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4、永世恒有(求追读)

  “不对!”

  “我的命格……似乎有了变化?”

  倾盆大雨大概下了半个时辰,徐行在自己的身体上感到了一丝异样。

  像是胸腹间压着一块巨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天地对他产生了恶意一样。

  他下意识将心神沉浸在意识空间内。

  古井无波的青铜古镜产生了变化,在【道果】一栏里面的明黄命格【官贼】正在缓慢的进行溃散,不成字样……。

  “难道说……”

  “祈雨,会减少人主的气运?”

  徐行暗忖。

  他得大运垂青,理应不会感知到天地对他产生的恶意。可在祈雨过后,却分明察觉到了世间万物对他隐隐的针对。

  而且雨水下的越多,他越是感觉到了自己气运的减少。

  拥有伪先天明王体后,他对外界天地冥冥之间有所感应。得天地钟爱,他修炼内练功法之时,得到的灵气灌溉越多。

  运来天地皆同力!

  但此刻……外界的灵气却似乎有了灵性,远远的避开了他。

  运去英雄不自由!

  “也是,气运并非恒定之物。”

  “我今日祈雨,是以【官贼】命格的气运换来了雨水……”

  徐行恍悟。

  ……

  然而——

  下一瞬间。

  青铜古镜却释放烨然镜光,轻轻颤抖了一下。

  溃散的【官贼】命格又再次重新凝聚,稳稳屹立在了【道果】一栏中。

  天地针对他的恶意亦消散一空。

  “一证永证……”

  “【道果】固化的命格永世恒有。”

  徐行见此异态,立马就想起了青铜古镜的特质。

  【道果】不仅能固化副本世界凝聚而出的虚幻命格,作用在主世界之中。而在主世界的命格,亦永世不会进行溃散。

  永远提高他的下限。

  “祈雨减少气运……”

  “这恐怕也是为何王朝皇帝不进行祈雨的缘故。相比于气运钟爱,区区的饥民又算得了什么……”

  “不对,崇明帝不一定能求来雨水。”

  徐行摇头。

  若是崇明帝天命加身,关西道理应风调雨顺,不可能大旱数年,以至于百姓无所食,轻易民变,被他和四明山摘了桃子。

  倘若皇帝各个有天命……。

  还有什么王朝末年可言!

  改朝换代就是个笑话。

  “可惜我现在还没涉足修仙界……”

  “或许等我接触到修仙后,这些天地大密就会呈现在我眼前。而在凤溪国,唯一知道修仙者踪迹的……”

  徐行收敛心神,将目光投射到东北方向的神京。

  借赤色命格【义贼】溃散之际,他窥探到了命运的一角。知道神京有一白发男子,疑似修仙者,在他举兵攻入神京的时候,将他一剑枭首。

  二十万大军都奈何不了这白发男子。

  这等力量,才是真正的超凡!

  ……

  大雨一直下了大概半天。

  “天王……”

  “雨水够了,别下了,收回法力吧。”

  法坛外面,一众百姓见雨水渐渐积蓄到了他们的脚踝处,连忙对法坛所在的方向叩首,让徐行收了神通,停止下雨。

  尽管春雨贵如油。

  可后面还跟着一句话,“下多了也发愁”。

  一旦雨水太多,也会淹死种苗。

  “天王,雨水够了,别下了。”

  “快别下了……”

  在观礼台旁的门阀家主们,亦开始了疾呼。

  “可。”

  徐行点了点头。

  他一甩袖袍,撤走了遮蔽在鼎口的真气。

  雨水瞬间倒灌而下。

  浇灭了里面的点燃的长香。

  紧接着,一声闷雷传来,乌云渐渐散去,天空再次清朗,万里无云。

  跪在地上的士绅、门阀、江湖宿老抬头望向天空,各个内心震撼,怔然发愣,久久无声。

  若说祈雨成功,还能说刑天王侥幸走了狗屎运。

  可徐行这一声令下,说雨停雨水就停……,无疑是刑天王得了天命的最好明证,他们心中的最后一点怀疑也随之彻底击碎了。

  “明公……”

  “大事可期也。”

  “铁掌帮、花间派、素山门纷纷对我们四明山表示了臣服。杜家、韦家这两大世家刚才也找我求情,想给他们的嫡子讨要一个官职……”

  见徐行下了法坛,公羊仪连忙凑了过去,附耳说道。

  “杜家?韦家?”

  “这些门阀,见风使舵的本领,一向都不错。”

  徐行闻言,轻笑一声。

  韦杜两家的臣服,在他的意料之内。

  事实上,以前韦杜两家也没明面上反抗四明山的统治,也捐了好几個官。只不过韦杜两家并没有彻底投靠四明山,而是只派了旁支别系从了龙。

  如今韦杜两家派嫡子入场,意味着这两大门阀将彻底倒向于他。

  这就是天命的威力!

  “三大派……”

  “三大派的武功秘籍,你让他们摘抄一份,送到天王府。”

  “就说本王有用。”

  徐行目光一闪,吩咐道。

  相比于门阀世家,三大派着实无足轻重。之所以让三大派站队,一是稳固四明山在关西道的统治,二则是觊觎于这三大派的武功秘籍。

  或许世家有传承更好的武功秘籍……。

  但他知道轻重缓急。

  “明公……”

  “武学不过是小道,可学之,不能沉湎其中。”

  公羊仪见状,劝谏了一句。

  不达先天之境,武学练到死,也只比普通人多活一些年头。而这些年头,远没有练武消耗的时间长。

  得不偿失!

  况且先天境界……,能敌百万大军吗?

  尚和尚轻视《八臂明王经》,也是因为此故。

  “本王知道该如何抉择。”

  徐行皱眉,呵斥道。

  御下,需要恩威并重。

  以前,他实力尚缺,统治未稳,所以对属下多以怀柔。但如今不一样,他得了“天命”,地位稳固了,也该逐渐树立自己的威信。

  “臣……多嘴了。”

  公羊仪吓了一跳,立即道歉。

  他可甚少见到刑天王发怒,一直认为刑天王是个文弱书生。

  “无碍。”

  徐行摇头,又安抚道:“本王知公羊先生是为了我好,不过现今朝廷气数未尽,我四明山又缺粮少衣,此时更应积蓄实力,以待天时到来……”

  “我听崇明帝言本王是守家之犬。”

  “练武,不过迷惑他这个昏君的把戏……”

  他随口编撰了一个理由,解释道。

84、永世恒有(求追读)

新人免费读14天

参与许愿季预约活动领点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