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向北方而走的旅行

向北方而走的旅行在线阅读

向北方而走的旅行

爱意的

奇幻·另类幻想·4836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3 19:22

“昏暗的夜,刺骨的寒风与疯狂的暴雪让我染上了伤寒。没有食物,没有衣服,在没有尽头的风雪中,我第一次感到绝望。”“饥饿使温情变得冰冷,使理性变得疯狂。我的手指被冻掉了三根,我的肚子里只有粗布麻绳与树皮。”“我的妹妹被冻死了,我用仅有的燃料火葬了她,我看着她冰凉干瘦的脸,我却连泪水都没有,只是默然,呆呆的看着曾经最爱自己的人变成灰烬。”“我也快要死了,笔在我的手里不停的颤抖,我的大脑也在停顿,无法流利的书写下去。”“过路人啊,当你看到这个笔记时,我已经死了。在这之前我必须要忠告你,神是喜欢杀戮才会降下无止境的风雪,停止你的祈祷!比起理性善良,它更喜欢疯狂、哀伤、冰冷与死亡。继续吧,继续吧,独留下你我的尸骨。”希望已经随着光明消失了。活着,我们在绝望。死了,我们要灭亡。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酒馆

  一辆破旧的马车摇摇晃晃的驶在一条满是泥垢污水的街道上,街道上空无一人,几座破旧的老屋子立在那里。

  车夫哈着冷气,将马车停在了一个酒馆面前。

  酒馆很破旧,被白蚁腐蚀的破烂不堪的坊牌上写着‘格雷酒馆’四个字。

  车夫取下油灯,微弱的灯光一闪一闪的照在他的脸上,那是一张面色红润,嘴角略有些胡须的中年人的脸。

  他的胸口处别着一个银色的胸章,那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格尔.马斯顿”

  格尔提着油灯下了马车,他拍拍自己腰上的枪带,走进了酒馆。

  “斯蒂亚克时间,十二点整!”

  一个穿着皮夹衣,胖的惊人的男人兴高采烈的坐在吧台前,他的手里摆弄着一台半旧不新的收音机。

  吧台上以及坐在沙发上的人都专注着听着收音机放出的音乐。

  一个靠在吧台边的精壮男人不停的喝酒,他两只眼紧盯着约翰怀里的收音机。

  忽然他猛的跳到了约翰前,一拳捣在了他的肚子上。

  约翰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几拳揍在了他的身上,把他揍倒在地。

  周围人一看打起来了,没人劝架,所有人兴奋的围过来看热闹。

  “约翰!别给你主子丢脸!”

  “队长这有刀!捅他的猪定眼子!”

  约翰疼的呲牙咧嘴,他爬了起来和那人扭打在一起。

  “约翰,你TM的,你倒是立了功了,光我倒血霉!迈耶教的抢了我,你他妈的跑了!”

  男人一边冷笑一边用手肘猛顶约翰的腹部。

  两个人越打越激烈,一个拿了酒瓶,一个持了匕首。

  “我又救不了你,我能怎么办?弗兰德将军夸我是个聪明人,所以赏赐了我这台收音机,你被抢了只能是你倒霉!”

  拿着匕首的男人目光歹毒的望着他的心窝,如果不是这家伙背后的倚仗,他真想一刀捅死他。

  他很愤怒,但是他并不是乱发脾气的蠢货,无奈又把匕首给放下了。

  “有客人来了!”

  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大门。

  “哈,冷死了!”格尔搓着手从门中钻了出来。

  他不见外的走到吧台前,拿起一瓶酒瓶就给自己倒酒。一边倒酒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围脖和牛仔帽。

  “请问阁下是谁?”男人一把推开约翰,满脸堆笑的向格尔走去。

  “我?我叫格尔。”格尔爽朗一笑,抬头把酒喝了进去。

  “格尔?没听说过。”男人摇了摇头。“你是彼尔的人?”

  他猛的一拍脑袋。“哦!我想起来了!您肯定是弗兰德将军新请的秘书吧!”

  “不是。”格尔慢慢的脱下手套。

  “那你是彼尔的人喽?”

  “啊...也不是。”

  “没有势力,路人?”

  “啊,你说势力呀...”格尔指了指自己的胸章。

  “呐,我应该属于马斯顿家族吧,我们家族以前可是响当当的贵族哦,不骗你。”

  “果然是路人!厨子,我们这的规矩是什么!”

  一个面黄肌瘦,手里提着一把油腻腻菜刀的老头声音浑浊的答道:

  “拿所有的钱,只剁一条手。没有钱?穷鬼就下油锅!”

  男人一脸残忍的看向格尔。

  “哦哟,完蛋喽,我一分钱没有。”

  格尔低着头无奈的说道,忽然他摊开手笔记,将笔记举到男人面前,笔记上面画了一个猪头。

  “这是我女儿画的你,好不好看?”

  “什么玩意?”

  “砰!”一颗子弹猛的从男人的下巴射出。

  “我女儿画的,能不好看?”

  格尔迅速的扣动板机,站在周围或近或远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枪打死。

  “敌人!”刚从二楼下来看热闹的伙计吓得连滚带爬跑回了二楼。

  看着自己杀死的尸体,格尔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快感,他快速的换弹,对着楼上就是乱射,然后翻滚躲进了吧台里。

  楼上的土匪响应起来,纷纷朝着楼下射击。

  格尔的枪术相当的好,他等到枪声不猛烈的时便精准的对着楼上的弹孔射击,逼着敌人反攻一楼。

  “去死吧!”

  一名大汉从二楼冲了下来。

  “嘣!!!”

  他手里的一把双管猎枪,一枪便把吧台的一个桌脚和地板给崩的稀碎。

  “好!枪真好!”格尔一枪射穿了大汉的脑袋。他快速的捡起大汉的猎枪,躲回到吧台里。

  “伙计们别怕!他就一个人!谁把他杀了,我赏他三千布朗!以后这个女奴隶随便玩!”

  这下楼上炸了窝了,一群气血方刚的年轻人一窝蜂的往下冲。

  对于这种枪法烂的跟屎一样,手里的枪还不是啥好货的家伙,格尔下来一个打一个,把后面往下冲的看傻了。

  “回去回去!别冲啦!”还没被格尔打死的人吓得又跑回了楼上。

  “咱们这次是真碰上硬茬子了。”站在楼梯口往下望的伙计一脸恐惧的说道。

  “妈的,炸死他!”一个戴着眼罩的独眼男气急败坏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捆红色的炸药。

  “你想把我们都炸死吗?”

  一个穿着棕色棉军衣的男人冷静的呵斥了他。

  “你去安排人从窗户出去,从前门偷袭他,剩下的人火力压制,随后跟我从楼梯口进攻!”

  说完他命令周围的人尽一切火力,全力对着地板打。

  “呵,下雨了。”格尔给猎枪换上了子弹,对着头上就是一梭子。

  “下雨了,打雷了,该回家收衣服了。”

  他用汉语调侃的说道。

  子弹穿透地板,打到了一名小弟身上,立刻把他的下半身打成了马赛克。

  格尔听到楼上大吼大叫,接着更加猛烈的火力朝着一楼倾泻。

  “冲!给我冲!”

  几个脑袋从门外探了探,格尔反应极快的对着门口就是一发。

  一声惨叫,另一个窗子一只点燃的雷管猛的朝格尔这里抛了过来。

  格尔迅速扑向一边,炸药在地滚了几下,并没有爆炸。

  “对,对不起!”

  眼罩男蹲在窗外对着点火的伙计就是一巴掌。

  格尔一个翻滚进了厨房,屋外的人迅速涌进了屋内。

  眼罩男对着二楼吹了个哨子,二楼的人也冲了下来。

  所有人都包围厨房,格尔犹如困兽一般被困在了厨房里。

  “老大!咱们直接弄死他,还是先打断他的腿?!”

  “先等会。”

  军衣男冷静的说。

  “现在劝降他是最优的结果,他很强,带他去见家主,如果他成为了我们的一员,死这么多人也就值了!”

  “如果他不愿意,或者在投降中变卦,我们就杀死他!”

  军衣男和眼罩男带人慢慢靠近厨房。忽然厨房门打开,一个袋子被抛了出来。

  “呯!”

  眼罩男打碎了袋子,袋子炸裂,面粉散落变成烟雾,遮住了众人的视线。

  七零八落的子弹无脑的倾泻在烟雾里,忽然几声破碎的声音,一个重物重重的落在地上。

  “不好,这家伙想跑!”

  眼镜男指挥几个人冲进了厨房。

  他们冲进厨房,发现窗户碎了,但掉在外面的只是一个面粉袋。

  格尔蹲守在墙角的一个柜子后,他快速的扣动扳机,一枪射穿了眼罩男的脑袋。

  眼罩男愣了愣,倒在了地上。

  几声惨叫,厨房便只剩下一地的尸体。

  格尔开始与军衣男火并,猎枪子弹用光了就换手枪,有人冲,格尔就又打回去。

  战场慢慢的由厨房移到了客厅,又由客厅移到了门外。

  军衣男且打且退,被格尔逼到了门外。

  他疲惫的看了看身边仅剩的四个人,呆呆的想了又想,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决定投降。

  “尊敬的阁下!”

  军衣男将手枪丢在地上,举起双手,走进屋内。

  “尊敬的阁下,我们投降!”

  “我不知道我们怎么得罪了阁下您,我们很有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只要能买我们的命!”

  格尔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男人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

  “你是赏金猎人吗?赏金猎人不都是为了钱吗!”

  “对,你是说到点子上了。”

  格尔笑了,他认同的点了点头。

  “我确实是为了钱才来这里的,不然谁想杀人?”

  “讲价钱,我应该答应你。”

  “但讲别的,我又必须杀了你,因为我杀的可不是人,是畜生。”

  “你们贩卖人口,劫掠,杀害过路的难民。”

  “强奸妇女,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败类。”

  格尔朝着他微微的扣动扳机。

  “你们是坏人啊,我可是正人君子,是响当当的贵族!赏金的钱我要,你们的钱和你们的命,我顺手打包了不好吗?”

  谈判无果,军衣男苦涩的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格尔.马斯顿”

  军衣男点了点头,他慢慢的向后退,一直退到了雪地里。

  军衣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指了指自己心脏的部位说:

  “打这吧,打脸怪难看的。”

  格尔一枪打穿了他的心脏,男人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大死了!老大死了!”

  门外几声失了魂的叫喊,一只手从门外冒了出来,格尔反应极快的将子弹打在了那只手上。

  “啊啊啊!!!”一个满脸长着麻子的伙计杀猪似的捂着自己的手尖叫,他的半个手掌都被打烂了。

  “炸药扔不了啊,他打的太准了。”

  “投降吧,这打个毛啊。”

  “可是刚才司令投降被打死了呀!”

  “因为他看见我的脸了!”这时格尔说道。

  三个人议论的声音格尔听得到,格尔有些累了,他不耐烦的擦了擦身上的血。

  “你们可以跑,但是别回头,敢回头我就打死你们。”

  几道慌乱的声音,三个人慌里慌张的四散而逃,格尔抬起枪将三人打死在雪地里。

  只剩下那个手掌被打烂的伙计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阴沉的天显着环境很暗,地上遍是尸体和腥臭粘稠的鲜血,耳边还有死人一般的哀嚎。

  格尔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他走到手掌被打烂的伙计旁,陈述般冰冷的对着这人说:

  “上帝不会原谅你的,没有人可怜你,你们只配去往地狱,再见了,朋友。”

  格尔抬起手枪,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

  他巡视了一圈检查酒馆彻底没人后,才轻松的喘了口气,吹着口哨开始了搜刮。

  吧台的好酒全被炸烂了,这让格尔十分恼怒,所以他拿走了厨房所有的酒和食物来弥补这一点。

  他细心的摸遍了每个尸体上的财物,从那名军衣男的衣服里翻出了一些钱,一块镀金怀表和一枚勋章。

  勋章不能说有多精致,上面有一个小麦的标识,顶端还写着一行字:

  “保卫乡土的骑士,克顿.哈雷。”

  格尔将勋章戴在了自己身上,然后他上了二楼,在二楼找到了这位老大的卧室以及小金库。

  小金库是他的床头抽屉,里面放了几叠钞票和一大堆的珠宝和怀表。

  “这些家伙杀了不少人。”

  格尔没拿那堆珠宝,只拿走了钞票。

  然后他又搜了搜楼上楼下的武器,只有两把步枪和手里这把双管猎枪格尔看得上,其他的格尔全都打包准备卖废品。

  “距离早晨还早,去厨房搜搜看有没有地下室。”

  “哈哈哈!”

  格尔嘴里嚼着一块胡萝卜,开心的一路小跑跑到了酒馆外。

  “好久没吃过了吧!”

  格尔一根一根的把胡萝卜分给了拉马车的两匹马,两匹马嘶喘着粗气嚼完了胡萝卜,格尔将收刮来的战利品全堆到了车厢里。

  “没死可真是万幸啊,任务完成,先回去看看查尔斯。”

  格尔在酒馆内放了一捆收刮来的炸药,将引线一直牵到马匹旁。

  “这种肮脏的地方炸了才是最好的处理!”

  “驾驾驾!”

  他点燃引线,翻身上马,两匹马抖了抖身上的雪向着远方驶去。

  “轰!!!”

  酒馆在马车的背后爆炸,酒馆里的几个油桶被迅速点燃,火焰猛烈的升腾,整个酒馆迅速成了火海。

  背对着火光,格尔驾着马车悠悠的唱道:

  “你尽可逃离,久久疾走的逃离,但上帝终究会追究到你的行踪。”

  “去对那长舌泄密者告密,去给那午夜奔走者警示,告诉那流亡者、冒险者和暗地亵渎神的人。”

  “警告他们上帝终究会追踪到他们的行踪。”

  “我仁慈的主许我把这些讲述给你,我的头深深浸入深夜浓露,我屈膝下跪教于这个加利利人。”

  “当他传教于我,嗓音温柔,我错以为天使的脚步在我耳畔窸窣。”

  “他呼唤我的名字而我心脏已近停止。”

  “他说:‘约翰去行使我的旨意!’”

  “你尽可背后作恶而隐藏你的罪行,在暗处作祟加害你的同伴。”

  “正如主创造出了光明与黑暗,暗处的罪恶终将在光明下显露无疑。”

  “你尽可逃离,久久疾走的逃离,但上帝终究会追究到你的行踪。”

  “去对那长舌泄密者告密,去给那午夜奔走者警示,告诉那流亡者、冒险者和暗地亵渎神的人。”

  “警告他们上帝终究会追踪到他们的行踪。”

  “警告他们终究会迎接主的烈怒。”

  ......

  ......

  ......

  夜淹没大地,群星闪烁让雪地反射出银白色的光。

  格尔的马车艰难的在积雪中行走,油灯不亮,只能让格尔看清手里的指南针。

  忽然远方传来一道凄凉的呼救声。

  一道白色的身影闪了出来了,他的背后追来四个人。

  (第一章完)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向北方而走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