开辟新的话题:“不过话说回来,贝利娅,你们美洲的历史也不悠久,神代是怎么安稳度过的啊?”

  贝利娅也不介意陈凡吐槽美洲历史短暂:“虽然美洲的历史不算悠长,但是有本地土著的信仰在,神代就采用了相对聪明的孤立主义,靠主神羽蛇神的帮助安居一偶。”

  “羽蛇神到底什么情况啊,土著神有那么厉害的能力吗?我听的次数很多,但是详情就不太行了。”

  轻叹一声,贝利娅揉着眉心开始一边回忆,一边给陈凡讲解道:“与其说是土著信仰,倒不如说是比较复杂的多神格存在。作为中南美阿兹特克神话中的至高存在之一,羽蛇神被认为是善良而充满知性的女神,厌恶活祭仪式,深爱人类。同时也被认作生命与丰收之神、文化之神、风雨之神。曾经有一段时期还有过司掌太阳的传说。

  其名字的意思是“有羽之蛇”、“有翼之蛇”。被人们奉为否定活祭仪式的善神。与身为启明星化身的善神特拉威斯卡尔潘泰库特利神、玛雅的库库尔坎被视为同一存在。拥有诸多善良的传说,但也具备凶猛战神的一面。

  魁札尔·科亚特尔虽然身为善神引领人们走向繁荣,但最后却因输给了特斯卡特利波卡神,从阿兹特克失去了踪影。留下了总有一天将会回归的预言。

  最重要的是,美洲的神与其他神话体系有很大的不同,诸神会通过转移到人类身上的方式活动。魁札尔·科亚特尔神也随地域不同,被确认有复数存在。”

  “哦,那后来失去因为神格才导致战败又是怎么一回事啊?”莫德雷德对此倒是饶有兴趣。

  “呃……”说起这个,贝利娅似乎有些尴尬,“据说是被其他神灵在酒中下了诅咒,她喝了被诅咒的酒和亲生妹妹有了不该出现的关系,从此失去了神格。”

  “啊?女神是怎么和自己妹妹搞到一起去的啊?”莫德雷德大受震撼,“你们美洲的神话真的好怪哦。”

  古怪地抬起头看了眼莫德雷德,陈凡心说先不提在型月世界里面,传说中摩根诱惑身为同性亚瑟王的情况,莫德雷德你自己前两天不还亲自体验了一把相同的情况吗?

  察觉到陈凡视线里蕴含的意味,莫德雷德猛然想起来前几天的事情,再抬头看到贝利娅欲言又止的表情,顿时整个脸都红了,慌忙低下头去不再出声。

  明智的没有选择火上浇油,灵活把握作死限度的陈凡,和同样尴尬的贝利娅跟着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片寂静持续了没一会儿,一声愤怒的熊吼忽然从遥远的地带传来。

  诡异的是,这咆哮似乎又如同炸雷般在耳畔响起,让陈凡三人猛然抬起头。

  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没等一句话说出口,粗壮如高塔的蓝色雷霆忽然被从下方抛射上来,擦着陈凡三人所在的彩虹桥舱室而过,给三人惊出一身冷汗。

  刚想松口气,下一秒喀嚓喀嚓的不详声响忽然从舱底传来。

  随后,整个世界都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第六十二章:倒霉!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