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界交响法

世界交响法在线阅读

世界交响法

机机瓜瓜

奇幻·另类幻想·2.3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16 02:22

人类最伟大的宝藏即是想象力想象力意味着创造一本书,一部动漫,一作游戏,一些梦中妙想想象的世界是否存在我们所在的世界是否被创造我要求证我要证明世界创造世界,世界交响于世界来吧,让梦无限交织,让梦无限衍生让我见证世界的真实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癌

  8点整,手机开始震动。

  撒也在闹铃还没响起之前熟悉得按下了“稍后提醒”,随后眼睛再次闭上,准备再次进入昏迷状态。

  8点05分,手机再次开始震动,依旧是重复的操作。

  8点10分,刻入DNA的震感再次传来,只是没有人去打断了,静待着音乐声的响起。

  闹钟知道这次是真的要开启歌喉叫醒睡梦中的打工人了。

  撒也一个鲤鱼打挺迅速去阳台晾衣架拿上上班要穿的衣物,好消息是自己的衣服买的时候都是同样款式同样颜色的亲兄弟套件,这样在穿衣服时就不用面对选择困难,并且非常迅速,坏消息是不熟悉的朋友会觉得自己天天不换衣服不太讲卫生,虽然自己并没几个朋友。

  撒也本人可是天天洗澡天天洗衣服,用的日化不说是最昂贵的但也可以说是比较有口碑的,说是有些精致也不为过。

  撒也已经刷完牙洗完脸然后摸出手机看了一眼,8点17分,自己掌控时间的能力如同柯罗诺斯一般精准。

  取下门后挂着的头盔,下楼骑上自己前不久刚清洗完的黑武士涂装电瓶车。

  8点20分,拧动握把,没有任何轰鸣声传来,但是人车合一已经以法定速度规范上路。

  8点42分,撒也在馒头店门口稍作停留。

  “老板,一个肉包,一个豆腐包,两个茶叶蛋,再来一杯冰豆浆,多少钱?。”

  “九块。”

  “扫了哈。”

  “收款:九元”

  “好嘞,小伙子拿好小心烫。”

  “谢了老板。”

  8点54分,漆黑的电瓶车停在了“展东商业大厦”的楼下,停在了一群蓝色和黄色的自行车边上,撒也下车咬了一口肉包,还没凉透,随即一路小跑进了大厦,刷了员工证后便站在人流后等电梯一层一层的临幸。

  8点59分,打卡成功,上班准时打工如同闲庭散步一般,这就是时间领主撒也。

  稍微整理了下衣服撒也便迈开步伐走向自己的部门。

  “早啊!”

  “早。”

  “早上好。”

  “撒也,你一会来一下我办公室。”

  “好的,收到。”

  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同事之间礼貌的问候,撒也望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徐盛关门的身影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自己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有五个年头了,但是每次听到领导要单独谈话的时候还是会心惊胆颤,就像是好几天没下蛋的母鸡碰到农场主一般,这样的比喻也许不太妥当,毕竟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更像是下课后被老师单独叫到办公室去来的更合适一点,不论几岁只要在集群之中就逃脱不了被管教的恐惧。

  “撒老师,肾斗士叫你进去你可要享大福咯~”

  “撒斯给,依达拉塞!”

  撒也瞥了两个嬉皮笑脸的同事一眼,嘴角也不自觉的向上扬起,紧张的情绪也有了一丝缓解。

  “别在这阴阳怪气的噢,我没好果子吃你们也逃不了。”

  “听说肾斗士要拿他新敲下来的肾结石串成项链给你颁发荣誉奖章呢。”

  “滚滚滚,别乱开玩笑,真当这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是吧,项目做完没,没做完赶紧的,别一天到晚就在这嬉皮笑脸,赶紧把工作弄了,绩效还要不要了。”

  “收到,撒老师!”

  撒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桌上还没吃完的早饭,囫囵吞枣的把剩下的塞进腮帮子里后便踱步向徐盛办公室走去。

  肾斗士,即徐盛,撒也的顶头上司,因为肾结石报告被撒也不小心看到后被大家私下偷偷称呼为肾斗士,虽然和撒也同样的年龄却已经晋升为部门一把手,遥想当初在小员工时期便悟透卷王之道,当上领导之后更加是想把整个部门变成集中营,只可惜还未成功。

  当然,肾斗士因为撒也把他的消息到处流传开来之后便看撒也哪哪都不顺眼,撒也也自知理亏便受了下来。

  夹紧尾巴,老实工作。

  撒也轻敲两下办公室的门。

  “撒也。”

  “进。”

  随着轻手轻脚地关上办公室房门,看向这间徐盛的办公室,虽然已经进过挺多次这个办公室了,但是每次进来还是感觉压迫感油然而生,太像诊室了。

  一张通体白色的桌子,却没有那种塑料感,看不到任何植物或者装饰,只有一台电脑,一个沙漏和一个装模做样的黑色座机,或许只有那个插着线却几乎从来不用的黑色座机才给这张桌子一点不一样的色彩,亦或者更像是污渍。

  没有厚重的书柜,背后的墙壁上只张贴了一张巨幅画,画中是一个形似天使的人形生物闭着眼在落泪,整张画除了白色就是蓝色,虽然画幅巨大,但在整个房间中却一点都不突兀,甚至好像赋予了这个办公室一点神圣的气息。

  在房间的另一侧则是摆着一张小床,撒也甚至怀疑这张床是从医院里搬回来的,简直和医院的病床一模一样,如果再加上帘子和点滴架,那这个房间不知道的话认为是保健室也不为过。

  “看够了吗?”

  略带不满的声音把撒也的目光从这间办公室上拉了回来。

  “额……看不够看不够,每次进你这都被你办公室的艺术气息所震撼,太美了,来到这就跟天堂一样。”

  “你觉得自己很幽默是吗?”

  撒也无奈的耸了耸肩,毕竟自从认识徐盛以来他的性格就没改过,太严肃了。

  “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撒也愣了一会,思索了一下自己最近应该也没犯错,除了表现的没那么积极之外自己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员工了。

  摇了摇头。

  徐盛皱起眉头说:“有人举报你上经常上厕所,频率高,时间长,怀疑你在厕所里消极怠工。”

  此话一出,撒也都感觉懵了,这怎么还有人举报自己上厕所,当代员工的心灵圣堂不就是厕所吗,一天的工作下来去厕所蹲一会难道不是非常正常的行为吗?况且自己也不是去厕所摸鱼的啊,自己只是最近确实感觉肠胃不太舒服,经常喷射甚至带点便血,所以最近去厕所去的比较勤,但每次去可是真真实实都是有产出的,而不是去空占坑位,不信的话可以验DNA。

  但是又想到最近自己去厕所是有点多了撒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长痔疮了,手也不自觉地往自己臀部中央扣了一下,嗯……不痛,应该没痔疮,那是不是自己最近拿铁喝多了,有点乳糖不耐受导致腹泻,看来一会要去喝美式了,再这么拉下去确实不太好,不管对自己的菊部,还是对公司大厦的下水管来说。

  徐盛看着撒也突然呆在原地,然后又突然抠了抠自己的屁股,顿时吓了一跳,他不会是想在这里就喷射了吧,要是自己这办公室被他当场落坨翔子,那这办公室是再怎么样都不能要了,甚至这个公司可能都待不下去了,副总梦要被涂抹上浓重恶臭的排泄物了。

  “来杯冰美式,多加点糖,去冰。”

  “不对,领导,不好意思说错了,我意思是我最近可能拿铁喝多了,里面的奶让我肠胃有点不舒服所以去厕所有点多,但我去厕所绝对是因为……额……你懂的,绝不是摸鱼,你放心,我以后不喝拿铁了,改喝美式,应该不用去厕所了。”

  听着撒也的胡言乱语,徐盛对于自己离职的想象也回到了正轨,看他应该不会当场喷射,但是也说不准,现在撒也在他眼里就跟个人形定时炸弹一般,也不敢多留他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多待,立马就准备下逐客令了。

  “行,那我知道了,你少喝点咖啡,不行下班了去医院挂个急诊看看,现在赶紧回工位上工作去吧,方案没多少时间了。”

  “好的好的,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再叫我。”

  撒也蹑手蹑脚的离开办公室,走时也不忘把门带上,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关上门之后徐盛马上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酒精喷雾对着自己刚所处的位置一顿喷洒。

  “撒老师,肾斗士说啥了?是准备给你颁发黄金结石战衣了吗?”

  “没呢,结石产量不够,只有几颗六毫米的,已经找人去打磨成项链给你戴了。”

  嘿嘿嘿嘿,办公室顿时陷入一阵欢声笑语之中。

  撒也把温度甚至上升了一点的冰豆浆倒进肚子里,打开电脑随便看了两眼项目进度,嗯,来得及,先下楼买杯咖啡。

  端起自己的咖啡杯撒也便来到了公司楼下的Wanner,随后点了杯冰美式外加桂花糖浆,用自己带的咖啡杯接还省了五块钱,随后又拆开三包糖抖了进去。

  一旁戴着鸭舌帽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子看到撒也这要把自己喝成糖尿病的喝法直接皱起眉头抿了一口自己的无糖冰美式,良好的素质的让他只是在心里骂了一句“啊呜卵册那,不去喝可乐在这祸害美式,咖啡店就不该提供糖这种东西,歪门邪道。”

  撒也拿了根搅拌棒使劲搅了几下,确认糖份渗透进咖啡因后才抿了一小口,入口便是糖分的幸福感,随后咖啡的苦味开始弥漫在舌尖的味蕾上但不足为惧。

  啧啧。

  撒也咂巴了两下嘴巴,还是美式够劲。

  随后端着咖啡杯回到了工位上,只是一路上并没有再喝一口。

  开始工作,抿一口,看一眼手机,抿一口,继续工作,抿一口,开始点外卖,抿一口,接着工作,抿一口,外卖到了,总算喝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点在杯底的咖啡糖渣等待的命运只有随着水流进入下水道。

  吃完外卖洗了杯子,撒也准备在工位上小憩一会。

  是的,现在是,社畜午休时间!

  撒也掏出自己新买的枕头就准备美滋滋趴下,突然肚子传来一阵绞痛,撒也本以为就如同之前一样稍微过一会疼痛就消失了便没放在心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撒也身上的冷汗越冒越多,如虾米一般弓起的身子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剧烈的疼痛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摧毁着他的忍耐力。

  一旁的同事也注意到了撒也的不对劲,一开始还想调侃下撒也身子骨怎么这么虚,空调房里还能冒冷汗,但是后面便感觉不太对劲,连忙询问道。

  “撒老师,你咋了,需不需要去医院?”

  回应他的只有剧烈的颤抖和喉咙里冒出来根本听不懂的音节,像是烧开的热水壶在咕嘟咕嘟的冒泡。

  这种情况明眼人都知道不对劲了。

  “你坚持住,我帮你叫120。”

  “不……不用……。”

  热水壶的蒸汽在喷涌而出之后得到了短暂的歇息。

  “去……帮……帮我请个……请个假。”

  “不……等……等等……拿!”

  “拿可……可乐……冰的!”

  同事听到之后立马飞奔到肾斗士办公室门口敲了两下随后迅速转到冰箱拿了一瓶冰可乐,随后递给撒也,急促的跑步声让整个部门顿时陷入了备战状况。

  徐盛听到了有人敲门但是无人答话,便打开办公室的门出来看看是谁没事在敲门玩。

  随即他看到了浑身湿透如同虾米一般弓着身子的撒也正在大口大口的喝着冰可乐,身边还围着几个同事,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冰可乐咣咣下肚。

  诡异的场景一瞬间让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在有人立马出来给他解释了下现在的情况。

  “领导,撒也说他要请个假,他刚刚好像是肚子剧痛,整个人感觉都快不行了,让我帮他请个假。”

  听到这话徐盛感觉有点被逗乐了。

  “不行了?不行了在这喝冰可乐呢?”

  同事一瞬间也支支吾吾不敢言语,毕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撒也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喝冰可乐。

  随着最后一口冰可乐被撒也灌进肚中,身体也似乎被注射了肾上腺素一般能够硬撑了起来。

  撒也知道这个场面只有自己能够回应了,也顾不上抹嘴便说:“可乐是……我让他帮我买的,我以前……以前也这样过……喝可乐能……能缓解一下……今天特别严重……所以我让……我让他帮我买……买一下,我要去医院……你自己看着给我病假……旷班都行。”

  徐盛本想说没啥大事就下班了再去,但是听到后面撒也那语气也知道是去意已决,只能摆摆手说:

  “去吧,看完医生早点回来上班。”

  撒也没有回应,起身弓着身子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外面走,边走边打开了叫车软件准备去往最近的医院。

  同事想要上来扶一把也被撒也摆了摆手拒绝了。

  “好好上班,我自己能行……应该顶得住。”

  直到撒也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办公室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

  待到撒也从医院走出来时,太阳已经消失不见了,浓密的云朵也遮蔽了本就微弱的月光,只剩下人造光源们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也有一两盏忽明忽暗地闪烁。

  晚秋的风吹到撒也的身上,,虽然当时出发的急,外套便也来不及套上,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

  撒也已经感知不到什么体温变化亦或者说思绪完全被锁定在了一件事上,那就是自己被医生确诊为胃癌晚期,可能没有多久能活了。

  仰着头看着路灯下零碎飞舞的小虫子。

  “初步诊断下来,你这个肿瘤应该是……,你看看要不要动手术?但是成功率的话……不太高,如果不做手术保守治疗的话运气好的话还能多活几年。运气不好的话……”

  “医生你确定吗?我才28岁,我怎么可能胃癌呢,而且还是晚期,你再给我做个检查确认一下呢?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啊,我平时身体感觉挺好的啊,也就是……也就是最近肚子才有些痛。”

  “医生你再确认一下吧,我可能是别的毛病呢?我身体挺好的啊,我平时基本都不生病的。”

  “或许只是你以为你身体好呢,你之前也有肚子痛或者排泄异常的情况发生没来医院看过自己硬抗过去就觉得没什么事了吧,先给你开点药缓一缓,你后面好好想想。”

  又一阵秋风吹过,似乎把遮挡月光的云雾往一旁挪了挪,让清冷的月光为地面上撒上了一层盐。

  公交车站的长椅上,撒也一脸木然的等待着公交车,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想坐公交了,虽然自己的电瓶车还在公司楼下,虽然公交车回去的路又长又慢,但就是想坐了,大概是有多久没坐过公交了呢,好像是从高中开始,地铁开始盛行之后公交便似乎慢慢没落了,没人想要坐又慢又需要漫长等待的公交车,时间在鞭挞着人们向前,更快的向前。

  坐上了空无一人的公交车,只有司机和撒也两个人,也是,毕竟那么晚了,司机也习惯了日复一日开在相同的线路上,载着少之又少的乘客,载着他们对生活的希望。

  走到最后一排靠窗坐下,把窗户打开,风很大,呼呼的吹在撒也的脸上,把头发也吹散,把灵魂也吹响。

  撒也又拿出报告看了一眼,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估计再去找别的医生看也一样,自己去的已经是比较好的医院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自己得癌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可能几年,可能几月,可能就几天,可能朝朝夕夕。

  一个人当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时人好像也没有那么悲伤,不知是坚强还是逞强,不会流泪不会哭喊不会呻吟,只是思考如何安排自己所剩不多的人生,也可能只有这时候人们才可能真正思考自己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只有肾斗士在群里的@以及同事的几句问候,思考了一下之后也并没有回复,可以的话明天去公司把事情都解决了,现在回复的话,没心情罢了。

  想找个人说说话。

  打开通讯录从下往上开始翻,同事的电话基本都没有,毕竟现在这时代谁还留电话呢,手机号似乎除了接受验证码和接到骚扰诈骗电话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额外的功能了,以前的一些同学留得电话也好久没打了,继续往上翻,一个单字的称呼出现了,多久了,撒也陷入了回忆,多久没和母亲联系过了,自从父母离婚母亲改嫁之后便几乎没怎么联系,打到卡里的抚养费在撒也成年之后便也断了,至于另外一位,自打记事起就没见过了,现在连长相也丝毫回忆不起一丝,那时候还不觉得悲伤,只觉得自由。

  撒也看了看通讯录里的号码许久,公交车距离到站还有一段时间,按了一下呼叫之后便马上挂断,扭头看向窗外,随后深吸一口气又再次拨通了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哈哈哈哈哈……”

  听着电话里传来清脆的女声撒也忍不住开始痴笑起来,笑得肚子痛,笑得眼泪鼻涕流了出来,笑得开始呜呜哽咽。

  “小伙子,没事吧?”

  洪亮的声音从车的另一头传来,不知是恐惧还是担忧,但是想要一个答复。

  “没事,就是看到个很好笑的事情而已,没事,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撒也已经极力的在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哭腔太过明显,只能放大音量来抑制声音的颤抖。

  深吸了几口气待到身体重新恢复平静。

  不治了,虽然工作几年也存了一点钱,但是对于治疗来说应该是杯水车薪,何况治不治的好另说,光是躺在病床上整日于针孔作伴就不是撒也能够忍受的,不如开开心心多活一天是一天。

  漫长的公交之旅也到下车的点了,撒也走到车门前,和司机对视了一眼,司机似乎有话想说,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打开车门让他下车了。

  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撒也的眼眶有点红,下车被晚风吹拂之后又感觉些许凉爽,又抹了两下确定自己没有水珠残留在脸上之后撒也慢慢走回家中,路上经过便利店的时候进去买了两瓶酒,虽然不懂酒也看不懂什么品牌,只知道是酒,应该是葡萄酒。

  回到家中的撒也洗漱了一番,换上了睡衣睡裤,打开酒瓶对着嘴巴直接来了一口。

  “真难喝啊,还以为是葡萄汁味道的呢,果然自己还是不喜欢喝酒啊。”

  撒也几乎不喝酒,因为他觉得酒的味道他不太喜欢,只是今晚就是想灌醉自己,所以还是想试试葡萄酒是不是会好喝点,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只是一口过后他便不想再喝第二口,两瓶酒便直接放在桌子上等待时间的侵蚀。

  蒙住头的被子被拖曳成了一个C字形,被子里还时不时传出轻微的抽泣声,只是并没有多久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世界交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