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蜀将木兰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江山在线阅读

江山

玄幻 / 王朝争霸

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1-17 16:57

书籍摘要: 大东历一千二百三十九年,帝势渐微,诸王拥兵自重,九州纷争不断。乱世之中,瘟疫四起,世家猖獗,九州各国剥削严重,致使天下灾患,民不聊生。道门有圣者世出,将欲取天下而为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王朝争霸小说推荐

圣魔十二变在线阅读
一变凡境、二变人仙境、……九变圣境…… 别人在一境称王,我却每一境都称王。
想想未来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在线阅读
轮盘缓缓转起,各色光辉一一显露。 金色光辉,一闪而过。 【金色帝卡,秦始皇。卡牌技能:六世余烈、威震四海、横扫六合、巡游求仙、千古一帝】 萧承眼放光芒,神色激动,连连点头。 这个好,这个好! 哎呀,过了! 又是一道金色光辉亮起。 【金色训卡,星佑蜀汉。卡牌技能:使用之后,拥有名臣诸葛亮、法正、姜维、徐庶、黄月英,无当飞军(三级特殊兵马)可组建。】 诸葛亮哎,这个也好,就这个! 啧,还是没抽到! 紫色光芒,闪耀萧承视线之中。 【紫色帝卡,唐宣宗。卡牌技能:大中之治、神策、装疯卖傻、昭雪、老儒生】 嗯,这个也行。 轮盘依旧没有停下。 【蓝色策卡,鱼腹藏剑。卡牌技能:使用之后,一年之内,除名大臣必定成功。】 嗯,这个勉强能接受。 轮盘,继续转动。 直到片刻之后,白色光辉充满萧承视线之中,一张卡片一跃而出……
云绕半山腰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无笼在线阅读
人,活着要有自由,要不然跟死了没有区别。我是一名一般的刺客,没有自由,没有名字,人生做的最多的是就是呼吸和杀人,我早已厌倦了。
矿藏宝阁强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打造无敌神朝,从召唤诸天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成为王国废太子,本想放弃皇位低调活命,奈何诸多皇子非要置他于死地,幸亏开启诸天神魔召唤系统。 召唤百万神魔,横扫诸天万界。 朕心之所向,皆为神朝兵锋所指……
白青玄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煜诛九天在线阅读
生来为人,凡俗皆骂半妖,流言蜚语伴童年;他恨过。 身世瞩目,躯壳八门尽锁,修武无望辱家门;他哭过。 生在盛世,中奇毒遭陷害,举国通缉牺牲品;他痛过。 异姓兄弟兵戈相向,绝恨癫狂。 绿鬓红颜薄命玉陨,泪海情天。 衔冤负屈族人罹难,九世重仇。 放弃吗? 绝不! 灵武双修战九霄,我命由我不由天! 天负我,煜戮天!天弃我,诛九天! (全力以赴写一部作品,求读者评论指正不足,与尔共创佳作)
初一躲不过十五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明明败坏国运,却打造了万代仙秦在线阅读
穿越大秦,成为胡亥? 而这个秦皇嬴政,居然想要自己出海寻常长生药。 然而随后绑定了一个系统, 败坏国运,就能成仙! 与其成为几年就成为亡国之君,倒不如现在败国。 咦,赵高你要帮我治国,好,败国,都靠你了。 “叮,宠幸奸佞,国运—100点!” “叮,赵高被你改变,奋发图强,励精图治,国运+200点?” “???” “什么,赵高不是奸臣吗?你怎么能变成忠臣……” “李斯你不是要辅佐扶苏对付我的吗?怎么辅佐我了?” “扶苏,我都快杀了你,你还不逆反?” 你怎么都跪下了! “公子乃千古明君!让国运昌盛,大秦千秋万代!” 嬴政看到国土大增的一幕,也不由心中感叹:“我没想到朕最差的儿子都可以让大秦千秋万代!”
夜天刀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话说云海翻涌时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鱼篮子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我都穿越了还要背书在线阅读
汴京城人皆知,大楚皇庭的四皇子项鲦鱼是个奇葩,大楚以武立国,他却不喜练武,反而喜欢读书观棋。人送外号“书痴皇子”  众人却不知,他能靠背书来学会功法。 ……  一日夜里,叛军兵临汴京城下,施展斩龙术斩大楚气运龙陨的一瞬间,京城钦天监夜观天象,见玄武噬紫薇,楚国千年气运一夜折损八成!此时,只见汴京城中十万飞剑惊天而起,飞剑起、落,剑光寒了十九洲 ,众人这才发现这飞剑是从那书痴皇子住所飞来的。 而行宫内,项鲦鱼睡眼朦胧地说:“谁也别想阻止我挑灯背书。”
城十年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召唤群雄之争霸异界在线阅读
一梦醒来,唐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为,天武大陆的地方,此世界广阔无边,是蓝星的数十倍,刚开局,家族没落,父亲一代名将战死疆场,在危难之际,觉醒至尊召唤系统!中华上下五千英杰,尽为唐炎所用! 李存孝:纵观五湖四海,谁敢与我为敌!” 吕布:主公,我的方天画戟该饮血了。” 薛仁贵,看我一箭,破千军万马。” 韩信:给我千军万马,助主公横扫宇内。” 刘伯温:主公,谋者,谋天,谋地,谋万世,智者,算天,算地,治万世!” 华夏武将,驰骋异界,纵横天下。 且看唐炎在异世当中,能否裂土天下,稳坐至尊之位。
作家OO2AEz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当前位置: 玄幻 王朝争霸 江山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蜀将木兰

  梁国,子午道。

  有寒风穿谷而来,伴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让人毛骨悚然。

  黑云吞天,惊雷不绝,适宜的雨水冲刷着那惨目忍睹的尸海。

  上苍似乎也生了怜悯,欲图洗刷这处凄惨之隅。

  数万将士尸横遍野,无数重伤濒死之人有气无力,不得安宁。

  池河之水染着血红之色,湍急而下。

  一张竹筏迎着上游逆行而上。

  竹筏上,未为双手背负,口鼻用丝锦遮住,饶是一身通天彻地的修为,也闻不得这熏染十里的血腥之味。

  血肉凌厉的画面映入未为空明的双眸,不能让其掀起丝毫波澜。

  竹筏自行载着未为,穿过山谷,来到了更大的一片战场。

  战斗刚刚结束,胜者是仅存千人的梁国蜀地守军。

  他们还都站着,只是尽管看到有大批生人闯进了战场,也只能远远看着。

  战场上,千名衣着朴素的女修行者正在对那些一息尚存的伤者施救。

  她们不分敌我,只要有得救,便会不遗余力,不管是消耗修为,又或是名贵的丹药,统统显得不值一提。

  “师姐,主人他为何要救这些人。”

  归辞和师姐青云二人远远看着池河上那位脚踏竹筏的男子,小声嘀咕着。

  归辞之所以疑惑,是因为平日里她眼中的主人是个目空一切,杀伐果断的绝情之人。

  今日做出这种救人性命的事,实在是有违常理。

  “可能是他突然大发善心了吧。”

  青云搪塞了一句,而双眸却是意味深长地眺望着未为,眸中隐有深情。

  千名女修行者境界不低,更有甚者已经达到了逍遥境。

  而她们却都要称呼未为一声主人。

  出了山谷,来到了战场中心,竹筏缓缓靠岸,未为上岸,向着战场迈出了第一步。

  这不祥之地吸引他的,正是那位矗立在战场中央的蜀地守将。

  守将是位女子。

  虽不是这数万人中唯一的女子,但却是大东史上第一位女卒,也是第一位女将。

  她也是蜀地家喻户晓的神话。

  二人相隔半里,那位女将已经弯弓搭箭。

  随着未为慢慢逼近,女将的弓弦也越拉越长。

  她看不清楚未为面貌,不清楚未为救人的目的,她似乎已经杀疯了。

  两天两夜的鏖战已经透支了她的所有修为,此刻用仅存的一点体力在拉弦。

  “此为战场,乃不祥之地,无干人等速速退去,否则杀无赦!”

  女将警告着未为和那些与他一道而来的千名修行者。

  声音底气很足,非常悠远,听不出丝毫无力感。

  在女将看来,在这个时候闯入战场的人,一定是别有用心。

  与其以身犯险,将性命交给这些不知底细的人,不如直接杀了好。

  残存的千名守军听到了将军发话,缓缓直立,跃跃欲试地准备出击。

  然,未为听了女将的话,脚步却没有丝毫停滞的意思,依然在朝着女将步步逼近。

  “看来,你真是来找死的!”女将说完便要准备松开弓弦,将箭矢射出。

  但旋即又听到了神秘男子相隔百丈的声音,出于好奇,并未忙着将箭矢射出。

  “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猎其爪,兵无所容其刃。”

  “夫何故?”

  “子曰:‘善摄生者,其无死地!’”

  未为言辞犀利,像是在对女将挑衅。

  他说善于生存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遇到危险,所以自己明目张胆的来到了战场。

  女将闻言,那颗弦着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下来,光是听声音,她便知道了来人的身份,此人并无危险。

  但紧紧拉住弓弦的手,却没有松开半分。

  “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死地,亦十有三。”

  “夫何故?”

  “子曰:‘以其生生之厚。’”

  说罢,箭矢破空而去,朝着未为疾射而来。

  女将是说,有些人明明可以长寿,但却早亡了,这是为什么呢?师父说:‘是他们享受过度了。’

  随行未为的千名修行者,皆为女子,虽身着朴素,容颜却如流水一般清秀玲珑。

  其中两位领头归辞和青云,更是英姿绝艳,身材曼妙,远远看着,都知道那是人间尤物。

  组建这般势力的人,想来一定是个好色之徒。

  箭矢跋涉百丈,在距离未为胸膛还有两丈时,却是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劲风打乱了轨迹。

  以至于箭矢从未为身旁略过,并未伤害到他。

  这正如未为所说:“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猎其爪,兵无所容其刃。”

  二人自问自答,像是仇敌在开战之前总是要舌战一番。

  眼看未为就要被几具横尸挡住去路,然而他却并没有要绕行的意思,而是继续抬脚前行。

  这一脚碾碎了时空,穿过了尸海,闪现在了那个被未为唤作耿柔的女将身前。

  “耿柔师妹,别来无恙。”

  女将在知道未为身份后,还是打算将其射杀,但未为却并未因此心生怨恨,反而是展现出一副故友重逢的喜悦。

  “木兰见过师兄。”

  未为逼近,女将没有再敢无礼,反而是扔掉手中弓箭,右手掌心贴胸,恭恭敬敬地向着未为弯腰行礼。

  摘掉遮住口鼻的丝锦,未为轻笑一声,开口道:“师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

  女将名耿柔,号木兰,与未为同是道门弟子。

  女将以道号自居,那便是承认自己是道门弟子。

  “道门于我,有授业之恩,有养育之恩,木兰莫敢相忘。”

  木兰回完话便就抬头挺胸,眼中刻意闪过几分不屑,轻蔑的注视着未为。

  “师妹有幕天境修为,又贵为广汉郡守将,能被区区五万敌军打地如此狼狈,实在是有辱道门颜面。”

  眼见这位师兄来者不善,木兰也不打算装了,将本该有的疲态自然显露出来,并回应一声:“是木兰无能,让师兄贱笑了。”

  两位同门还没来得及聊上几句,归辞和青云两人便带着数千伤者赶来。

  “主人,有三百人已是残破之躯,属下给够盘缠,让他们回家了。”

  “有五千人已无大碍,皆愿归降。”

  木兰听到那温柔的‘主人’二字从青云那尤物口中发出,顿时心生厌恶,一脸嫌弃的瞥了未为一眼。

  感觉有辱师门的应该是他未为才对。

  身为道门弟子,私养女奴,无疑会败坏道门名声,更何况,他养了一千号女奴。

  大东任何一国的王,都不敢如此骄奢淫逸。

  但当木兰看到五千多名重伤的将士,在这些人的灵丹妙药救治下,现在一个个竟都生龙活虎的。

  状态比他们这些战到最后并获胜的千人还要好,内心更是五味杂陈。

  “我梁国的勇士可不要站错了队伍。”

  木兰这句话,就是要告诉那些参砸在未为降军之中的梁国蜀军,要分清敌我。

  五千人群中,有十几名蜀军虽然很是不情愿,但听到将军发话,还是乖乖地走了出来,站到木兰身后。

  五千人中仅仅有那么十几人是蜀军,其余皆为楚军。

  木兰挑明关系的行为,非但没有讨得好处,反而是让自己的处境显得非常糟糕。

  未为见此情形,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后转身,面向那群五千归降的楚军。

  “楚军已败,尔等皆为楚国战至最后一刻,已无愧楚国。”

  “蜀军以八千能败楚军五万,靠的不是人多,不是运气,而是一位有勇有谋的主将。”

  “汝等方才应该已经见识过木兰将军的能力,一介女流,率领区区八千人,将这子午道生生变成楚军埋骨之地。”

  “尔等身为男子,可曾汗颜?”

  “木兰将军巾帼不让须眉,今可败楚五万,他日亦能纵兵天下,傲视群雄。”

  “尔等可愿择明主而侍?”

  未为耗费无数灵丹妙药,捡来的这五千将士,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白送给木兰。

  就连木兰自己都感觉这位师兄在开玩笑。

  “木兰将军神武,我等愿意效死。”

  五千士卒齐齐跪地,喊声洪亮。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