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康熙四十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康熙四十年在线阅读

康熙四十年

历史 / 清史民国

58.54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4 23:40

书籍摘要: 完犊子,带皇阿玛和四哥赚了太多银子,要被迫登基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花花滋滋.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风丶帆.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301105375578280.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鸡血百灵在线阅读
为生存兄弟闯关东 ,意外分离;因为一批文物(巴林石上品雕件红色百灵鸟)和日本人周旋;哥哥和弟弟重逢;哥哥和弟弟投身家国大业。 以一批文物(巴林石上品印章、雕件)为 故事主线。
二月春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首席外交官在线阅读
现代外语学院的高材生沈哲再一次西藏腹地的探险性旅游中阴差阳错地穿越回了1868年成为两江总督沈葆桢(时任福建船政大臣)的儿子,一代封疆大吏林则徐的外孙,本来想老老实实熬到老爷子去世就移民美国,但面对灾难深重的中国最终与那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走上了救国图强的道路,利用自己的优势与西洋各国谈判桌上迂回周旋,成为大清帝国的首席外交官。
珞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林天宝和他的三个兄弟在线阅读
康熙皇帝驾前御前四宝继续匡扶正义,惩治贪官污吏,打击恶霸凶徒,为民请命,仗义江湖,写下爱恨情仇,演绎美丽传说。
海海海热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远征之龙在线阅读
已经过去了许多年的那场战争中,记得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和平年代,发展经济无可替代的成为了社会发展的主流方向。  可那句老话,那句用无数鲜血和生命反复证实的老话,还有人记得么?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就写下这本书吧?  给那些不愿忘记战争威胁的人看,也给那些忘记了战争的人看。  看了,知道了,总比懵懂着骤然面临战争要好……  PS:本人非考据党,更兼才疏学浅,书中所述难免会有疏漏,还请诸位读者海涵,更请诸位方家指教,在此先行谢过了!
最后的游骑兵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墨侠之大西宝藏在线阅读
侠之大者,扶危济困 ,救国救民;墨家精神,兼爱、非攻;美人如玉,谁不生倾慕之情? 大西宝藏,财富巨万,白银万万五,买下成都府,朝廷官吏、地方豪强,罗莎王公,谁不怀觊觎之心? 但墨家大道在心,面对重重险阻、诱惑,谱一曲荡气回肠的墨侠悲歌
山村野狐禅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汉不熄在线阅读
澎湖海战后,随着最后一个汉家政权覆灭,九州皆入建奴之手。 面对平三藩,统台湾,灭准噶尔,北拒雅克萨的康熙, 刘煜喊出了自己的誓言:“汉人不为奴,誓要复我汉家天下”
夜游梦生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笔韵随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崇祯:重生康熙王朝在线阅读
如果崇祯穿越成康熙,世界将会怎样? 就好像大多数不甘心的帝王,都会再活一世一样,1644的朱由检,穿越到了1661年,8岁的爱新觉罗玄烨身上。 这片崭新而陌生的古老热土,多少恩怨情仇,又会激发出怎样的故事? 他会反清复明么? (书中所有内容情节纯属虚构,所出现人名、地名、称呼、事件、人物关系与发生时间等完全架空,如与现实有任何雷同,纯属巧合,欢迎指出,必当第一时间予以修改。)
朱七太子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沉睡的巨龙在线阅读
一寸山河一寸血,在国家危难面前,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用牺牲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国土尚存,国弱人有志 ,每个人都应该记住这一段历史,告诉所有侵略者,当东方巨龙睁开双眸怒吼之时,整个世界都会为之战栗!
醉卧如初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康熙四十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康熙四十年

  康熙四十年。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

  紫禁城乾清宫正殿门前,皇十四子胤禵,站在门外等候召见。

  嘴里不断小声嘀咕着什么。

  倘若能够凑近认真听一听,就能辨认出是一段大家非常熟悉的演讲翻译文。

  “我有一个梦想,

  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

  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不多时,胤禵就被叫进殿中。

  正大光明匾下,御座之上,一身明黄服饰的康熙,正在批阅奏折。

  高台之上,可以俯瞰整个宫殿内部,有一种老师站在讲台上,可以很清楚看到全班同学的感觉。

  头也没抬的问道:“你小子说说吧,这次又犯了什么事儿?”

  这话一开口,就是老审讯官了。

  光明正大四个大字,仿佛瞬间就变成了明镜高悬。

  龙椅后面仿佛也刷上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胤禵一时间想到了很多,但还是开口说道:“儿臣不知,请皇阿玛明示。”

  出于多年职业习惯的要求,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要先进行调查分析之后,才有发言权。

  康熙道:“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有数,还需要朕提醒你?”

  “儿臣确实不知。”

  “朕建议你不要有侥幸心理,还是自己主动交代。要知道朕若不是掌握了什么情况,是断然不会把你叫到这里来的。”

  胤禵强自淡定道:“皇阿玛,儿臣可一直都是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好孩子,上书房认真读书,下学后孝敬皇祖母。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康熙继续严厉道:“不要打着孝敬你皇祖母的牌子,继续负隅顽抗,这样的选择是没有出路的。”

  胤禵耸耸肩,开始耍无赖道:“儿臣实在是不知道,哪里不小心出了问题,不如皇阿玛您老人家给提个醒?”

  确实是最近犯的事儿太多了,万一对不上,那场面就会很尴尬了......

  反正不能不教而诛,坚持一下总会有奇迹。

  康熙看着自己这个最喜爱的儿子,又开始有耍赖的迹象,也是没什么好办法。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还能拉出去打死不成。

  更何况这小子,最近这几个月好像开了窍一样。

  能够如此坦荡的耍赖,倒也添了一份父子之间的乐趣。。

  胤禵这几个月确实如此,不仅开窍了,更像开了天眼一样。

  刚开窍的时候,胤禵就简单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发现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首先要做的就是抱大腿。

  既是如此,那就再没有比皇阿玛和皇祖母更合适的了。

  这也是为什么康熙会觉得,胤禵比之前更聪慧伶俐,嘴巴也变得比之前甜了很多。

  平心静气之后,康熙说道:“那朕就给你提个醒,你假借皇太后的名义,从内务府提了工匠和一堆材料,准备干什么?”

  胤禵恍然大悟,原来就是这么个事儿。

  还以为是自己在书房里瞎琢磨,写下的各种有的没的,乱七八糟赚银子的法子暴露了,那可真的就掉进大坑里了。

  胤禵辩解道:“回皇阿玛的话,这事儿可不是假借皇祖母的名义,儿臣确实得了皇祖母的恩准之后,才通知内务府准备开干的。”

  康熙立刻就火了,站起来拍桌子道:“放屁,你皇祖母会主动要求在宁寿宫挖个大水池子?还不是你个小兔崽子撺弄的,再不如实招来,小心皮肉之苦!”

  “儿臣也是为了皇祖母着想,这宫中的三伏天太热,挖个大水池子,调解下温度。”

  康熙板着脸,略微提高声音道:“你个小兔崽子怎么想的,自己心里清楚。”

  “即便是三伏天,你皇祖母用得着一个破水池子降温?”

  “到时候朕奉着你皇祖母移驾畅春园,这宁寿宫的水池子不还是给你用,别以为朕搞不清楚你这点小把戏。”

  “去年十一月,也是打着孝敬你皇祖母的牌子,把宁寿宫的房子几乎是拆了重建,装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管子。然后,整个冬天都赖在你皇祖母宫里。”

  谁都知道京城的三九天会特么的有多冷,胤禵腹诽道,到时候屋里放个炭盆有个毛用,还不如来个暖气顶用。而且既没媳妇儿,也没热炕头。

  自己要是拆乾西五所,怕不是会被打死,所以只能从皇祖母的房子下手。

  不过,胤禵见康熙开始严声训斥自己,知道这事儿估计不会太严重,不然该直接拉出去打板子了。

  赶忙舔着脸往前凑了两步,脸上笑嘻嘻的道:“皇阿玛您就说,儿臣重建了宁寿宫之后是不是不之前暖和多了?”

  康熙一阵无语,道:“暖和确实是暖和了一点。但是这也不能成为你挖坑的理由。”

  胤禵道:“其实除了调节温度,儿臣正好也想练习下水性。咱满人是马上得天下,不善水性,但是咱大清幅员辽阔,就说这江南,那是水网密布。儿臣作为皇阿玛的儿子,只能骑射,不能水战,这可不太行。”

  能把泳池和水战联系起来,胤禵也是个难得的人才。

  康熙看着一脸认真又无耻的胤禵,心想你小子反应倒是快,这点厚脸皮的功夫比当年你皇阿玛我可强多了。

  “这宫里的格局都是有规制的,不可随意变动。这次你小子又要在宫里大兴土木,已经被人抓住小辫子了。”

  然后抬手指了指案子边上的奏折,道:“自己过来看看吧。”

  说罢便不再出声,继续批阅奏折。

  胤禵轻轻来到案子边,拿起奏折读了起来,不由心中感叹道:“哟,这是份弹劾自己的奏折,还特么是联名款,真特么时尚时尚最时尚......”

  调侃了一句之后,胤禵立马变得老实起来,对康熙道:“儿臣知错了,马上恢复原状。”

  康熙抬头面带微笑道:“知道朕最喜欢你哪一点吗,就是这份知错就改的机灵劲儿。”

  “这人呢,从来不怕犯错,就怕错了不改。”

  胤禵立刻上前抱住康熙的胳膊,道:“皇阿玛,看在儿臣这么乖的份上,过些时日驻跸畅春园的时候就一并带上儿臣呗。”

  康熙拿起手里的奏折,拍在胤禵的背上,笑骂道:“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不会单纯为了练习水性,就在院子里挖池子。”

  “这狐狸尾巴,到底还是露出来了。”

  胤禵晃着康熙的胳膊,道:“圣明无过皇阿玛,儿臣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过您。皇阿玛就带着儿臣一起去吧。”

  “好好好,到时候一定带着你。”康熙满口答应。

  胤禵得到自己想要的,狡黠一笑之后,就抓紧时间告退开溜。

  按照国人的习惯,是最喜欢折中的。

  倘若一群人在屋子里,你想要打开窗户是万万不可的。

  但是如果提出要掀翻屋顶,他们就会出来调和折中,允许开一扇窗户。

  胤禵用的显然也是这个套路,虽然泳池暂时没了,但没什么好遗憾的。

  毕竟配套的美女和比基尼,这时候也不太容易实现。

  而且还顺带着实现了畅春园避暑的愿望,确实也挺知足了。

  现在的胤禵对于被微风吹皱的春水,一点兴趣都没有。

  况且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皇阿玛还有当家做主二十余载。

  现在考虑太多没有任何意义,还是守好自己当儿子的本分,赚点银子,认真享受生活才是正理。

  至于皇位,那玩意儿坐上去也太累了。

  还是让自己的亲哥哥来吧,但愿能让自己安稳做个混吃等死的皇三代,也挺好。

  想多了不长个,之前多年的工作,让自己长期处于高压状态。

  现在,虽然已经远离家乡,亲人和小伙伴,但是康熙朝的生活想来应该也还是不错的。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