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朱苗?何苗!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重生三国之大将军何苗在线阅读

重生三国之大将军何苗

历史 / 秦汉三国

71.28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7 22:01

书籍摘要: 穿越三国拿到顶级剧本?顶级容貌、当朝国舅,官至车骑将军。还没想好怎么躺平就遭遇刺杀。山河破碎风飘絮,是力挽狂澜还是随波逐流?书友群:852836720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181107124212127.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躺尸中.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301106458362118.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秦汉三国小说推荐

恶汉在线阅读
穿越了,重生了……  却成了董卓的儿子。不过记得三国中董卓没有儿子,这算是哪门子事?  对董卓的印象,是和猛将兄争女人。  虽然得了小貂,却丢了脑袋。  然后一家老小被猛将兄砍了头,连白发苍苍的奶奶都被那个皇甫嵩砍了头。  我该怎么办?  我不会造纸,不懂火药,更不要说高深的蘸火技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护林员,穿越的时候忘记带着百度大神一起来,而且还生在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家伙身上。  老爹视我为妖怪,大家把我当成洪水猛兽,除了奶奶和姐姐……  我要活下去,为了奶奶不被砍头,我要先杀了皇甫嵩;改变了历史又能如何?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让爱我的人活下去。
庚新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始皇帝在线阅读
战国末年,白起无奈自杀,秦昭王垂垂老矣,秦异人在奔走忙碌,吕不韦在野心勃勃,荀子在讲学,邯郸在歌舞。 赵国邯郸,未来的秦始皇正在挨打! 穿越者穿越失败,秦始皇得到穿越者记忆,未来还有阿房宫,还有长城吗,还有始皇陵,还有祖龙死而地分吗? 本书又名为《我,秦始皇,打钱》,《始皇帝的日常生活》,《大情妇,不,大秦赋!》
迦太基的失落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第一强兵在线阅读
乱世操兵戈,男儿当称雄!汉末三国,热血男儿永恒的主题!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铸就了传奇无数。骑射无双的白马义从;锐不可当的先登死士;攻无不克的陷阵营;名震天下的虎豹骑……名将如雨,强兵如林!在天崩地陷的乱世中,他们纵横驰骋在中原大地之上,掀起了无边烽烟。最强者谁?初平元年,关东群雄并起,叩关讨董!恰逢其时,特种兵王羽穿越时空,降临在这个乱世,成了个名不见经传的诸侯之子。大战最前沿,黄河古渡口——孟津渡。第一强兵的传奇,于斯展开……
鲈州鱼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未来道路在线阅读
某种机缘之下,二十一世纪的职业军官谢飞来到了风雨飘摇东汉末年,来到了狼烟四起、盗贼横行、诸侯势力犬牙交错的华夏大地。 面对汉代数百年以来积累的社会矛盾总爆发的大乱时刻,谢飞应该如何选择?应该如何求得生存? 是用自己的知识去匡扶汉室?还是推到重来?是给千疮百孔的旧有秩序补疮续命,还是去构建一个全新的秩序? 这个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对抗的时代,如何从根本上解决两个文明之间数千年的爱恨情仇?是选择继续进行宿命般的轮回对抗,还是找到某种办法,将对手牢牢地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之上,将他们变成帝国扩张的尖刀,变成维护帝国统治的宪兵? 老子就是诸侯们的离岸平衡手,老子就是诸侯宪兵! 谢飞占据“扼天下之亢而拊其背”的地缘优势绝伦的山西,连横合纵,或拉或打,且看他如何在这乱世建立旷世之功。 “这天下何止只有大汉?我来此若仅仅只是平定了汉室天下,那才真是鼠目寸光,给二十一世纪的穿越派丢脸了!” “你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先去把安息灭了!我告诉你,看不见地中海,不要回来见我!”
具装骑兵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吴策在线阅读
金戈铁马入梦来,重生江东刘子兴。  董卓已亡,刘备入主徐州,袁术淮南崛起,江东刘繇、严白虎、王朗三分。  且看太史持枪驻马,曲阿横扫江东,自古南不能胜北,今日,天佑吴兴!!!  新书已发《我有一座修仙岛》
捞面馒头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虓虎崛起在线阅读
兴平元年,夏,吕布午睡醒来,来自于后世的景象在脑海浮现,他半信半疑间,陈宫派人过来请他入主兖州……
白天白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悍戚在线阅读
愿以天下独步之铁骑,踏遍这万里河山。  武者,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幸也!  就以我大汉皇叔之名,前方便刀山火海,亦将铁蹄踏平之!  我是刘闯,这是我的故事!  +++++++++++++++++++++++++  三国三部曲最后一部《悍戚》,2013年隆重登场,让我们重温那一段铁与血交织一起的沸腾年代。
庚新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河北袁尚在线阅读
没想到这么一次好勇斗狠就来到了三国时代,没想到居然成了袁尚。袁尚也好啊,毕竟老爹家底厚,还喜欢他。不过来的时机太差了,是老爹官渡之战刚刚战败的时候! 怎么办啊!老爹死亡进入倒计时了,而且这难度,那是地狱难度吧?后来发现原来只是噩梦难度啊?嗯?居然只是困难而已,我们还能玩玩。
夜羽清风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化学家在线阅读
“嘭——”的一声,化学老师徐忠杰实验失误,试管炸裂,破碎的玻璃片,划到了他的颈动脉……结果穿越到了三国时代;emmmm,那就教教诸葛亮如何配制火药吧!  “不对,我要拯救三国时代的各个名人!郭嘉不能死、周瑜不能死、诸葛亮更不能死!至于曹操、刘备、孙权等流……”  于是,徐忠杰有了自己的想法——我的三国我做主!
沐凝九歌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当前位置: 历史 秦汉三国 重生三国之大将军何苗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朱苗?何苗!

  “怎么这么暗,就算进山洞也该开灯啊,这列车长也不至于省这一点电费吧,难道我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

  朱苗双手往腰间探去,他要看看自己公文包里的文件和手机还在不在,可他并没有摸到公文包,只有身上的衣物和手掌摩擦传来的柔软触感。

  “奇了怪了,这衬衣的材质有这么舒服吗?我以前怎么没发觉。”全棉的某踏短袖摸上去应该能感受到一丝纵横的纹路,而不是如现在这种,手掌刚一拂过、布料就完全滑落的感觉。

  朱苗索性完全睁开眼睛,可映入他眼帘的并不是高铁车厢的塑制顶棚和充满科技感的柔光灯,而是几根木料横亘在半空,木料的交汇处是一根两人才能环抱住的贴金柱子。

  朱苗下意识地纵起身来,四周陈列着漆红色的木架,架子上有兵器有竹简,小小的盏碟中,火油和烛芯就像湖泊和孤舟,孤舟上火苗随波而动,暗黄的光芒填满了整个屋子。

  再低头看看,身上穿着的是丝质长袍,床铺旁边还摆着两个火盆,木炭已经燃尽,但还有余温。

  “什么鬼,我是被谁拖来玩剧本杀了吗?”朱苗拍拍头,可脑子里完全没有印象,自己本是刚结束出差,正乘火车回去,下午有些疲倦,就在座位上睡了一觉,哪里会想到醒来后周围会变成这般模样。

  不管是在哪儿,当下最要紧的事就是拿回手机,跟公司汇报自己的工作,可朱苗身上这一袭长袍也不像是能装手机的样子,他四下摸了摸,也没找到任何衣兜。

  “有人吗?”朱苗喊了一声后,下了床就往敞开的大门方向走,他的脚上有布制的袜子,也不算赤脚下地。

  可没等他出门,门外就出现了两个衣着古装的年轻女子,见到朱苗后,两个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原本手上拿着的几根木材也滚落在地上。

  “将军饶命,奴婢们是去换木炭了!”

  女子的声音跟随着她们的头颅一起落下,两个脑袋一下又一下的磕在地板上,渗出了血渍。

  朱苗哪里见过这阵仗,一边对这剧本杀工作人员的敬业惊叹,一边又在思考这剧本得要多少钱。

  “不是被坑了吧。”朱苗最近也没跟朋友们约过剧本杀,但下意识就想到是不是自己真的睡懵了,之后又被朋友带到这里。

  虽然说这里的摆设和NPC都很专业,可八月份的夏天为什么会在床边摆一个火盆呢?自己和NPC穿的服装也都不厚,难道这火盆是剧本里的故事情节?朱苗也没有剧本,于是开口对还在磕头的俩人问道:“这大热天为何要摆个火盆在我床边?”

  听到将军问话,侍女停下了磕头的动作,伏在地上回答道:“回将军,这火盆是御医让摆的,今日午后将军突然晕倒,恰好张公公来访,知晓将军有恙后就传唤了御医。”

  “起来吧。”朱苗觉得老让NPC跪着也不算个事,就让两个女子站起来,随后又开口到:“你们知道我手机在哪儿吗?”

  没等侍女回答,门外的走廊急匆匆地走来一人,朱苗直直看去,侍女瞟了一眼后就把头颅低下。

  来人是个中年男子,身着长袍,头上顶冠,虽然年纪看上去不算大,可他的胡子却长到了胸口。

  “郎君,您终于醒了,张公公已经等了半日了,还等着您前去相会呢!”

  “你是?”朱苗又没有剧本,只能开口问道。

  “郎君,我是何长寿啊?府中管家。”何长寿躬身回答,可语气中却满是焦急。

  朱苗又感叹这个NPC演的真好,比起电视上那些二流演员也不遑多让,动作、语气都恰到好处,这就是传说中的演员的信念感吧!一想到这,朱苗又心疼起钱包来,众所周知,贵的东西的唯一缺点就是贵。

  朱苗摆摆手,又跟何长寿问道:“你知道我手机在哪儿吗?”

  “狩鸡?郎君若是想出去狩猎,我明早先安排家里的仆役出城,等此间事了,郎君想在邙山狩什么就狩什么,没人敢说句不是,可眼下..张公公已经在客房等了数个时辰了..”

  “停停停,只要你先把我手机拿来,我就跟你去见那张公公。”朱苗也不知道张公公是NPC还是别的玩家,可想来还是手机要紧,二十一世纪的人一旦没有了手机,那就像鱼儿离开了海水,飞鸟失去了翅膀。

  何长寿听到这话急的快要哭了出来。“郎君,张公公可是给咱们府上送了不少财货,再者,这可不是您不见张公公的事,而是您不给整个内庭面子,更别说张公公还领着太后的谕旨呢!您就算是太后的兄长、当朝国舅,也不能如此肆意行事啊。”

  何长寿正说着话,走廊里又走来一人,这人身着黑袍,头带兜帽,脚步虽然细碎,速度却不慢。何长寿也回头瞧见了这人,使了个眼色就让旁边的两个侍女跟自己离开。

  “车骑无恙乎?”黑袍人的声线很细,走过前来握住朱苗的手就小声说道:“车骑,太后和天子的尊荣,还有内庭的身家性命就全仰仗车骑了!“

  朱苗还想怎样先拿回手机,内院墙上发出几声机杼声。

  “咻咻咻!”几根弩箭向门口的朱苗二人射来,黑袍人反应很快,抱住朱苗就往屋内纵身一跃,倚在墙后。

  “你..你中箭了!”借着屋内的灯火,朱苗看到黑袍人大腿内侧钻出一根弩箭,箭头上的倒刺拉出几块碎肉。

  血腥味钻入朱苗的鼻孔,再加上眼前的惨烈景象,朱苗忍不住干呕了两下,随即又反应过来,大声呼喊。

  “救命啊!杀人了!”

  弩箭声没有再次响起,没过多久何长寿带着十几名甲士拍马赶到。

  “将军!奴救驾来迟,让将军受惊了。”除了在周围警戒的甲士,何长寿还派出数十名甲士,沿街捉拿刺客。

  看着周围这么多人围住,朱苗这才稍喘两口气,旋即又想到刚才救他一命的黑袍人,对着旁边的何长寿说道:“快去找医生,他受伤了。”

  何长寿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在主家提醒过后,连忙交代好甲士,自己则又往院外跑,准备到客房请留宿的御医过来。

  “你的伤口..”何苗看向黑袍人的胯下,欲言又止,但黑袍人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既没有因受伤而肌肉抽搐,也没有露出痛苦的神情。

  黑袍人看着朱苗的神色,紧促的眉头在兜帽的遮掩下迅速恢复到平常。

  “何苗!何车骑!你看到了吗?如今的内庭已是危如累卵,身家性命都握在别人手里,太后和天子在长秋宫就如同今日你我在您的车骑将军府啊!”黑袍人说完,已是声泪俱下。“事到如今,能救太后和天子的就只有您了!要真如袁隗所愿,昔日卫霍就是他日何府!”

  “不对,我不是何苗,我是朱苗!”

  黑袍人闻言,立马止住了啜泣,嘴角稍有笑意:“对,您是朱苗,只有太后和车骑将军您才是一母同胞,何进与您异父异母,又怎会考虑您的死活,同样都是太后兄长,为何这大将军只有他能坐,您却只能屈居人下!”

  朱苗看着黑袍人的伤口,又想到之前的那次刺杀,心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就算演技再好也不会有这种情绪表达吧!难不成我真穿越啦?

  没有哪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愿意穿越回古代,朱苗也不例外。体验过现代社会的灯红酒绿和数千年科技结晶的精华,再穿越回古代只能是受罪,不仅要遭受落后生产力带来的生活艰难,还要被阶级固化毒打,数十年一遇的战乱颠沛,两三百年一遇的小冰河期,无一不让穿越者闻者伤心见着落泪。

  你说你要一鸣惊人改写历史,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见识搏一个家财万贯、妻妾成群?

  别做梦了!哪怕就如朱苗这般,刚穿越就拿到了车骑将军的剧本,也得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才能活下去。

  朱苗从黑袍人口中听到了“何进”、“何太后”、“袁隗”几个字眼,在回想起自己玩过的三国游戏,马上就定位到了那个战乱纷飞的年代,他还记得,何进风光没多久就被宦官杀了,之后是董卓进京、迁都长安,再之后就是群雄割据、三国鼎立。

  “你说带来了太后的谕旨?”朱苗想起之前侍女说过的话,便问起黑袍人来。

  黑袍人从襟口中抽出了一根竹简递给朱苗,竹简上密密麻麻地刻画着一些字,这是隶书,跟现代汉语有区别,但不多,朱苗脑海一痛,瞬间就能通读竹简上的文字。

  “阿兄亲启。先帝驾崩不过四月,妹与辩儿如今就只敢居于长秋宫。外朝有三公袁隗故吏奔走把持朝政,大将军也阿附其中、四月不曾入宫与我一晤。

  如今妹只能乞兄为内庭忠侍运作一二,扶保天子至亲政之年,一如先帝故事。妹是妾生子,兄亦为外姓,大将军所谋为何姓千年,毫不念及你我兄妹二人性命。

  你我一母同胞,天子也是阿兄血肉至亲,望阿兄念及此情,应允张让所托,为他们谋一条生路..”

  黑袍人就是张让,冒险出宫就是为了阴结车骑将军何苗,见何苗看完竹简上的内容,张让心中已有计较忍着痛跟朱苗说道:“将军之怨,让亦有,先帝亦有。望将军暂且忍耐,及天子亲政,便能诸事遂愿。”

  “你想让我如何帮你?”朱苗发问道。

  “让不敢有妄念,只愿将军与大将军陈明利害,勿要从外地征兵回京。大将军手中的羽林五营兵士足以拱卫京师,西园之将尉虽多为袁氏故吏,可大将军亦有节制之权。但如若外召的八路兵马入京,这京畿就不一定是大将军说了算了,特别是东郡乔瑁、并州丁原、西凉董卓三人万不可召入京中。

  东郡乔瑁乃袁氏门下、袁绍奔走之友,此人只有袁隗能用,大将军不能用;并州士族首推王氏,先帝在时,内庭为保何太后与天子,已与王氏结下深仇,且刺史丁原门下皆为董卓故吏;

  故并州刺史董卓为袁隗所举荐司徒掾,世无门第,讨伐西凉叛军后就屯驻三辅、不尊诏令,此人对袁隗感激戴德,且与董重连宗,陈留王可是号为董侯。此三人手握重兵,西凉军伐乱、并州军拒寇、东郡兵清黄巾,皆为百战精卒,若入京畿则后患无穷。”

  朱苗以前只知晓什么董卓入京、三姓家奴,还有袁绍袁术四世三公、世代簪缨,哪里知晓张让所言利害。尤其是何进身死就发生在董卓入京前后,之后天子被杀,何苗此名也未曾在后世广为流传。

  “何苗会不会就是在这场政变中死亡?他又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朱苗思考着自己的选择,经验告诉他,为了小命该远离这场风波,可理智告诉他,他无法轻易置身事外,毕竟何苗的何,与何太后、何进的何是相同的。而且,眼前的张让刚刚帮自己躲过一场刺杀,他胯下的箭矢还在滴溜溜的冒血呢。

  朱苗在考虑之时,何长寿已经带着御医过来了。

  “张公公,治伤要紧。”

  朱苗不急着答应,张让也没再劝说,只是在御医到来之前跟朱苗说了最后一句话。

  “功成之前,请将军再忍耐这名姓些许时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