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四大相公,君前对骂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赵顼,携百官成团出道在线阅读

我,赵顼,携百官成团出道

历史 / 两宋元明

56.2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7 22:50

书籍摘要: 赵顼:众卿,朕今晚邀你们来勾栏小聚,只为抛开君臣身份,让大家畅所欲言,朕执政已有三载,你们觉得朕如何?钢铁直男王安石:论变法,官家确实有些东西,但不多。砸缸史官司马光:官家是历代以来最爱折腾、最不靠谱,但却最有可能成为千古一帝的皇帝。养生大师文彦博:论养生之道,老夫只服官家!绯闻满身欧阳修:论女人缘,吾远不如陛下。言官大炮唐子方:论喷人,官家虽天赋甚好且常有妙语,但仍不及我唐大炮。超级吃货苏东坡:有我在,官家只能是大宋第二美食家。……史曰:盖自尧舜以来,历代君臣典范,社稷之治,莫过于神宗一朝。我,宋神宗赵顼,将携大宋百官成团出道,让每个人都名垂青史,成为各自领域的天花板!军事、农业、工业、商业、文化、休闲、娱乐,统统搞起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20821133240470.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十年打铁.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第九禁忌.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海上升明帝在线阅读
我朱以海,堂堂太祖高皇帝十世孙,就是上岛啃番薯,下海打游击,也绝不投降满清鞑子,誓死反清复明,光复华夏! 以海水为金汤,舟楫为宫殿,甲板即为朝房, 落日狂涛君臣对,乱礁穷岛衣冠聚。 驱除鞑虏复中华,海上天子成霸业!
木子蓝色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最强昏君:朕就是要造反在线阅读
人在异界,刚刚穿越,身份太孙,爷刚驾崩、爹病重,马上即位,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但是有亿点点小麻烦:  随着便宜老爹即将病死,宫内外也出现了一些异象:说人话的狐狸、肚里有布的鱼、刻字的陨石、黄河里的独眼石人;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算了不管了,即位当昏君就完事了。  本书又名:《从乾清宫宫长到地球球长》、《奈何大周有高达》、《地球何人不通大周》
废话天尊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从游秦淮河开始在线阅读
杨子正穿越到大明崇祯年间,为了不给官老爷们下跪,考了个秀才,然后怂恿家里的打行(镖局)慢慢收购被崇祯裁撤的邮驿,赚点钱收点难民买点马匹,做点海贸,岂不乐哉?
天黑黑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崇祯大明:从煤山开始在线阅读
老兵朱高远,穿越成为吊死煤山的崇祯皇帝。 凭借熟知的历史知识及高超的战术指挥能力,率领千余残部成功的从朝阳门溃围而出。 继而出人意料转进燕山,躲过流贼大军追剿。 继而设计兼并了吴三桂派去劫驾的一千夷丁。 一片石大战爆发后,又率领两千明军长驱南下。 流贼惨败退出北京,建奴南下,朱高远凭借着”结硬寨、打呆仗“的战术死守黄淮防线。 形成相持,下诏勤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铮铮士子,共赴国难。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生员十万兵!
寂寞剑客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李自成的明末游戏在线阅读
天生万物以养民,民无一善可报天。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 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 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翻天覆地从今始,X人何须惜手劳。
三院老哥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崇祯崛起:我祖宗朱元璋没死!在线阅读
李自成即将打到京城,朝廷重臣纷纷准备投降,明朝被灭已经倒计时。 崇祯一咬牙,祭出太祖法宝御驾亲征: 我大明太祖朱元璋没有死,两百年来都在皇陵修仙! 朕不死,大明不亡!大明若是亡了,便是太祖出山扫荡天下之日!
今日和平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登基吧!大王!在线阅读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南宋末年,天下大乱,有天命真人起于大漠,将入中国为天下主。 彗星坠落,赵泰苏醒,“我才是天命,统一天下我来!” 群臣:“大王,赶紧登基吧!大王!”
话凄凉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今宋在线阅读
靖康国耻,宇内尸积如山,白骨于野。王朝兴替,天为之倾,地为之覆。  西风,红旗。  长缨在手,可否缚得海底蛟龙?  看今日之大宋,是谁家天下。
衣山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最狠暴君在线阅读
天启七年,这是大明朝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此时,小冰河期已经席卷了整个大明,凌冽的寒风肆无忌惮的吹打着土地兼并严重的大明。 此时关外的野猪皮之子刚刚继承汗位。 此时李自成还在米脂捧着大明的铁饭碗,张献忠还在乡下给人打铁。 此时东林党与阉党还在肆无忌惮的在朝堂上扯皮。 此时在信王府,《君主论》的精神继承人、《厚黑学》的传人、未来的大明公司ceo奥古斯都.朱(又名:朱由检),正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拯救大明。 大鸟转转吧交流群:970630754
当代罗汝才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我,赵顼,携百官成团出道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001章:四大相公,君前对骂

  大宋治平四年,正月十一。

  午后。

  汴京皇城垂拱殿侧房的一方软榻上,刚登基三天的赵顼缓缓坐起身来。

  一股记忆铺天盖地地朝他脑海中涌去。

  赵顼由惊到喜,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

  没想到打个盹的功夫,他这个正在片场跑龙套的演员,竟然穿越到了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大宋第六代皇帝赵顼身上。

  此时,赵顼还不满二十岁,大宋还并不是特别怂。

  “去他的岁币!去他的弱宋之名!去他的朋党之争!去他的靖康之耻!去他的大宋帝王大多无法生育且短命!”

  身着孝服的赵顼,站起身来,仰脸向上,不自觉地将双手背在后面,对未来充满期待。

  这时,屏风外一道清脆的太监音传来。

  “官家,韩相公、曾相公、欧阳相公与计相求见。”

  赵顼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四人的相貌。

  韩相公,即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曾相公,即中书侍郎兼礼部尚书曾公亮;欧阳相公,是参知政事欧阳修。

  三人便是中书省三巨头,主管朝廷政事。

  而计相,则是三司使韩绛,总管朝廷钱财。

  赵顼干咳一声,正色道:“宣!”

  御案前。

  赵顼刚坐下,便见四个老头黑着脸走了进来。

  三司使韩绛走在三人前面,他看向赵顼,一拱手。

  “噗通!”

  竟跪在了地上。

  “官家,老臣历经两朝,现已年迈,恐不能再胜任三司使一职,特来请辞,望官家恩准老臣致仕还乡!”

  韩绛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哪里像年迈之人。

  三司乃是朝廷的钱袋子,赵顼刚刚登基,任何举措都与钱有关,换个三司使,牵连甚大。

  赵顼看韩琦三人的表情,心知四人明显出现矛盾了。

  他胸膛一挺,道:“朕,准了!”

  “啊?”

  韩绛抬起头,顿时愣住了,其他三人也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韩绛没想着辞官,刚才说的乃是气话。

  赵顼看到韩绛的表情,差点儿没有笑出声来。

  他干咳一声,提高声音道:“朕准了,朝堂百官也不会准,大宋百姓更不会准!”

  “计相为朝廷操劳多年,功劳无数,朕刚刚登基,许多事情都需计相操劳,有何难处,朕帮你处理,快快起身!”

  听到此话,韩绛不由得长呼一口气,小胡子也翘了起来。

  他缓缓站起身来,拱手道:“陛下,自太祖平天下以来,国库渐丰,文武百官,皆有封赏,然……百年之积,惟存空簿……”

  韩绛摇头晃脑,一口气说了近一刻钟。

  其表达的核心是:朝廷挣钱很多,但花钱更多,如今国库没钱了,但中书省还要大操大办先帝宋英宗的丧事,他筹不来钱了!

  赵顼微微皱眉。

  如今大宋百姓的生活还行,但朝廷确实已经到了快揭不开锅的地步了。

  近百年来,朝廷花钱如流水。

  除了每年给西夏和辽国交岁费,文武百官的俸禄连年蹭蹭往上长。

  且为防止罪犯和难民造反,还要把他们作为士兵养起来,管吃管穿管住,福利待遇相当好……

  啥朝廷也禁不住这样造啊!

  这时,韩琦走了出来。

  “陛下,老臣也知国库无钱,但先帝必须厚葬,且恩结群臣的赏赐一定要高于仁宗皇帝,不然如何彰显官家的仁孝与恩威。另外,向辽、夏报丧之时,携带的礼物绝不可小气,一定要彰显我大宋国威,不然,陛下的皇位如何能够坐稳?”

  赵顼长叹一口气,韩琦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大宋自上而下,全都好面儿,喜欢排场。

  四年前,仁宗驾崩,朝廷大办丧事,仅仅为汴京驻军安排宴席,就搞得开封连一只活羊都找不到了。

  对军队的赏赐更是达到了大宋全年财政开支的六分之一。

  而现在,中书三位相公想要循着仁宗的规模大办先帝的丧事。

  若宋英宗的葬礼彰显不出大宋国威,被人耻笑了,那背负不孝骂名的定然是赵顼。

  一旁的曾公亮补充道:“计相,老夫知晓三司余钱不多,但有些地方能省,有些地方不能省,先帝丧事,必须大办,至于钱财,还烦劳计相从他处匀一匀!”

  “匀?让我去哪里匀?”

  “这是你三司使的份内之事,你执掌三司数年,难道还需老夫来教你?”韩琦不由得瞪起了眼睛。

  听到此话,韩绛顿时恼了。

  其袖子一捋,道:“中书省年年增官增俸,政绩没多少,但花销却越来越多,这两年,若能节约一丝,治丧的费用也便足了,也不知是不是某人贪墨了?”

  “韩绛,你莫要血口喷人,本相兢兢业业,未曾贪墨过一分一厘,所有花销,皆有记录!”

  一旁的欧阳修干咳一声,道:“计相,若三司资费实在不足,我中书省也可添补一些,你何必在陛下面前诋毁韩相呢!”

  “诋毁?欧阳相公,老夫说的都是事实。你若少去几趟勾栏或多写几首艳词,没准也能凑足治丧费用!”

  韩绛字字如刀,砍在欧阳修的心窝上。

  “你……你这个老匹夫!”欧阳修最容不得别人说的,就是他逛勾栏和写艳词的事情。

  这时,年近古稀的曾公亮正准备张口。

  韩绛便将他骂进去了。

  “曾相公,你都古稀之龄了,若此时辞官回乡,年老的官员必然效仿,如此省下的官员俸禄也够治丧了!”

  “你……你……伱……”曾公亮握起拳头,俨然要干仗的架势。

  四人似乎已将赵顼这個皇帝忘了,越吵越烈,吐沫横飞。

  赵顼看得哭笑不得。

  在大宋,这种臣子对骂的事情太多了。

  特别是仁宗朝,官员们在大殿上吵架,吐沫溅了宋仁宗一脸,后者还只能陪笑脸讲和。

  文官们,只要认为自己占理,一个比一个横,能逼得皇帝低头认错,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谁让刑不上士大夫呢!

  “啪!”

  这时,赵顼朝着桌子上一拍,殿内顿时安静了。

  赵顼看向韩绛。

  “三司使,去年国库收入多少?”

  “共计9000万贯。”

  “支出多少?”

  “约……约9500万贯!”韩绛的嘴角微微颤抖。

  听到这个数据,赵顼的脸色黑了下来。

  一年亏空500万贯,用不了几年,他便有成为亡国之君的资格了。

  赵顼无奈地挠了挠头,他本以为来到大宋,搞搞工业、抄抄诗词、整些商业贸易,就能成为一世明君了。

  哪曾想,大宋有个天大的窟窿等着他去补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