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末日迁徙,我能探灵模拟

末日迁徙,我能探灵模拟在线阅读

末日迁徙,我能探灵模拟

新野赤壁

科幻·末世危机·4.09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2-09-27 21:42

鬼域笼罩世界,为了收集资源生存下去,幸存者不得不集体迁徙,从一个城市转移到另一个城市。而方呈获得一个探灵模拟系统。为了带着自闭症的妹妹更好活下去,通过穿越到过去和未来,达成一个个惊悚的探灵任务,获得鬼物信息和各种资料,完成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收集到了各种别人不可能得到的物资。“卧槽?方大佬一泡尿滋死了厉鬼,物理上无法造成的伤害鬼物居然也会怕水!”“这有什么,方大佬昨天才一只手托着佛经,一手加特林扫死了平海市的鬼王呢。”“赶紧看直播,方老板又在溜鬼了。”“少看点直播吧,我们都还在为食物发愁,方老板和他妹妹已经有移动浴室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嘘~门外有人

  11:58。

  夜晚,雨水淅淅沥沥。

  脸颊旁边的手机震动着,方呈从睡梦中醒来,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露出了郁闷的神色。

  当你起床时间比闹钟的时间要少一分钟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像是少睡了好几个小时一样。尤其是对于一个每天都要辛苦忙活的人而言。

  方呈扔掉了手机,又重新躺下。

  嗡嗡嗡~~~

  然而手机依旧震动个不停。

  “算了。”

  方呈幽怨的爬了起来。

  以普便理性而论,眯着眼多睡这两分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还不如起床做做点事情。

  通常情况下,你觉得就多睡两分钟,结果一睁眼的时候,你就可能已经穿越到中午甚至晚上了。

  被理性战胜的方呈看向了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一个丘丘书友粉丝群。

  里面全部都是在艾特自己的信息。

  “@作者菌,看见红月了吗?和你小说里写的一模一样诶。”

  “@作者菌,卧槽,作者快点起床,不仅仅有红月,还有全国暴雨,以及大范围停电!“

  “@作者菌,身临其境,素材有了,还不赶紧多码几章加更。”

  “今晚有红月,有没有一种可能,作者写的世界和现实融合了,所以那些鬼怪也都跑出来了?”

  “如果是真的话,作者身边说不定也会有惊悚的事情发生,到时候就有剧情继续加更喽。”

  ……

  红月?

  满怀起床气的下了床,方呈疑惑地掀开了窗帘。

  的确,外面照进来了血红色的月光,楼下漆黑如墨,看不到任何一点灯光,连马路上的夜灯都看不见。

  世界仿佛浸泡进了漆黑的墨水里。

  唯有那诡异的血色月牙和闪电提供着唯一的光亮,刺眼的闪电频繁划破长空,发出阵阵凄厉的长鸣,倾盆大雨不断浇灌着。

  “这的确是一个奇特的现象。”方呈看着天空的那轮红色月牙,也感到一些惊讶。

  粉丝群里的读者艾特自己起床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今晚的这些现象都和自己小说里写的情景非常相似。

  方呈是一个网络小说作者,而且写的还是灵异小说。

  血月,暴雨,停电,黑夜。在自己写的小说中每一次这几种元素集齐的时候,必定会有惊悚剧情出现。

  今天这情况的确是很凑巧的一件事情。

  方呈看着群里面那些粉丝一个个激动万分,甚至还有人猜测是自己小说里的世界和现实融合了,这让方呈哭笑不得。

  想象力不要这么丰富行不行,自己的小说剧情不过都是捏造的而已,怎么可能会影响现实呢?

  对于这轮红月,方呈相信明天早上的时候,马上就会有专家出来进行科学解释了,说不定还能再来一季“走近科学”系列。

  现在肯定是不能再睡了。方呈伸了伸懒腰,走向了摆放在墙边的小书桌。

  这是一个单人房间,稍微显得狭窄逼仄,书桌上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键盘,墙上是一个小书架,只不过书本摆放并不整洁,证明着这是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房间。

  惨白的灯光还亮着,方呈随便披了件外套就坐在电脑前,打算开始码字。

  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恋爱经历为零,没有社交,没有朋友,没有工作,甚至和邻居也不熟,连头发都懒得整理。

  身为一个灵异小说作者,方呈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半夜期间,万物俱静,让人浮想联翩的时候码字,这个时候是最有感觉,也是灵感最多的时间段。

  想让读者有感觉,那首先得作者自己有感觉,尤其是写惊悚剧情的时候。

  不过在此之前,方呈照例打开了“饿死了么”外卖。

  今天该吃什么?

  最后经过艰难的抉择,方呈还是选择了一份甜豆腐脑,一杯豆浆,外加一只烤鸡翅。

  “真是奇怪,我明明是一个北方人,却喜欢吃甜豆腐脑。”

  方呈对自己的这种喜爱也是有些无奈。

  对于一个生活作息完全混乱的自由职业者来说,这份外卖算是夜宵,也算是早餐。

  瞥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现在是2020年8月15日,晚上零点整,位置:宁海市。

  时间尚早,先码点大纲,后续才好写正文。

  打开名为《女鬼是我老婆》的文件夹,方呈开始码字。

  “红月之夜,为了完成系统任务,主角来到了一栋很少人住的公寓,专门挑了闹鬼的那一层楼租下,而且就住在闹鬼房间的隔壁。”

  “那天晚上,依旧还是血月高照,雷电暴雨齐鸣,主角所在小区里的电路似乎也出现了问题……”

  这是一份大纲。

  盯着最后的省略号,方呈冥思苦想,却怎么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写的后续内容。

  现有大纲已经写完了,如果大纲不能继续推进的话,今天就只能断更了。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卡文宛若便秘,努力着,痛苦着,每次挤一点点出来,而且还奇臭无比。

  区别只在于,便秘痛的是菊花,而卡文痛的是脑袋。

  思考了一会,最后方呈还是放弃了,索性打开了手机,开始了日常水群。

  群里边的人还在不断艾特自己,惊叹着今晚的奇特景象,依旧还是把今晚的现象和自己的小说连接了起来。

  “无内鬼,来份涩图。”方呈在群里发了一句。

  群里边变得更加活跃了,不少人都贡献出了自己珍藏的二次元图片,聊天框顿时变得五彩斑斓,半夜三更都阻挡不了这群人收集图片的癖好。

  “好了,图也发了,就别讨论了,等明天专家出来解释就行,这红月和我的小说没关系。”方呈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涩图收集完毕,睡觉睡觉。”

  “怎么不早点发,我刚进入贤者模式。”

  “射射群主!”

  大部分的人也都只是开个玩笑,不过方呈随后还是看见了一条消息。

  小鱼儿:“作者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最近的确不太平,灵异现象比以前多了很多。”

  看见这条信息,方呈感觉有些好笑。

  身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虽然写灵异小说的时候经常自己吓自己,但方呈还是不相信这种东西会存在的。

  不过既然对方这么喜欢较真,闲的蛋疼的方呈也不介意回复一下。

  作者菌:“能有什么灵异现象?”

  小鱼儿:“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就是很多传说中的,或者都市传说里的鬼怪现在都出现了,有很多视频拍摄到了,也有不少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失踪。”

  作者菌:“你怎么知道那些视频就是真的?就不排除有人故意剪辑和摆拍?”

  小鱼儿:“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是今天看到了这轮红月,我才逐渐信了,故事里的东西说不定真的会在现实出现。”

  作者菌:“哦,那我注意一下吧。”

  方呈关闭了手机。

  又是一个被迷信洗脑的孩子。捏造出来的世界和现实融合,鬼才信呢。

  坐回了椅子上,方呈打算继续思索接下来的剧情。

  灵异文终归还是太难写了,下一本还是开一本玄幻爽文吧,或者说,开一本发糖文也行。

  方呈心中想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突兀的声音响起。

  笃,笃,笃……

  乌云遮月,有人叩门。

  不紧不慢,如同一个刚刚苏醒的人,抬着僵硬的手臂一顿一顿地敲击着门板。

  方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卧槽,刚思考到最惊悚的剧情的呢,就来搞这么一出。”方呈骂骂咧咧的起身,打算去开门。

  然而走了两步,他就停住了。

  等等。

  自己什么时候点的外卖来着?

  方呈看向了电脑上的时间。

  0:10。

  “我好像是在零点点的外卖。”

  即便外卖小哥是个神秘组织,也不可能十分钟之内就送达。

  方呈又看了一眼“饿死了么”的信息,随后瞳孔微缩,一阵脊背发凉。

  “因为暴风雨影响,您的外卖送达时间可能延迟。”

  “外卖小哥正在等待取餐中。”

  !!!

  外卖没有送达,那么门外站着的是什么人?

  或者说……是不是人?

  方呈很清楚自己的情况,没有朋友,没有女朋友,和邻居也不熟,唯一有关联的也只有房东。

  但是,自己前几天才刚交完房租啊……再说房东也不可能半夜三更找上门来吧。

  难不成书里面的世界真的和现实融合,书里面的东西跑到现实中来了?

  笃,笃,笃……

  又是那个有节奏的敲门声,但这一次的力度要比上一次更大了一些。

  方呈紧紧盯着门板,汗水已经浸湿了短袖。

  咔咔咔咔!!!

  此时一阵熟悉的,却诡异突兀的声音忽然在屋内响起。

  方呈猛然回头,却发现,自己的电脑文档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被打开了,键盘按键正在动着。

  青轴键盘清脆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屋内。

  屋内只有自己一个人,没人任何人在操作,但是键盘就是在动着。

  文档上出现了一行字,就补充在了自己冥思苦想的小说大纲后面。

  【待在房间内,我点了一份外卖】

  【我从群友那里知道了血月的情况,但是我并不相信想象出来的世界真的会和现实融合…】

  【真是奇怪,外卖真的会这么快送达么?】

  【我不觉得深夜期间除此之外会有其他人来找我】

  听着那键盘声,看着那屏幕文档上莫名出现的字,方呈的脸色愈发苍白。

  而且诡异的地方还不仅仅如此。

  方呈读完了新码的字,忽然往上一瞥,却看到了些许变化。

  之前已经码好的大纲,主人翁的称呼也变了。

  方呈在大纲里面喜欢用“主角”来代表男主,然而此时,“主角”二字全部被替换成了“我”。

  嘴唇颤抖着,方呈默念着上面写好的大纲。

  “红月之夜…我…来到了一栋很少人住的公寓,专门挑了闹鬼的那一层楼租下,而且就住在闹鬼房间的隔壁……”

  “那天晚上,依旧还是血月高照,雷电暴雨齐鸣,我…所在小区里的电路似乎也出现了问题……”

  嘶!

  方呈倒吸一口凉气。

  灯光闪烁了几下,看起来自己这栋公寓的供电系统也被暴风雨影响到了。

  血月,黑夜,暴雨,供电不好的电路……

  “身为一个成熟键盘,应该学会自己码字了。”以前自己的确是这么经常吐槽。

  但是现在看到真的会自己码字的键盘,却一点都快乐不起来。

  “咚咚~”

  门外第三次敲响了房门,这一次似乎是察觉到了屋内有人,这一次敲门的声音倒是温柔了很多。

  现在该怎么办?方呈犹豫着。

  自己住在高楼之上,也并没有其他逃生通道,而且按照自己常年宅在家里码字的情况,身体素质也不行,不可能翻窗逃跑。

  咔咔咔……

  键盘继续自动敲动着,文档上的文字一行行出现。

  【门外第三次敲门,我在犹豫着要不要打开门看一看】

  【身为无神论者,我依旧不相信小说世界和现实能融合在一起】

  【门外传来悉悉窣窣的声音,似乎是衣服被带动着,走廊好像有人在走动】

  【外面似乎站了一个人】

  ……

  站了一个人?

  或者说,根本不是人?

  ……

  方呈急忙制止住自己浮想联翩的想象力,一步步往门边挪步。

  【我依旧相信一切灵异现象都是自己吓自己,于是遏制住了内心的恐惧,鼓起勇气朝着门边走去】

  方呈的手臂和额头已经冒起青筋,精神紧绷到了极点,慢慢朝着门上的猫眼望出去。

  走廊的灯光因为电路原因忽明忽暗的闪烁着,看不见任何人,也看不见任何可以被成为生物的东西。

  “呼……”

  方呈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估计是这栋公寓有什么顽皮的小孩出来捣乱。

  只不过这键盘是怎么回事?方呈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电脑屏幕。

  【我并没有在门外看到任何可以被成为人的生物】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觉得身为一个灵异作者终究还是想象力太过丰富……】

  【一道雷鸣炸响……灯光再次闪烁不停,暴雨依旧倾盆而下……】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我开始逐渐怀疑这个世界真的和小说中的剧情开始重叠了,亦或者,我可能是在做梦?】

  室内,惨白的灯光依旧不稳定。

  这屏幕一直在反映着现在的情况变化,也能知道自己的内心想法。

  方呈看着电脑,若有所思。

  就在,情况却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文档上的文字的颜色开始一点点变得血红,笔画扭曲,宛如从尸体中取出的血淋淋蛆虫。

  【身为一个作者,我不由自主的觉得今晚的经历是个很好的素材】

  【突然……】

  “哐哐哐!”

  年久失修的门板摇摇欲坠,门把手被疯狂抽动着,连带着还有剧烈的撞门声。

  似乎有人正在疯狂撞击着门板,想要从外面冲进来。

  方呈吓得跳了起来,马上抄起了键盘当成自己的武器。

  再一次慢慢的,方呈摸到了猫眼附近。

  “喂!有人在吗?”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语气还有些急促。

  “里面的人没事吧?”

  “呃……”

  方呈愣了愣,把眼睛凑到猫眼上。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红色吊带连衣裙的女人,模样二十五六,长相还不错,一张瓜子脸,身材匀称,手上还提着一个外卖袋,看得出里面正装着方呈的早餐。

  方呈倒是认识对方,她是自己的邻居,算是这栋公寓的老住户了,自称是一个心理医生。

  嗯,每天都有十几个心理有障碍的男客户在她的住处进进出出,生意还不错。

  方呈总算松了口气,拧开了门把,堆起了笑容。

  “刘姐,大半夜的还没睡啊。”

  门外的女人看见开门,这回总算松了口气。

  “一直不开门,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吓死我了。”

  刘姐笑了起来,抚摸着自己的胸膛,那裙子衣襟很低,能看见起伏着的丰满。

  “这是你的外卖,送到我这边来了。”她把外卖袋子递给方呈。

  “抱歉,真是不好意思。”方呈挠了挠头,急忙接过了外卖袋子。

  瞄了一眼手机,上面的确显示着外卖已经送达。

  估计是外卖系统信息延迟了。

  “没事没事。”

  刘姐笑了起来,她看着方呈,随后目光朝屋内探了探,“作为邻居,我还没来过你家串过门,让我进去坐坐呗。”

  “这个嘛……改日吧。”

  方呈却是用身体挡住了刘姐的视线。

  不为别的,光那书名《女鬼是我老婆》被熟人看见的时候就能在地上抠出个三室一厅。

  “别害羞,姐姐就只是进去看一下,好不好,小~弟~弟~”

  刘姐却是露出了更加妩媚的笑容,还故意往方呈身上蹭了蹭。

  “不……还是改日吧。”

  “那好吧,我改日再来找你。”

  刘姐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踩着高跟鞋打算离开。

  滋滋……

  此时,走廊上的灯却再一次因为电路问题暗了下来。

  刘姐轻轻拍了拍手。

  灯依旧没亮。

  “啪啪!”

  方呈更用力的拍了两下巴掌,此时声控灯才重新亮起。

  “今晚的电路真的不太好。”刘姐有些幽怨。

  “因为暴风雨嘛。”

  “也对,那晚安喽。”

  “嗯,晚安。”

  提着早餐回到了房间,关好房门,方呈边喝着豆浆一边思考着。

  看刘姐的神情,刘姐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嗯……好像也不是不可能,自己也长得不赖,每一次设计一个帅逼男主的时候都觉得倍有代入感。

  只是想到这里,方呈忽然回头,看向了那扇关着的房门。

  隐隐约约的,方呈感觉那末红裙依旧站在门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

  此时,键盘又重新响了起来。

  【开了门,我才发现这只是一个误会,外卖送错了地方,而刘姐也只是怕我真的出事了才那么大力的敲门】

  【刘姐看起来是看上我了,想进屋还和我做一些事情,但是我拒绝了她……】

  【而现在,我总感觉刘姐又重新回来了】

  【我总感觉她就站在门外一动不动,似乎能隔着门监视着我】

  【诡异的声音再次传来……】

  诡异的声音?

  方呈警惕了起来。

  仔细聆听,屏蔽掉窗外的暴风雨声……

  似乎并没有……等等!

  咯吱…咯吱……

  细碎的声音夹杂在了风声中。

  像是铁丝在撬动着钥匙孔,门把手似乎在轻轻摇晃着。

  方呈揉了揉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门把手,也不知道那轻轻的晃动是自己因为压力过大眼花了还是真的在动。

  咔咔咔咔!!!

  键盘变得更快了起来。

  【我不确定门外是否真的有人】

  【今晚发生的事情很诡异,我觉得我可能真的是在做梦,或者因为写了太多灵异小说出现了幻觉】

  【真是奇怪,我现在反而很平静,可能是因为写了太多的灵异事件,导致对真正灵异事情出现的时候反倒是习惯了】

  【当然,也有可能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网络作者,而是一个精神病人……】

  灯光依旧闪烁着,暴风雨导致气温骤降,外卖袋上泛着水珠滴落到脚上,像瘟疫一般,一丝丝凉意不断蔓延,不断扩大,从脚背一直蔓延到脊椎,让人头皮发麻。

  雷电闪烁,银光和黑夜将屋内剪成一张张黑白照片。

  屋外,那声音依旧在继续。

  像是用指甲在抠着门锁,摩擦着墙壁。

  方呈只感觉毛骨悚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我越来越觉得屋外有人,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再一次过去看看】

  【同时,我也愈发怀疑我就是一个精神病人】

  【毕竟这个世界不可能存在真的鬼神,一切事物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为了验证这一个事实,我决定打开门走出去试一试】

  嗯……似乎有点道理的样子。方呈看着屏幕上的字体。

  那么,出去看一看?

  方呈来到了门边,再一次看向了猫眼。

  门外黑乎乎的,也看不见任何人。

  轻轻打开门,方呈谨慎的查看了一下周围情况,并没有人存在。

  倒是有一道水迹从楼梯口一直延伸到刘姐的门口那里。

  “这应该就是外卖员留下的吧。刚才看来的确是我多虑了。”

  方呈自言自语着,忽然看见走廊深处还有一抹红色的光芒。

  那是刘姐的住所,此时房门半掩着,隐隐约约看见里面还有红色的情趣灯光。

  “……”

  这含义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刚才真的是刘姐在看我么?此时开着门是不是想让我过去?方呈浮想联翩。

  毕竟还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小处男,对女人有种特殊的期盼。

  要不,过去看看?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羞耻的小说。

  方呈咽了咽口水,打开了门,慢慢朝着走廊深处挪步。

  走廊的声控灯此时又是瘫痪状态,只有那红色的灯光在指引着方呈前进。

  雷电劈落,在走廊上映出一道道黑色瘦长的影子,一棵棵分叉的树影像是一个个人倒扣在地面上,高高撑着无助的双手。

  最后,他站在了那红色灯光的门口。

  方呈依旧还是踌躇着,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瞧瞧。

  生理上的本能催促他推开这扇门。

  “嗯……还是不太好,万一刘姐找我要钱怎么办?收的太贵怎么办?”

  别问为什么单身,还不是因为自己没钱。

  “刘姐最近的生意也不太好的样子,不会是看我老实所以来割我韭菜吧?”

  方呈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的。

  所以……还是改天再来看看吧。

  绝对不是自己有色心没色胆!

  方呈打算就这么离开,然而还没开始迈步,就发觉另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似乎,有人正躲在门边看着自己……

  刘姐一直都很热情,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来了,应该是大大方方的走出来邀请自己进去吧。

  莫非是屋里边正在忙活?

  “嗒嗒嗒嗒嗒嗒!!!”

  另一头,方呈房间内再一次响起了急促的键盘声,如同暴风雨般的敲打着按键,宛若催命一般。

  又有提示?

  方呈努力保持镇定,身体半蹲,面对着那扇红色灯光的房间,随后深吸一口气。

  回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躲回了自己屋内。

  “嘻嘻,进来呀~小弟弟~”

  一个空灵的声音在门前飘过,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上忽远忽近,直到走廊尽头一点点破碎消逝。

  一抹红色身影掠过门上的猫眼,稍纵即逝。

  屋内,方呈看向电脑屏幕。

  【一开始,我觉得我写的东西太过羞耻,没有让刘姐进门】

  【但后来我还是没有禁住诱惑进入了那个房间,在那里,我为我的行为付出了一生的代价。】

  【我惶恐】

  【我挣扎着】

  【我无能为力】

  【我被吃掉了】

  血红色的文档再一次扭曲起来,屏幕上溢出了血迹,所有的文字也像融化一般,流下一道道血色痕迹。

  “被吃掉了……”

  方呈看见这个字眼,顿时汗毛倒竖。

  他重新摸到了门边,通过猫眼,打算再一次确认一下外面的情况。

  在那里,方呈的脸色再一次变得惊惧起来。

  门外站着一个全身淌血的女人,一半脸颊已经腐烂,血液顺着裙角不断下落,布满血丝的眼睛几乎要挤进猫眼里。

  “进来呀……小弟弟~~”

  看见了活人,红裙女人张开了淌着黑色脓血的口腔。

  ……

  ……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末世危机小说

末日迁徙,我能探灵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