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8章 搞错了!(2更)

  坦尼斯脑子乱糟糟的,可形势严峻,他的护卫们拼死架着他的胳膊,将他塞到刚刚轮回暴君撞出来大洞里。

  或许前面还有陷阱,也免不了邪魔无休止的追杀。

  至少那里可以脚踏实地啊!

  大概有将近20人,四十多个守护灵钻进来,勉强逃过一劫。至于原本陷在里面的近百号人以及其它守护灵,坦尼斯顾不上了。

  就在他背后,报纸僵尸首领震天的咆哮声依然在整个死亡舞厅里回荡。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狂暴而充满威严的声音,在破败的走廊里回荡,震得天花顶上的灰尘扑扑簌簌地掉下来,震得每个轮回成员的心肝直打颤。

  这是何等恐怖的僵尸王啊!

  它居然只是自称二爷?

  那大爷是谁?

  “呜呜!”无比可笑又真实,护教骑士当中,居然有个三十多岁的爷们当场吓哭了。

  巴隆斯狠狠盯了那家伙一眼,逼着对方止住哭声。

  他没有过度训斥对方。

  连轮回暴君都搞不定的存在,要他们这种最多也就B级的骑士去应对,也是难为他们了。

  “走!必须尽快找到出路!”

  这边,坦尼斯主教紧张地走到轮回暴君面前:“查理!还能听到我的说话吗?你还能战斗不?”

  轮回暴君的胸膛已经彻底凹陷进去,胸甲裂成两半,可以从血肉模糊的胸膛看到森森的红色断骨扎出来,这代表他至少断了十根肋骨。

  正常人类早就完了,至少也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可战争兵器就是战争兵器,他抽搐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

  “报告!我只剩下一半战力。”

  “好。”

  一半也比没有好。

  现在这状况,祭司死剩下一个,也没有足够的材料去修复轮回暴君。坦尼斯咬咬牙,还是决定让暴君在前面开路。

  舞厅侧面的走廊绝对不算窄,大概有五米宽,四米高。

  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宽敞,对于轮回暴君,这空间刚刚好。

  这状况让坦尼斯稍微安心了一点:“就算那只该死的蜘蛛和地下的大嘴巴追来,这种空间我们不吃亏。”

  巴隆斯心有余悸地望了望身后二十多米的缺口,惨叫声和求救声依旧不停传来,显然那三只可怕的怪物正在沉迷猎杀到嘴边的猎物,没工夫管他们。他干笑着:“除非对面再来一只可以媲美轮回暴君的邪魔,否则我们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重新翻开报纸,以上帝模式观看着整個大宅空间的马克嘴角泛起了恶意的微笑。

  嗯,世上有种东西叫言出法随。

  那就如你所愿吧!

  走廊很长,轮回教成员试图突破旁边的门,甚至想过破窗或者撞开墙壁来逃离。他们失败了。

  这些墙壁浸染了大量灵力的墙壁异常坚固,饶是轮回暴君狠狠撞过去,也不过撞出一个两、三厘米深的凹陷,要破墙真不知要撞到何年何月。

  在这种危急的环境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为珍贵的。

  坦尼斯决定继续前进。

  就在这时,巴隆斯恨不得撕烂自己的臭嘴。

  走廊尽头的拐角处,无厘头地跑出一只恐怖的怪物来。

  身高四米的倒三角人形怪物,全身由扭曲的肉团组成。

  这就是马克在血月仪式里击杀的【贪婪混沌魔】。

  轮回成员无法确认混沌魔的原本属性。很简单,当秩序阵营的存在产生严重阵营偏移,掉入混沌序列之后,它再也不是它原来的模样了。

  他们会诅咒命运的不公,咒骂世间的一切,然而就是没多少人往马枪*克苏鲁这一位仇人身上想。

  常理来说,这不是一个参加血月洗礼的萌新能搞出来的阵仗。

  他们也没有那个沉思的工夫。

  混沌魔冲上来了。

  “砰!”

  走廊上,两个身型庞大的非人存在,像两头对冲的犀牛一样狠狠撞到了一块。失去了顺手的大号战锤,轮回暴君拿着一把普通骑士用的双手大剑。

  然而这玩意在对撞的第一秒钟就绝望地断裂成两段,被丢弃了。

  混沌魔本能地挥舞拳头,狠狠砸在暴君胸口,自己也被暴君包裹着铠甲的左拳一拳砸中理论上的面门。

  对于混沌魔,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要害,在故意漏出来的破绽——脑袋被砸个稀巴烂之际,它腰际突然弹出一条硕大的触须,狠狠抽打在暴君原本已经破烂的胸膛上。

  带着倒钩的触须一抽,将大片血肉连带骨片抽出来。

  暴君身体微微一晃,非人的淡灰色眼珠猛然睁大,稳住身形一掌握住混沌魔抽来的触手,突然浑身浴火!

  “嗷——”混沌魔发出了非人的惨叫声。

  论肉搏,无疑触手更多的混沌魔更胜一筹,偏偏横的怕愣的。

  当轮回暴君判断出自己肉搏战不可能是混沌魔的对手后,他果断燃烧起自己的灵魂,狠狠地抱住敌人。

  当这个强行糅合过百个灵魂的战争兵器不惜毁灭也要玉石俱焚时,混沌魔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被灵魂之火猛力灼烧的情况下,只能发疯似的用数十条触须抽打着暴君。

  “嘭嘭嘭!”

  看上去这就是一个大型鞭笞现场。

  触须恐怖力量的抽打下,轮回暴君身上的铠甲偏偏开裂,还伴随大量飞溅的血肉。

  有那么一下,暴君踉跄着退后两步,可他马上又扑上去,死死抱住混沌魔,哪怕心脏被触须穿透,疯狂搅动,手上的肌肉依然越绷越紧。

  【贪婪混沌魔】同样发出了刺耳扭曲的悲鸣。

  最终这两个庞然大物谁也没法保持平衡,无比狼狈地侧翻滚倒在地,在地上毫无章法地厮打起来。

  轮回暴君用尽他最后的灵魂力量与敌人同归于尽。

  某种意义上他是成功了,但是,他又失败了。他和混沌魔狂暴的扭打,让看似宽敞的走廊变得禁止前进。轮回教派一行人就卡在这,进退不得,十分狼狈。

  正当他们紧张地听着身后破洞里传出的声响越来越小时,又紧张地注视着前面的激战时,突然有三个骑士发出惨叫。

  “啊!”

  “这是什么?”

  这些只有上半身的阴影生物突然从阴暗的角落中杀出,用它们尖锐的利爪偷袭骑士们时,轮回骑士所能做的抵抗真心不多。

  锋利的爪子轻易撕碎了他们身上2mm厚的铠甲,刺入他们的胸膛,掏出其内脏。

  护教骑士们带着守护灵,勇敢地以神恩赐福过的圣剑与这些邪魔战成一团。

  不管怎样,数十只【阴影异魔】极大地扰乱了轮回成员的阵营。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起初走廊边上一扇打不开的门扉轰然倒塌,看似木质的大门居然是纯铁打造。超过两吨重的沉重大铁门倒下时,甚至把两个背靠背战斗的轮回骑士给压倒了。

  而他们恰好是护在主教坦尼斯身前最后的屏障。

  “【禁锢邪魔】!”坦尼斯反应不慢,一个秘术直接反向丢入铁门后的漆黑房间里。

  没用!

  回应他的是一根箭矢。

  “保护阁下!”坦尼斯身边另一位高阶骑士魏德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坦尼斯刚放完秘术,他就持盾半蹲下,挡住了坦尼斯主教大半个身子。

  一道白光照亮了里面幽黑的空间。

  这种光是看一眼就觉得枯萎灰败的苍白色灵光,绝对跟善良啊正义什么的无关。

  这道苍白的箭光,令人很容易地联想到一种存在——人数稀少的天启教派。

  那赫然是……信奉瘟疫之神的白骑士的箭!

  搞错敌人、采取错误的防护手段,后果往往会很致命。

  苍白的箭矢竟然直接贯穿了魏德手中筝形盾的中心部位,顺势穿透了这个倒霉蛋的脖子,再带着飞散的血花击中了后面坦尼斯的肩膀。

  他们所受的物理伤仅仅是开端。

  下一个刹那,刚刚死去的魏德的脖子蓦然充气般鼓胀起来。一秒钟不到,一个巨大的脓疱就在坦尼斯面前炸开。

  尚未从痛楚中恢复过来的坦尼斯压根来不及做二次防御就中招了。

  “啊啊啊——”主教乃是全队的主心骨,他凄厉的惨叫声,立即让所有轮回成员当场胆寒。

  大家惊恐中回头一看,只见他们的主教大人半个身子仿佛被硫酸泼过一样,不停有绿色的脓包从他身上鼓起,旋即炸开,从脸上一直炸到脖子,再到心脏部位,很明显不活了。

  巴隆斯转头看到这样的光景,张开的嘴巴就没合拢回去。

  主教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这根本不是邪魔巢穴,而是……”

  他没法说完他的遗言,黑暗中闪出的第二支白箭射穿了他的身体,整个躯干当场化作绿浆炸裂开,头颅和四肢朝着不同方向打着旋儿,溅着血丝飞了出去。

第98章 搞错了!(2更)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