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随身带着一扇门

随身带着一扇门在线阅读

随身带着一扇门

妖僧花无缺

仙侠·幻想修仙·75.3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3-03 19:55

地球青年曹信因车祸意外死亡,穿越到物资匮乏的江湖乱世,并获得一座‘青铜仙门’,从此往来诸天——……PS:已有均订过万的完本小说《黄庭道主》,均订七千的大精品《从道果开始》、《修仙死路一条!》,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曹信!【新书上传,求收藏!求追读!】

  大梁立国二百余载,乱象初显,北方灾害频发,尤以宁西为最。

  天福元年:“宁西大旱,斗米三钱,人相食,死者枕籍。”

  天福三年:“三年三月奏,去岁宁西阖省荒旱,室若磬悬,野无青草,边方斗米贵至四钱,军民交困。”

  乾佑元年:“宁西大荒,斗米八钱,民始掘草根、柳叶、树皮、继捣石啖之,腹坠而亡,人相残贼,僵尸遍野。”

  ……

  乾佑二年七月。

  西京城青瓷里,左起第三座大杂院,曹信回到家中,一阵后怕:“幸亏见势不妙跑的早!”

  这几日接连在街头巷尾听到有关宁西旱情的议论,种种惨状,触目惊心。

  对于西京城中百姓而言,宁西终归太远,西京贵为大梁五京之一,是天下间第一等的繁华大城,京城子民很难切身体会。

  但曹信不同。

  他前世旅游途中遭遇车祸意外身亡,这一世生在宁西长到五岁,后来家里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父亲曹坤就带着一家子往外跑。

  出宁西,入谭西。

  经谭西,入上江。

  最终又从上江省来到西京城。

  前后整整三年,历经千辛万苦,曹家七子二女死了仨丢了俩,连顶梁柱曹坤也在去年病逝,客死上江。

  抵达西京城时,原本十一口人丁的一大家子,只剩下母亲曹张氏、大哥曹仁、大姐曹贤、老七曹良,以及家中行五的曹信。

  “唉!”

  想到这三年的生离死别,曹信忍不住叹一声气。

  三年逃荒,颠沛流离。

  其中艰苦不足为外人道。

  如今虽然落户西京城,成为人人羡慕的‘城里人’,但是苦日子仍未过去。

  “穷啊!”

  曹信回屋掀开米缸,里面空的能跑马,实打实的穷到等米下锅。

  不对!

  哪里吃的起米!

  北方旱情严重,西京城眼下虽然仍然繁华,纸醉金迷,但多少受到影响,最直观的就是粮价上涨。

  四五年前,在西京城一两银子能买两石大米,一斤低至四文。

  今年已经涨到14文一斤,翻了三倍余。

  白面17文,同样涨了三四倍。

  但是百姓的工钱却没上涨。

  原先一个强劳动力每天挣回40~50文钱,能买十斤米或者九斤白面,足够养活一家五口。

  但现在,西京城里一般人家已经吃不起米跟白面。

  他们主要吃的是粗粮——

  玉米碴子10文。

  红苕2文。

  ……

  生活质量肉眼可见的下降。

  连西京城土生土长的百姓尚且艰难,刚从大西北逃荒过来的曹家三天饿九顿更是常见。

  吃了上顿愁下顿。

  日子太难。

  即使眼下这日子,有片瓦遮蔽,也是大哥曹仁搏命换来。

  当初一家人来到西京城外,曹仁在蔡水河码头找活时,碰巧救下了蔡水帮的一个小头目,随后被收入麾下。

  小头目给了曹仁两百文安家费,又通过蔡水帮跟城里豪商孙家的关系,在孙家名下的一套大杂院里腾了两间倒座房。

  倒座房虽常年不见阳光,不过至少有了根,能遮风挡雨。

  按理说,这已经超越无数灾民,甚至超过不少西京城百姓。

  搁在一般人身上,特别是北方灾民,一条贱命能换两间屋子,换来两百文安家费、卖命钱,只怕人人求之不得。

  但曹仁是曹信大哥,哪怕曹信前世比曹仁大,可这一世,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的品行,曹信心里还是很佩服很敬重的。

  他没法眼看着年仅十六的曹仁在帮派里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不知道哪一天就丢掉性命。

  “赚钱!”

  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钱’。

  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该怎么赚钱呢?”

  曹家一穷二白,没有本钱就没法做生意,小买卖都难做。

  手工业?

  技术活?

  不会!

  有一门技术也不至于沦落到逃荒数千里的地步。

  “乞讨!”

  曹信想起这一路磨练出的唯一一门能挣钱的技艺,再一想西京城马行街市的热闹,要是能在那里摆碗行乞,凭他一手‘莲花落’的腔调,日进百文不是梦。

  但大哥入帮派,自己再去乞讨,曹家的名声可就彻底坏了,这两间房子都未必保得住,很可能会被大杂院的住户联名赶出去。

  “难难难!”

  人间不易,曹信叹气。

  ……

  日头西斜,院里逐渐热闹起来。

  这座大杂院算上新搬进来的曹家,一共住着十六户近百口人,绝大部分都是孙家的伙计、工人、师傅、掌柜,分散在孙家名下许多产业。

  同事加邻居,关系自然亲密。

  三三两两说着话,精神面貌跟北三省的百姓截然不同。

  不过,热闹是他们的,与曹家无关。

  曹家是逃荒来的,城里人骄傲、排外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曹家没有正经营生,顶门立户的曹老大是混帮派的,没人愿意沾染。

  初来乍到。

  穷得吃土。

  门庭冷清。

  这就是曹家现状。

  ……

  “五哥五哥。”

  曹信坐着,弟弟曹良小跑着回来,两手捧着一把花生。

  曹良今天六岁,比曹信小两岁,瘦瘦小小,常年营养不良让他看上去只有四五岁模样,瘦的脱相。

  穿的也破破烂烂,曹信已经忘记是从哪里捡来的这一身。

  刚到院里没少被人笑话。

  不过,历经三年苦,如今在西京城有了住处,不用整日赶路,虽然因为家里在院子里被排斥,没小孩儿愿意跟他玩,甚至要不是两个哥哥,他还得受欺负。但曹良早习惯了,一个人也能很好。

  “五哥,看!”

  “我挖蚯蚓送后院,这是小燕姐给的。”

  曹良脸上脏兮兮,有灰有汗,嘴唇泛白,但精神很亢奋。

  他昨個儿见院里几个同龄小娃抓虫子送到后院徐大志、房小燕两口子家里,带回来几把蔫了的菜叶子,便得了主意。

  今天一大早兴冲冲的去挖蚯蚓,再一趟趟送去后院,居然换回来一把花生,可把他乐坏了。

  劳动就能换来收获,让小曹良格外满足。

  即使被晒掉一层皮也浑不在意。

  “好家伙,这可不少。”

  “走,进屋喝口水。”

  被夸了两句,曹良顿时笑开了花。

  曹信也笑。

  后院的两口子家境富裕,其中徐大志经常下乡,曹信暂时还不太了解。

  房小燕倒是个菩萨心肠。

  院里其他人家也都不好不坏,瞧不上曹家,但暂时也没啥冲突。

  倒是前院的严家——

  曹信瞥了眼院门的位置,严家的那位严夫子就正在那里,大概四十来岁,说是‘夫子’,其实只是‘蒙师’,在一家小学堂里负责稚童识字启蒙而已。

  忙碌一年,收获无几。

  没有功名在身,连童生都不是,地位也就那样。

  此时,这位严夫子一手拿着水壶在浇几盆盆栽,一手拿着一卷书,时不时看几眼,摇头晃脑,之乎者也。

  但不论是浇水还是看书,都是次要,他主要是跟下工回来的邻居们说说话,有时看到重物就上前帮衬一把拎过门槛。

  夸两句。

  帮两手。

  这被夸的、被帮的,多少总得意思一下。

  两根葱、一颗蒜的。

  偶尔也能有点收获,价值不大,但胜在白来。

  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

  这是严夫子暗自在家里立下的家训。

  可惜,一向最爱算计的严夫子,在曹家身上算是吃了个闷亏。

  今年年初,严夫子家里的老大成亲,小两口一直在活动,想要将院里倒座房收拾两间出来,搬出来单独住。

  但大杂院成分太复杂,除了祖祖辈辈就住在里面的几户人家,其他屋子都是城中孙家的产业,住的都是孙家的雇工。

  想要腾出两间倒座房,除了要说通院里十几家住户外,还得去孙家跑通门路。

  严夫子三拖四请,终于快要打通门路的时候——

  偏偏凑巧!

  曹家走蔡水帮的路子,联系上城中孙家这方面的管事,火线入住,一定程度上算是截了严家的胡。

  这样的情况下,严家对待曹家的态度可想而知。

  阖家上下,也就严夫子,虽然为人小气,但一向笑脸迎人,才对曹家有几分笑脸。

  至于严家其他人,就是他们家老三跟中院甄家的老大牵头,将曹信、曹良两兄弟孤立,甚至当初小曹良凑上去的时候还被打过,最终是曹信报复、大哥曹仁威慑,这才两不相干。

  小孩子有的很善良。

  有的很讨嫌。

  有的——

  很恶毒。

  ……

  跟弟弟聊着天,又看着家家户户归巢来。

  曹信一边认人,加深印象,一边梳理着这些天来听到的院里家长里短——

  哪家跟哪家亲近。

  哪家跟哪家吵过架。

  老鳏夫。

  小寡妇。

  脑子里转着各路八卦。

  别看一座小小大杂院十六户人家,复杂程度只怕不亚于皇帝后宫,门道深着呢。

  曹良把花生放屋里,一粒也没舍得吃。洗了把脸,又跑到曹信跟前,说哪里哪里还有蚯蚓,他明天还要去挖。

  小脸认真。

  过不多时。

  院子里进了两个熟悉身影。

  院门口的严夫子脸色微变,有心想装作看不见,但在听了两声‘严夫子’的招呼后,还是回道——

  “曹家嫂子。”

  这边,曹良见着则兴奋的喊——

  “娘!”

  “大姐!”

  曹信顿时笑了,回来的正是母亲曹张氏跟大姐曹贤。

  ……

  “唉!”

  “街上人太多了,各家生意都红火,但就是没招工的。”

  大姐曹贤今年才十三岁,黢黑瘦小,风风火火,大口灌了两碗凉开水,就跟曹良抱怨。

  大半个月来,曹贤每天都跟后母曹张氏顶着七月份的大太阳,去街市上转悠,想找点活做贴补家用,替大哥曹仁分担分担。

  但现在这世道,赚钱的活哪里好找。

  有这样的工作,一般都被熟人接走,再不济就是熟人的熟人。

  曹家初来乍到,毫无根基,母女两个想找点赚钱的营生简直比登天还难。

  门路。

  人脉。

  在眼下这种情况,远比勤劳更重要。

  “明天在家歇歇吧,这天太热了。”

  曹信时不时跟大姐说两句话,见曹张氏有些萎靡不振,就给倒了碗水劝道。

  “小五说的对。”

  “娘明天在家歇着,我一个人去转转就行。”

  曹贤接过话来,她也看出曹张氏身体不大好,所以今天才早点回来。

  “么得事。”

  “额们晚上早点睡。”

  “大丫头一个人娘不放心。”

  曹张氏摇头。

  她不想给儿子女儿拖后腿。

  两个亲儿子一个八岁一个六岁,都待在家里吃闲饭。前任生的大儿子曹仁在外面拼命挣钱,大女儿曹贤也起早贪黑去外面找活,让她这个后娘待在家里,她怎么待得住。

  “明天娘跟大姐都歇歇。”

  “要是一不小心热坏了身体,大哥一个月都白干。”

  曹信索性两个都劝。

  这种年景,可不敢生病,一旦病下,除非自己扛过去,不然就是一个死。

  曹家连同老爹曹坤在内,一大三小都是病死的。

  曹张氏、曹贤一听到这里,就不言语了。

  ……

  临近傍晚。

  大哥曹仁终于回来。

  “大哥。”

  曹信打来一盆井水,给大哥擦脸。

  “我自己来就行。”

  曹仁常常眉头紧锁,但看着家人总会扯出几分笑容。

  他今年也才十六岁,看着却很老相。一家五口就他一个勉强算是成年男丁,压力太大,每天晚上睡觉曹信都能听见他在睡梦中还在叹气。

  担心家人挨饿。

  担心自己在帮派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砍死。

  曹仁背负的太多,于是显得有些沉默寡言。

  他将随身带回来的布兜子递给曹张氏,一边洗脸一边说话:“我明天要去一趟连城,一来一回得半个月,这是咱家半个月的口粮。”

  要出远门?

  这话一出,大家都没心思去看布兜子,齐齐看向曹仁。

  “连城。”

  “在上江省!”

  “蔡水帮不是一向沿着蔡水河经营,怎的要去外省?”

  曹信皱眉。

  上江省也是灾区,虽然不如宁西严重,但谁也不敢保证一路无事。

  来回半个月。

  太危险了!

  “那边粮价涨的凶,帮里准备运一批过去,多赚点银子。”

  “这一趟过去不少人,帮里几个大头目带队,不会有问题。”

  曹仁反倒宽慰众人。

  洗完脸,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递给曹张氏,“娘,这里头一共两百个铜钱,大概一百二十文钱,留着家用。还有三十张饼子,家里省着吃,差不多能顶半个月。等我这一趟回来,帮里还会再发赏钱,到时候手头上就宽裕的多。”

  三十张粗粮饼。

  家里四个人,按半个月算,每天分吃两张,一顿分吃一张。想吃饱不容易,但勉强能吃半饱,比前面大半个月都要好。

  重点是,一次性拿回来三十张饼,还有一百二十文钱,一下子就让曹家的家底殷实起来。

  但这一切,又是曹仁卖命得来。

  ……

  入夜。

  曹家略显压抑的吃完晚饭,就各自洗洗上床睡觉。

  两间倒座房一大一小,小的作为堂屋,大的那间摆着两张床,一家五口都睡在里面。

  曹良跟着娘跟大姐睡。

  曹信则跟大哥曹仁睡。

  兄弟俩小声说着话。

  前一个担心家里。

  后一个担心大哥。

  两人忧心忡忡,没讲太久,就各自沉沉睡去。

  隐约中,曹信又听到大哥睡着后发出的叹息声,熟悉又沉重。

  睡梦中。

  曹信梦见一座‘青铜仙门’,光芒绽放时,里面喷射出铜钱、大米、食盐还有一块五花肉,馋的他直流口水。

  “咕咚~”

  被馋坏了,曹信猛一睁眼。

  但见脑海深处——

  青铜仙门,活灵活现!

  ……

  PS:新书上传!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幻想修仙小说

随身带着一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