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生,update

人生,update在线阅读

人生,update

两颗骰子

都市·商战职场·26.9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31 23:31

什么时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人生走上这条破灭的分支的呢?33岁,因为公司破产而失业的董源这样问着自己,明明怀揣着梦想考入名校,却在毕业后如同被时代制裁了一般一步一个坎的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更是在几年前背上了失败的父亲丢来的巨额债务。明明董源已经拼尽全力的试图去改变这一切,但是这如同早已注定的破灭结局却没有给他任何希望可言。如果能够回到过去,如果能够重来,也许自己会有不同的人生吧,董源如此想着,但这是不可能的,自己必将迎来注定的结局。‘别这么悲观,就由我来给你个机会吧,’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对董源说道,‘重置你的人生,让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改变你这破灭一般的结局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 人生update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咱们公司怎么了?”

  三合板做的木头办公桌被董源拍的发出‘咚’的巨响,如同要把眼前的肥胖男人吃了一样,董源强压着自己的怒火质问他,就在半分钟前,这个身为董源上司,也是这家影视后期公司的老板的男人亲口告诉了董源,公司破产了。

  “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小董,”老板说着擦着额头汗——办公室里没有空调,8月底的气温还很闷热,但是因为资金紧张,董源就职的公司迫不得已将非必要的耗电设备全部关闭以节约资金,“甲方那边,因为项目没能过审拿到版号,不得已将项目暂停了,大甲方和投资方那边也听说在考虑撤资的事情,小董啊,我知道你的辛苦,但是、但是、哎……这世道……”

  董源很清楚,这两年影视业是越来越难生存了。作为上游的开发公司拿不出能够进入制作环节的项目,自己就职的这家后期公司能接到的活儿自然跟着减少,项目少了员工也越来越少,现在算上自己和老板,公司总共才10个人,与其说是公司,说是工作室也不为过。

  10个人的后期公司想要运转起来很困难,如果不是董源身兼数职,从后期制片到调色调音,一个人撑起了大多数制作环节,每天没日没夜人和机器都不休息的干活儿,这公司估计早就倒了。

  胖老板拉业务的能力一般,但很能画饼,董源在他手底下干活儿,很清楚他是在画饼,但他依旧觉得这人十句话里怎么也得有几句真话吧?对胖老板许诺的项目完工后巨额项目提成,董源或多或少还是有点期待的,毕竟这笔提成对背负着千万债务的他来说,就算是杯水车薪级别的,也好过没有。

  然而董源没等来项目提成,反倒是等来了公司倒闭的消息。

  胖老板大概也看出了董源的愤怒,用略带讨好的口气说道,“小董啊,我知道你是个有能耐的人,全公司上上下下都靠你,你又懂管理又懂技术,还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更是国家电影学院毕业的,就你这个简历拿出去,哪家公司不得抢着要你对吧?所以……要不你先去投投简历面面试?在这段时间我照常给你发工资……”

  “为什么这种时候才告诉我公司要破产的消息!其他人呢?其他人知道吗?”

  “我这也是没办法,甲方不给钱,我这每开着一天公司都是一笔……咳咳,其他人还不知道这消息,我这是看在你劳苦功高的份儿上先跟你投个口风,你可别到处乱传,毕竟万一这两天甲方又决定继续推进项目了呢?”

  推进个锤子!他们那个破项目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董源在心理怒吼道,第一次送审就被打回来300多处修改,甲方的那个后期统筹是毕业没多久小姑娘,自己看着她一边哭一边整理修改报告,之后第二次送审更是遥遥无期,期间夹杂着一次又一次导演要求的额外修改,更重要的是所有的修改竟然让这死胖子答应甲方免费!要知道自己这边所有的修改都是算工作量,应该有增项和分成的才对啊!

  董源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直接让他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了,没等董源去开门,胖老板的办公室门就被人推开,走进来的是两名警察,在出示了证件之后,二人走到胖老板跟前,“有人跟我们报案,说你拖欠了他们货款已经数月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是,警察同志,等等,等一下,我知道这事儿,让我跟李总通个电话,我亲自跟他解释一下就行真不用麻烦您二位!”

  “李总?”董源一愣,紧接着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老板,“五个月钱的那一批阵列的钱我不是当时就提交请款申请了吗?你不是也签字了吗?怎么可能没有转给李总!”

  “我、我这不是想着资金周转不开想先等等……”

  警察看了一眼董源,转头给胖老板带上手铐,“通知你们公司的财务跟我们也走一趟吧,看起来这里面的事儿不是你能打个电话就解释清楚的。”

  看着胖老板被带走,董源忽然松了口气——万幸,自己当初没有答应胖老板让他兼任公司财务的想法,不然这会儿被带走的可能就不仅仅是他了,自己也得跟这个恶心的胖子组队吃牢饭。

  这也就是他仅仅是拖欠账款,这要是借了高利贷,来抓他的可能就不是警察了,到时候有人给他绑上块砖头送这胖子去西湖底雅座喝茶也不是没可能。

  董源捏着眉头,看着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的公司里几个实习生,“散了吧散了吧,今天公司放假了,把工程文件存一下,回家好好休息,大家都好几周没休息了吧?”

  “董哥,你跟我们稍微说说,老板这是怎么了?”

  “不该问的别瞎问,散了散了都散了,我也要回家歇会儿了,有什么事儿电话联系。”

  “那董哥,项目的话……”

  “……先暂停吧,等老板回来再看看情况。”

  董源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把公司倒闭的消息告诉其他人,他不是什么善人,如果公司里其他人和他关系都不错,或者是他的下属,那么董源还可以私下跟他们多嘴提一句,但是眼下公司里的人要么是实习生临时工,要么是就比实习生强点有限的刚入职的新人,自己没义务照顾他们。

  而且就公司这样,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快完蛋了吧?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董源实在没有精力再照顾别人了。

  整理好丢在办公室里的脏衣服,董源看了眼堆在墙角的那一摞光盘,那是甲方之前要送审用的样片光盘,本来自己加班加点的都给甲方压盘了,却突然来消息说二审要用移动硬盘,结果这一批光盘就这样在自己办公室墙角落灰去了——而且压盘的费用甲方还没结呢。

  “这破公司……”董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骂了一句,背上书包走出公司,五点前的阳光依旧强烈,董源手搭凉棚抬头望天,这是他这个月头一次这个点走出公司大门,或者说,是少有的走出公司大门,为了赶进度,他都在公司里住了快一个月了。

  董源的公司坐落在首都的东边的一座影视园区里,从环路位置上看都在五环外了,这地方有山有水有树林环境确实挺好,唯一的缺点就是交通不怎么发达,周围好几公里连个公交站都没有,从最近的地铁站出来都要骑车好久才能到,

  董源习惯性的打开叫车软件准备叫个车回家,但是突然他又想起刚才公司破产的消息,叹了口气收起手机——公司已经不能报销打车费了,现在自己只能看看运气如何,能不能找个共享单车骑回家了。

  不过这次运气依旧没在董源这边,他都沿着河边小路走到大马路上了,也没看到一辆能骑的共享单车,唯一的一辆还被人上了私锁,锁在园区的栅栏上,那没有锁上的共享单车自带的电子锁,仿佛是那私锁的主人在咧着嘴嘲笑路过的每个人似的。

  等董源走到公交站坐上车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两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董源这些年都租住在城市东边名叫摞箱的小区里,这里的楼看着就好像用一个个集装箱摞起来的似的,因此得名摞箱,抬头望去密密麻麻的方块窗户和涂得五颜六色的外墙,随着事件的侵蚀早已变得没有当年的新奇感,只有被风雨摧残的破败感,董源在搬来的时候甚至一度怀疑这小区就是为了嘲讽自己这样的人才存在的。

  因为缺乏必要的物业管理,这地方的居住环境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一栋楼里你能见到像董源这样的合租租户,也能见到在外面平台开店的私人作坊,甚至还有租下几间房间当公司或者工作室的也不是没有,一天24小时,这地方说好听那叫做充满烟火气,说不好听的,那就叫老破小脏乱差。

  董源不想住在这里,但是奈何这地方租金实在是便宜,当初合租的时候一个月都不到一千,这两年稍微涨了点,但是也才一千出头,而且和他合租的那对儿情侣见董源一个月也回来不了几天,甚至还大方地免了他水电费,只要有空买点水果给他们就行。

  屋里没人,董源将脏衣服一股脑的丢进洗衣机,启动电源之后,他趁这个时间去洗了个澡,在公司天天加班,他已经好几天没洗过澡了,好在他有自己的办公室不用在意身上的味道,看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董源者才注意到,镜子里自己那张满是胡茬,和有着永远去不掉的黑眼圈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几道岁月的痕迹,“胡子……上次刮是什么时候来着?”

  肚子并不饿,或者说董源现在根本就没心情吃饭,洗了澡倒在自己床上,董源一阵一阵的犯头疼,现在找工作并不好找,席卷整个影视行业的,甚至是席卷全行业全国全球的失业浪潮,让许多人都没了工作,僧多粥少狼多肉少,留给董源的机会可不多。

  而且董源还有更沉重的包袱。

  四年前,一种名叫字节币的数字加密货币的热浪席卷全世界,无数的热钱涌入这个盘,看着那仿佛又一次资本革命的大潮涨起,所有人都在狂欢下一个高点会在哪儿,而董源的父亲也耐不住这股热浪,卖房、卖车、倾尽全部存款、甚至是举债借钱投入到了字节币的市场里,期待着能够一夜暴富。

  他几乎成功了,准确点说,成功了做到了一夜暴富的75%——他一夜暴了,差一点,没富。

  字节币的崩盘几乎是瞬间的,短短两天时间市值蒸发的比千足金的位数都多,而董源一家在这场大崩盘中满盘皆输,不仅全部家产清零,甚至还因为举债而背上了巨额的欠款。

  董源的母亲当年就因为精神压力过大和为了还债过劳去世了,董源的父亲则被债主上公司讨债闹得连饭碗都丢了,现在一蹶不振彻底摆烂,如果不是董源接下了这比债务,他和自己亲爹可能以后见面就只能阴阳两隔了。

  但是现在也没好到哪儿去,董源现在每次见自己老爹都能看到他穿着一套漂亮的蓝色带白条的衣服。

  好在债主知道不能把最后能还债的人也逼死,他们给董源免了好几个点的利息,让董源以还本金为主,并且也没有大肆宣扬他欠债的事情,甚至给他找了现在这个工作——董源当时入职的时候,这家公司还是每年能接十几部戏的后期项目的大公司,在这儿挣钱,只要肯干钱少不了。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现在这公司也完蛋了,董源不乐观估计那胖老板很快就能和自己老爹唠家常了。

  要不,改行去送外卖?或者送快递?干干第三产业?听说有地方的人摆摊卖炒粉十几年赚了好几套房出来……总而言之不能在这里停滞不前,自己必须立刻找到下一份工作,要挣钱,要一直挣钱,不然那2000多万的欠款,别说本金,就连每个月那微不足道的利息自己都还不起。

  但是突然间,董源心底用涌上来一股难以描述的无力感觉,就仿佛躺在床上的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似的,连呼吸都让他觉得困难,疲劳,无奈,压抑,对未来的恐惧,让董源甚至想就这样一死了之。

  “到底是从哪儿开始错了呢……”

  董源喃喃自语道,明明自己是怀揣成为电影人的梦想选择的大学,学的制片专业,本想着找一份能够不断上升的工作,哪怕是从底层的执行制片开始做起,假以时日说不定也能有自己当制片主任甚至是制片人的片子,但是为什么现在自己别说实现梦想,甚至连活着都如此困难了呢?

  是因为家里在字节币上的错误决定?还是自己大学毕业之后找的工作起点就有问题?还是说自己的梦想从一开始就是个笑话?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走上了现在这条通往破灭结局的路呢?

  不,一切都和别人没有关系,都是自己能力不足导致的,如果当初再跟着老妈一起劝劝老爸,如果当初自己毕业的时候没有草率的选择当初那家的后期公司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如果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再多认识一些人……未来是否会改变呢?

  “混蛋玩意!”董源越想越不知道答案,紧咬牙关才让自己没有因为愤怒而破口大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一定能……我一定要改变着该死的结局,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如果你真那么不甘心的话,老夫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董源被突然在身边出现的人声吓得直接从床上一蹦三尺高,此时他的房间里不知道从哪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高一矮两个他不认识的人——准确点说,是两个不管是身材还是模样都非常非常美的两个女人。

  二人一高一矮,高的身高大概在180以上,比董源还高,有这中性的模样和高挑的身材,齐腰的黑色长发被束成一条马尾,穿着纯黑色的西装套装和男款皮鞋,一手还拿着个扁平的银色酒壶,刚才和董源搭话的就是这人。

  而另一人则是个看着和初中生没有太大区别的小孩子,但是一头醒目的亮粉色短发,和同样是亮粉色的瞳孔却让董源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感觉——不是恐惧和诡异,反而是那种看到神佛之后想要纳头便拜的神圣感。初中生穿着一身同样是粉色的连衣裙,风格的话,董源突然想起了公司里那刚来的实习生说过的一类风格,地雷系女子风。

  “你们是谁?从哪儿进来的?你们要做什么!”

  “啊啊,别紧张,不用紧张,我们不是什么坏人,正相反,我们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你不是想回到过去吗?我可以……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另外,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现在去打开房门的。”

  西装丽人的话没说完,董源已经摸到小小的房间门口拉开门就要冲出去,但是刚一打开门,门外那凛冽的风和如同万花筒一样满是螺旋下降的破碎画面,让一条腿都迈出去的董源赶紧把腿又缩了回来——这房间外面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这时候董源再回过头看那两人,西装丽人摊开手,表情像是看到了如她所料的场面似的那样满意,“现在愿意听我把话说完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新型的诈骗手段吗?你们给我下毒了?目的是我的钱吗?我可提前告诉你,我的资产现在是负数,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看我就说这次的对象是个还算粗神经的主儿来着吧?”西装丽人对着初中生嘿嘿一笑,然后转过头对董源,“你叫董源,出生于1992年6月6号,现在身高183厘米体重69公斤,本地人,从小到大都是在这儿生活,家中现有父亲董立,因经济问题在监服刑,母亲付如云已经亡故,你没有兄弟姐妹是独生子,十五年前从大学本科毕业……”

  “你调查我这么详细,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过了,我们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我先回答你刚才的第一个问题吧,关于我们是谁,”西装丽人抿了口酒壶,笑呵呵的一屁股坐到董源床上,“我们的名字和身份对你来说没有意义,第一是因为在今天之后我们很可能不会再见面,而你也将忘记我们的存在,第二,我老早就想说这句台词了。”

  “你都已经说过10万遍了。”初中生翻了个白眼,无情的吐槽道。

  “哪也不妨碍我再说一次,总之,董源,你可以将我们理解为……嗯,神?高维生物?外形文明?超古代文明继承者?只要有助于你理解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都可以自己脑部我们的身份,这不妨碍。”

  “我觉得你俩可能有点大病。”董源毫不客气的回敬。

  然后他就看到初中生撇嘴啧了下舌头,“果然在调整时间线的时候神罚系统是没有作用的。”

  “笑死,我提前重置时间线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就冲神罚系统的存在这次的实验样本都会被你一道雷给劈死,拜托,找实验样本并不容易的好吧。”

  看着西装丽人和初中生之间的互动,董源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不由得他紧张了起来,“实验?你们想把我怎么样?”

  “啊啊啊别紧张,我承诺过多少次了不会伤害你的,”西装丽人赶紧连连摆手让董源别在意刚才那词儿,“确实,我们在做一场实验,你也确实是我们的实验样本,但是放心,这实验不会对你造成伤害,毕竟它的测试目的,是检测在宏观世界范围内,标准流速线性时间轴上,目标个体未持有▇▇▇▇的情况下,能否以其持有的能力和知识,对其自己的未来和世界造成影响,这场实验我们已经选择了10万个不同世界的目标样本,你是第100001个。”

  根本听不懂这人在说什么,而且好好的人嘴怎么还说出马赛克来了?董源皱起了眉头,眼下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虽然认为自己可能是指被下了药迷晕了,看到的全是幻觉,但是理性告诉他,他现在这近况也没什么值得别人对他下毒手的必要。

  “也就是说,为了你们的实验,我要被送回过去?”董源稍微接受了一点西装丽人说的话,顺着往下问道。

  “bingo,答对了,我们将用我们的技术,在保留你现有意识的情况下重置时间线,让你带着现在的记忆回到过去一个你想回去的时间点,然后重新走出一条全新的未来,而至于能否让这未来和现在有所不同,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而这,也是我们的实验内容。”

  “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当然,只要不是不能透露的。”

  “为什么是我?找你们的话来说,全世界那么多想回到过去的人,你们为什么选我?”

  “啊,是这个标准问题啊,”西装丽人露出了有点失望的模样,“好吧,首先如果你有觉得你是特别的人这种想法,请抛弃它,你对我们而言并不是特殊的存在,选你当实验样本,只是因为你符合条件。”

  用西装丽人的话说,确实全世界想要回到过去,甚至是穿越到其他世界的人海了去了,董源在这其中根本就是沙漠里的一粒沙子大海里的一滴水,但是在这些人当中,在回到过去,或者是穿越到其他世界之后,能活下来,并完成他们想做的实验的,少之又少。

  “就举例说吧,像你这样欠了一屁股债的人,让你回到过去,你第一反应是怎样把债务处理掉?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依靠自己的记忆,进行诸如股市和彩票这种投机行为,聪明一点的,可能会选择投资房地产或者某些在未来会成为高盈利企业但还处于起步阶段的公司,对吧?”

  “……确实有这种可能。”

  “但是我要明确告诉你的是,未来本身就不是固定的,任何投机行为在作为表变数的穿越者出现之后,都会发生微小的差异,股市可能会涨跌时间点出现变化,买的房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而贬值,这都说不好,因此如果是指望着依靠记忆穿越回去搞投机倒把行为的,我们一概pass,因为他们对我们的实验毫无意义。而且正常人也不一定知道中奖彩票号码和那只股票能发财,乐了。”

  西装丽人言语间透露出的无奈,好像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了似的,“还有那些穿越的,说实话吧,穿越真不是给正常人准备的事儿,你让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中世纪背景的异世界,别说在打打杀杀或者野外求生中自保了,得个病都能让他快速归西,语言不通更是致命障碍,我可是知道因为语言不通刚穿越就被当地人给抓起来差点杀掉的例子,要是穿越到赛博时代的异世界,一个不懂得信息工程计算机技术和没有义体的老古董肉人,在那种世界分分钟就会被物理意义上吃干抹净你明白吗?”

  董源稍微想象了一下,点点头,他能理解刚才这番话,“那你们选我的意思是,把我送回过去,我能活下来?”

  “难道你这十多年的社畜生活,还没把你培养成六边形战士吗?好吧也许你确实还有上升的空间……哦哦这话说得好高情商啊,咳咳,我的意思是至少你现在的记忆足够让你换条未来的路的,嗯,大概吧。”

  西装丽人嘴巴跟机关枪似的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掺杂着抱怨和偷着乐的言语让董源突然觉得这就好像是一本书的前言似的,在一旁的电竞椅上坐着半天没插嘴的初中生这会儿用轻柔的嗓音插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少年。”

  少年?自己已经33岁了。

  “33岁对我们两个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少年。”

  “你能听见我在想什么?”董源大惊失色,也许这个世界真有冷读术存在?

  “这不是冷读术,他是人类,”初中生指着西装丽人,“而我确实被称为神。”

  “好啦好啦,时间不早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就要问问你想回到哪个时间点重新来过了,我很忙的,还有一大堆政务要处理呢。”

  董源低垂下眼眸想了想,“我想问问,这场实验有多少人成功了?”

  “一半对一半,五五开,”西装丽人一撇嘴,“没有任何研究价值的数据,扔硬币扔十万次都不会这么准确的平分结果。你是最后一个实验样本了,说实话,你别有心理负担,毕竟不管结果如何我们的实验其实已经失败了……啊对了,反正你醒过来之后也不会记得我们的事儿,那没事了。”

  “那失败的人是为什么失败的?”

  “这个无可奉告,你也没必要知道。”

  “那除了我以外,还有人和我一起回到过去吗?”

  “你是担心竞争对手吧?放心好了,一次实验,一个世界,一个样本,回到过去的只有你,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但是你也别松口气,这个世界上聪明的人多得是,我就知道有被人猜出来是回归者和穿越者的例子,只能说下场有好有坏吧。”

  “还有个问题……”

  西装丽人急眼了,“你那儿来这么多问题!”

  “你说可以问的啊!最后一个,最后一个问题了,那些失败的人,下场是怎么样的?”

  西装丽人听完董源的话明显的愣了一下,就好像没料到董源会问这个问题,一旁的初中生缓缓吐出一个数字,“第101个。”

  “啊,是啊,100001人里的第101个问这个问题的。”西装丽人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他们的下场很简单,就好想你回到过去是想改变现在这种坏未来一样,他们也有各自的目的,而他们失败自然是没能成功,拿你举例的话,大概……就是迎来一个和现在一样,甚至更糟糕的未来?不好说,毕竟我本人没有观测时间线的能力。”

  董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有比自己现在这种境况更糟糕的吗?没有了,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不是吗?那么这场豪赌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是自己稳赚不赔的。

  “赌博可不好哦。”初中生撑着下巴说道。

  “我明白,我会脚踏实地的用这次机会,改变我这破灭的结局的。”董源眼中闪烁着的光芒,是他早就弄丢的名为希望的光芒。

  “有小说主角那味儿了,收收味儿,你都30多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年轻似的……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你,咱俩彼此彼此吧。”

  旁边的初中生掀了个大大的白眼做呕吐状。

  西装丽人双手捧成一个环,像是拖着个硕大的杯子,在她手中,董源看到了满满都是自己曾经的经历过的画面,“选一个时间点吧。另外我给你点建议,不要把时间点选的太靠前,越往前的时间点产生的不确定就越多,你没办法改变自己未来的可能也就越大,虽然我欣赏人类不惧恐惧和勇于挑战的勇气,但是勇气和无谋也只有一线之隔……再说你要是选个高考前的时间点,我真担心你还能不能有大学上。”

  啊这,董源心说眼前这主儿真不愧是见过10万个样本的人,自己差点忘了,别说高中知识了,现在让他做初中的题目估计都得连蒙带猜了。

  “那么就像往常一样,”初中生打了个哈切,看上去像是被无聊到了,“送他回大学开学的前一天吧。”

  “不,”董源立刻出声打断对方的话,虽然折让初中生有点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请送我回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

  “吼吼?有意思,为什么要这么精确?”

  “因为那一天我父亲为了奖励我考上目标大学,决定给我买我的第一台电脑,而当时我选了一个在后面让后后悔了整个大学生涯的笔记本电脑,现在既然有机会重来,那么我不能浪费这次机会,也不能浪费开学前的那个暑假。”

  是的,董源心里虽然没有具体的计划,但是他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如果未来不发生大变化,那么凭他对自己老爸那脾气秉性的了解,倾家荡产买字节币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千万欠款也大概会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第二条命里。

  毫无疑问,自己迎来现在这破灭结局的最大毒手就是这巨额的欠款,自己必须抢抓一切时间,要么找到能避免欠款的方法,要么抓紧一切机会挣钱,争取在欠款刚出现的时候就给它还清,只有那样,只有那样自己才能有经历去追求别的事情。

  “看出来你已经有想法了,哼哼,”西装丽人嘴角上扬出一道弧线,“真是个有趣的样本,看来实验的最后我还能找点乐子,嘛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你不改时间点了对吧?”

  董源决绝的点了点头,突然他又想到了个问题——自己回到过去,那自己在这个时代的老爸会怎么样?

  然而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强烈的困意瞬间袭来,这铺天盖地涌来的困意的就好像周四的V我50一样,董源最后听到的是西装丽人的声音,“好啦,都设置好了,然后等他醒过来就行了,然后……董源,好好享受……不对,应该说好好经营你的第二次人生吧,努力活下去哦,不然的话……”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人生,up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