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落狱

  一片不断翻腾,无边无际的血海里,浸泡在其中的陈凡缓缓睁开了双眼。

  有些疑惑地举起手仔细端详着,指缝间血水的粘稠质感无比清晰,甚至沿着手指犹如具有生命般缓缓流淌,显得无比妖异。

  坐起身来,陈凡才发现自己正漂浮在血海的表面上,似乎身下有什么礁石一般的存在,将自己固定在了这个位置。

  手掌下撑感受了几下礁石的强度,陈凡随即撑着身体站立起来,一边皱眉抖拢着身上湿哒哒的衣物,一边四下打量起来。

  大脑中最后的记忆是自己三人所处的舱室向着一个气泡般的漂浮物体飞去,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莫德雷德不爽地谩骂:“草,是地狱碎片!”

  随后,陈凡的眼前就陷入一片漆黑,直到现在才苏醒过来。

  所以,这里就是地狱碎片吗?

  在鼻子底下扇了扇,陈凡心说血腥味也太冲了,这是在搞什么?

  不过打量了一圈,陈凡也没发现什么其他活物的存在痕迹,不由得为贝利娅和莫德雷德担心起来。

  随即,陈凡自嘲一笑。

  真是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先不说那两个都是实打实的三级飘灵,轮不到自己一个刚觉醒不到半年的一级去担心,就是自己比她们强,换成以前也不会将两女的安危放在心上。

  嘛,当前要做的事情,是先看看能不能离开这里。

  犹豫片刻,陈凡没有贸然重组出什么来探一下附近的血海情况,而是选择蹲下身来,将手伸入猩红的血海之中,从自己脚下的礁石扣一块儿石子扔出去看看,毕竟谁也不能保证重组出来的东西会不会和这里产生奇妙的反应,还是用本地就有的东西比较稳妥。

  下一秒,陈凡就摸到了一个鼓鼓囊囊的东西,不由得一愣神。

  用力向外面一拔,一只从肘部断裂,指头上还满是华贵珠宝的断臂就被陈凡拽了出来。

  紧接着,整片血海都开始剧烈翻滚起来,宛如沸腾的怒火一般变得无比狂暴。

  刚准备起身看看怎么回事,陈凡手上的断臂忽然剧烈扭动起来,手指上尖利的指甲对着他的脖子方向疯狂地抓挠,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眉毛挑了挑,陈凡随手就将断臂扔飞出去,目送它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扑通一声落入血海之中,扭动几下后便沉入内部。

  “哦,果然外面是有深度的啊。”手搭凉棚看着断臂被翻腾的血海吞没,陈凡忽然感到一只手臂从下方伸来,一把死死攒住了自己的脚踝。

  有些好奇地向下望去,陈凡的脸却忽然僵住了。

  因为伴随着手臂浮现,白易生的姣好面容也跟着露出血海,金黄的蛇瞳怨毒地看向陈凡,开始用手臂沿着陈凡的双腿慢慢往上爬。

  沉默看着白易生的行动,陈凡又忽然感觉到两股力量从后方的腿肚子传来,扭头一看,赫然是只剩下上半身的魏延午,以及只有头颅的哈士奇。

  哪怕是只剩下狗头,哈士奇也用嘴巴咬着裤管慢慢上移,湛蓝色的眼中满是扭曲的怨念。

  “为什么——”

  嘶哑的声音三度响起,在陈凡耳畔不断轰鸣:“为什么,不为我们复仇?为什么,你能这么安逸地和其他人过着日子,为什么,死掉的不是你?”

  静静看着三个残缺不全冤魂逐渐逼近,陈凡却忽然笑了起来:“复仇?”

  啊啊,说起来,基督山伯爵是为了复仇,半泽直树是为了复仇,《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也是为了复仇。

  关于复仇的故事总是那么吸引人,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作为一个复仇者,他自觉不自觉的已经把自己置身于一个道德的制高点,无形中他拥有了一件利器,那就是对方是非正义的,我要用正义的剑杀死你,这是上天也不会反对的。

  复仇者经常会自我暗示,不断的告诉自己对方的恶和自己的使命是多么的重要以及多么的正确。复仇对他来说就有一用使命感,是人生的目标,而且不会有道德的压力,也几乎不会有自我怀疑。

  这种类似于天赋特权的神圣感让一个人充满了力量,因为人们坚信正义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只要他们坚持,就一定会取得胜利。

  如果是一般人,估计会不约而同的站在了复仇者的一边,体验一把惩恶扬善的快感,看到坏人最后身败名裂让自己无形中也有了一种成就感,也让他们对现实的怨恨可以通过故事中的复仇者得以宣泄。

  可是有的时候,自我暗示过度,会让复仇蒙蔽双眼,最后的结局是害人害已。

  但这些都是扯淡。

  所谓的复仇,只不过是让自己被毁掉的人生重新具有新的目标,让施于自己痛苦的人也要尝尽这份痛苦。

  复仇会在完成的瞬间带来极大的快感,然而过后就是极度的失落和空虚,没有解气,只有解脱,仿佛完成了交代的任务,一件没有任何回报的任务,或者说是使命。

  陈凡的人生并没有被毁掉,该有的目标依旧存在,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死去而天翻地覆。

  至少现在如此。

  不过……

  缓缓蹲下身来,陈凡捧起了白易生那张被血水玷污的俏脸,十字形的眼眸中满是冷漠:“过早的遗忘和释然皆无意义,我很喜欢这句话。

  放心吧,我懒得计较什么这不是真正的你们,你们并不会说出来这种话之类的狗屁倒炊,或者用现在还没有掌握情报,还是什么实力不济来糊弄你们,我只是想说——”

  闭上双眼,陈凡深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

  随后,不可名状的存在于他的脑海中闪过。

  整片沸腾血海伴随着一道念头骤然停冻结,而后便开始了坍塌。

  世界末日般的场景中,陈凡独自一人孤零零站在血海的中央,无言看着掌中的美人娇颜。

  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松开手,将白易生送入了点点消散的血海之中。

  然后,陈凡再次闭上了眼睛——

  睁开双眼,面前是呼啸的狂风和漫天飞散的红色砂砾,而位于躺在地上的陈凡不远处,一只宛如被剥皮猴子模样,脑袋奇大无比的怪物忽然发出一声惨叫,口鼻耳朵,乃至眼睛都不断涌出恶臭的黑色血液。

  即便如此,怪物仍然挣扎着在地面上用短小的四肢拼命爬动,想要逃离这里。

  此时,一道阴影渐渐笼罩住怪物逃离的整个身子,在它猛然扭头打算拼死一搏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鞋底。

  咔嚓。

  一声骨头折断的脆响过后,陈凡抬起踩断怪物脖子的脚掌,打量着它的外形郁闷挠头:“真是绝了,怎么自从觉醒之后,打交道的就老是一些头大如斗的家伙?”

  如此吐槽一番后,陈凡将手按在满是红色沙尘的大地上,口中轻吟繁琐的咒语:“天灵归吾心,九天寻他者,掌首轮三春,覆手回五行——四象灵咒·追命。”

  伴随最后一个字的结束,一圈圈无形的涟漪从陈凡掌心向四周扩散开来,可惜的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波纹仅仅是传出去不到百米就自行消散,让陈凡不禁皱起眉头。

  地狱碎片里面的环境问题吗?不,貌似是这里的土质有问题,灵力传播不太出去啊。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陈凡随即缓缓收紧地面上的手掌五指:“继续吟唱有些浪费时间,正好试试放弃吟唱的灵咒威力会下降多少吧——灵咒·土间雷!”

  放弃吟唱使出美洲派系的灵咒,本来依照陈凡这次释放出的灵力,应该能把半径五米的土地都炸起来,然而实际上自己脚下的土地仅仅是传来一声闷响,微微震动一番,影响的范围仅仅在半径不到两米。

  “好吧,虽说灵咒舍弃吟唱的话会导致威力下降个两三成,但这样看来,土质的影响大概得在五成左右,难怪追命只是扩散出去那么点距离就不行了。”

  甩甩手站起身来,陈凡开始犯愁。

  怎么办呢,虽说应该是都落到了这个地狱碎片里面,但是贝利娅和莫德雷德在哪里自己完全不知道,本来打算使用通过土地传播灵力波动进行寻人的追命来找到她们,但是这里的土质却不利于灵力传导。

  但如果使用一些通过空气传播灵力的灵咒,自己岂不就成在充满魑魅魍魉的黑暗之中,点燃明亮火把的呆子了吗?

  这可使不得。

  正发愁该怎么还贝利娅以及莫德雷德汇合,忽然一道冲天的赤色雷霆从远方地面上升起。

  猛然回过头去,陈凡依稀可以看到雷霆之中貌似还有不少被撕碎的黑色碎片。

  好吧,这么大的动静,这么熟悉的颜色,以及这么嚣张的气焰,肯定是莫德雷德无疑了。

  就是你这么一折腾,看到的可不只是我和贝利娅,本地的地狱种也都不是瞎子啊。

  犹豫半天自己要不要赶过去先和莫德雷德汇合,总感觉虽然看起来比较危险,但莫德雷德应该还挺游刃有余的,陈凡最终下定决心,蹲下身来在鞋子上刻画起来:“四象之兽,过去与未来的残骸,就连影子都无法追上。

  天顺其然,地顺其性,此顺其变,披荆斩棘沧然巨变吧,灵咒·驺吾!”

  随后,陈凡便向着渐渐消散的赤色雷霆方向一路狂奔过去。

  欢脱的像一只兔子。

  …

  …

  “哈!哈!”

  半跪在地上用手中巨剑支撑身体,满头大汗的莫德雷德忍不住往灼热的地面上啐了一口唾沫,刚和地面接触就嗤的一声被彻底蒸发:“呸!TM的,真是运气不好落到了贼窝里,要不是小爷灵力够多,三四十个高等地狱种一起围攻还真的不好办。”

  话虽如此,莫德雷德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刚刚过于兴师动众,冲天而起的赤雷指不定会引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算是地狱碎片之中一般最强的也就是特级,但也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应对的。

  勉强用自己的灵契撑着站起身,刚准备离开这里,莫德雷德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到焦黑的碎片堆里,一道冷光一闪而过。

  几乎在留意到冷光的瞬间,莫德雷德就扭转腰身,挥舞着手中巨剑向后横砍过去,正中迎面而来的一道黑影。

  只听吱一声惨叫,一头长有七八对锋利手脚,身长半米有余的老鼠样怪物被拦腰截断,倒在地上挣扎几下后便不再动弹。

  “草!”痛骂一声,莫德雷德捂着自己被划出一道不浅口子的腹部再次半跪在地,“这帮地狱种,是真的难杀!”

  刚骂完偷袭的怪物,莫德雷德就看到焦黑尸体中一只长有三个头颅,一半身体都已经化为黑炭的地狱猎犬摇摇晃晃站起身,晃了晃仅剩中间还完好的头颅后,啸叫着冲向了自己。

  “要不要这么讽刺?小爷刚骂完你们地狱种难sha——”话未说完,一口黑血突然从莫德雷德口中喷出,让本想站起解决掉地狱猎犬的她猛然倒地。

  有毒!

  联想到刚刚自己被偷袭的老鼠怪物划出的伤口,莫德雷德拼尽全力催动着浑身上下的肌肉,却最多只能伸手勉强抓住掉落在地渐渐崩溃的巨剑。

  可恶,小爷难道,真的要到此为止了吗?

  越发黑沉的视野中,莫德雷德面对冲着自己奔来,兴奋嚎叫的地狱猎犬不甘想道。

  就在地狱猎犬高高跃起,准备一口撕裂莫德雷德头颅之际,穿着破烂衣物的手臂忽然从斜刺里伸出,挡在地狱猎犬面前,即使被咬得鲜血淋漓也不曾退让。

  “好~的!你就到此为止吧,小狗狗!”

  伴随着轻佻的话语,骨头都被咬伤的陈凡一边牢牢抱住怀里挣扎不断的地狱猎犬,一边用另一只手掌正对它的脑袋:“灵咒虎符·二曰击!”

  奔腾的白色雷霆刹那间吞没了地狱猎犬仅剩的完好头颅,让它的身体抽搐一番后停止了一切活动。

  松手扔下地狱猎犬的尸身,陈凡扭过身体,蹲下来笑嘻嘻看着连鼻孔,眼睛乃至双耳中也开始涌出黑血的莫德雷德:“本来我还想着过来抱小莫你的大腿呢,结果来了之后却是这样,还得救你。没办法,我就先收一点利息好了。”

  随后,陈凡伸出双手将莫德雷德横抱在怀中,低下头亲吻上了她的双唇。

第六十三章:落狱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