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海之处

星海之处在线阅读

星海之处

神艺之夏

科幻·超级科技·9298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09-30 21:3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星海之处

  当我再看到她的模样时,竟不禁想起了两年前的她,同眼前一样花般的面容,让人感慨万千。

  同事执意让我向前走几步,再接近接近她。可我,又怎能再次……我如何才能忘记记忆中的她呢?

  但心却还是控制着步履,向前走着,向着她走着。

  她依旧是一头亮丽的短发,看起来十分景气,浅蓝的两个小辫子仍然挂在她的脑后,和……两年前的她殊无二致,衣服还是那样的奔放,她的性格还是那样的开朗。

  “神珘……不,小四,你……还记得我吗?”回忆的强烈痛楚促使我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我是知道的,她并不认识我。

  果然,她一脸疑惑,却又十分礼貌地回答:“请问……你是在叫我吗?”

  我忘记了,“小四”是我对她两年前的称呼,但现在……

  她仍是神珘四号,但已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四了。

  但在她的这句言语之中,我还是感受到了小四的影子,她就是这样,遇到陌生人就十分端端正正,但是如果深交起来,就会突然发现,她就是个顽皮的孩子。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心中的痛苦,托了托自己的镜框,微笑着看着她,让她有些苦恼。是啊,她就是这样的傲娇,同我认识的她一样……

  “这位是你……”身旁的工作中正想对她解释我是谁,但我却不想知道——我不再是她身旁的人了,我已经退出了这份职务。

  我一下子将她拥抱在我的身前,鼻子酸楚着,搂在她的发丝间,忍不住留下了眼泪,缓缓回忆起来了,过去记忆的种种……

  大约是三年前了,我初来到航天研究院,准备从事航天工作,却突然被组织派到了给神珘四号做思想工作上。这事说来有些渊源,自人类首次发现“image粒子”后,大批航天机械被转换成了人形,而加上AI的应用,他们被赋予了人类的感情。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称这些人形航天器为“她们”还是“它们”,但这些都无关紧要,因为组织告诉我们说,要把她们当人类一样看待。但是我属实不知道为何要给神珘四号做思想工作,神珘四号做了什么?她又发生了什么?为何要说是“思想工作”呢?

  “神珘四号恐怕是神珘里最调皮的一个孩子了,她的姐姐们都很活泼,这也能理解,但她简直就是顽皮到谁也不听的程度了。”

  “不会吧。”我起初并不太相信。

  但当我站在她房间的大门时,才发现大家对她是有多纵容了。

  “快开门,四号,你的新指导员到了,快出来打打招呼!”

  “不,我不出去!”那清脆的声音透过墙壁传到我们耳间。

  “没办法,她锁门了,这孩子总是这样。”身旁的工作人员朝我尴尬地笑了笑,她无能为力。

  没事,我来。

  我尝试性地开了开门,发现这东西强度不大,能强制跺开,便说了一句:“你们这安全系统做的不太好啊。”

  下一秒,我就退后几步,集中力气,将门给跺开了,映入眼帘的是她蜷缩在床铺上的身影,那双惊恐又困惑的眼神至今都能让我笑好一会儿。

  这是我与她的初遇……

  “啥?!你怎么过来的!!”

  “很简单,跺开。”我微笑地看着她,“初次见面,我是楚夏,你的新任指导员,请多关照。”我走到她的跟前,伸出了右手。

  她眼神躲避着我,没有伸出手来答复。我也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了,她可能十分厌倦我。

  “你的数据显示,你不服从组织命令,拒绝升空,所以我就来了。”

  她依旧不理我。

  “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从今往后,我们不会强制你升空,你也可以选择接下来的时光里永不升空。”

  “真的?”她弱弱地问了句。

  “真的。”

  “那你出去,这几天都不要进来。”

  “好。”我索性就出门关上了她的房间,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做的工作。

  “她真的有些任性,你刚刚也看到了,唉,我们是真管不住她。”

  “她不是AI吗为什么会不服从命令?”我不禁想问。

  “可能……是与‘image粒子’效果有关,具体我不知道,是保密内容,但据说是四号增加了实验项目。”

  “哦,行吧。”

  “你有把握能给她做好思想工作吗?”

  “当然,对付叛逆我最在行了。”我那时是如此的自信。

  没想到,她竟真的一天都没出来,我也没能再见见她。

  第二天,我鼓足信心,敲了敲门。

  “谁?”

  “你的指导员楚夏。”

  “不见。”

  我索性推开了门,毕竟门之前被我跺坏了。

  “我都说了不见不见,你不是说你们不再管我了吗?”

  我微笑着答复:“这不是在为你指导吗,他们不用管你,不代表我不行啊。”

  “你出去。”她依旧蜷缩在床上,穿着睡衣,衣服还没换,辫子散开了,头发有些凌乱。

  “我是来为你服务的。”

  “你出去!”她都不舍得看我一眼。

  “好。”我将门关上了,“有什么事叫我啊。”既然没成功,那就明日再来吧。如果明天还不行,那就要换用其他手段了。

  虽然还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工作,但其实自己还是挺自信的,毕竟我是来做研究的,不是来指导思想的。至于为什么选我嘛,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

  到了第三天,我又一次早早来到了她的门前,还没有敲门,便听见里面的声音传过来说:“是楚夏吗?进来吧……”

  我内心欣喜,立马推开了门,看见她正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松散着头发,噘着嘴看着我说:“你们……真的,不需要我了吗?”

  “不需要”意味着自身意义的缺失。

  “当然不是,我们依旧需要你,只是现在想让你休息一下,让你放松放松。”

  “说到底你们对待我还是像机器一样……”

  听到这句话以后,我的心中被抛进了一块大石头。她像是在小声抱怨,但却没有想到我会听到这番话语。

  “你不是说你是来为我服务的吗?”

  “嗯,当然。”看来她终于开窍了。

  “我想喝牛奶咖啡,你能给我去准备一下吗?”

  “什,什么?”她刚刚说她想要喝什么?

  “牛奶咖啡——”她拖着长音,变大了嗓门,满脸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这……”作为机器人,到底能不能喝下去液体呢?我当时不知道,不敢断言。

  “你走吧!”她将头转了回去,不再理我了,两手抱着膝盖,蜷缩在床头。

  我没法言语,我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好先再见了:“我去跟他们请示一下。”

  我突然回想到了她刚刚的那声抱怨,心中充满着复杂的情绪。她究竟是一个死板的机器,还是一个有意识的生物呢?我该如何去定义她呢?

  我现在才发现这项任务的艰巨。问了同事过后,得到的普遍回答是:“机器怎么能进食呢?会弄坏零件的吧?”

  而我却在潜意识里,看待她不再是所谓的机器了。

  再次推开她的门,却看到她趴在床上,用笔书写着什么,脸上挂着忧郁,不知道她心情如何。

  我背对着手,她看到我时,显出惊慌,立马把笔下的书移到身体后面,坐了起来:“你进门怎么不敲门啊?”

  “你不是说我可以直接推进来吗?”这是我临时编的谎言。

  “我什么时候说了?”她看起来很烦我。

  “你先别急。”我向前踱步,走到了她跟前,双手移到前方,朝着床边的板凳上放了两个杯子。

  “喏,牛奶咖啡。”我微笑地看着她。

  “什么?!”她满脸惊异,显现出极大的震惊。

  “嘘——我特意把监控掉了,专门让你尝尝。”我打开了其中一个杯子的杯盖,里面浓稠的液体扑面来了苦涩的清香。

  “这,就是牛奶咖啡?”她的声音显然变低了,看来她也不想让别人发现。

  嗯,透过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我的目光被她那清秀如真的蓝色短发所吸引,似乎还能问道那幽幽的清香。

  “你试试尝一口,但也许不能咽——如果你咽的话,我们俩都得完蛋。”我用汤匙搅拌了一下咖啡,递给了她,“尝尝味道吧,然后吐到那个杯里就好。”我可是做足了准备。

  “嗯。”我能感受到她怀着忐忑的心理,静静地托起了汤匙,送入嘴唇,含在空中。但她的脸色又突然变得疑惑,仿佛有什么疑问要问。

  “苦……是什么感觉?”她好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咽了下去。

  “你咽了?!”

  她捂着嘴巴,不敢相信她刚刚所做的事情。

  “唉。”我暗道完了,自己要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被判刑了。

  “我……感受不到味道。”

  “真的吗?你就没有感到有种难喝的感觉。”

  “没有……”

  我沉默了,她好像真的没有味觉……

  她也沉默了,但竟有眼泪从她眼眶中流出。

  我惊讶着不敢说话,她虽然在流泪,但却面不改色着,好像从不知道流泪的概念是什么。

  “这……是眼泪……?”她终于发问了。

  “这样,我先收拾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停顿了一会儿,“等我回来。”

  她没有答复。

  我带着作案工具火速离场,找了个藏匿的地方赶紧藏开,然后又尽快返回她那里。

  途中遇到了同事,他通知我说:“设计师说她们是有模拟人类消化的系统程序的,可以小喂一些食物。”

  啊,虚惊一场看来,我这先斩后奏侥幸地躲过一劫。

  再次回到她的房间里,发现她就像以前一样,蜷缩在床边。

  “他们说,你可以进食的。”我做到了旁边那个椅子上。

  “我不需要进食,我只是一个机器。”

  “别这样认为你自己,至少你拥有人的肌肤,人的器官,人的眼睛鼻子嘴巴——对于我们来说,你就是一个人。”我又一次骗了她,我不知道这世上除我之外的人是怎样看待她的。

  她眼神涣散着,丝毫没有生机。

  “你想一想,这世上只有人类能够如此五味杂陈地思考,你不一样有喜怒哀乐吗?你就是人,只是有一个机器的身躯,但它并不能否定你的灵魂。”我试图说服她,也说服我自己的心灵。

  她似乎心情好了一点,现在正是一个机会。

  “你去过外面吗?”

  “外面?去过啊。”

  “你觉得感受怎样?”

  “都是人,都是金属,都是数据。”她好像把“外面”理解成她的房间外面的基地了。

  “不是这个。我是指基地的外面。”

  “那里是干什么的?”她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那里什么都有!”我激动地对她说道,然后顺便拿出了手机,翻了翻之前的照片,将外面的图片挨个展现给了她。

  “看,这就是外面!这是在研究院旁边。”

  “那是……蓝天?”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是又什么都不太了解。

  “当然是的。”我继续翻着,这让她有了很大的兴致。

  除了天空,当然还有绿树草地,花鸟小溪,我是将我之前所有旅游的照片全都给他讲解了一番。

  “这里是绍兴,一座十分悠久的水乡。”

  “这是我去年去的长沙。”

  “我觉得BJ景观很丰富啊。”

  “嗯,之前有幸去过西安调研。”

  “……”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发现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了,我竟跟她滔滔不绝地讲了这么久。

  我暗中观察着她的面容,除了抱有极大的兴趣之外,还有一些遗憾。

  她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对我倒是能以朋友相待了。

  “你想去看看吗?”

  “啊?真的可以吗?”

  “当然。之前不是说专门让你休息的嘛。”

  我把事情汇报给了专研组,获得了许可,让我们飞到西北戈壁,去看东方红一号的回收。

  “嗯,这样不禁能满足她的愿望,也能让她在老前辈面前吸收一点精神。”他们这样告诉我。

  东方红一号,1970年4月24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搭载长征一号运载火箭,升入高空。这是新中国的第一颗卫星,是无数旧日里的人们心中的激动与梦。5月14日,东方红一号停止发射信号,进入了漫长孤独的,永久的待废期。但这是从1958年以来无数青年科学家日以继夜奋斗的结果,其深远价值已经成为永恒。

  而回收东方红一号,便是显现国家科技实力的里程碑。

  随着航天科技的进步,无数太空仪器曾多次与东方红一号交汇,甚至还有专门的致敬活动。时至今日,人们打算将东方红一号重新包裹起来,通过扭转轨道的方式使其重新坠入大气层中,扑进祖国母亲的怀抱。

  在与神珘四号准备的时候,我曾不知道应该称她为什么。

  “嗯……神珘四号太官方了,你应该有一个有你个性的名字。”

  “哦?这么说也是诶。”她的心情显然十分明朗。

  “上世纪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名叫‘邱小姐’,我觉得挺好听的,不如叫你‘四小姐’吧。”

  “不要。这名字太难听了~”

  “那你说叫什么?”

  “我不知道。”

  “那就小四吧,通俗易懂。”

  “诶?这多不文雅!”

  我也不曾会想到,那时阴郁忧沉的她,竟会变成这副模样。

  她还是第一次做飞机,那么多的人群,让她在其中腼腼腆腆的,让我好不发笑。

  登机的时候,她还迟疑的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周围那已经低出几米的平地。然后便闭着眼赶到我身边。

  “这么怕上天啊。”

  “瞎说!”

  飞机起飞时,她全程闭着眼的,我有点担心她的身体状况。

  但是当她艰难地睁开眼望向窗外的那一刻,我便认为自己白担心了。透过窗镜,移动的云,湛蓝的天,还有远处的烈阳,一同将她带入了天的世界。

  下了飞机后,是一片绿洲。

  我们驱车前往了那最后通牒的戈壁,路上跟着许多媒体车、工作车。终于到达了预备降落的地方了。

  我们耐心遥望着毫无天际的蓝天。

  “你猜它是在左边降落还是在右边降落呢?”她指着那个预计降落的范围圈,突然问我道。

  “右边吧,我选右。”

  “那我就选左!选输了就徒步回酒店!”这分明是在坑我啊,她不管走多少路都不会累的。

  “行。”我没有底气地回答。

  天边出现了一颗星星。缓缓发出了亮光,恰如夜晚的明星。星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天边似乎能听到那遥远的低吼了。

  我们被要求退后好几十米,但眼睛还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天上变成宝石一般大小的远星。

  终于,耳边传来了振声如雷的轰鸣,火光也越来越明晰了。

  我实在受不了这刺眼的亮光与鸣声,带着耳塞便退到障碍外等待了。

  突然还是隐约感受到了一些砰砰声,然后身后渐渐起了烟雾,我赶快回头看,带着护目镜在烟雾中掩住口鼻,寻找着小四。

  “小四?小四!”

  “我在。”我触碰到了她的背。

  她像是一刻西北戈壁的杨树,屹立在我身旁,为我阻挡着烟暴。

  终于,烟雾散去,人声鼎沸,无数人们簇拥而来,各种快门、欢呼、畅谈、摘帽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首人类的歌。

  “那场景震撼吗?”

  “太震撼了。”她的眼睛似乎被烟沙掠过,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我也是如此,久久望着沸腾的人群,和远处的机器——虽然已经看不出来它的模样了,但我们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它。

  “它也将变成我的样子吗?”她弱弱地问道,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会的,回收的目的便是如此。在她成功后,或许你可以去见见她。”

  “不了,我想我现在还不适合。”

  东方红一号被抬进了卡车里,我们也便规划着准备回去了。

  “话说,刚刚它坠落的时候你看到是掉在那一侧了吗?”

  “我没看到。”她躲避了我的视线。

  “你站那么近你肯定看到了!”

  “右,右边。”

  “哈哈哈哈哈,那再见了。”我火速坐上了车,招呼司机赶紧离开,把她一个人留在了那里。

  “喂你怎么这样啊!”

  我慢速地乘着,在她前面不远处看着她缓缓追上来,这画面甚是享受。

  “这遛狗都不带这么遛的吧!”

  “你说对了!我就是在遛狗!”

  后来还是倔不过她,勉强让她一同乘着回酒店了,话说难道机器也会感到累吗?

  第二天我跟她一起品尝了西北的特色美食,这里什么都好,美味的孜然羊肉、孜然牛肉、兰州拉面,几乎天天和肉打交道,还体验了一下沙浴,吃沙子煮的鸡蛋,去参观壁画遗迹,好不热闹,按她的话说就是“从来没见过地球上还有这样的风景。”

  后来返回了基地,我迎来了国外调研,便同她道别了,虽然有一丝丝不舍,但还是要以科研为重。毕竟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回来的时候,她委屈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非说要我陪她去爬山来缓解她那段时间的孤单。我灵光一闪,直接把我在国外拍过的风景——星空图、天空风景、还有一些建筑都给她抛过去,她咬咬牙好生羡慕得巴不得让她代替我去。

  就在这种哭笑不得的情况下,我们挑了一个合适的傍晚,就着摇曳的夕阳,准备前去登山。

  “你等一下!”她突然返回到屋子里,再出来时带着一个本子。

  我没说什么,二人开始出发了。

  夕阳摇曳,裹挟着晚霞,这是近郊的小山,但高度也足够了。临路树林繁密,偶有小溪潺潺,被掩盖在虫叫里了。

  我们傍晚登山,她不需要开灯,我也不想开,于是她便在前面探着路,我在后面跟着,努力拽着她的手臂。

  就这样一路追到了山顶,那便有一处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的旅舍,天已经很黑了,在半山腰时还能借着余晖望一望这多彩璀璨的世界,而现在,全被黑暗笼罩在了一团。

  我眺望星空,看着那光污染十分少而清晰可见的星图,明亮的光闪在我的眼中,像是我的心脏在跳动,那她呢……我不禁看向了她,在黑夜里,为了能辨明对方,我借助着旅舍的灯火靠近着她,坐在她身边。

  “你在……写日记?”我见到她在黑夜里写东西。她能够夜视,所以这种操作不会伤害她的眼睛。

  “嗯,就当是我个人的爱好吧。”她不怕我看到内容,因为我也看不到内容,但还是调侃一句,“你不要看啊!”

  “姑奶奶你觉得我能看到吗?”

  “你知道吗?现在我们的场景让我想到了一个小说,”我又一次把视野移向了夜空。

  “叫什么呢?”

  “叫《带上她的眼睛》,乍一看这题目很可怕,但其实不然的。作者是刘慈欣,他在里面想象了一个庞大的计划,探索我们的地球内部,直抵地心,就像探索宇宙一般。文里的‘我’突然阴差阳错‘遇到’了女主人公沈静,但是却从未见过一面,他们通过一副眼镜交谈。沈静是‘落日六号’地层飞船的工作者,正如航天员一般,她多日不曾见到光亮,于是人们便让她通过‘我’戴的眼镜这个媒介,重新欣赏地上的风景。当时的剧情真的,很美好很梦幻……我也忘了因为是好久之前看到的。”

  “后来呢?”她放下了笔同我一同看向天空。

  “后来地层飞船出故障了,沈静独自困在地心里,牺牲了……”唉,这个结局也是我最不能接受也是最不相信的,因为如果飞船都是这样故障,给你创造这样凄切的剧情的话,那人类的探索还如何进步呢?“我的重点不是这里。我的意思是说,你看,我们最开始相见的时候,我将外面的图片拿来给你看,相当于我便是你的眼睛,而且后来我不是出国了吗?那些图片也是一样的,其实感觉还挺像的啊。”

  “那照你这么说,东方红一号降落时你躲在我后面,刚刚爬山时你拽着我的胳膊,那些时候我就带上你的眼睛喽。”

  啊这,“道理是这个道理,黑夜里你还真是我的眼睛。”她的调侃是跟谁学的,“不过,在宇宙里,你也带上了我们的眼睛啊。”

  她突然不观望星空了,向着下方望去。

  看来我还是触动到她了,“我知道你心里还有些抵触,没关系的——”

  “不。我想明白了。”

  “你……”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将要说些什么,“记得我们航天工程的口号是什么吗?”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外面不管在什么场合,只要沾点宇航的边,就总是有人说。”

  “嗯,知道为什么被叫做‘征途’而不是目标,愿望吗?”

  “因为……好听?”

  “目标是强调成果的,而愿望大多又不切实际。‘征途’便是长征时我们军队行军时的路途,你应该了解过这里的历史吧。所以‘长征’对于咱们来说,是共克苦难,排除万险去争取胜利,不怕牺牲埋头苦干。我们国家从1958年就开始计划造卫星,到了1970年才出现了东方红一号。我们完全是摸着石头趟的河,所以‘征途’,便是对那些日日夜夜的工作者们的警示,的致敬,的赞许。”

  “我们国家发射火箭的意外也有很多,甚至可以说世界上面的太空意外数不胜数,就像我前面讲的那个地心飞船也一样。你害怕担心的,也是这个吧。”

  她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听着。

  “没有失败,就不会发现错误,就更不用说走向成功了。相信你的工作者们,我们完全能够走向星辰大海!”

  回过神来,我竟发现我说的太多了,恐怕对她的精神不是一个很好的传导。

  “我会带上你的眼睛的。”她猛然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你看着瞧吧!”便走回了旅舍。

  我有些不知所措,望着她的背影,也没说什么,继续看着天空了。

  那天,在发射台,我与她做了最后的告别。

  她就此便步上了长征运载火箭。

  我则是处在指挥室旁边的观景台上,我们是生活部的人员,不被允许进入指挥室。

  望着那庞大的火箭发射台,以及那矗立在平台上面的运载火箭,还有她,心中不仅一颤一颤的。

  我的任务完成了,但我仍旧是她的朋友。

  “加注!”

  我静静地等着,总想着她的心里一定十分紧张吧。

  发射窗口开放了,我更加提心吊胆,聆听着那从指挥部传来的“三十分钟准备”“十五分钟准备”……

  周围好像站了很多人,又好像什么人都不在,我在天上,她带走了我的眼睛。

  “一分钟准备!”

  我像是没有知觉一般,紧握着围杆,不敢动作半步。

  我好像没有听见倒计时,耳朵好像也处于耳鸣状态。

  “点火——”

  “起飞——”

  火箭的尾部爆发出了焰火,映红了半边天,是如此的刺眼,但我却仍目不转睛着,我不激动,我不欢跃,我只是暗自担心。

  我突然听到周围人声鼎沸了,我的同事也在我身边欢呼雀跃着,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却笑不出来。

  “三级火箭二次点火成功!”

  又过了片刻。

  “火箭起旋!”

  “星箭分离!”

  我忽然发现周围的人群渐渐都消散了,只剩下寥无人烟的星空,我再也看不到那火箭的身影了,暗中做了最后的祷告。

  我转身想要进入指挥室,却发现门卫依旧在阻拦。按理说,发射结束了,也该出来了啊。

  我站在旁边等待着。

  突然出来了一个人,那是指挥员。

  他看到了我,对我说了句:“进来吧。”

  我步入进去,发现人们的心情都十分忧郁。

  难道——

  显示屏传出了一段音频,我做梦也能分辨出来,那是小四的声音。

  “我状态良好……(频道损坏)”

  我问指挥员她怎么了,指挥员说。

  “轨道偏移了。”初步判断是细微零件的调错,强烈的紫外线让它最终出现了致命错误。

  我沉默着,只能眼巴巴地盯着屏幕。

  “报告,已完全失去联系。”

  指挥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节哀。”

  “嗯。”我心中却没什么波澜,“我可以走了吗?”

  “这里有她的一样东西,让我托与你。”指挥员递给了我一封信,“你可以走了。”

  我快步走出了门,却不知道目的地在何方。

  我东走西转,最后,还是来到了她的房间里。

  床头上搁置着她的日记。

  我不敢看那封信,我不敢看她的日记。

  我不敢回忆与她的岁月。

  她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机器,已经于我来说毫无意义了。

  我只知道我们是朋友,这就已经足够了。

  我步出了她的房间,走出了基地,我决定去爬山。

  去爬和她爬过的那座山。

  尽管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但还有月光,还有星光,我要去。

  我要去。

  但我还是不能爬动,夜晚的视野让我变得磕磕绊绊。

  我,没有眼睛了。

  同事又赶了过来,他们来规劝我回去。

  我没有哭,我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要哭的欲望。

  我被他们拉上了回去的车。但我最终还是下了车,我对他们说,我就在基地门口,哪也不去。他们递给了我一个手电筒让我当心路,便都离去了。

  我打开了手电筒,朝着星空照射,企图能发现那发射器或者飞船的影子,但显然,不能。

  最后我还是屈服了,屈服于我自己。

  我倒了下去,仰躺在草地里,打开手电筒,撕开了信封。

  “我在想一种可能,如果这次发射失败的话,该怎么向你们交代呢?于是便有了这封信。

  “我应该在太空中看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了,我想这样也已经满足了。毕竟我在踏上征途嘛。

  “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承载着神舟飞船前往宇宙,我会在星海之处,等你。

  “小四。”

  我关上了手电筒,拿开了信,盯着星空,一言不发。

  我能去航空吗?

  我不禁笑出了声,极其微弱细小的一声。

  然而却不知何时,我的视野模糊了,看不到星空了,只能感受到脸前的泪液流淌。

  我极力去抹除,却怎么也抹除不掉。

  我竟不知道面前的究竟是谁的眼泪,又是谁在哭泣,谁在悲苦。

  我……

  至少她还在等着我啊。

  我站起身,她命运未卜,但也不一定说她就救不回来了!

  我回到了她的房间,将那最后的一封信夹在她的日记里,然后便跑向指挥部去找到认同。

  路上还是被同事制止了。

  她回不来了。

  她只能在那充满黑暗和危险的星海里,等我。

  等吧,等吧,等到海枯石烂,人老天荒。

  我最后还是辞职了,去了其他的城市生活,和他们签订了保密协议,所以在外面不能轻易说出这些事件。

  也好,这些记忆就都顺着那份协议而永久封存了,再也不会被撕开。

  二年后,回收计划如期而至,我却丝毫没有关心,虽然能在手机里几次发现讯息,但还是由于心中的那份禁忌,没有任何的情感。

  她毕竟不再有小四的记忆了。

  但。

  最后还是在这里,见到了她。

  是那么的相像。

  但灵魂却是缺失的。

  我最终还是放下了自己双臂,突然才觉察到自己的泪不经意间落到了她的衣服上。

  “我没事。”我微笑地看着她,“祝你生活愉快。”我想要离开这里。

  “等一下!”

  我被她叫停了。

  “请问,你是楚夏吗?”

  我的心落了下来,久久僵在了那里,背对着她,始终没有回头。

  她果然还是认不出我了,但她果然还在等着我。

  我突然想到了——

  我会在星海之处,永远,等着你。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超级科技小说

星海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