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我能在诸天轮回
修仙:我能在诸天轮回
黑心师尊 著
连载 · 67.13万字
月票
899
周打赏
5
粉丝数
14.2
仙侠 古典仙侠 无限流
穿越而来,好不容易历经艰险中举当官,却不料被上司诬陷,锒铛入狱。
孰料,觉醒昆仑镜,轮回修仙。
能以【道果】固化命格,一证永证。
以副本世界为避灾劫之法,现实世界避祸延福……。
第一世:
拜师天地会,以反清为重任,
凝结赤子命格【义贼】:行义事,犹效奋臂螳螂,得大运垂青,面对朝廷威胁,有几率趋吉避凶。
拜师龙门派道长,学尸解仙之法,凝帝紫命格【地下主】:第三等冥府散鬼,无鬼籍,无职务,尸解仙之始也……。
第二世:暂定
……
目录
205、彼岸花,仙之子(5k4大章) · 23小时前

下拉阅读上一章

1、入狱

  “徐大人,你家里人看你来了。”

  天牢,丁二十四号房。

  昏暗阴沉的牢房内,角落里蜷缩着一个脏兮兮的身影,此刻正靠在一堆麦秸上酣睡。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慢慢接近。

  犯人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面有不甘。

  重生到此世后,徐行虽觉自己前半生庸碌平平,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得益于前世上了大学,受过高等教育,在算术科这一方面的造诣还算不错。

  于是他自创更为简便的书写数字,又推出了微积分等数学发明……。

  两年前,他经尚书省礼部试后被遴选为太仆寺的典厩丞,掌管诸牧监上缴的杂畜给纳之事。

  典厩丞,是凤溪国的从八品小官。

  八品官已然不错,搁在徐行前世,周公子之流在他面前都称不上是什么豪奢公子。

  然而在七日前,崇明帝突然心血来潮,亲自御驾前往太仆寺视察,但近三百年的王朝早就积重难返,太仆寺战马缺额太多,遭到崇明帝问罪……。

  于是乎,徐行这个无权无势的寒门小官就被太仆寺的主官韩遂推出来顶罪。

  “太仆,朝堂九卿之一,位高权重,韩遂和三法司的高官们素来亲近,又有一个女儿嫁给皇帝为妃,是崇明帝的国丈,即使我如今反咬于他,恐怕他也会无事……”

  “相反,我若认下此罪,规规矩矩,韩遂念及人言,兴许还会对我家人多加照顾。”

  徐行叹息一声,渐渐认命。

  出生在这等封建朝代,以一人之力想要逆天而行,实在太难太难。

  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

  假使他孑然一身,或许还可奋力一搏,但关西道的家人尚在,若是因此遗祸亲族,就是他的罪责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

  率先出现在徐行眼前的是一戴着白斗笠,胸口处补缀一个“狱”字的年老狱卒。

  老狱卒姓李,管天牢送饭事务,具体名字无人得知,天牢的犯人们都称呼其为“老李头”。

  “老李……”

  徐行入乡随俗,也叫了一声“老李”。

  叫完之后,他小心翼翼的抬起脚,一步步向临近甬道的铁栅栏旁挪动。

  双脚处的铁链随之哗哗作响。

  几十斤的脚铐异常沉重。

  要是走急了,稍不留意,就会被其绊倒。

  徐行待在天牢已有一段日子,体质虚弱,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

  “老李,我家里人现在还在关西道,她不是我的亲眷……,估计是认错了吧。”

  铁栅栏旁,徐行见探亲之人是一妙龄少女,他瞬间面露失望之色,摇了摇头道。

  徐家是寒门,他母亲早丧,只剩一个鳏夫的爹。虽家里还有一些僮仆,但这些僮仆中……绝无面前这個貌美女子。

  “徐大人,刑部已经发布公文,此次太仆寺马政的贪腐罪定下来了,总共有一十三名官吏问罪并处死,三百多名从犯流放琼州……”

  “而您……是主犯,根据太祖爷的《大诰》,再过一个月,就会被剥皮楦草……”

  妙龄少女双手提着竹编食盒,低眉顺目道。

  尽管早就知道他被顶罪后会身死,但甫一听到要被“剥皮楦草”,徐行还是如遭雷击,怔然了好一会,还没缓过神。

  战马缺损是大案。

  民间养死一匹战马,判流三千里。

  盗一匹战马,处以极刑。

  此次太仆寺的战马缺额达到三百多匹,是开国以来的重案,朝廷必定会严惩犯官,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到了剥皮楦草这一步,想想还是令人发麻。

  “那你是谁?来干什么?”

  徐行盘膝坐在地面上,打量了一眼面前女子。

  少女一袭粉色罗裙,柳腰系着一条淡黄色的丝绦,梳着双平髻,面如新月,眉心点着额黄梅花钿。此刻规顺的弯腰下俯,将玲珑有致的身段尽皆展露无遗。

  这样清秀貌美的婢女,他即使贪污了,也买不起。

  “奴家本是望月楼的清倌人,名叫芸娘,三天前被韩大人赎身,听韩大人之命来此地与徐大人成亲……”

  “韩大人听说徐大人至今尚未婚娶,更没有子嗣,念及同僚之情,命奴家为徐大人留种。”

  赵芸娘柔声说道。

  ……

  丁二十四房,周遭挂满了红色的布幔。

  洞房内。

  洗漱打扮好的徐行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他看了一眼与自己对坐的赵芸娘,心生一丝不忍,“嫁给我这个将死之人,没必要,你若愿意,我这就给韩大人修书一封,放你自由。”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为了一时的欢愉,让赵芸娘守寡,他于心不忍。况且他要是死了,赵芸娘成了未亡人……,若是此女是个不甘守节的,岂不是他九泉之下还要戴无数顶绿帽子。

  与其限制赵芸娘的一生,还不如临死之前,做点好事,积积阴德,放赵芸娘离去。

  哪怕赵芸娘因为一些现实因素不得不嫁给他为妾,但有了这一番话,即使他死了,赵芸娘是个知恩情的,亦会念他这一份恩,不会对他生出憎恨之心和苛待他的遗腹子……。

  固然他是官场新人,但好歹也算经历过了官场的风风雨雨,一些城府还是有的。

  赵芸娘抿了抿胭脂纸,她的唇艳红了不少。

  新妇妆容,凤冠霞帔,更显得她娇艳欲滴。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徐大人纵使犯了错,可也是官身,不嫌弃奴家出身章台,已算是恩德,奴家怎敢嫌弃大人。”

  “食盒内已经放了麝龙散,此散会激起徐大人身体的血气,以保证几次欢好后……足以使奴家受孕……”

  她言简意赅道。

  听到此。

  徐行明白了一切。

  韩遂送赵芸娘过来让他留种,可不仅仅是出于好心。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让他行了房事后气血亏空,赶在处斩之前就暴毙身死……。

  一个月看似短暂,可谁知道在这一个月内会不会出现变数,说不定就会有人趁此机会掀起党争,翻了太仆寺马政的贪污案。

  凤溪国朝廷党争严重不是一日两日了,只管站队,不论对错,早已不是什么秘事。

  但不论党争与否,徐行猜测,他今生是很难被放出天牢了。

1、入狱

新人免费读14天

参与许愿季预约活动领点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