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天子敕令!国运加持!

  在漫天劫云出现的一刹那,苏牧就察觉到了,这天劫就是为他而来!

  一股气机直接将他锁定,逃无可逃、避无可避,这就是他晋级筑基的天劫!

  而这也是让苏牧匪夷所思的地方。

  他特么只是冲击筑基期,怎么会有天劫降临?这也太他娘的扯淡了!

  尤其是看见身为二品兵修的陶仙芝飞上天,都被一道雷给劈掉下来的时候,苏牧更是觉得心里凉了半截。

  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

  二品兵修,仅次于一品和圣人的存在,世界上最强大那一撮人,居然连一道天雷都扛不住!

  老天你想弄死我就直说好了,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何必呢?

  被人群携裹着带出太安殿,苏牧一边忍着剧痛冲击泥丸宫,一边观察四周的情况。

  当他看见院长和诸位大儒出手,准备联手抗击天雷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能清清楚楚地察觉到,他们若是联手抗击天雷,在场所有人都会被劈得渣都不剩,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因为这是雷劫,主管天地杀伐。

  凡人在天地之威前如同蝼蚁!

  所有人听到苏牧的话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他,一个个都惊疑不定。

  这是天劫?!

  之前看见这雷云,他们的第一想法是儒家或者法家的大能出手了,但根本没有往天劫这方面去想。

  因为天劫是只有突破圣人之境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天地异象!

  而现在苏牧居然说这天劫是冲着他来的?

  “苏师弟,你怎么会引来天劫?”

  院长脸色凝重,他是三品大儒,对天地之威的感受相当敏锐。

  刚刚他就有所猜测,但不敢确定,现在苏牧这么说,他知道八成是真的。

  苏牧七窍流血,闻言苦笑着道:“师兄,我所走的道路并非常道,这是我命中注定要经历的、躲不过的劫。”

  “你们快点离我远点,否则会被劫雷一同视为目标,到时候你们必死无疑。”

  他不愿看见徐氏还有诸葛宾这些人,跟着他一起送死。

  此言一出,所有参宴的宾客大为吃惊,哗啦啦地四散而逃,纷纷远离苏牧!

  他们可不想跟着苏牧一起送死!

  在场唯有炎帝、太子等人,还有诸位书院大儒,以及诸葛宾、陶安几人还在。

  徐氏听到这雷劫是冲苏牧来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几乎要站不稳。

  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就上前将苏牧揽在怀中,边流泪边用衣袖给苏牧擦血,颤声道:“牧儿别怕,有娘在。”

  “什么天劫,娘陪你一起扛,你爹当年不也扛过么,没啥大不了的。”

  “娘身上还有你爹留下来的宝物,可以保护咱们娘俩的,别怕……”

  徐氏死死抱着苏牧,她只是个凡人,哪怕在天地之威前心里已经恐惧到极点,但她依然呆在苏牧身旁不愿离去。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而这一行为让刚刚气势有所削减的劫雷再次震怒,雷声大作,云间雷光闪耀!

  “娘。”

  苏牧满面泪水,和鲜血混合在一起,看起来相当凄惨,但他脸上笑容灿烂。

  他望着面前相处不过一月的母亲,轻声说道:“娘做的酥糕,真好吃。”

  说罢,他直接一掌将徐氏打昏,然后起身抱着她将她交给院长。

  “师弟,你……”

  院长从苏牧手里接过徐氏,望着七窍流血的苏牧,欲言又止。

  苏牧摇摇头,对院长还有炎帝等人说道:“你们快撤吧,雷劫要落了。”

  院长沉默,随后重重点头。

  只见他一挥衣袖,带着在场所有人瞬间消失在太安殿外的广场,离开皇宫。

  空荡荡的广场上只剩下苏牧一人。

  他头顶便是漆黑如墨的漫天劫云。

  “死就死吧,来这个世界走上一遭也不亏了,被雷劈死好过死在儒圣手里。”

  “早知道今天要死,那天在白莲那里就应该破了元阳之身才对。”

  苏牧自嘲一笑,接着他恢复盘膝打坐的姿势,继续专心冲击泥丸宫。

  劫雷之所以迟迟不落,是因为他还没有筑基成功;只有当他筑基成功后,才会降下天罚,抗得过就是筑基期,抗不过就灰飞烟灭。

  天道无情,然而天道至公。

  院长带着炎帝等人转移到了皇宫外的观星台上,远离苏牧的渡劫地。

  但同时这里也能清楚看见太安殿广场上的景象,视野相当开阔。

  “院长大人,您不能救救牧哥吗?”

  “那天雷我爹都扛不住,牧哥他肯定会死的!”陶安忍不住对院长说道。

  苏牧宁愿自己硬抗天雷,也不愿将他们卷入其中,这让他极为感动。

  其他人的心情也相当复杂,尤其是永安公主,她感到既愧疚又难受。

  “我当时要是提醒他的话,他就不会喝下那杯酒,也不会引来天劫了……”

  永安公主心里有些自责,她虽然不爽苏牧,可并不想他死;而且苏牧独面雷劫的胆魄也让她充满佩服。

  她没想到这个被她视为伪君子的家伙,居然能有这样一份魄力。

  要是选择求助的话,无论是她父皇还是院长以及书院大儒,都不会袖手旁观。

  但为了不将他们波及到其中,苏牧选择自己一個人抗雷劫。

  诸葛嫣然秋水般的眸子远远望着广场上的苏牧,在心中喃喃自语道:“你所修的……到底是什么?”

  炎帝此时的脸色相当难看,抬头看了眼雷劫,沉声对院长说道:“院长,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苏牧他应该不是突破圣人境,若是朕以龙脉之力护持,可否将他保下?”

  他和儒圣相识多年,是君臣,更是朋友,圣人诞生子嗣本就困难,苏牧是儒圣的唯一血脉,他无法坐视不理。

  “臣也不清楚,古往今来天劫突破圣人境才能有的,而到了那种境界,都是以己身渡劫,从不曾有外人插手的情况。”

  “当年儒圣突破,借万里雷劫击败兵圣和法圣,可见天雷之威。”

  “虽然苏师弟现在不是突破圣人境,但臣也不知插手渡劫有没有风险。”

  院长也不能完全肯定,虽然说之前陶仙芝都被雷劈落,但那家伙是自己不知死活,想要一戟搅散漫天劫云。

  这种挑衅行为被劈死一百次都正常。

  若只是协助渡劫的话,不知会怎样。

  因为古往今来的圣人还从来没依靠过别人渡劫,都是自身渡劫成圣。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那也要尝试!”炎帝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罢他直接走到栏杆前,威严开口道:“朕以大炎皇帝之名,敕令——”

  “以我大炎国运,护苏牧之身!”

  天子身负一国气运,金口玉言,他的命令就是代表了整个炎国的意志。

  浩荡赤红皇气在大炎天子身后升腾而起,化作一条赤龙仰天咆哮,声震万里!

  苏牧正在努力冲击泥丸宫,忽然之间就感到一股奇特的力量从天而降,将他笼罩在内,连天劫的气机也削减了许多。

  “这是什么?”

  苏牧睁眼望向身边将自己笼罩的乳白色无形之气,并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但从中他仿佛感受到了万民之念,众生之愿,以及浩荡的气运!

  他很快就明白这是院长或者某位高人出手助他了,所以也就没在意。

  此时他冲击泥丸宫已经到了关键。

  泥丸宫大门已半开,他能看见其中闪耀金光的道德经,还有那无数念头。

  就是现在!

  苏牧毫不犹豫地调动起所有元气,拼尽全力将泥丸宫大门给彻底撞开!

  “轰——!”

  一道惊天巨响在苏牧耳畔响起,随后他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风声、雷声、元气奔腾声,全部消失。

  肉身上的痛苦也在此刻消失不见,只感到灵台清明,念头通达。

  今日方知我是我。

  苏牧的意识再也不受任何束缚,仿佛能飞出躯壳,横扫方圆百里的范围。

  他进入了一个奇特的视角,在这种视角下,方圆百里内一切事物都清晰无比,哪怕是地上爬动的蚂蚁他也能“看”见。

  这就是……神念!

  在打开泥丸宫大门、掌控念头的一瞬,苏牧丹田内的元气开始凝练,之前仿佛能将他撑爆的灵气也瞬间被吸收殆尽。

  成功筑基后,他仿佛脱胎换骨!

  然而还没等苏牧高兴一瞬,天空中那早已酝酿许久的雷劫,也悍然劈落!

  一道白色雷霆笔直地从天而降,如同一根长矛刺落,轰向苏牧头顶!

  苏牧整个人僵硬无比,他想要躲避,可是却根本无从躲避,雷霆锁定了他!

  但就在这时候,那笼罩在他身上的乳白色国运震荡,将这道雷霆直接抵消了。

  虽然是有惊无险,但苏牧依然后怕。

  “这就是天雷……”

  苏牧回想着刚刚仿佛濒临死亡般的感受,眼中忍不住生出震惊之意。

  他特么差点就要被劈死了!

  抬头看向天空,刚刚那一道雷霆只是开始,很快就又有一道比刚刚威力更强的雷霆砸了下来!

  这一次雷霆被乳白色气运抵消大半,但有少部分落在苏牧身上,瞬间把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劈得焦黑一片。

  苏牧倒吸一口凉气,想要破口大骂。

  威力都被抵消了那么多,劈人还这么痛,这还渡个屁的劫!

  他现在虽然是筑基修士了,可不会任何神通,也不会任何攻击和防御手段,怎么抵挡天雷?

  他没去学过道家的法术啊!

  这天雷明显不止两道,接下来威力只会越来越强,这乳白色气运也挡不住!

  面对死亡的威胁,苏牧心急如焚,在记忆中苦苦回想,想找找自己以前有没有无意中看过什么道家的符咒法术。

  可想了半天依旧一无所获。

  但这时候,一篇文章忽然在他心头浮现,让他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第50章 天子敕令!国运加持!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