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吴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天地茫茫,仙道渺渺,九域中至高无上者,名曰‘天尊’。——ps:天才流!无系统!ps:已有完本长篇作品《寒天帝》《洪主》(高订破两万精品),可放心阅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文轩大帝.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一只小尾巴.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幸福蚊子.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符界之主在线阅读
一个在门派里被人欺凌的废柴韩锋,依靠养父遗留下来的一张残符,觉醒魂力,绘符如有神助,甚至还能修复所有符器、符宝乃至传送法阵,从此闯出一片赫赫威名。  在这个世界,五行俱全,武者、气修、魂师各行其道,最独特的是符师,弱者可炼制符箓,强者可制符布阵,玩弄天地!  且看小小符师韩锋如何风生水起,掌控一切!  本书QQ群:816254161,欢迎加入,谢谢支持。
当年芬芳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咱们讲理道在线阅读
“我,李德清!是个讲理的人!” “兄台,你确定要打我吗?你可不占理!” “有理走遍天下,我还怕你们?” 李德清穿越到了荒澜大陆,本来还以为自己是个没有金手指傍身的炮灰,但是他开始慢慢的发现了自己的金手指,继而开始了愉快的修仙之旅!
cat喵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道门生在线阅读
一个靠说书为生的小道士,却一心向往仙途,妄想成就修仙梦想。阴差阳错之下,竟然真的被他用“祖传”的仙法打通了灵脉,从而踏入了修行的大门。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踏上青云,脚踩青天。(注:主角非正人君子,谨慎进入。道门书友群:208451560) 新书《谎言之咒》已经发布,设定和人物人设都挺不错的,欢迎围观。
莫麻公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从流浪猫开始在线阅读
重生为猫,恰逢此世灵气复苏。 身为一只流浪猫,方平本想呆在女主身边卖卖萌,混吃睡大觉。 做个躺平猫。 却不曾想,一大堆麻烦接踵而来。 先是被卷入诡异事件,而后被当成棋子全城通缉,再后来红月当空,动物变异,次元入侵…… 还有本土吃人邪神…… 因怨恨而生的厉鬼…… 猫身人类灵魂的方平,在乱世当中,疲以奔命。 这个世界是平等的,不论你是神、仙、鬼、妖、佛,还是未知的诡异。 都将会融入乱世熔炉当中。 【注:平行世界蓝星,请勿代入现实世界,时间为2007】
无良草民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九阴九阳在线阅读
二十岁的宅男林凡穿越修真界,成为玄天门荒唐门主的转世之身,玄天门弟子林凡。  身携空间神器,林凡一心只想种个田,泡美女,走上人生巅峰~
罗汉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重生成妖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宇智波太稳健了 》 作为一个火影迷,看遍火影同人,总是感觉完全没有骚到痒处,于是披挂上阵,自己开干。 我是蛇吞鲸,我也是菲童小可!
蛇吞鲸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家族修仙:我有造化仙露在线阅读
萧平可凝聚造化仙露,催熟灵植、升级灵物  本是一介凡人渔郎,偶然踏上仙道、回归修仙家族。  在萧平的带领下,濒临破产的萧氏,从弱到强步步崛起。 凡人流+家族流
燕麦布丁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是剑魔,被师姐召唤了在线阅读
一剑斩尽天下豪, 回首已是百年身。 碧湖清波少年客, 再遇杏眸梦里波!
刘水明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玄浑道章在线阅读
在这个神怪遍地的世界经历了第六个纪元之后,煌煌天夏降临了! …… …… 玄浑道章书友群:【762873632】 玄浑道章•造化之界:【526275426】 玄浑道章VIP书友群:【615387042】 …… ……
误道者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渊天尊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吴渊

  东武历3224年,初春。

  江州南梦府,离城。

  郡宗武院内,演武场上,清晨寒气尚未褪去,一大群武院弟子已开始晨练。

  初等武院,弟子皆为少年,筋骨未健,武道远未大成。

  但作为‘横云宗’威震江州十六府之基石,能入院者,或为离城下属县中英才,或为宗门武者后裔,一大群人练习起来自有一番威势。

  “唰!”练习短矛者,只见四肢如大弓拉开,腰胯合一,手中短矛破空而出深深扎入木柱中。

  “砰!砰!砰!”

  以拳法对攻者,闪避矫健如狐,杀伐刚猛如虎,凌厉非凡,显示出非凡武力。

  唯有角落处。

  “下腰少了一公分,四肢打开不够,身体前倾不足,空有千斤力,只能发挥出七成。”一名穿着剪裁粗糙边缘略显破旧武服的约莫十四五岁少年,正以奇异姿势单臂支撑斜躺在地,随意点评着远处的‘同学’。

  一个个招数凌厉攻守兼备的武院弟子,在吴渊眼中满是漏洞。

  “这个世界,的确不一般,初来时还以为是低武世界,各种武术招式远不及联邦,唯有身体机能惊人,普通人都能媲美联邦中的‘武者’。”吴渊呢喃自语。

  作为太阳系人类联邦最年轻的‘武道宗师’,以人力匹敌丙级机甲的绝世强者,吴渊对武道的理解和认知,在人口数百亿的人类联邦中,足以排入前十。

  当然,这是‘过去’!

  因为,吴渊已穿越。

  穿越的原因?吴渊不清楚,一觉醒来,就魂穿到了这个世界。

  穿越的过程?吴渊更记不清楚。

  降临这个世界的小半年,前面几個月他都处于‘昏沉’状态,直到最近月余,随融合‘前身’记忆,才慢慢恢复。

  “穿越小半年,还没觉醒系统,网络小说不能当真啊,难道说我不是猪脚模板?”吴渊念头转动。

  上辈子自幼修习武道,但并非食古不化。

  在联邦元宇宙的各个‘宇宙岛’上,吴渊被称为“键侠”,更阅览过无数网络小说,因此才轻易接受穿越的事实。

  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只有姐姐。

  不过。

  既来之,则安之,身为武道宗师,吴渊深知空想无用,实力才是根本。

  尤其在这个武力至上、群雄争霸的‘中土世界’。

  意识恢复清醒后,吴渊迅速接受新身份,开始了努力恢复修为的过程。

  可惜。

  未曾完全熟悉的身躯、困窘的家庭,让吴渊这一个多月的进步很‘缓慢’。

  “前世,有源源不断的高能食补,有全方位智脑监测身体机能动态,有人类联邦大数据积累上百年的‘武道最优解’修炼建议。”吴渊微微摇头。

  这一世?

  修炼的外部差远了。

  不过,并非全是劣势,越深入了解这方世界,吴渊也越来越发现这方世界在‘武道’上的惊人潜力。

  不像表象的‘低武世界’那么简单。

  况且。

  “现实不是小说,我忽然穿越,肯定不是老天爷看我长得帅。”吴渊并非真的不在意‘穿越’原因。

  只是他明白。

  这种鬼神难言之事,不是自己现在能弄清楚的,就算前世已占据太阳系的‘人类联邦’,也做不到。

  “眼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夺取八天后的‘武院大比第一’。”吴渊内心很平静。

  武院大比,一年一次。

  第一名,有资格进入‘云武殿’,那是横云宗疆域内最顶级的武院,成功出师者,最弱也是‘入流高手’。

  “五品高手,可称入流,在城卫军中都有资格拜为千总。”吴渊这一个多月来,对这方世界有一定了解。

  这是武道宗门统领天下的世界!

  武道强者,可封王封侯!可开宗立派!可逍遥天下!更可开国称帝!

  武力,决定一切。

  横云宗,是统领方圆数千里大地的‘武道大宗’,弟子无数,高手如云,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不过。

  吴渊对进入所谓的云武殿,没太大兴趣。

  待在武院的这段时间,他见识过‘五品高手’,力量恐怖,比之他前世最巅峰时都要略强一丝,但‘武道技艺’很让他失望,和前世相差太远。

  “科学,是武道第一生产力。”

  作为‘武道专业’博士学位获得者,吴渊无比认同这句话,更是践行者。

  一个所谓的高手,埋头苦练二十年悟出来的秘籍!

  一些武道大宗,号称传承‘千年’,实际经受最多数千人练习的‘绝学’。

  岂能比得上人类联邦以数百亿人修炼数据形成的‘武道最优解’?

  武院大比,真正让吴渊感兴趣的,是第一名的另一项奖励——五百两白银。

  “一个大肉包子三文钱,五百两白银,购买力抵得上联邦的‘五十万星元’。”吴渊暗道。

  “当然,也就够买‘执政城’普通房产的一平米。”

  这点钱。

  前世的吴渊根本看不上,他同其他武道宗师随便一场‘武道对决’,直播打赏都以‘亿’计。

  可这一世!

  吴渊很穷。

  只差饿死的那种穷!

  “练武,很能吃。”

  “我进步慢,和饮食有很大关系,只要有足够的肉食,我的进步速度会快上十倍。”

  吴渊对自己的武道修行有诸多规划,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练武不是修仙,要吃,还要吃好!

  五百两银子,是吴渊现在最容易赚到的‘第一桶金’。

  重要的是——安全无风险!

  “这个世界,看似武学底蕴一般,但五品高手就有数万斤巨力,列土封疆的一品高手,有多强?还有传说中号为‘陆地神仙’的天榜高手!”吴渊阅览过武院的一些典籍记载。

  没有足够把握和实力前,他不会轻举妄动。

  一个原先平平无奇的武院弟子,凭什么突然蜕变?步步为营才是正途。

  “况且。”

  “五百两银子,除去我‘铸源’所需,剩下的,应当够治疗母亲的病。”吴渊脑海中不由浮现那温柔妇人的沧桑脸颊。

  穿越之初,自己浑浑噩噩的数月,旁人都劝妇人放弃。

  可她硬挺着,咬牙去跪求其他族人、死去丈夫的‘同僚’,耗费大量银钱,硬是拖到了‘儿子’彻底清醒。

  人心非石,孰能不化?

  数月下来,吴渊真正代入了这具身躯,更认可了对方‘母亲’的身份,自然对其身体上心。

  “既代替对方儿子,那便担起这份职责。”

  随时间流逝,吴渊逐步融合前身记忆,愈发能感受这份炽热的母爱。

  忽然。

  “徐远寒来了。”一道声音忽然从演武场另一侧响起。

  “他是镇守将军之子,军中演武场更完备,还有专门的‘军士’陪练,通常不会来武院晨练。”

  “恐怕有事。”演武场上议论声一片。

  这些武院弟子都是离城境内‘百里挑一’的练武英才,显然,到来者身份更不一般。

  “吴渊!”

  一道略显稚嫩的沉闷声音远远就响起,场中许多弟子的目光,不由都望向一侧的吴渊。

  “嗯?这么快就来了?”映入吴渊眼帘的,是一身穿华贵紫色武袍的魁梧少年。

  身高约一米九,壮硕无比,如同棕熊,可行进间,四肢和脊柱隐隐连动发力,又如一杆随时可能爆发的大枪,蕴含惊人压迫力。

  鹤立鸡群。

  他正眼神灼灼盯着吴渊!

  “徐远寒。”

  吴渊翻身,一跃便是丈余,身姿挺拔,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何事?”

  吴渊身高接近一米八,可站在在徐远寒面前,却显得有些‘娇小’。

  “上次比试,是我不小心输给你,今天,现在!我要再同你比一场。”徐远寒盯着吴渊。

  引得演武场上众多弟子侧目。

  “我不打。”吴渊干脆摇头。

  “吴渊,你难道怕输给我?上次小比,你可是第一。”徐远寒,声如洪钟,刻意放大,终于引得所有武院弟子都看了过来。

  “吴渊难道不敢接?”

  “徐远寒可不好惹,上次吴渊侥幸才赢。”

  “吴渊才真正厉害,前段时间突然开窍,最近三次武院小比,先第十,再第四,上次更夺取了第一!”众多武院弟子小声议论着。

  他们都知道武院的这两位风云人物。

  徐远寒,天赋极高,家世非凡,年仅十五岁便是‘七品武士’,前途无量。

  吴渊?家世普通,却一鸣惊人,连院长都赞叹不已。

  “按夫子所言,以大势压人,寻常人受不住非议,自会做出失常举动。”徐远寒盯着吴渊:“我必须和吴渊交手更多次,才能试出他的底,再去请教几位叔伯,练习应对招数。”

  这一年多来,他在武院小比上十八次蝉联第一,对进入‘云武殿’势在必得。

  哪曾想,临近大比,突然冒出个吴渊。

  “我确实怕输,徐远寒,我们之间的比拼,等到大比再说吧。”吴渊微笑道,丝毫不在意众多武院弟子目光。

  面子?小孩子才在乎。

  之前三次小比,吴渊刻意控制排名,一次比一次高,只是为自己最后夺取‘大比第一’不显太突兀。

  “嗯?”徐远寒闻言却是瞳孔一缩,他没想到吴渊竟如此回答。

  在他认知中,换做自身,众目睽睽下,怕都难平稳心态。

  “真不接?”徐远寒低沉道。

  “不接。”吴渊笑着摇头。

  徐远寒沉吟片刻,忽然一笑:“行,吴渊,你有些意思,那就等大比上再对决。”

  旋即。

  徐远寒不多停留,转身,带着几名跟班离开演武场。

  这一幕,让许多期待徐远寒以‘将军府权势压人’的武院弟子有些失望。

  吴渊却很平静,这在他意料中。

  “我三次小比排名不断上升,名单应该已放上郡守的桌案,镇守将军我惹不起,可仅仅一个将军之子?”

  镇守将军。

  在‘离城郡’中是仅次郡守的巨头人物,徐远寒作为其幼子,自然不是寻常武院弟子能招惹的。

  可是,这不包括已露锋芒的‘吴渊’。

  郡武院选拔,选出真正的精英天才,是一任郡守的最主要职责之一,镇守将军轻易不敢插手。

  中土十三州,群雄争霸,武道大宗的一些权贵奢靡享乐些无妨,可若连武道选拔都被腐蚀失去了公平公正,那离宗门被灭也就不远。

  “况且,徐远寒,又非蠢货。”吴渊微笑望着徐远寒离去的方向。

  出生优渥的徐远寒,能做到‘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自幼少时起,多年习武如一日,行事或有骄狂,但绝非纨绔,不会给自己父亲惹这等麻烦。

  即使真想寻吴渊麻烦,也不会众目睽睽下进行。

  ……

  郡宗武院,距演武场千米外的九层塔楼上。

  第七层。

  一位有些佝偻的青袍老者依靠栏杆。

  他的右侧,站在一位黑袍中年男子,国字脸,不怒自威。

  “徐将军,如何?”青袍老者笑呵呵:“我说过,吴渊这小子,心思深沉,不会接战。”

  “张老哥对治下弟子了如指掌,徐某佩服,这次,是我那不成器的小子鲁莽。”黑袍中年男子微笑道:“不过,张老哥,我之前的提议,真不愿?”

  “非我不愿,是郡守。”

  青袍老者瞥了眼对方,淡淡到:“你是宗门核心弟子,当比我更清楚宗门‘监察殿’之严苛。”

  “哈哈,我又不是阻拦吴渊进入云武殿,只是让他晚一年。”黑袍中年男子笑道:“他应当已武道开窍,张老哥你再培养一年,极有可能以‘四府第一’的身份进入云武殿,乃是大功一件。”

  “若他今年就进云武殿,只会是普通弟子,将来成就再高,上面也只会认为云武殿培养的好。”

  青袍老者笑而不语。

  “三枚‘益气丹’,如何?”黑袍中年男子抛出自己的底牌。

  青袍老者眼眸一凝,沉吟片刻:“郡守那里?”

  “这就不劳张老哥你操心。”

  “好。”

  青袍老者点头,随意道:“远寒这孩子我看着长大,成熟稳重些,今年不入云武殿,便错过年龄,着实可惜。”

  “吴渊这小家伙,刚刚开窍,确实还很稚嫩,再磨砺一年进入云武殿,更合适……”

  ……

  郡宗武院,一间高等级武斗室内。

  “渊哥,你可小心。”身材壮硕的黑衣少年,浑身戴着护具,脚步腾挪,刚猛无比,一拳如闪电狠狠砸了过来。

  空气中都有呼啸声。

  “呼!”吴渊仅向左挪动一步,便‘惊险’避开了这一拳。

  “轰!”壮硕少年似不感意外,右腿猛然侧踢来,大腿上一条条筋肉凸显似钢条一样。

  “呼!”

  吴渊却似早有预料,先行后撤一步,避开了这一击。

  “轰!”“轰!”“轰!”壮硕少年拳法腿法交替,攻势凶悍,经特殊加固的地面都隐隐震颤,却始终碰不到吴渊丝毫。

  足足近百次进攻后。

  “呼!呼!”壮硕少年终于停止了进攻,浑身大汗,无奈朝吴渊喊道:“渊哥,你这步法进步也太快,前两天我们对练,我还能追上你,可现在碰都碰不到你。”

  “碰到我?”吴渊一笑。

  之前的多次交锋,他只是故意示弱,营造自身快速进步的假象。

  否则,别说壮硕少年一人进攻,就算同水准十人围攻,吴渊都能轻松避开。

  论力量,吴渊不比壮硕少年强太多。

  可技巧?天渊之别!

  “渊哥,武道一旦开窍,真就这么厉害?”壮硕少年忍不住道:“我之前一直能压伱一头,可现在,你怕是能打我十个。”

  “小武,等你开窍,自然就明白。”吴渊笑道,模糊的回应。

  开窍?

  这是中土大地上,武道强者们的一种神奇际遇,吴渊也是借用‘开窍’之名,掩饰自己实力的快速进步。

  “开窍?许多武者一辈子都难开窍。”名为小武的壮硕少年唏嘘道:“这次大比,渊哥你怕是能拿下第一,将来从云武殿出来,至少也是入流高手,那可就真正翻身,吴氏一族都有可能以你为首了。”

  吴渊微微点头。

  “渊哥,我只是担心,那徐远寒会不会用其他手段对付你?他父亲可是镇守将军。”小武面露忧色,其父乃城卫军‘百夫长’,因此比常人更清楚镇守将军的权势。

  “无妨。”

  吴渊拍了拍对方肩膀:“再不济,我也能进‘南梦武院’,可你若进不去,你爹可饶不过你。”

  南梦武院,是横云宗麾下仅次于‘云武殿’的三大高级武院之一,也很难进。

  “渊哥,你别说了。”小武故作夸张的哀嚎。

  吴渊摇头失笑。

  这名为小武的少年,全名武胜,两人父亲是结拜兄弟。

  吴渊和武胜也是自幼到大的感情,吴渊融合前身记忆,也承接了这份兄弟情。

  在吴渊记忆里。

  自父亲八年前战死于横云宗同大晋皇朝的‘横山战役’,家道中落,族内欺压,母亲能撑下来,武胜家出了很大力。

  ……

  夕阳西下。

  吴渊和武胜一同走出了武院大门,远远的,他们就见到一辆马车停在树荫下,一位黑袍老者正眉头紧锁站在马车旁。

  “渊哥,是你吴氏族长,说不定是来寻你的。”武胜小声道:“他过来了,我就先走了。”

  吴氏内部的事,别说武胜,就算是他父亲,也不便多言。

  吴渊点头。

  “族长,您怎么来了?”吴渊主动迎了上去。

  吴启明,吴氏离城分支的族长!

  吴氏,在南梦府城中算是大家族,可吴启明仅是离城分支族长,在离城中都很不起眼。

  不过,自吴渊父亲死后,族内各房联手欺压,是吴启明进行一定约束,否则,单靠母亲一人也支持不起。

  这月余时间,随吴渊在武院崛起,又迅速受到了族内重视。

  “吴渊。”

  吴启明看着眼前家族年轻一代中最耀眼的小辈,突然厉喝:“你干了什么,竟会得罪镇守将军?”

  ——

  ps:新书启航,还请兄弟们收藏支持!推荐票、月票都需要哦!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