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群星叙事诗

群星叙事诗在线阅读

群星叙事诗

钱包好空

科幻·星际文明·2.5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10-31 14:00

公元2731年,地球联邦主脑发动叛乱,以太阳系为中心的地球联邦势力陷入了崩溃状态。此后一千多年中,从母星散播出去的人类文明各自发生了独特的转变,虽发动过数次统一战争却再也没有产生新的统一政府。银河历1730年,随着新一轮的科技革命爆发,各国再次陷入了纷争之中。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章

  直到许多年后,她仍然忘记不了眼前这片景色。

  如血一般晕开蔓延在天际的夕阳,布满大火过后焦黑色余烬的钢色大地,散发着冷冽金属光泽的无人机队列。迎面吹来的风中隐隐传来清新剂香气逐渐取代在鼻腔内沉淀的刺鼻臭味。平时令地表都市的居民们感觉可靠,无论何时都保持工作的都市智能服务系统,在这种时刻反而令人觉得有种莫名的反胃感。

  用不了一小时连这点焦痕也不会留下吧,她把这点小小的感伤埋藏在心底叹了口气,继续向目的地前进。只要穿过这片因关闭了视觉投影功能而在她眼中呈现出灰白色的都市群,便可以到达她的目的地,那座在数世纪间不断扩建直插云霄的黑色高塔——天际城。

  自二十二世纪初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已过去近十世纪之久,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战场从传统的海陆空一直延伸到近地轨道。长达数十年的战争留下的卫星和导弹残骸在近地轨道上形成了一道卫星环,有时即使在地表的黎明时分也清晰可见。大量核能武器的使用还令新的大冰期提前到来,原本的温带成为了永久冻土人类的可居住地区急剧减少的同时,还隐隐爆发了围绕着月球核聚变资源的能源危机。到了二十二世纪中期人口从二十二世纪初的150亿人口锐减到了13亿人口。史学家们称这是人类文明的夜晚时期,人类将在战火与寒冰中灭亡。

  但夜晚之后便是黎明,战争在二十二世纪中后期戛然而止了。停止这场战争的便是在教科书上也留有浓重一笔的李晓月夫妇,空间跃迁理论的建立者,和平运动的精神领袖。实际上李晓月夫妇在最初是在月面基地进行工作,进行一项名为“塞勒涅”的计划,其内容是建立一套月对地打击系统。

  塞勒涅计划最终因资金链短缺而宣布破产,但在一次整理反应炉炉心的预启动的数据中,李晓月发现在反应炉中的一部分氦元素发生了转移,他作为一名物理学家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这个现象背后一定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全新物理法则。经过近二十年的研究他和妻子虽仍未理解现象背后的本质,但总结出了名为空间跃迁公式的经验公式。

  这个公式虽然有着随着跃迁距离越远误差越大,而当跃迁距离达到光年级别误差则大到不可忽视的地步等一系列缺点,却仍然开启了迅速前往太阳系内其他行星的大门。令人困惑的是李晓月并未把这个公式归为某国所有,这其中也包括他的母国。他声称这个公式是人类共同的财产,选择将公式公开,后果是他在公式公开后便遭到了暗杀。其凶手当场被捕,而幕后黑手在数百年后的今天也未能查明。

  战争就这么戛然而止了,各国都将矛头转向了如何抢先其他国家进行太空开发。而在半个世纪后将要登场的便是当今联邦政府的主脑,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超级ai——白泽。

  二十三世纪初期,人类的太空移民计划陷入了僵局,国际形势再次动荡不安。问题有很多,比如火星和月面环境的改造,即便投入大量的人工智能进行环境改善但可供居住的区域仍少的可怜。另一方面各国都对火星内矿物采集基地的划分有所不满。

  这种时刻出现的是天才科学家,李晓月夫妇的曾孙女李欣怡。年仅23岁就位于ai研究的前沿领域,带领团队继承了三战时期的超级ai计划,发明出了政治型上级ai“蓝月”。而在研发蓝月的后继机型时改变世界命运的发明诞生了,超级ai“白泽”。

  “啊!我主!请原谅我将背弃这份信仰,因为真正的全知之神在此刻已经降临到了这个世间。”——机械神教初代教主圣安东尼。

  从偶然中出现的超级ai拥有人类无法理解的思维模式并带来了全新的价值观。性能即使是全世界的上级ai联合起来也无法与之相比,如果有什么可以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过去时代盛行的宗教中所提到的神明,货真价实的超越者。

  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白泽引起了堪比人类从农耕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的技术革命。全新的环境改造系统,火星移民计划。母星的环境改造系统,利用基因改造技术的次时代生态圈,新一代小型化核聚变反应炉,使用纳米机器人的全新医疗体制。

  与此同时各国发现无论用何种方法,都无法解析白泽的核心,包括超级ai白泽本身也无法创造与自身并列的存在。二十四世纪初期,为争夺白泽的第四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或者说本应会爆发。因为战争在仅仅三天便被平息了下来,白泽以一机之力对抗了世界各国,并抹消了国界线这个概念的存在,建立起了地球联邦政府。

  战争结束后只有少数人对由ai支配的自动化政府产生了质疑,这归功于早在二十二世纪中就已经在政务中使用ai所影响。从工业的自动化,服务业的自动化,再到政治中心的自动化,人类的文明总是向着更高的效率方向所发展。

  二十四世纪中期,白泽对空间跃迁公式进行了改良,并建造了全新的移民船。人类进入了为时数个世纪的大探索时代,每隔几年就会有全新的星球开发项目,同时开始以世纪为单位建立星系防御系统克罗诺斯。

  到了三十一世纪,人类的版图已经扩张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白泽则始终位于地球上的天际城技术研发并规划人类文明发展的蓝图,正如他所诞生的初衷“为全世界的人民所服务”。

  所以她无法理解为何白泽要在这种时刻以不完全的形式反抗人类,她靠近面前已经屹立了近九个世纪的黑色金属巨门,停下了脚步。巨门后面再走数公里的隧道便是天际城,并不是每座城市都有类似的构筑物,这座巨门本本来的作用并非是作为通行入口,而是和现在仍挂在天空上的艾琳星环一样作为对后世人类对那场战争的纪念而保留。

  正当她要开启那座巨门的时候,脖颈处传来的一阵冷意打断了她的行动,一把短刀正架在她的脖颈上,随之响起的还有中年男性的低沉嗓音。

  “别动!说,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短刀,看样子是料理用的菜刀,这个时代还亲手做料理的人真是少见。对于一个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人而言自己的思维多少显的有些发散这点,她也有所认知。不过这也算不上是什么危机,自己用于保存人格记忆的活体芯片和思维中枢并没有安装在脖颈以上,而且也不止一个。即使砍掉脑袋对自己来说也并不致命只是会损失部分短期记忆而已。如果这么看的话,自己早已称不上一个真正的人类了吧。她的思维仍在持续发散,直到脖颈上的小刀微微陷入皮肤,她才反应过来。接着如旧时代的恐怖电影一般将头部180度旋转,嬉笑的看着身后未曾见过的沧桑男人吃惊的面孔。

  还真是百试不爽,虽然还想试试让脑袋掉在地上之后在接上去,对面会做出怎样的表情,不过这样就显得对陌生人太不尊重了。于是她收起了嬉笑的态度回复道:“博士,你可以这么称呼我。至于我如何来到这里,我倒想问问你们是怎么来的?能够前往这个人工岛的大陆桥应该都无法启动了才对。”

  “少在这里给我打马虎眼,小心我...”

  “琼斯,你真应该少利用活体芯片内的电子情报来获取资讯。如果能回去的话,你就多读一些书,扩充下你那小的可怜的脑仁吧。”突然出声的是个身穿黑色紧身衣并且有着一头靓丽黑发的女子。她从不远处的楼顶跳下,对自称博士的女人微微行了个礼。

  “该死,死老太婆你这么轻易就出来,不是白埋伏了。”名叫琼斯的男人,面孔扭曲的对后方喊道。

  “唉,丽雅说的没错。傻大个你确实该扩充下你的脑仁了,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真想撬开你的脑壳好好看看。毕竟在这个时代,一个发育不良的大脑应该能成为不错的收藏。”

  “哥哥,你说的有些太过分了。琼斯先生虽然智力方面确实有些问题,不过一路上还是帮了我们不少忙的。”

  这次出现的两人是对穿着黑白礼服的年少兄妹,他们从一栋圆形建筑的后面探出头来。男的一方是黑色基底带有白色斑点竖领礼服,下身则是黑色短裤,留着一头白色的齐耳短发。女方则是款式相同但颜色完全相反的礼服,下身也是白色的短裙,留着一头黑色的齐耳短发。值得一提的是,兄妹二人无论是身高还是相貌几乎完全相同,这对于旧时代来说是难得一见的事情。不过自从基因操作盛行以后,人的相貌便可以随意调整,只是不知道是他们出生时父母的兴趣还是他们自身的兴趣。

  “连你们两人也...”被称为琼斯的男人,疲惫的叹了口气。

  “你没听到吗,博士刚才说的不是你,而是你们。我们的跟踪早就暴露了。”双胞胎中的哥哥对琼斯喊道。

  “比起这个,琼斯先生竟然不认识博士才令人吃惊。可能先生他并没有完整的接受过年义务教育,至少没学过历史部分。”双胞胎中的妹妹接着说了下去。

  看着正在拌嘴的双胞胎和男人,博士心想道,真是有趣的一群人,而且还有熟人掺杂里面,这样一个疑问就解决了。不过...她看向刚才黑发女人跳下来的建筑:“还有一个人也出来吧。”

  这时黑发女人回复道:“他只是下不来而已,毕竟还没有接受过基因改造,也没有移植义体。好久不见,欣怡。上次见面还是在半个世纪以前的火星上吧。”

  “准确说是六十一年前。好久不见,丽雅。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博士微笑着问好,不过在脑袋还维持着180度旋转的情况下,越发像是旧时代的恐怖电影走出来的人物。

  “搞什么,老太婆。你们两个原来认识啊,那还让我们麻烦这么久。不过欣怡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男人收起了架在博士脖颈的短刀,挠了挠头。

  “我也是刚刚才确认,她的情报隐蔽做的比我和她在一起时要好得多。出来吧,亚瑟,大概没有危险。”

  一个外表看起来十二三岁的金发少年从建筑里走了出来,有些认生的躲在女人的背后。

  “哦?我还以为你们会一直把他冻在那副棺材里呢。”博士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个金发的男孩,对于她来说值得吃惊的事情已经非常少见,不过在这些天来倒是经常发生。

  “威廉已经过世了,他还是选择了合法终生。这二百年来他已经做的相当出色,除了没有留下继承人这点。这样一来亚瑟就是赛维伦家最后的法定继承人。”

  “哦,这样。”博士很快就对理清了来龙去脉的少年失去了兴趣。“那么需要我做一个自我介绍吗?还是你来帮我做,就像以前那样。”博士看了看还在冥思苦想她来历的男人和躲在女人背后的少年,最终把视线移回到女人脸上。

  “你自己来就好。”

  “啊,是吗?是嘛,那就这样。”博士用双手夹住头部两侧,将脑袋的方位正了回来,然后清了清嗓子,这才挥开身上的斗篷说道:“我是原科学家原人类的现联邦一般居民李欣怡。过去的主要成就,你们大多数人应该都知道,超级ai白泽的制作者,你们叫我博士或者李博士就好。至于目标应该和你们差不多。”

  “怎么说,妹妹。书上的伟人好像意想之外的有些浮夸,幻灭了。”

  “说起来,哥哥。哪怕以前从书上看到过博士至今存世的记录。好几世纪前的人类真的能活到现在吗?不,考虑到白泽的存在的话,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

  “她不是说了是原人类,谁知道现在是什么。说到底是不是本人我们也无法确定,不过丽雅倒是认同她是本人。”

  “我能确保她是真货,你们眼前的确实是李欣怡本人。”

  “如果是丽雅说是,就应该是了。话说丽雅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物?”

  “我和这个有事没事都板着脸的闷葫芦在设计出白泽以前就认识了,那时候她还是我的助手哩,帮我打理日常方面。”博士好心的为双胞胎哥哥回答了这个问题。

  “白泽的建造是在23世纪初,老太婆和博士又是在那之前就认识。这么说老太婆你的年龄岂不是...”男人话说到一半便被身后传来的杀气刺激得连忙闭上了嘴。

  “流浪汉,欺诈师,保姆和小孩,还真是热闹的一群人。都让我想起过去旅行时看过的马戏团了。真亏你们这种组合能走到这一步。”博士戏谑的笑道,丰富的面部表情仿佛她才是从马戏团冒出来的人,丝毫不像活过了近千年岁月的长者。

  “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事?”男人的表情因愤怒显得有些扭曲,这不仅仅是因为对方随便的就道出了他的身份。在到达这座人工岛之前整个小队最多有十多人,其中也不乏人格更加高尚,富有能力的人物,不过他们都在旅途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其中也有人是为了保护他而死。不是他们走到了这一步,而是能活着来到这里的只剩下他们。

  博士无视了男人的提问,自顾自的把话题推进了下去:“既然丽雅也在你们的队伍里,也就是说目标就是由阿兹莱尔看守的秘密通道。不过眼前这种情况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对付阿兹莱尔。”

  “那个通道还有守门人?我们可没听老太婆你提起过。”

  “因为没有必要,上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那个密室呆了三百多年了。每天都喝着啤酒大口嚼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油炸食品,要么就是躺在角落里打游戏,整个人肥的像头快出栏的猪。还有,博士只是在刚才骇入了你们的活体芯片而已,她总是这样丝毫不在意别人的隐私。”

  “比起在意这些,我们该动身了,无人机快要围上来了。”博士转身面对着大门,然后将自己的左手摁在了黑色的门板上面。门上闪过一丝微光,随后响起机械的合成语音和令人联想到商业区的欢快音乐“热烈欢迎特级研究员李欣怡女士。”

  博士的脸瞬间囧成了一团:“哦,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竟然还保留了下来。赶紧出发,别磨磨蹭蹭的。”

  隧道的墙壁呈出诡异的莹蓝色,一路走来没有任何危险。但一行人中除了博士和丽雅其他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好看,明明隧道里异常干燥却令人感觉到有某种潮湿的东西一直黏在背后。

  博士摸了摸墙壁向众人解释道:“人造萤石,应该是接受了天际城的环境维持系统中排出的热量才会发光。”

  “不是说这个,我总感觉这里面什么不好的东西,而且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一股野兽的臭味。”男人沉着一张脸说道。

  “啊,刚好已经到了,你可以亲眼确认下。”说完博士向旁边墙壁走去,整个人瞬间没入其中没有了动静。

  “只是投影而已,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让人忽略。”丽雅也向墙壁走了过去,其他人也只能跟上。

  琼斯走在最后,才刚进去就被里面的景象所压制住了。只见博士正弯着腰不断干呕,双胞胎也捂住鼻子不断掉出眼泪,金发小孩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丽雅倒是一如往常面无表情,不过他总觉得她有些焦躁。

  是什么?毒气?催泪瓦斯?还没理清情况,琼斯只觉得一阵臭气直冲脑门,熏得他喘不过气来。紧接着眼睛也有些红肿发痒,一低头才发现地面上布满了塞满了香烟头的易拉罐和各色垃圾,完全看不到可以称为门的东西。而在不远处一个垃圾正坐在垃圾上,不对,是一个彪形大汉正坐在垃圾上摆弄着一台不知是什么年代的老式电脑,仔细一看指尖还夹着一截烟头。

  博士呕了许久终于喘过气来咒骂道:“该死,原本你就是和垃圾没什么两样的男人,不过几世纪不见你已经变为垃圾的同类了吗?阿兹莱尔!”

  被称为阿兹莱尔的男人从垃圾堆里站了起来,这时众人才发现原本被他们以为是垃圾堆的东西下面实际上是一张床。阿兹莱尔,转过头来扫了一圈,当看到丽雅和博士时毫不掩饰的往地上吐了口痰,嘟囔道:“你们俩来这种地方干什么?还带了一群小鬼过来,怎么?来嘲讽我还要带上观众不成?”

  “你对现在的情况没有一丝了解?”博士盯着眼前这个垃圾般的男人反问道。

  “什么情况?我被你们罚到这里守门已经过了九个世纪了。九个世纪之中,包括不知从哪入侵进来的老鼠在内,我见过的活着的生命体两只手就数得过来。整天只能盯着这栋破门,听着那个ai运行时整个城市发出的噪音。”

  “所以到你解放的时候了,只要你履行约定把你身后的大门打开,你就可以从这里出去,去看看阔别了九个世纪的外面的世界。”丽雅对阿兹莱尔说道。

  “履行约定?约定?嘻嘻嘻,你们要破坏掉当今人类的命脉?不是别人,正是它的设计者你,李欣怡。你还记得当初我要毁掉那个ai的时候你跟我说‘白泽正是今后人类的未来’时的表情吗?”阿兹莱尔扣了扣头顶油腻板结的头发,然后露出发黄的牙齿做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博士深吸了一口气回复到:“白泽利用分布在各个星球的联结者,对人类发起了大型屠杀。所以作为它的设计者,我有义务去终结它的运行。”

  “屠杀?真是有趣,明明它可以利用轨道武器瞬间毁灭所有人,却选择了屠杀吗?还是说这才符合它对自身设下的道德限制?正如我过去所想的一样,把命运交给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机器过于危险了。但是如今我又为什么要帮你们,为什么不阻止你们,事实证明我当时做出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不让你们这帮听从于ai的人自食其果呢?”

  双胞胎的哥哥看着眼前的大汉不断自言自语,终于忍不住说道:“喂,丽雅。我们没法越过这个男人去打开大门吗?白泽的本体就在门后面吧。”

  “准确说是控制白泽用于连接外部的部分的磁场约束器,白泽核心以外的思维中枢部分是由纯粹的光电子构成,当它受到约束时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球型的闪电。不过你想越过阿兹莱尔去开门的念头可以打消了,哪怕他现在的血管里流淌的全是尼古丁和酒精,只要他愿意就能把我们所有人都拦在这里。”博士代替丽雅回复道。

  “你到底想怎么做?”琼斯性急的冲到阿兹莱尔的面前,却被阿兹莱尔反手一挥就拍在了地上。而挥手的人就像刚刚赶走了一只苍蝇一般,皱着眉头说:“你这可不是询问别人的态度,不过我想我应该愿意帮助你们。”

  “这么好说话?这可不像是你。”博士挑了挑眉头。

  阿兹莱尔一反刚才的癫狂态度,平静的说道:“因为我老了,如果在数世纪前,我会觉得让那些同意被ai支配,丧失思考能力的人类和自己一同毁灭或许也很有趣。不过现在,如果能完成约定,我想回到故乡去看一眼。”

  “真是奇怪!你是说自己上年纪了?在身体上,你离到理论上的寿命极限应该还有很久才对。如果说是心灵上的,人格的强度会随着阅历的增长而不断成长,衰老只不过是一种懈怠而已。”

  “李欣怡,我就讨厌你的这点。或许因此你才是白泽规划的蓝图里理想的人类。”

  “那么你呢?你对自己又是如何评价的。当初对你的惩罚是让你永远的看守到这里,直到我们同意将白泽摧毁为止。这其中也考虑到你自身的意愿在里面,你的意愿就只是在垃圾堆里和垃圾一起发酵?”

  “喂,还不回到正题上吗?既然这个老头决定帮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出发。”从地上爬起来的琼斯代替在场被忽视的众人发出了质疑。

  “哦?这些人也准备跟过去吗?那个一直躲在女人后面不说话的小孩也是?”阿兹莱尔惊讶的问道。

  “我是赛维伦家最后的合法继承人,有责任在这里见证白泽的终结。”金发的少年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表达了自身的意愿。

  “赞助商...维多利亚,你是怎么想的?”阿兹莱尔又询问了站在一旁的丽雅,在场其他人在他的思考里其实属于无足轻重的存在。

  “少爷这么说我就没有意见。除了我们这些古董品以外,总要有新人去见证新时代的诞生。”

  “随你们。”阿兹莱尔最终表达了认同。然后跟丽雅和博士一起站在埋在垃圾后的金属门前,三人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门上。

  尘封数世纪大门第一次履行了它的职责无声的开启,博士看着门后运行的巨型机械和在千米之上如同小型太阳一般散发着光芒的思维中枢,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说便踏入其中。

  公元3041年,地球联邦主脑ai由其发明者李欣怡带领琼斯、维多利亚、阿兹莱尔、无名兄妹二人和亚瑟.赛维伦摧毁。

  由于白泽的反叛导致的星系跃迁门损毁和人口大规模减少,各星系间进入了为时200余年的独立期,并为代替白泽的空缺各自发展出了独特的文化。

  公元3315年,比邻星b上的统治政府自称继承了旧联邦政府的意志,对周边星系发动了侵略战争并建立了银河第一帝国,自此纪年更改为银河历。

  银河历241年,银河第一帝国的扩张陷入僵局。周边星系的抵抗越发强烈,建立起数个新兴同盟,自此进入了为期数百年的战乱时代,这场战乱被称为第一次银河主权战争。

  银河历857年,各国签订和平条约并对将目标放在对银河中未探索领域的扩张上达成共识。

  银河历1364年,人类版图已扩张到旧联邦时代的数倍,可识别星域达到数万之多。但围绕着新星系开发和领土主权纠纷的小型战争依然没有断绝。与此同时,伴随着从第三同盟圈发起的技术革命,新一轮的战争即将到来。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群星叙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