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二十面骰子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诡秘如风,常伴吾身在线阅读

诡秘如风,常伴吾身

游戏 / 游戏异界

69.53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05 23:54

书籍摘要: 穿越到诡异世界成为神棍三代,马克只能换个活法。邪神:“你必将厄运缠身!”马克投出了命运骰子:“现在厄运是你的了!”邪神:“不可能,为什么逆天改命不需要付出代价?”马克:“我氪命了呀!”邪神:“还好……”马克:“不,我说,我氪的是你的命!”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一只愛看書的豬.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司徒湮魄.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东风昨夜小楼.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游戏异界小说推荐

地铁的异世界之旅在线阅读
意外穿越到地铁游戏世界,面对突如其来的一系列遭遇。 让苏梦帆意识到,这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在这里,活着就是一种奢求…… (地铁同人,开局地狱,苦楚人生,圆满结局。)
帆路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这个游戏不一般在线阅读
情场失意的肖执,偶然间发现了一款不太一样的游戏。 这游戏太真实了,NPC就跟真人一样,角色会感觉到口渴饥饿,口渴饥饿会影响修炼,严重的甚至会饿死。 直到有一天,肖执发现不联网也能畅玩这款游戏时,他感觉自己发现了新大陆。 玩家A:“这游戏好难啊,十天才升一级,简直是浪费我时间,劳资不玩了!” 玩家B:“什么破游戏,一点都不人性化,自动寻路没有,小地图没有,修炼还得一直点屏幕,就一个半吊子游戏,爷不奉陪了!” 玩家C:“一刀999不爽么,非得在这受虐。” 肖执:“我的机会来了!”
木有才O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有一座新手村在线阅读
武道复兴三十年之后, 牧云泽带着一座游戏中的新手村,穿越到这个武道大兴的世界 望着眼前厚厚的《武学基础理论知识大纲》,牧云泽有些眼晕 牧云泽:“穿越了还要刷题,这一点都不起点!!!“
束甲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真的是NPC在线阅读
什么才是最强的游戏? 把整个宇宙纳入服务器。 游戏通关奖励,自然是成为宇宙的主宰! 这是一个大魔王变身热血青年的故事…… ( PS:书友群741574173,简介无力、起名无力的作者君。)
八二年可乐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诸天:从权游开始在线阅读
在中土世界高举恶龙史矛革头颅; 在战锤世界重铸帝皇荣光; 在权游世界... 什么? 我穿成了“千古一帝”乔弗里!!!? ...... 【暂定:权游,指环王,战锤...】 【当前:权游...】
废猫要努力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英雄无敌之骷髅来袭在线阅读
林格,一个骷髅兵,因为被人扔出去挡雷,得到造化.....好吧不知道怎么写,这是一个跟英雄无敌很像的世界,在这里有无敌的英雄,强大的生物和傻子一样的主角(作者) 新手上路,写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大家喜欢的话可以看看,不喜欢的点一下X就可以了。
鱼与渔与余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带着辅助技能去修仙在线阅读
李小强带着辅助英雄东皇太一,重生到修真世界,自带东皇太一三大辅助技能的金手指,李小强的外挂修仙之旅就此起航,上辈子穷的只剩下卑微的自尊,这辈子,李小强要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峰,让所有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唱征服。
我和小强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法爷罗素的异界之旅在线阅读
一次偶然的宇宙连接,罗素穿越到了这个熟悉而陌生的游戏世界。 诸国战争,圣者临尘。 在这个动荡和混乱的年代。 罗素只想恢复游戏中40级法爷(20级法师/10级大|法师/10级宇宙学者)的实力,在乱世中取得一席之地。 后来,随着实力的提升,罗素渐渐地发现。 也许,可能,或者,貌似,所谓的神灵也不过如此。 ……………… 注:本书规则基于3R/PF改编,有自己的房规。 喜欢看设定可以查阅作品相关《基础规则框架》
一顿十万斤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全球末世降临,我有随机折扣商店在线阅读
全球末世降临,人们无不在末世中苦苦挣扎求生。 “唉,制作弓箭需要的木头多久才能砍得齐啊!” “我好饿,外面太危险了,我找不到食物……” “谁能便宜卖我一把枪?我发现了一只特殊感染体,等解决了它我必有重谢!” …… 就在别人还在为了造一把弓箭四处奔波时,张成却发现自己商店中的所有商品都能抽取随机折扣! “uzi冲锋枪0.001折?两块钱的uzi?” 几秒钟后,张成拿着手里崭新的冲锋枪陷入了沉默。
熄屏见帅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当前位置: 游戏 游戏异界 诡秘如风,常伴吾身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二十面骰子

  “啊!”

  马克睁开双眼,感觉自己就像被噩梦的余韵牵动着心灵一般,带着强烈至极的心悸惊醒过来。

  大汗淋漓的他,捂着砰砰狂跳、仿佛要跃出胸膛的心脏,慌乱地审视四周。

  他坐在墙角里,借着从窗外透入的黯淡月色,触目所见是一个足以用‘破败’来概括的幽暗房间。

  左脚轻轻一动,碰到的陈旧柜子立马发出震人心弦的“吱呀”尖叫声,让他皱了皱眉。

  除了看上去相当欧式的破旧家具,就是四面发霉得仿佛一碰就碎的墙面。整个砖木结构的房子里,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霉味,周遭的环境以一种明白的方式对马克诉说着这栋建筑被弃置的历史有多久远。

  透过腐烂木头做成的窗户的缺口,可以看到对面房檐上、岁月在砖瓦上留下的痕迹,大量暗红色的藤蔓攀附其上。在月光照不到的阴暗处,随着夜风吹来,它们就像一大团毒蛇,在暗暗蠕动着恶心的躯体。

  有点零碎的记忆片段涌入大脑——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马克,马克*德斯天尼,莱特帝国里一个普通的阵亡中层军官的儿子,靠着还算宽裕的抚恤金,读上了国立的米斯特里大学的神秘研究学科,大三。

  如果他愿意的话,要么因为长得帅而当上贵妇人的小白脸,要么依靠老爸留下的父荫混入军方研究【怪异】现象的神秘部门,当个文职,混吃等死,稳稳妥妥渡过一生。

  这次更像是一场毕业前的实习,他今晚被几个新认识的冒险者‘朋友’怂恿着,跟着来到这座位于城西三十多公里山坳里的古堡探险。

  进来没多久就出事了。

  原主不知看到了什么恐怖玩意,居然硬生生吓死了。

  鸠占鹊巢的马克,就处于这么一個混乱的状态中。

  借着月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出乎意料地好,他穿着一整套贴身的皮甲。尽管上面有不少花里胡俏的装饰,拉了一下,手感强韧。皮甲在胸膛部位还有一块金属甲片,轻薄坚硬不说,还泛着一股淡淡的神圣气息。

  他左手在地上摸到了一把左轮手枪,这把尺寸超大的老式左轮手枪,少说有三公斤,死沉死沉的,提起它像拿着一个哑铃。

  上面繁复的金色花纹,彰显着其不菲的价值。

  枪管上的余温告诉他,这枪不久前发射过。

  摸索着打开滚轮弹仓,发现里面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

  这就是他所有的武器了,原本应该有一把剑,因为他在自己腰间系带上发现一个空荡荡的剑鞘……

  触目所见,一地狼藉,远端有一个破败柜子死死顶着的破败木门,分明诉说着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在进入房间后是何等的慌乱。

  看着这个无路可逃的旧房间,马克本能感觉不妙。

  就在这时候,衣服的口袋里“啪嗒”地掉出一个东西来。

  捡起一看,马克愣住了。

  “这是……”

  忽然苦笑!

  那是一个普通人不会用到的二十面骰子,马克穿越前,跟朋友玩【龙与地下城】跑团用的。

  犹记得昨晚那一局,他一口气连掷10个满点的20点,大杀四方,被朋友笑骂他作弊,结果在开玩笑之际,把自己运气爆棚的经历发上了B站。

  标题赫然是【本人今晚运气爆棚,只要有十万个点赞,就穿越异世界去。】

  这纯粹是个玩笑,没想到一小时内,十万赞就齐了。评论里最多的那句话赫然是“助力每个不知死活的梦想”!

  咳,不知道这算不算一次离谱的穿越?

  就在他拿起这颗随他穿越的水晶骰子时,本来就不清朗的月色黯淡下去,房间里沐浴在月光中的家具阴影蓦然拉长。

  周遭的光影不停闪烁,下一秒,天地间光线大部消失,只剩下四分之三的房门板上,黑色的缺口漆黑幽静,像是择人而噬的凶兽之口。

  马克找到一盏煤油灯,翻出刻在记忆里的技艺,用老式打火机点着了它,那摇曳的昏暗的光线照亮了前方一小片区域,扬起的灰尘似乎在雀跃着欢迎访客的到来。

  看过无数恐怖片的马克迅速做出了决定:“见鬼!这房间绝对不能呆下去。”

  他可不信什么钻被窝里能防鬼的垃圾传说。

  收好左轮和骰子,他拉开柜子,推开布满灰尘的大门,“吱呀”的悠长声音在夜空中传开老远。

  门后是一条石阶梯,那是一个圆柱形的螺旋楼梯间。

  马克犯难了,感觉非常迷糊,向上延伸似乎会走到路易十六快乐台,向下垂落似乎深不见底直达地狱。

  直觉告诉他无论去哪边,都会是在假寐的恶龙的獠牙间跳舞。

  “太过安静了……”

  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头顶上方大概二十来米的地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那种饱含了对未知的恐惧,对不可描述之物的绝望嘶吼,一股透心的凉意从马克的脚底窜到头皮,炸起浑身的鸡皮疙瘩,马克脸都吓白了。

  有谁遇害了!?

  呃,明知道上面出事还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看热闹?

  我又不是傻狍子!

  不管,马上跑!

  不再多想,马克朝着向地底延伸的石阶发足狂奔逃跑。

  光线昏暗,黑暗剥夺了他对远方的感知,单调的脚步声模糊了对时间和距离的感觉。

  他只知道要逃,尽快远离惨叫声发出的地方。

  就在他狂奔到连自己的意识都有点模糊的时候,他听到了石阶梯的外壁传来噼噼啪啪的爆响。

  有什么东西从楼梯间的外壁正在飞快地跑下来。

  用屁股想都知道,能在外墙如履平地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理论上他还是能够返回刚刚的房子,可无视背后所谓的退路,马克义无反顾地继续冲下去。

  越往下跑就越是感到空气变得寒冷,他如此激烈地跑动,居然觉得沁入肺腑的空气仿佛是零度的冻气。

  周围的光线彻底暗沉下来,再也没有气窗让月辉透入楼梯间。

  不知跑了多少圈,楼梯蓦然到底。

  在楼梯间外壁狂奔的那个诡异存在,似乎碰到了地面,又或者被阻挡着无法追击马克而发出苦闷的嘶吼。

  “嗷——”

  就在这时,忽然那声音不远处发出了一声代表惊恐与绝望的人类尖叫。

  “呜啊!”

  “啊——”

  就不知又有谁遇害了。

  声音远远传来,马克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他只知道,自己不跑的话,就跟恐怖片里的龙套没啥区别——死定了。

  对着前方的幽暗,他下意识高举起煤油灯。

  灯光稍微扩散开去,投到远方,罩在地下通道一个个木门框上,门框上拉出老长的影子。

  这是很典型的欧式地牢木门。

  脚下多处断裂的石质地砖让马克有点举步维艰。

  突然,前方一个地牢大门的缝隙里出现了些许冷白的光亮。

  马克心道:见鬼了!

  心脏砰砰狂跳,刚刚狂奔带来的血脉激动尚未平息,他努力平复自己的气息,慢慢靠近,凑近缝隙偷偷瞄进去。

  借助大厅中间的光亮,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类似舞厅的地方。

  舞厅显然很久不曾有人造访,就连游离在空气中的灰尘也陷入停滞。

  在断壁残垣中,却有着令人触目惊心的光景。

  好多碎片!

  不光有大量人体的白骨,还有家具的碎块。它们仿佛被激光刀切割过一般,每一个断口都是锋利整齐。

  稍微退后两步,马克看到了最让他犹豫的一幕——刚开始还没发现,提起灯仔细一看,地牢大门口其实是两根以青铜铸造的圣物,上面有两个凸起来的大眼珠子浮雕。

  由于年代久远,曾经闪亮程度媲美黄金的圣物如今全是暗沉铜绿。配上旁边凹槽里烧剩下的凝脂残渣,以及铜柱上篆刻的、这个世界里不会有人认错的光明神的名讳,哪怕不学无术如原来的死鬼马克,也知道这圣物多半是这世界最常见的镇邪圣物【光明之眼】。

  既然是经典镇邪模式,那里面……

  如果有选择,打死马克也不会进入这种一看就让人觉得是Boss房的地方。可惜从远处传来了撞开木门或木窗的碰撞声,连绵而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闯入马克的耳中。

  不再犹豫,马克拉开大门冲了进去,紧张之余还不忘把门栓重新卡上。

  越靠近舞厅中间,不光碎块繁多,连坚硬的大理石地砖上也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切割痕迹。

  比了一下,最宽的地方可以轻易放进他的食指。

  “咕。”

  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马克不是太确定,他本能意识到,这一切的元凶,应该就是摆在舞厅中间那座仿佛是方形祭台上的玩意了——

  顺着舞厅顶部的反光镜,冰冷的银色月光形成光柱,如高灯投射在展台上。

  那是一个大概有饭盒大小的矩形八音盒!

  这个八音盒造型极为精致古朴。黑檀木的底座旁边有一个老式的金属旋钮。

  盒子上端有两个圆形的轨道,一个空了,另一个轨道上,有着一个精致的小人偶。

  说是人偶有点不恰当。

  不同于普通八音盒上动作固定的人偶,这个有着两个指节高、金属质地的女性人形物体,堪称是手办级别的傀儡。

  火柴棒粗细的手臂和长腿上,以能够活动的金属关节连接。

  一头齐肩银色短发的她,穿着一套飘然欲仙的白色芭蕾舞连衣裙,肩上荡开的几条白丝系带无风自动。

  令人心悸的却是女性傀儡的脸:四分之三是材质不明、宛若用硅胶制成的精致脸蛋,而左额的塌陷部位赫然有着极为写实的人骨结构。玻璃质地的眼球里,似乎镶嵌着一粒小小的蓝宝石作为眼瞳。

  可那暴凸的眼珠子,看上去就让人觉得无比惊栗诡异,仅仅瞥一眼,就有种视线无法挪开的恍惚感。

  可惜,伴随大厅腐朽的吊顶落下簌簌灰尘……

  ‘它’来了。

  “嘭!嘭!嘭!”

  这是激烈得无法平复的心跳!

  环顾四周,不再犹豫。

  马克快速放下了煤油灯,手脚并用地爬到了一张断了一个角的红色贵妃椅底下。

  钻入这个大概有四十厘米高的缝隙里,硬是有种当上隔壁老王的错觉。

  随着舞厅大门口被撞开的轰然爆裂声传至,马克知道:

  它,真的来了。

  “马克……马克……没事了,那个怪物……被我打跑了……出来吧……”呢喃式的呼唤声,带着变调的嘶哑。明明声音在大门口传来,硬是有种来自幽冥的错觉。

  “吧嗒!吧嗒!”

  很奇异的脚步声,感觉来者不止一双脚。

  马克的神经霎时间绷紧到极致。他认出来,这是其中一个冒险同伴的声音,叫什么来着?

  “你……不用躲了……我知道……你在这……”

  脚步声中,还夹杂着液体滴落地面的浅淡声音,随着一股浓稠的血腥味荡开,躲在椅子底下的马克蓦然间瞳子收缩到极致。

  有人找,感动吗?

  不敢动!不敢动!

  借着舞厅地面上漾开的昏暗煤油灯光,一双带着血腥味的手掌和半截苍白的手臂进入马克的视界。

  对方四肢着地趴伏着,感觉上,胸部快触及到地板;

  随即,它的下巴,缓缓地出现在了马克的视野之中。

  他下意识屏住呼吸。

  不,紧张和恐惧到极点的情绪让他这一刻彻底忘记自己还会呼吸,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不断下移的下巴。

  然后,是白到发青的下唇、上唇,弯钩一样的鼻尖。

  再往下一点点,再下一点点……

  只要再一点……

  马克就能看见这玩意的脸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对方同样可以看见贵妃椅下面的他。

  马克明知道,再多片刻,自己就会被看到,被逮到,但他就是不敢挪开自己的视线。

  就在他被吓到几乎心肺停止的刹那,

  这张脸突然开始回升,它的上唇、下唇、下巴,也接连从马克的视野中消失。

  脚步声离开了贵妃椅,出了舞厅,越发远离。

  它,走了。

  马克终于意识到,他似乎憋气了很久,张开嘴,开始无声地大口大口迎接空气。

  因为大脑缺氧而头晕目眩,眼角不自觉地淌出泪水。

  这么一个大男人,愣是想哭。

  穿越前,他从未忧愁过什么,读书时每天最大的烦恼不过是今晚该答应哪个系花出去约会,打篮球时因为太多妞在场边吵吵嚷嚷而听不到裁判的哨子。

  只要不公开犯罪,他随便做什么都行。

  曾经有无数机会放在他面前,他不懂珍惜。

  现在?

  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在这见鬼的世界多呆一秒。

  就在他诅咒着命运,庆幸自己劫后余生的时候,忽然一张苍白而狰狞的脸庞映入眼帘。

  它半张脸皮已经被扒拉开,露出猩红的眼眶、鼓胀的脸颊肌肉,以及半个牙床。

  带着无上的恶意,它,幽幽地开口了。

  “……原来,你在这里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