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崽来袭:腹黑娘亲坑娃了吗

龙崽来袭:腹黑娘亲坑娃了吗在线阅读

龙崽来袭:腹黑娘亲坑娃了吗

浦柳漪漪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40.4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1-08 23:58

【穿越+宫斗宅斗+幼崽+养成+双强】穿越后本想仗剑走天涯的木大小姐,无意中捡到个刚孵化出来的小龙崽,小崽子长得可爱,怼天怼地怼空气,调皮捣蛋不自知,时不时就放把火嗷呜嗷呜吓唬人!木萱夷:“不错,脾气很像我!”傲娇小龙崽:“如此暴躁,你肯定不是我娘亲,我娘亲是个呼风唤雨的大龙龙!才不可能是你这个叼着草根的女土匪人类!”木萱夷拿着筷子将小包子夹住:“就你这小龙包,还想呼风唤雨,别等淹成落汤龙喊我来救你。”一路走来,别人嫌弃名声恶臭,她带着崽崽闯荡江湖,别人侮辱是个怪物,她反手一巴掌扇得那人叫大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只是这突然窜出来的孩儿他爹是怎么肥事?“木小姐,小龙包说厢房走水,让我和你一起睡。”“木小姐,小龙包说你肚子饿,让我给你做碗面吃。”“木小姐,小龙包说花朝节赏月,方得阖家圆满。”此刻被收买在零食堆的小龙包:“对对对,是是是,我说的我说的~”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被绑着嫁人

  “木萱夷!我饿了!”

  晃晃悠悠的马车软蓬蓬的稻草堆中,噗地冒出一个长着两个圆钝小角的小脑袋。

  一只手突地从稻草中探了出来,狠狠在他头上敲了一个爆栗。

  “小龙包!我说了多少次了再叫我的全名你的龙角就不保了!叫娘亲!”

  小龙包委屈地缩了缩脖子,嗖地把刚刚长出来的宝贝龙角收了起来。

  大骗子!

  她本来在温暖的窝窝里等着破壳,就感觉什么东西烫到了她的小屁股。

  好不容易钻出来,就看到这个女人拿着两根筷子正在念念有词。

  “唔……孵出来个小娃娃,这还能吃吗?”

  吓得她恨不得立刻钻回蛋壳里!

  小龙包瞥了眼身旁擦拭着缺了口的长剑的女人,不屑地撇了撇嘴。

  虽然她刚刚孵化出来,但是已经在蛋里呆了一百年了!什么都知道!

  “我叫孟咚咚!不叫什么小龙包!我的妈妈肯定是个呼风唤雨的大龙龙!才不可能是你这个叼着草根的女土匪人类!”

  木萱夷看着暗自磨牙的小东西,毫不客气地捏了捏她嫩得像是软豆腐一样的脸蛋。

  “小龙包多可爱啊,圆圆胖胖白白的,和你多像!还有就是……我最喜欢吃小笼包了。”

  小龙包被捏得眼泪汪汪,只能“忍辱负重”地向人类黑恶势力低头。

  “娘、娘亲……”

  “这才乖嘛。”

  木萱夷满意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倚在稻草堆上看起了风景。

  小龙包偷偷龇了龇牙。

  等到她找到娘亲,第一个就把这个女土匪架在火上烤了!

  马车晃晃悠悠进了城,丝毫没有人注意到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跳出了稻草堆。

  京城的繁华自不必说,小龙包这只“乡下”龙崽,顿时被雕梁画栋的高台楼阁晃花了眼。

  她瞅了瞅车水马龙的繁华街市,又瞅了瞅负着剑一身劲装的木萱夷,眼中浮现出一言难尽的神色。

  “你以前真的住这?”

  木萱夷瞥了她一眼,吐掉嘴里的草根:“少废话,快点用你那个什么感应找找你娘。”

  这次他们回来,就是为了帮小龙包找她那个不负责任抛弃孩子的母亲,谁能想到他们用了母子感应,竟然显示在京城。

  木萱夷本不想回来,但也没办法。

  小龙包撇了撇嘴,合上眼,额前渐渐浮现出一片小小的龙鳞。

  一股淡淡的龙气萦绕在她的鼻尖。让她猛地睁开了眼。

  “找到啦!在西边!”

  木萱夷点点头,拔腿便向那边走去。

  小龙包刚要跟上,就被一阵奇异的酸甜气味吸引了过去。

  她轻轻皱了皱小鼻子,循着香气的味道看去。

  不远处的小摊位上,正插着一排被冰糖包裹着的红艳艳的糖葫芦。

  小龙包咽了咽口水,一双招子被死死钉在了上面,动弹不得。

  木萱夷看向摊位,微微勾起唇。

  “想要?”

  小龙包狠狠点了点头,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期盼。

  木萱夷笑容更甚,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咱们家穷,买不起!”

  小龙包的一张小脸瞬间挂上了幽怨的神色。

  两人穿过热闹非凡的集市,很快就停在了一座气派的院子前。

  木萱夷敛起眼底的情绪,眉头微蹙。

  “你确定在这里?”

  小龙包坚定地点点头:“虽然味道有点淡,但是我娘亲肯定在这里停留过。”

  木萱夷嗤笑一声,就这腌臜窝,居然还能留下真龙?

  她迟疑一瞬,瞥了眼小龙包期盼的目光,还是径直上前,叩响了沉重的楠木大门。

  门扉闷响,木萱夷握住剑柄,将小龙包挡在了身后。

  小龙包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刚要开口,大门就碰地一声打开了。

  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满汉全席,而是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

  木萱夷早有准备,一脚踢到直冲过来的一个,闪身躲开侧面两个壮汉的攻击。

  然而下一秒,身后就传来了小龙包稚嫩的尖叫。

  “放、放开我!不然我就咬你!”

  木萱夷一个愣神的功夫,一旁的家丁趁机偷袭,打落了她手中的剑,将她按在了地上。

  “木萱夷,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来!”

  木萱夷狠狠敛起眸子,目光冷冽地看着衣着光鲜华贵的女人款款走出大门。

  “好久不见,冯姨娘。”

  可能这就是缘分,她离开这里两年,兜兜转转居然又回来了。

  两年前她出了车祸,便莫名穿越到了这个因为被逼婚投河的姑娘身上。

  父亲宠妾灭妻,母亲又是个鹌鹑性子,原主生前没少被打骂,这才一时想不开去了。

  一穿来就要被捉去联姻,她自然不愿意,当晚就留下一张纸条,拿了木老爷挂在书房上的佩剑跑路浪迹天涯了。

  这次若不是为了帮小龙包找回亲生母亲,这地方,可能她一辈子也不会踏足了。

  冯姨娘瞥了眼一脸懵逼的小龙包,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浮现出一抹嘲弄的笑意。

  “不过是出去了两年,居然连孩子都有了。你还真是个小贱种”

  说着,她使了个眼色,那铁塔般的汉子便将小龙包整个提了起来。

  木萱夷目光狠狠一沉,狠狠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放下他!他还是个孩子!”

  冯姨娘脸色变了变,依旧端着一副主母的架子:“哼,有空关心别人,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来人,把小姐带到老爷那去!”

  家丁粗暴地拧着木萱夷的手臂,将一大一小送到了大堂。

  金碧辉煌的大堂上,正端坐着一对中年夫妇。

  坐在中位的,是原身的父亲也是这京城中人人敬畏的丞相大人木之远,而旁边那个衣着得体一看就一脸佛缘相的女人,便是原身的母亲陈氏。

  木萱夷眯起眸子,目光扫过在唯唯诺诺的母亲,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她心中倒是没什么波动,毕竟这又不是她的亲妈。

  看到木萱夷被押进来,木之远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哼!你个逆女!还有脸回来!”

  木萱夷嗤笑一声:“木老爷花了那么多钱请人拿我回去都被我甩开了,现在看见我自己回来了,应当高兴才是。”

  木之远瞪圆了眼睛,刚要继续斥责,就瞥见了被家丁拎上来的小龙包。

  小龙包虽然总是被木萱夷欺负,但木萱夷从未亏待过她,感受到身旁人们的恶意,她顿时也慌了神,顾不上什么尊严不尊严地便冲着木萱夷求助。

  “娘亲救命啊!”

  木之远顿时惊愕地伸出手指,怒气冲冲地质问道:“这是你跟谁生的野种!”

  木萱夷撇了撇嘴:“木老爷真是老眼昏花了,这孩子怎么看着都有三四岁,我才离家两年,我得怀的是个哪吒才能生出这么大个的!”

  方才被小龙包这声娘亲惊到的木之远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

  “哼,谅你也不敢!来人,把嫡小姐带回房去!”

  冯姨娘眉毛一拧,在一旁添油加醋起来。

  “老爷,嫡小姐当年一听到联姻就一走了之,可是坑苦了我们!这两日正好听闻郑家公子正欲结亲,倒不如,将嫡小姐嫁过去,我们两家也好结个姻亲……”

  木之远蹙眉颔首:“把这个逆女给我捆上!别让她再跑了!”

  “瞧冯姨娘这话说得,郑家公子生性放荡,我在千里之外都听闻他的恶名,你还偏想和他结姻亲,莫不是看上了人家的钱财,想白捞点什么好处吧?”

  木萱夷从家丁手中一把拉过小龙包护在身后,只一个眼神,那些人便不敢上前。

  木之远还不知道自家姨太太打的什么主意,冷声道:“罢了,这件事事后再商议,夷儿刚回来,有些事她还不清楚,来人,将小姐和这个……小娃娃,带下去。”

  木萱夷又不是傻子,眼下没有落脚之处,她和小龙包正好找个机会可以在木府搜寻一番。

  为了避免她再逃跑,木之远竟然让人将她绑了,抬回了房间。

  刚一进门,她就被漫天的灰尘呛得打了个大喷嚏。

  看得出来,这两年根本没人打扫这个屋子。

  还真是够可以的!

  木萱夷咬了咬牙,试图用椅子腿磨断捆着手脚的绳子。

  吱呀一声,房门再次打开了。

  一脸怯懦的陈氏走了进来,悲切地抱住女儿,眼泪便要落下来。

  她虽是正妻,但娘家败落,自己又不受宠,根本无法违抗丈夫的命令。

  木萱夷不着痕迹地躲了躲,急切地开口:“娘,小龙包哪儿去了?”

  “小龙包?”

  陈氏抹了抹泪,“你是说那个孩子吗……她、她们说……要把她卖给宜春楼……”

  木萱夷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

  她之前还因为好奇男扮女装混进去过,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木萱夷死死咬了咬唇,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挤出几滴眼泪来。

  “娘,我的腕子好疼啊,帮我把绳子解开吧。”

  木萱夷抬起脸,水洗过的眸子泛着光,“娘……夷儿不敢跑了,夷儿一定乖乖听话。”

  陈氏哪里敢动手,只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哼,姐姐这么厉害,哪个敢把你放开啊。”

  一道尖酸的声音传来,一个女人一脸嘲讽,款款入门。

  木萱夷眼睛一转,想起这事谁来。

  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冯姨娘的亲生女儿,木宣梅。

  她身上的金银首饰轻轻碰撞,一副娇媚之态,倒是同木萱夷这大大咧咧的样子天壤之别。

  木宣梅嫌弃地用绣帕掩着鼻子:“姐姐这是去做了什么贩夫走卒的活计了么?怎地这么邋遢,像你这种货色要是送出去,恐怕会丢了我们木家的脸!”

  木萱夷一脸无赖,笑嘻嘻地打量着她:“嗯,不如妹妹标志,要是送到人伢子那里,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姐姐要是当了花魁,我肯定给你打投……啊不,赏钱!”

  “你!”

  木宣梅眉毛一拧,“你这人说话怎地那么粗俗!”

  木萱夷柳眉轻抬:“明明是妹妹闲非要把人比作货物,我顺势夸下妹妹,你怎地还不高兴了?”

  木宣梅养在深闺,自然没有她口齿伶俐,顿时气得涨红了脸。

  她不管不顾地抓起桌上的茶壶,就向着木萱夷丢去。

  可木萱夷却灵巧侧身,尽管双手被缚,她还是稳稳用脚面接住了茶杯,借力丢了回去。

  木宣梅惊叫一声,便直直被茶杯砸了脸。

  “你——我告诉父亲去!”

  打不过就告状,木萱夷从小就最讨厌这种人。

  目送陈氏惊恐地追上去道歉,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嘈杂。

  木萱夷下意识向着窗口望去,正对上一张挂在窗子上的小脸。

  “笨蛋木萱夷!快拉我一把!”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古代言情小说穿越奇情小说

龙崽来袭:腹黑娘亲坑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