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真不想当民夫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在线阅读

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

玄幻 / 王朝争霸

49.9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7 22:19

书籍摘要: 【每天早八点晚八点,各更新一章,欢迎试读】————苟在仙武世界,开局就被拉壮丁?姜尘当场觉醒道果神通——“生死祸福,皆能改之!”【短命】→【长生不老】【吊车尾】→【古今天下第一】【贫者无立锥之地】→【裂土封疆】【柴刀】→【血饮狂刀】→【大夏龙雀】【资质平平】→【惊才绝艳】→【横压天下一甲子】…………多年后。姜尘携九州雄兵王者归来,战三关,斗妖邪,纵横沙场,镇压蛮荒,登凌绝顶,封神天下,横扫一切不服!谋士:“中州沃野千里,财富民殷,智能之士久慕将军威德,君若尽起青州之兵,长驱西指,则霸业必成,大夏可兴啊!”各地反王:“大王饶命,吾等愿降!”卫烈帝:“朕要退位让贤,这偌大天地,唯姜尘有德而居之!”【注:武德的德】列仙诸神:“姜尘小儿身怀道果,必是邪魔外道,无需讲什么礼义廉耻,大家……并肩子上啊!!!”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昵称能不重复.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血腥的雨.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隔壁老王有点坏.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王朝争霸小说推荐

修个大剑仙在线阅读
谁说只有天赋异禀的富家子弟才能修仙,且看我李锦这般凡人,如何修仙?如何证道?如何成为这天下第一的剑仙。
携书剑游天下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天珠变在线阅读
人有本命珠,觉醒后或为意珠、或为体珠,如手串分别在左右手腕处盘旋。天珠如人类之双胞胎,当意、体双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即为天珠。修炼体珠者是为体珠师,修炼意珠者是为意珠师,而修炼天珠者自然即是天珠师。天珠师最高为十二双珠,因此,它的修炼过程也被称之为:天珠十二变。我们的主角就是一位修炼着天珠变的弓箭手。
唐家三少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诸天执神在线阅读
主角林天意外穿越到苍云大陆,然后意外激活系统,从一个小小的大夏国,慢慢称霸诸天的故事!
星月雨明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开局获得帝王系统,打造不朽仙朝在线阅读
夏天穿越成大夏天子,开局觉醒帝王系统。  朝廷佞臣挡道,获得虚妄之眼,一眼辩忠奸。  完成任务奖励各种顶级功法、顶级神通。  突破如喝水,毫无压力。  我怎么突然就无敌了?
姜汁糖水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骑马与砍杀:战锤全面战争在线阅读
在充满奇幻与史诗的世界中骑砍,是独属于男人特有的浪漫。
喵喵喵喵喵桑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十二归一在线阅读
鼎之轻重,人事尽而犹可问。弱冠之年,风云诡谲,如何应对? 每日几时几更不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收藏下,多多支持。
爱喝酒的渔翁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永恒掠夺者在线阅读
普通学生意外死亡后被神识一道九色炫光带到天蓝星域一具被冻死的小乞丐身上获得永恒掠夺系统,从此过上了逆袭人生
我是可爱鬼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穿越大反派:开局狂砍女帝在线阅读
新书《解释不清了,我写的小说成真》走免费路线,全部免费,免费,免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重生小说大反派, 开局被未婚妻抽掉神体,抽掉帝血, 而且身中奇毒,修为尽失, “杨凡!你现在不过废人一个!你拿什么配得上我堂堂帝女?”帝女初梦寒一脸不屑, “是啊,杨凡,你若是立下天道誓言,献出道魂!做我女儿的奴仆!我就同意她和你订婚!!” 青凤女帝看着面前卑微的杨凡,讥讽的嘲笑着, “立下天道誓言?做你女儿的奴仆?” 杨凡眼中异样闪现, 缓缓从怀中抽出一把菜刀, 然后朝女帝走去!
一叶知江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浅水也行舟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鹿山石
日更千字
王朝争霸
当前位置: 玄幻 王朝争霸 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我真不想当民夫啊!

  蓝天。

  白云。

  莽莽戈壁。

  数千民夫推着粮车,“哼哧哼哧”地追随着征西军,自东向西,穿行于戈壁深处。

  姜尘举目四望,仍不愿相信,自己一觉醒来,居然成了大卫武朝-征西域军(青州部)的倒霉民夫。

  茫然。

  震惊。

  无法形容的恐惧!

  华夏百姓一向是习惯于忍耐的族群,饶是如此,也常常恐惧军事徭役,害怕哪一天客死他乡,尸骨无存……

  《诗经·鸨羽》有言:“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大鸨扑棱棱地振动着翅膀,成群栖息在丛生的柞树上。

  王侯家的徭役无止又无休,我不能回家耕种五谷杂粮。

  我可怜的父母靠什么养活?

  可望不可及的老天爷在上,我何时才能返回我的家乡?

  …………

  姜尘没想到,这个高中时期曾做过“古代诗歌阅读”的9分考题,现在居然可以用亲身经历来回答了。

  只需五个字,就能完美诠释彼时劳动人民的心情:

  ***,退钱!

  底层民众缴纳着最沉重的税赋,却仍要承担摊派的徭役,年复一年,无休无止,甚至美名其曰:“王事”,这是何等不公?

  姜尘憋着一口气,强忍着怒火,回顾起原主经历。

  同名同姓,父母被歹人追杀,双双坠崖而亡。

  税吏眼馋他父母留下的三亩水田,又恰逢当今老皇帝好大喜功,穷兵黩武,集结九州雄兵,欲攻伐西域,便将其安排成了征西军(青州部)的民夫,只待死讯传来,便可掠夺原主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宝贵家业。

  行过冀、凉二州时,青州兵这帮骄兵悍将,总能从各县城中强行索取补给,不肯给的,便当众活剐了县长……的师爷或夫人,“匪过如梳,兵过如蓖,官过如剃”,因此凶名赫赫,后勤物资相对充足,就连民夫都能时不时吃上一碗臭烘烘的猪下水。

  可入了戈壁,人员死亡率便以惊人的速度,急剧飙升!

  三万青州兵,伤亡二十几个;

  六万民夫,死了八千余人,有热死的,有渴死的,有累死的,有被马匪砍了脑袋的,有逃跑后被吊死在旗杆上的,也有像原主这般被蝎子活活蛰死的!

  一想到这。

  姜尘忍不住扭头向一旁的老民夫询问:

  “那些当兵的,为何才死了几十人?”

  空气闷热,老民夫擦了擦额头汗水,左右望了一圈,低声道:

  “听村里的老兵说,那些州里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都受过劳什子青阳仪式,不但能延年益寿,身体比熊还壮实嘞!”

  他皱着眉,想继续追问,老民夫却摇了摇手,表示自己也只是听老兵喝醉时漏过两句,其余一概不知。

  姜尘凝望前方,那些身材高大的州兵抬头挺胸,神情骄傲,简直是将戈壁当成了旅游景点一般轻松巴适。

  纵使需要正面迎敌,生存率也远远高于像自己这般的民夫,他忍不住在心中思忖道:

  “想要在这场征服西域的战争中存活下来——必须成为青州兵,必须想方设法成为其中一员!”

  …………

  在接下来的五六天时间里,姜尘追随着征西军继续深入戈壁,愈发确定了最初的判断。

  从民夫晋升为青州兵,便是自己唯一的生路!

  若是老老实实当一个运粮的民夫,终有一日,会像其他人那般……热死、渴死、累死、病死,乃至于被蝎子活活蛰死!

  就在此时。

  数百米外,苍凉的号角声骤然响彻全场:

  “呜——呜!”

  姜尘眉心刺痛,猛然间抬起头,凝望远处夕阳,那本该和煦温暖的余晖,此刻却透着丝丝血红!

  自从来到这方世界后,他似乎觉醒了某种超乎常人的危险感知能力,每当察觉到凶险时,眉心便会微微刺痛。

  旁人却不以为意,都笑着说:

  “你这娃,被蝎子蛰破了胆嘞!”

  但事后,姜尘犹如鬼神附体一般的正确预判,也渐渐让他在民夫群体当中,有了些许知名度。

  “然足下卜之鬼乎?”

  简而言之,他在民夫当中的地位,已经从“无名小卒”升级为“民间卜者”,每当遇上什么事儿,总有人会来征询他的意见。

  姜尘伸出手,拉住一旁的老民夫,低声问道:

  “陈叔,咱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躲一下?我总觉得要出事。”

  被称作“陈叔”的老民夫,本名陈不饿,是原主同乡,也是过了五服的远亲。

  因曾在冬日徭役时,为饥寒交迫的同乡送过几碗热腾腾的米饭,在民夫群体中略有几分薄名,得了個绰号“雪中饭”。

  陈不饿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道:

  “你这娃,咋装神弄鬼到我身上了?依我看,不过是马匪而已,事后,说不准还能分到一两块烤马肉尝尝嘞。”

  “虽然咱也不喜欢那些下巴翘得老高的家伙,但这帮州兵舞刀弄枪之时,那可不是一般的凶猛,就护送粮队这两千号人,杀光六万民夫,如烹羊宰鸡,不费吹灰之力!”

  “你就放一万个心好了,不可能有事的!”

  说罢。

  陈不饿便趁着全军驻足待敌之际,悄摸摸从怀中掏出一包盐渍鹅卵石,美滋滋地舔了上去,像是在吃美味的零食一般,好不快活。

  “也罢……”

  姜尘叹息一声,仔细打量周围地形,默默规划出数条逃跑路线,时刻做好跑路的准备。

  大约四五次呼吸的功夫。

  有眼尖的民夫朝远处一望,惊恐大呼:

  “马匪!”

  “马匪来了!”

  陈不饿舔着鹅卵石,略微得意道:

  “你看,我就说是马匪吧。”

  话音刚落。

  戈壁向西的地平线,一条黑线猛然浮现。

  虽因距离了三四里的缘故,看不清楚,姜尘却心中一颤,从中感受到一股金戈铁马、纵横沙场的铁血军势!

  偌大夕阳,莽莽戈壁,仿佛都被这冲天气势所笼罩,镇压,向它俯首称臣!

  “不对!”

  “这绝对不可能是马匪!”姜尘心中警钟大作,立即抓住陈不饿的手,低声焦急道:

  “叔,别舔了!”

  “要出大事了!”

  “啊?”

  陈不饿一惊。

  手中盐渍鹅卵石跌落于地。

  姜尘皱着眉,指着远处那些青州兵,疾声道:“陈叔,你不信我可以,但你总要相信那帮家伙吧?”

  “仔细看清楚,他们现在的模样!”

  顺着食指的方向,陈不饿疑惑地抬起头,向负责押运粮食的那些青州兵望去,顿时双目圆睁:

  “狗日的,这帮眼高于顶的家伙,居然也有害怕的一天?”

  正如陈不饿所言。

  原本腰板挺得笔直,生性骄傲的青州兵们,表面上还装作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但仔细望去,不少兵卒都死死攥着手中的兵刃,面露惊慌。

  反倒是众多民夫,都早已习惯于青州兵的庇佑,说说笑笑,浑然没把将至的敌人放在眼里。

  夕阳下的黑线渐渐清晰。

  随着“哒哒”的马蹄声,上千名黑袍骑兵,如潮水一般涌来。

  其中。

  一位银盔银甲的将领策马奔至最前方,像是一枚锋锐无比的箭头,裹挟着上千骑兵奔驰袭来!

  下一秒!

  银甲将军举起佩剑,厉声怒吼:

  “护我楼兰,杀尽东蛮!”

  最初是他一人高呼,

  紧接着,

  是十人,百人,最终扩散到整支军队,齐声怒吼,声威震天:“护我楼兰,杀尽东蛮!”

  姜尘心中一凛,沉声道:

  “是楼兰的正规军!”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