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财神周公竟是我

财神周公竟是我在线阅读

财神周公竟是我

何时风潇起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11.4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10-13 20:54

你做的梦,是你的福报或罪孽。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遗愿

  西郊医院,沈如意躺在ICU病床上,罩着氧气罩的小脸白璧无瑕,紧闭的眼眸闪过一丝颤动,生命监护仪却突然报警。

  “病人突发癫痫,嘴唇发紫,眼珠上移……”

  “你们几个来按住她,家属散开!”

  “怎么会这样,她要是再有个什么闪失,让我们怎么办啊,呜……”

  沈如意仿佛睡梦中惊醒,只觉头顶犹如尖锥刺入,身上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肌肤和骨头都在犹如刀剐。

  顶着疼痛,沈如意拼命睁开眼睛。

  什么都看不清,视线昏暗,黑影众多,有很多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巴拉巴拉说着什么,耳朵就跟被堵上似的,啥了听不到。

  慌乱之中,一行字浮现在沈如意的眼前。

  【恭喜你获得重生】

  【你需要完成原主遗愿,为逝者洗去冤屈】

  【触碰发红光的人,读取记忆并进入梦境,完成任务将获得超能力奖励】

  嗯?沈如意定了定神,这么说自己混到重生圈里了?

  关于死亡的记忆,她只记得猛烈的撞击,接着一片漆黑,再一睁眼就在这里了。

  既然能够重生,完成任务还有奖励,沈如意细细琢磨,从有些不知所谓,变成些许期待。

  既来之则安之。

  大脑接收到沈如意接收任务的指令,眼前的文字瞬间消失,原本昏暗的环境和黑影慢慢浮出清晰的画面,听觉也逐渐恢复。

  眼前有许多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

  “人醒了,病人脱离生命危险。”

  大夫拿着小电筒对着沈如意眼珠子照,惹的她拼命捂眼说好刺眼,“意识恢复得很好。”

  “大剂量安眠药把脑神经损伤成这样都能好!真是奇迹!”

  医生还未散去。一个盘着卷发的红嘴唇女人,拽着一个黑眼圈很重的男人,挂着泪痕,急冲冲地跑过来。

  这两人身上都发着红光,莫非他们就是系统指定的目标?

  沈如意缓缓的把双手从被子里抽了出来,揣在肚子前,方便目标接触自己。心想马上就能读取他人记忆了,按耐不住激动了起来。

  “大哥大嫂,多亏你们在天之灵保佑,如意才能奇迹般醒过来啊。”

  “是啊,如意你快让婶婶看看你。”

  眼前的两个泪人儿,句句真切。一阵暖意涌上心头,沈如意动情地握住了他们的手。

  肢体触碰瞬间,沈如意神识进入某个车祸现场。

  眼前一辆大货车把黑车轿车撞出河道后逃逸。

  大货车上坐着的正是眼前黑眼圈男人,他跟轿车里的男人长得还挺像,仔细一看,他们应该是兄弟。

  不是意外,而是蓄意谋杀。

  上一秒还觉得遇到了好人,下一秒就被教育什么叫人心险恶。

  沈如意耷拉着眼皮,很是无奈。

  “如意?如意?我们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那两人的叫唤声,沈如意这才意识到,自己触碰目标读取信息条的时候是有Bug的。

  她会全然不知身外事,跟当机了一样。

  而且,同一时间触碰两个红光,只能读取一个记忆。

  “你们叫我什么?”

  “如意,沈如意啊。”

  “你不认得我们了?”中年夫妇面面相觑,眼角中竟有些窃喜。

  “真是苦命的孩子……”

  婶婶抹了抹眼泪,轻轻叹,“要不是我们那天碰巧去你家,又把你送到医院,你怕是也跟爸妈去了。”

  “你看,全都是最好的医生,这ICU住一天就得两万块钱,你能醒来,就是最好了。”

  演的这么好,沈如意没吱声,乖顺的点头。

  “对了,看你如今醒了……”

  说到这,语气突然变扭了起来,慈爱的笑容是一分没少,眉间多了几分为难,磨磨唧唧的故意不肯把话说出来。

  “有什么不能说的!”

  一旁的叔叔突然黑脸,“她爸妈的葬礼、公司的亏损,不都是我们填的吗!”

  你们这么有这么好心?沈如意警惕

  “这孩子不是刚醒嘛,你急什么急。”

  两人一唱一和,终于从包里掏出一堆票据,假装犹豫地塞到沈如意面前。

  “可我,手上也没钱啊。”沈如意假装无助娇弱。

  “你确实没钱,所以你早早答应我们,把房子过户给我们报恩啊。你看,我把合同都带好了。”

  “啊,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说是就是啊?”

  沈如意装傻,要不是看了她男人记忆,有所警惕,怕是真信了她这套说辞。

  就在她继续翻找东西的间隙,沈如意瞧见她的包包里,藏一份遗书字样的文件、红色印泥。

  看来哪怕是沈如意死了,他们也能捞到好处。

  准备得如此周全,假仁假义,真是好毒的人。

  原主吃安眠药自杀前该是多么的绝望,想到这里,沈如意眼眶不自觉地涌出了泪水,顺便接着眼泪,用他们的套路也演一把。

  “呜呜呜,我可太惨了。

  刚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什么都不说,就直接问我要钱。”

  沈如意故意哭的很大声,隔壁床的一个病友大姐听了半天对话,已是满肚子怒火。

  这不,沈如意一哭,再没忍住替她辩驳两句。

  “你们这是哪门子的亲戚。小姑娘醒来没10分钟,什么都没管清楚呢,你们就伸手要钱!而且还不只是要钱,还要房子。”

  “你们刚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鬼鬼祟祟的,都不知道你们藏着什么花心思!”

  听了这话,婶婶做戒心虚。

  指着隔壁大姐就骂,一边骂一边上前捂住沈如意的嘴,“别哭了,哭什么哭。”

  捂嘴正好让沈如意读取到她的记忆。

  这次看她看到的信息条也很毁三观,

  原来这个婶婶一直借着大哥大嫂对自己的信任,暗中转移公司财产,证据全都放在她卧室衣柜的暗箱中。

  把这两段记忆放在一块,答案自然呼之欲出。

  谋财害命。

  沈如意将捂住自己嘴的手指,狠狠用力往后一掰,同时长腿一蹬,把那婶婶踹到床下,趁机抢过包包。

  掏出那份伪造遗书和印泥。

  快速地站了起来靠在床头边,警惕地扒着墙壁,做好随时把对方踹开的准备,惹得点滴瓶子晃得叮叮当当响。

  怎么重心有点不稳?低头一看,裤腿上竟然挂着个装了大半袋“茶水”的尿袋。

  有点羞耻,但管不了那么多了!

  沈如意深吸一口气,声音中气十足!

  “这上面写着,沈如意如果发生意外死去,自愿将房子赠予陈斯琴、沈鸿坤,日期6月30日。

  谁帮我看看今天多少号,这日期肯定提前了很多。”

  “今天7月25号。”热心观众抢答。

  “日期早了一个月,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算好我会死,而且要趁我昏迷,伪造遗书夺走我过世父母留给我的房子!

  大家快帮我报警!”

  沈如意大吼,还不忘继续装柔弱无助。

  “你丫的再乱叫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奸计被戳穿,沈鸿坤涨红了脸,踩着床板准备冲上去殴打沈如意,却被一旁的陈斯琴给抱住了。

  “我这侄女,前些天吃安眠药自杀,现在神经错乱,你们可别听她的。”

  陈斯琴伪善地对刚赶到现场的医生护士说。

  哎呀,真不要脸,证据都让人拿捏了还嘴硬。

  “我神经错乱?”

  沈如意指了指伪造遗书,然后扫视了一眼病房,对着刚刚替她仗言的大姐病友投去求助的眼神。

  “大姐,今天的事情您全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劳烦你帮我报个警。”

  “好!这种人渣,就得让警局收拾他!”

  大姐抓起手机,拨通电话,“大哥,你在局里不?我这病房里有人……”

  听到警员要来,陈斯琴和沈鸿坤急红了眼,强攻三次要夺走手机,被众人阻拦,最后荒唐逃走。

  留下一片狼藉的医疗票据和房产交易合同。

  沈如意向医生和病友们又是致歉,又是感谢。

  把证据交给了病友大姐请来的警员,录了口供。

  还说服医生给她检查一切正常,停了点滴、拔了尿管,拿回了医院帮忙保管的手机、身份证、家钥匙,用手机里原主留下的存款付了今天的病房费。

  “你别着急出院,先在普通病房观察几个小时。刚取了尿袋,怕你尿不出。“护士小姐姐好心提醒。

  “好,刚好睡觉做任务。”沈如意躺在病床闭目养神。

  放松下来后,沈如意眼中出现一个圆圈,一个三角,一个五角星。

  无论睁眼还是闭眼,只要定睛看着对应符号三秒,就能进入下一级菜单。

  圆圈里保存着读取过的记忆,可以重复播放。

  三角竟然是穿梦目标的睡觉时间,还有一个催睡功能。

  这个五角星最了不起,是奖励和技能,目前都是空着的。

  “看看那两人什么时候睡觉?”沈如意自言自语。

  “要不要试试【催睡】这个功能?好……确认……”

  “滴答。”沈如意大脑闪过秒针跑动的声音,下一秒她漂浮在一片茫茫星空。

  另一边,陈斯琴连打哈欠,迷迷糊糊说自己好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任沈鸿坤怎么叫也叫不醒,同时她身上的红光缓缓消失。

  与沈如意连接的目标一旦深睡,茫茫星空中出现许多线索和场景,目标会根据自主意识形成梦境,沈如意可以自由穿梭其中。

  星空下是目标正在生成的梦。

  低头看去。

  陈斯琴穿着真丝睡衣卧在沙发上,一手举着红酒杯,一手吃着水果,正和一个样貌俊俏的小年轻打情骂俏,手机不停响着大额进账信息。

  “这梦还真不赖,果然坏人都很心安理得。

  那就让我这个新晋周公,给你点美梦吧。”

  沈如意冷笑,一念起,万物生。

  红花花的现金从天而降,洒满房间。

  又一个年轻男子裹着浴袍从浴室走出,靠在门边,勾着手指对陈斯琴含情脉脉。

  陈斯琴把睡衣一扯,露出香肩,扭摆着她那肥臀部走了过去。

  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每走一步,就有一堆钞票变成熊熊烈火。

  直至把房子烧成活炉,把她烧的面目全非,两名年轻男子始终冷眼旁观。

  “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

  沈如意开口,如同天雷震怒。再一挥手,陈斯琴坠入具疱地狱。

  她那被烈火烧焦的皮肤瞬间冻得裂开,裂开之处流出脓血,疼痛不堪却无法做声。

  周围狂风四起,暴雪纷飞,风刮在身上就是一道口子。

  地面上掉满溃烂的肉和粘稠的脓血,血里倒影着她犯下的种种罪行。

  沈如意轻点脚尖飞入梦境,降落在女人面前时,成了三头六臂的蓝绿色恶鬼,身上长满了眼睛,手指捏着一把利剑。

  “谋财、害命,你以为谋的是别人的财,害的是别人的命,跟自己没有关系?不,你谋害的是自己。”

  说罢,沈如意把剑弹了出去,向女人飞了过去。

  接下来,轮到沈鸿坤了。

  这次入梦,茫茫星空中飘着迷雾,是做梦者喝酒后的表现,因为酒精作用大脑处于麻痹状态,梦境不会自动形成,需要造梦者强加,这种梦境一旦形成,便刻苦铭心。

  杀人者,泯灭人性,应该体验死者的痛苦。

  沈如意把货车撞轿车的场景复制到梦境中,强行拖拽沈鸿坤的意识进入梦境,只不过这次他得坐轿车上,旁边坐着的人也换成了他那卷发的老婆。

  相撞到坠地不到一分钟,沈如意点点手指,一百次死亡场景开始重复,

  她冰冷的眼眸里,已经生成了各种各样击破男人心里防线的“死法。”

  坠地,爆炸,挤压撕扯,甩出窗外折断腰椎,玻璃穿刺眼脑……

  男人在梦里第四十次死亡时,已经吓得全身发抖抽搐。

  沈如意知道谈判的时候到了。

  她请来了路人,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命悬一线的沈鸿坤,冷漠地问到,

  “如果你愿意坦白你的过错,跟我们自首你杀人的经过,我们救你。”

  “我说,我说,沈卓冰两夫妇的车是被我撞的,我故意的,我们转移他们公司财产的事情败露,怕他们报警,所以我杀了他们。”

  自首这段话,换换场景再来十几二十次吧。

  沈如意花尽心思安排各种自首场景,例如让沈鸿坤在跟朋友吃饭时,在单位开会时,在去幼儿园接送孙子路上被警察逮捕……

  两个小时过后,男人胃部翻江倒海,从死亡和被捕的绝望中惊醒,

  全身没有半丝力气,把发酵得恶臭的酒,消化得糜烂的食物,吐在了床上。

  身边坐着卷发老婆,缩着身子瑟瑟发抖,胡言乱语。

  喊了好几声都没反应,直到拍打她才回过头,脸色发青,惊魂未定。

  “我们杀了人,要遭报应的。

  老公,我脖子这里有一把剑,就差一点就要刺穿我了,好像警告我不能再做坏事了。

  不行,我们得把钱还回去,还有你……你开车撞死了大哥大嫂,你、不,我们,我们赶紧去自首。”

  “发什么疯。钱都输光了,哪什么还!”

  沈鸿坤嘴硬,却不想眼前马上出现恶梦场景,带着真实的疼痛,席卷全身。

  “不能自首………不,要自首。不、不能……”

  陈斯琴、沈鸿坤两人想中了邪似的,呆滞地坐在床边嘟囔。

  直到警员敲开他们的家门,两人脚软跪地。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都市异能小说

财神周公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